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再次求情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再次求情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季舒玄脸色微变,沉声道:“苏诺语,你把朕的旨意当成什么了?朝令夕改吗?之前是你千方百计地向朕证明吴妃的过错,现在又跑来为她求情?你到底在想什么?”    苏诺语紧抿了抿唇,她知道对于季舒玄来说,自己屡次三番的这种行为,让他难以接受。~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shuw.c o m但事关重大,她拼死也不能让吴妃现在就死。可到底要怎么对皇上说呢?吴妃的事若是堂而皇之地告诉皇上,只怕他难以承受啊!    即便皇上对吴妃并无感情,一切只是因着当年对吴老将军的承诺。但作为一个男人,尤其又是九五之尊的男人,只怕无法忍受绿云盖顶这样的事吧?    说,怕上了他的心,也会叫他疑心自己与哲勋;不说,又怕无法说服他。到底要如何是好?苏诺语有些犯难地看着他。    季舒玄见她一言不发,似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就那么一直盯着自己。他以为是自己方才言语太过严肃,不禁和缓了几分,道:“诺语,朕若总是朝令夕改,会叫群臣上谏,百姓议论。因此,这一次朕无论如何不能依你。若你今日来就是为了这件事,那么不便再说,回去吧。”    苏诺语想了想,看着他,道:“皇上,这其中的许多事微臣现在也还不清楚,但微臣还是要告诉皇上,吴妃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般单纯。她身上牵扯到许多事,在事情尚未调查清楚之前,希望您能法外开恩,暂时饶她不死。”    “你将话说得如此含糊不清,朕不能依你。”季舒玄丝毫不为所动,“诺语,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苏诺语犹豫再三,方道:“皇上,简单来说,吴妃同前朝有所牵连,对小皇子下毒手,绝非出于女子的妒忌。而是同前番瘟疫以及现在的诸王叛乱有关。”顿一顿,她再度开口,“或许,她也同白府灭门案有关。”    苏诺语的一番话令季舒玄震惊不已,她所说的内容,是他从不曾想过的,只觉得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吴妃同平南王他们有所牵连?”季舒玄诧异地问。    之前的瘟疫已经查出来,是这些个心怀谋逆的王爷所为。若是照苏诺语的说法,难不成吴妃同他们勾结?不是他不相信她,而是以吴妃和吴府的背景来看,断然不会同那些个王府有所牵连。    苏诺语点头。她知道自己的这番话让季舒玄难以相信,毕竟吴老将军当年能冒死救驾,至少是证明吴老将军是个忠心于朝廷的人。而吴老将军死后,吴府尽是老弱妇孺,哪里有那个主见与心思去勾结王爷呢?    季舒玄盯着她,又问:“诺语,这些事情干系重大,你身为一介女流,又一直身在后宫,究竟是如何得知的?”    苏诺语没想到他竟如此敏感,三两句话就问到关键。她反倒有些犯难,这若是实话实说,便会暴露了自己与哲勋的关系。可若是不照实说,又该如何解释呢?    季舒玄见她不言语,若是在寻常事情,他也不会去逼迫她。可方才她的话,已经不单是后宫的事,还关系到前朝。如此,是容不得她不说了。    “苏诺语。”季舒玄难得如此严肃地叫她的名字,“你把话同朕说清楚,不许有一丝的隐瞒!”    苏诺语有一丝为难地看着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尽可能地将实话说与皇上听。“皇上,此事尚得从前两日微臣与褚爷调查碧雪青说起……吴妃娘娘是个对毒非常精通,对医也有一定了解的人,她清楚碧雪青和赤炎草的药性。一切都太巧合了!小皇子的事和瘟疫的事,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动摇您的江山!”    季舒玄面色凝重:“诺语,一切都是你的推测,并不能代表什么。”    “皇上,还有白府的事。”苏诺语又说。    季舒玄挑眉:“这和白府有什么关系?”    苏诺语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语调平稳地开口:“皇上,您一定听说过关于雪玉合体可得天下的传闻吧?”见季舒玄颔首,她又道,“对白府下手之人,大概也是为着雪玉去的。这些事情看似没有关系,但其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    季舒玄看着她,突然开口:“苏诺语,这些都是褚哲勋分析出来的,是不是?”    苏诺语坦然地看着他:“准确说来,这些是微臣与褚爷这两日调查碧雪青的过程中,推断出来的。”    “你与褚哲勋……”季舒玄的声音放低,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她看上去一副坦然的样子,然而他心底却莫名地又有了一丝疑惑。    苏诺语见他还是不肯松口,有些心急。    季舒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出苏诺语的着急焦虑,他心中明白,只怕她还有话没说。他有些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内容,能让苏诺语有这种欲言还休的样子。    “不行,你说的这些都是你们的推测,并不能让朕改变圣旨。”季舒玄断然拒绝。    苏诺语一急,也顾不上那许多,脱口道:“皇上,您可曾知道吴妃曾经有个心上人?”    季舒玄初听这话,愣了半晌,方道:“你说什么?”    苏诺语看他那样子,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是什么不该说的话。她低下头去,不再言语。    季舒玄双眼圆瞪,拍一下桌子,道:“把话给朕说清楚!”    苏诺语心中猛地一跳,但随即一想,又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便又抬起头来,看着他说:“之前褚爷似乎跟您提过这件事,但您一时间未置可否。为了调查碧雪青,褚爷便自己去了解了吴府的事。据吴府的一个老管家说,吴妃娘娘曾经有过一个心上人。”    “你继续说。”季舒玄一脸平静,叫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苏诺语接着说:“微臣和褚爷经过种种分析,一致认为这个人或许和平南王府有关系。”    季舒玄冷声道:“到底是谁?”对于季舒玄来说,心中对吴妃从没有过喜欢,有的只是对她父亲的承诺。可再怎么说,她跟在他身边五年多,是他的女人。他也绝不能接受她心底一直住着另一个人。    苏诺语看他那副样子,虽然和她之前想的差不多,但仍旧有几分不能理解。身为皇上,他坐拥后宫三千,却不允许人家有个心上人?    “有可能是……平南王的翁婿。”苏诺语平静地开口。她心中知道,自己今日似乎说的有些多,不知会不会坏了夜离的事。但这话赶话说到这地步,也容不得她将话收回来。    季舒玄猛地起身,一掌重重地击在桌上:“混账东西!”    苏诺语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季舒玄扬声唤进章华,吩咐道:“你派人给朕查清楚吴妃进宫前的事情!要事无巨细!”    章华微微诧异,不明白皇上怎会突然下这样的命令,小心翼翼地问:“皇上,那吴妃赐死的事呢?”    “暂缓!严加看管!”季舒玄顿一顿,又说,“记住,查的时候切勿走漏了风声!”    “是,奴才遵旨。”章华应声是,便退了下去。    苏诺语听他转了心意,心底终于松一口气。只要吴妃活着,一定能找到她和阮天浩之间的证据!届时白府的事便也能有准确的结论!    季舒玄阴沉着脸看着苏诺语:“若不是朕不答应,你是不是不会告诉朕这些事?”    “是。”苏诺语坦然地点头,“皇上,这些事已经过去,您不知道会更好些。”    “混账话!”季舒玄喝道,“朕会即刻派人去军中,将阮天浩召回京!”    苏诺语看着他,下意识地说:“皇上,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前,您这样做未免会打草惊蛇。”    季舒玄闻言,一记眼刀飞过去,怒道:“宁可错杀,不能轻纵!”这样的事身为天子,岂能容忍?    苏诺语无奈地说:“皇上,若是事情有误,只会让更多人知道。您已经派人前去调查,想必也就是这两日的事,为何不能等两日呢?”    季舒玄怒视苏诺语,此刻还敢这样说话,若不是苏诺语,换做是谁,都是死路一条!    苏诺语摇摇头,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还算早些回去吧,免得遭受池鱼之殃。于是,她恭敬地行礼:“皇上,若无旁的事,微臣告退。”    季舒玄看着她行礼告退,转身离去,不知为何,看着她的背影,他心底竟有一种感觉,似乎她正一步步地走出自己的生命。    “苏诺语!”季舒玄突然出声唤她的名字。    苏诺语停下脚步,回首看他:“皇上,还有何事?”    季舒玄仔细地打量着她,耳边不断地回响着吴妃和贵妃的话。于是乎,他忘记了章华同他的分析,脱口道:“有人告诉朕,你与褚哲勋关系暧昧!”    这话仿佛是晴天霹雳般直劈到苏诺语的头上,她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瞳孔剧烈的收缩。她下意识地为自己辩护:“谁说的?没有的事!”    季舒玄的目光一直紧紧地盯着她,敏锐地捕捉到她眼底的那丝慌乱……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