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诺语昏迷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诺语昏迷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心云在苏诺语叫夜离的那一刹那,紧张地差点要叫出声来,下意识地低下头去,希望皇上什么都没有听见。~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shuw.c o m    季舒玄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一眼苏诺语,迟疑地问:“她刚才叫什么?”    苏诺语的声音并不大,含糊不清的,并不能听得太真切。章华仔细地回忆了片刻,缓缓摇头:“皇上赎罪,奴才并没听清楚。”    季舒玄又看向心云,心云见章华这样说,也顺着他的话道:“奴婢也是。小姐大概只是呓语,听不真切。皇上不必多心,早些歇息吧。”    季舒玄颔首,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再次叮嘱:“诺语这儿,你好生伺候着。”    心云重重地点头,正当庆幸这次的小插曲有惊无险后,便听见床上的苏诺语又接连唤了几声“夜离……”。心云几乎要哭了,小姐也真是的,什么时候叫公子不好,偏要赶在皇上在的时候叫?    这一次,声音明显比之前一次要清晰可辨些。季舒玄彻底折返回来,说道:“不对,她似乎在叫什么人。”    章华想了想,方才不确定地说:“苏大夫似乎在说夜……”    “是吗?朕怎么觉得是在叫什么人?”季舒玄坚定地说道。    心云连忙说:“皇上,奴婢离得近,小姐并没叫什么人,而是在说夜里什么事。”    “夜里?”季舒玄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心云用力地点头,极力地想要说服季舒玄:“没错,就是夜里。奴婢猜测或许小姐是因着方才在大殿外跪了许久,又正值天黑,才会做噩梦吧!”    季舒玄看一眼章华,后者听了心云的话,也觉得有道理,配合地点点头。季舒玄见状,不疑有他,叹口气道:“唉,等诺语醒了,朕会告诉她,今夜的事以后断然不会再发生!”    “皇上仁慈,若是小姐醒了,奴婢一定转达皇上的一片心意。”心云做出一副感动莫名的样子来。    这一次,季舒玄终于没有再多说,大步离开了寝殿。    看着季舒玄终于离去,心云像是要虚脱了一般,一屁股坐在床榻边的踩脚处,看着睡容安详的苏诺语,小声地说:“小姐,您快好起来吧!别再说这些话,要吓死我了!”    幸好皇上听了她的解释,似乎是相信了,没再追问,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自从上次小姐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便也顺带地叮嘱她,在皇上面前绝不能提到“夜离”这两个字。否则会给公子带来灭顶之灾!她这才知道,原来公子所在的组织一直是朝廷急于剿灭的!    这下可好,她这边没有说漏嘴,倒是小姐自己,险些将公子出卖了。    事实上,苏诺语真的只是在做噩梦!她梦见皇上不知怎的,不仅查出来她同褚哲勋的私情,还查出来褚哲勋就是夜离的这件事。于是震怒之下,皇上决定即刻问斩!    她吓坏了,跪在嘉德殿外面,对着皇上又哭又求,可皇上却铁了心,无论如何不肯收回成命。她无奈之下,便想着逃离皇宫,去找哲勋。她一心想着,无论如何,即便是死,她也要和他在一起……    后来这梦不知怎的就断了,她似乎来到了一片漆黑之中,四处张望,觉得似曾相识。她迟疑了半晌,缓缓地叫:“玉魂?”    “哈哈哈……”熟悉的奶声奶气的笑声,“丫头,这次还算是有长进,竟然一下子就认出了老夫。”    “真的是你?”她嘟着嘴,有些不悦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趣?人家马上就能看见哲勋了,你却突然出现,破坏了人家的梦!”    玉魂见自己好心好意却不被领情,哼一声,不悦地道:“你这丫头,好没良心!你也不想想你自己身在何处,就那么一声声地叫着‘夜离’,也不怕给他遭至祸端?”    听他一提醒,她方才记起来,自己原本是一直跪在嘉德殿外,后来似乎章华出来说了什么,自己就昏过去了。再之后的事,她便没有印象。    看她一脸懵懂,玉魂叹口气道:“你这迷糊的丫头!你昏迷之后,被皇上抱进了他的寝殿!”    “什么?”她惊呼一声,“那我方才叫夜离,皇上不是听见了?”    玉魂并不回答她:“你想知道他是否听见,睁开眼睛看一看不就好了!”    闻言,她连忙摇头:“不不不!我现在不想面对他!反正我昏了过去,就让我睡两天吧!”皇上的情意实在太过沉重,又太过自私,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如果可以,她实在不想面对皇上。    玉魂无奈地道:“丫头,这些都是劫难,你逃不过的!与其这样自欺欺人,不如积极地将问题处理好。”    她听着这样来自长辈的训诫,只得点头:“好吧,好吧,那容我睡一晚上吧!最迟明早,我肯定醒过来!”    “你啊,真是孩子心性!”玉魂的声音中有着清晰可辨的宠溺。    苏诺语自然明白他的关心,心头微暖,俏皮地吐吐舌头:“玉魂,谢谢你!我睡觉去了。”    玉魂淡淡嗯一声,如同悄无声息地出现,又悄无声息地离去。但苏诺语与他之间早已有了某种默契,他在或不在,她都能准确地判断出来。    于是,苏诺语决定还是按着自己的原定计划,好好地睡一晚。有任何棘手的事,都留给明天吧!    这样一来,倒是可怜了心云,疲惫不堪的她本该好好歇息一晚。然而因着放心不下苏诺语,她愣是在床边,守了整整一夜,没有合眼。    直到翌日黎明时分,心云手撑着膝盖,几乎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苏诺语终于缓缓苏醒……    “渴……”苏诺语黯哑着嗓子道。    万分疲惫的心云听见这声音,却猛地来了精神,飞快地起身,到了一杯温水递到苏诺语的嘴边:“小姐,您终于醒了,我喂您喝吧!”    苏诺语一时间还没彻底清醒,心云便一勺一勺地小心翼翼地将水喂到她嘴里。喝了约莫有小半杯的时候,苏诺语才清醒过来。她定定地盯着床幔许久,方才道:“我这该不会是在嘉德殿吧?”印象中,玉魂是这样告诉她的。    心云惊喜地看着她:“小姐,你还记得昨夜发生的事呢!真好!”    苏诺语迟缓地偏头,看着心云,却被她满脸倦容吓到:“心云,你不会一夜未睡吧?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小姐,只要您没事,我做什么都没关系。”心云不甚在意地说。    苏诺语挣扎地坐起身来,脸色微沉道:“说什么傻话!你昨夜和我一起在外面跪了那么久,又是吹风又是淋雨的,如是再不好好休息,只怕身体都要熬坏了!”    心云笑着拍拍胸脯道:“小姐,您放心就是,我身体好着呢!”    “不行!听我的,无论如何,要回去好好休息!”苏诺语说话间见她脸上仍是不以为然,故意道,“你若是病倒了,谁来照顾我呢?”    如此这般好说歹说,心云终于答应苏诺语,即刻便回去休息。说来也怪,原本她真的觉得很疲惫、很累,可骤然间看见小姐安然无恙,她似乎顿时就好了起来,疲惫、困倦什么的,通通消失。    苏诺语见她答允,便也准备起身起床。心云一把将她拦住:“小姐,您身体尚虚弱,怎可随意下床?太医说了,您得卧床歇息一阵才能养好身体!”    “那你呢?太医是不是也让你卧床一阵?”苏诺语反问。    “那不一样。我是丫鬟,您是小姐啊!”心云说得理所当然。    苏诺语无奈地摇头:“什么小姐丫鬟的,都是一样的人!你若是一夜未睡都没有问题,更何况我呢?”    “可是……”心云仍担心不已。    苏诺语眼底却是坚定,“何况,即便是要休息,我也断然不再这儿!你别忘了,我是因何事才将自己弄到这步田地的。”    心云听她这么一说,想起昨夜皇上那一往情深的样子,也点点头,道:“既如此,那我扶您回去吧!”    苏诺语这才笑道:“这还差不多。”    苏诺语这边换好乐衣衫,刚准备离开,门被推开,一个小丫鬟走进来,见苏诺语早已穿戴整齐,行礼后便退了出去。紧接着,章华走进来,毕恭毕敬地道:“苏大夫,您醒过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有劳章公公,这么一大清早还惦记着我。”苏诺语有礼地笑道。    章华愈加谦卑:“苏大夫谬赞了。可不是奴才惦记着您,是皇上!”他顿一顿,道,“您是不知道啊,昨夜看您昏了过去,皇上有多担心!一整夜都在床上辗转反侧,问了好几遍时辰,又担心您病的严重了。这不,一大清早,皇上去上早朝,又嘱咐奴才过来看看。谢天谢地,您总算是好了!”    章华絮絮叨叨了许久,苏诺语始终含笑:“既如此,还请公公代我向皇上转达谢意。”    “苏大夫,您这是要离开这儿?”章华这才看出来,连忙问道。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