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执拗诺语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执拗诺语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诺语点头:“是,这儿是皇上的寝殿,而我不过是一介太医,怎可住在这儿呢?若是叫人知晓,少不得被人议论。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章华陪着笑脸:“苏大夫这是说哪里的话,皇上可一直是将您放在心上的。他的心思,您不会不知道,他一心想要……”    话未说完,被苏诺语打断:“章公公,这些话以后切莫再说。皇上的美意,苏诺语自知承受不起。何况,许多话,昨夜我就已经同皇上说清楚。”    “苏大夫,难道您和褚爷之间真的有所暧昧?”即便昨夜发生了那么多事,章华仍觉得不敢置信。    苏诺语大方地点头承认:“章公公还不了解我,我断然不会拿自己的清誉来开玩笑。”    章华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心底有些替皇上抱不平。以皇上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偏生对这苏大夫一往情深,这若是换了旁人,即便是要欲擒故纵,可总得有个限度!苏大夫可好,偏偏就是不愿从了皇上,白白叫皇上为她这样付出!    当然,这些话章华只敢在心底想一想,若真是传到皇上那儿去,他也就不用活了。自打苏大夫进了宫,这短短几月,他已经看得太清楚。在皇上心中,苏大夫就是神圣不可欺犯的人。哪怕昨夜,皇上那般动怒,可看见苏大夫昏迷,还是不管不顾地冲进大雨中。    这样的深情款款,连他这样一个外人,都被感动不已。可偏偏苏大夫却不为所动!    章华看她去意坚决,知道自己是留不住她的,便说:“苏大夫,皇上上朝前再三叮嘱奴才,一定要照顾好您。您若是这会儿离开,等会奴才必定难逃责罚。还请苏大夫可怜奴才,好歹等到皇上下了早朝再说。”    苏诺语看着他,明知他这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却仍旧没法狠心拒绝。毕竟季舒玄也是个执拗的人,昨日竟能狠心对哲勋出手,谁知道他等会大怒之下,会不会真的责罚章华。    再三思虑,苏诺语终于缓缓点头:“好,既如此,我便在此恭候皇上下朝。”    “多谢苏大夫。”章华躬身道,“不若这样吧,奴才即刻吩咐太医为您把脉,再让膳房准备些清淡的吃食,给您送来。您看如何?”    苏诺语想了想,自己倒是不饿,但心云守了一晚上,若是再不吃些东西,只怕是熬不住。于是欣然点头:“如此,就让章公公费心了。”    “苏大夫说这话,奴才可承担不起。那您便歇着,奴才即刻去忙。”章华说完后,转身离去。    不一会儿,李太医进来,为苏诺语把脉后,拱手道:“苏太医,您身体已无大碍,好生调养两日便好。至于膝盖,还是该好好用药才是。”    “劳李太医费心。”苏诺语谦恭有礼地说道。    李太医连连摆手,道:“其实,我说在您面前说这些,简直就是班门弄斧。以您的医术,哪里会不知道呢?”    苏诺语笑着说:“医者不自医,昨夜辛苦诸位。”    李太医看一眼心云,多一句嘴:“苏太医,我多说一句,您昨夜及时休养了一夜,并无大碍。倒是这心云姑娘,只怕是要好生吃两副药,调养一下。否则只怕将来是要落下病根的。”    心云一听,看着苏诺语,连忙说:“小姐,您别听李太医的。我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不过,哪里那么娇气呢!”    苏诺语略带责备地看她一眼,转而对李太医说:“多谢李太医,我会照顾心云的。”    “如此,那我便先出去了。”李太医说完,转身出了寝殿。    待李太医走后,心云知道自己少不得被小姐念叨,便想着一定要先于小姐,解释一下。然而,不待她开口,便听得苏诺语说:“心云,你眼里只怕是没我这个小姐!从今以后,我也不便留你在身边,你好自为之吧!”    “小姐,您别说这置气的话。心云是您的丫鬟,哪儿也不去。”心云拉着她的手,恳求道。    苏诺语微闭双眸,并不理会。    心云看她这样子,只得认错:“小姐,我错了。我等会陪您回去,便去休息。您别生气了!”    “果真么?不讲条件了?”苏诺语语气中似有不信。    心云重重地点头:“绝不讲条件!直到您说可以,我都听您的,好不好?”    苏诺语听她这么说,方才露出笑意:“这还差不多。坐下吧,别站着了。”    两人规矩地坐在圆凳上,苏诺语放心不下,又给心云把了脉,确定并不严重,只需休养几日,方才放下心来。这丫头向来是只惦记着她,丝毫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接下去的这几日,一定要让她好好调养才是。    心云看着苏诺语,想起昨夜的事,说:“小姐,您是不知道,昨夜您昏迷不醒,皇上便问了我是否知道您与公子的事。”    苏诺语挑眉看她,示意她接着把话说下去。心云于是将昨夜的应对之策告诉苏诺语,末了,担忧地问:“小姐,我这样说没有问题吧?您不知道,面对皇上的质问,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啊!”    “没关系,他早晚会来问我的。”苏诺语微笑着看她。在一切事情没有暴露之前,她一直担心被皇上知道后,会有种种不好。可当一切真的曝光之后,她反倒坦然了。    感情的事本就说不准,即便他是皇上又如何?也没有左右人心的能力与权利!何况,她与哲勋之间,本就是两世的缘分,哪里是旁人可以比的。    心云看她面带微笑,悬着的心也放下来,笑着说:“小姐,您昨夜可是吓死我了!眼见着皇上不再追问,我这心刚要落地,便听得您在那儿一声声地叫着‘夜离’……”    “什么?我真的在梦里叫了夜离?”苏诺语吃惊不已,她以为那不过是个梦呢。    说起这个,心云语气中略微有些得意:“对啊,后来皇上问我您在说什么,我急中生智,告诉他您是因着夜里跪了太久心里有些害怕,才会说夜里的。皇上听后,倒是一脸的后悔。”    苏诺语听后,淡淡地笑着,赞道:“果真是急中生智呢!”    正说话间,膳房的人送了早点来,心云刚准备服侍苏诺语用餐,便被她一记眼神制止了动作。苏诺语嗔怪地说:“心云,这两日你便好好的休息,这些小事我来做就好。”    “小姐,那怎么使得!您是千金之体,而我不过是个丫鬟啊!”心云一听这话,连忙站起身来,激动地说。    苏诺语摇摇头,反问:“如何使不得?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当初将你从街上捡回宫的苏诺语,所以你不欠我的。在我心中,你就像是妹妹一样亲切。姐姐照顾妹妹,为何使不得?”    听了这话,心云感动不已:“小姐,您对我真好!”    “傻丫头。”苏诺语嗔道。    不多时,季舒玄下了朝,往寝殿这边来。章华跟在身后,回禀:“皇上,苏太医已经醒了,太医们给把了脉,说是静养两日就会无碍。”    季舒玄一听这话,长长地松一口气:“如此就好。从昨夜到现在,朕就一直担心着。”    章华附和地点头,没有说话。    季舒玄笑着道:“朕正好去看她,你随朕一路。”    “皇上……”章华顿一顿,略有为难地说,“奴才今晨去的时候,苏大夫正准备带心云离开,被奴才拦住,好说歹说地留住。”    听了这话,季舒玄脸上的笑意僵住,随即缓缓退去。那丫头的性子真是软硬不吃,叫他爱恨交加!她但凡是能像寻常女子那般,他也不用这么头疼。可话说回来,若真是那样,只怕她也不会这样令他牵肠挂肚。    一路无言回到寝殿,季舒玄问:“诺语可还在里面?”    “回皇上,苏太医在里面呢。”外面的侍婢恭敬地回答。    听见季舒玄的声音,苏诺语同心云互看一眼,对心云说:“一会儿你候在一旁,不必说话,我自会应付皇上。”    心云点点头,起身站在苏诺语的身后,低垂着头。    季舒玄推门而入,苏诺语连忙起身,恭敬地道:“皇上万福。”    季舒玄虚扶一把:“起来吧。”随即坐下,也示意苏诺语坐下,又道,“朕瞧着你今日神色比之昨晚要好了许多,再休养几日,便会痊愈。”    “多谢皇上。”苏诺语脸上始终挂着得体的笑。    季舒玄脸色微沉,严肃地说:“以后这样的事,断然不许再发生。有什么事,你可以与朕好好说,决不许再做这样伤害自己的事!”    “昨夜的事实非微臣所愿,微臣也是逼不得已,还请皇上见谅。”苏诺语不软不硬地回一句。    季舒玄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反问:“你这意思是在怪朕?”    苏诺语微微低头,道:“皇上如此说,实在叫微臣不敢当。”    “哼!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吗?”季舒玄哼一声。    苏诺语复又抬头,索性将话挑明:“皇上,那微臣大胆问一句,您是否不再怪罪褚哲勋?”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