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皇上大怒(上)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皇上大怒(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季舒玄抬起头来,看一眼贵妃,道:“起来吧。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贵妃站起身来,恭敬地站在一旁,说:“皇上,臣妾的小厨房今日做了几道新菜。臣妾想着许久没有同皇上一同用膳,便带来请皇上尝尝,看是否合口。”    季舒玄放下手中的笔,将奏章放在一旁,起身来到贵妃身边:“爱妃有心,正好朕也饿了,就一同用膳吧。”    他知道,赐死吴妃的旨意一出,贵妃必定会来嘉德殿。说起来,吴妃的事关系到睿儿,贵妃这个做母妃的理应关心。前些日子,也算是他有愧于她们母子。    贵妃娇羞无限地看着他,柔顺地点头:“是,能陪着皇上用膳,是臣妾的福分。”    季舒玄伸手将她揽入怀,感叹地说:“爱妃,此前种种,是朕愧对于你。你能如此识大体,体谅朕,实属难得。朕心中始终记着你的好呢。”    “皇上说这样的话,便是同臣妾生分了。臣妾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为您做什么都是甘愿的。”贵妃乖巧地依偎着他,享受久别的温馨。    对于男人,尤其是像季舒玄这样的男人来说,自然是喜欢女人温顺乖巧的。如今贵妃这小鸟依人的样子,实在让他心旷神怡。耳边是贵妃在柔情无限地诉说着对他的思念与爱慕,可季舒玄的心思却有几分游移……    若是诺语也能如贵妃这般,小鸟依人地靠在自己怀里,说着温言软语,那该是多么幸福的感觉!不过,若真是那样,只怕也不是诺语了。罢了,他喜欢她,不也是喜欢她的性子吗?    贵妃微微仰头,见季舒玄一脸享受,心底暗自高兴。    章华的动作极快,不多时,便将晚膳摆放妥当。贵妃递一记眼色给彩纹,彩纹会意,屈膝行礼后,便退了下去。随即贵妃又对章华说:“章公公,今日本宫为皇上布菜,你们都下去吧。”    章华瞥一眼季舒玄,见他面上没有不悦,便躬身退了下去。    贵妃像是新入宫的妃嫔一样,娇羞地凝望皇上,为皇上殷勤地布菜。    季舒玄看着她,心情舒畅,随口赞道:“你穿这月牙白的衣衫格外好看,朕记得你初入宫时也是穿着月牙白。”    “皇上还记得?”贵妃眼底隐隐有泪光浮现。时隔数年,她以为只有自己还记得入宫选秀时的场景,没成想,皇上竟还记得她那日的穿着!    入宫殿选那日,娘亲和训导嬷嬷都建议她穿鲜艳些的衣裳,打扮的华丽些,好一举吸引皇上的注视。她却执意要穿素色些的,她说炎炎夏日,皇上看多了花红柳绿,只怕更喜欢清新淡雅的。    事情果如她所料,那届的秀女,除她之外,都打扮的花枝招展,远远望去,只觉得像是到了御花园。唯有她一身月牙白,反而出众。之后的事,便是顺理成章。她顺理成章地得到皇上青睐,顺理成章地成了那届秀女中的佼佼者,更是顺理成章地在宫内平步青云。    季舒玄原也是无心之语,却不料竟让贵妃如此感动,就顺着她的话说:“自是不能忘的。”    贵妃心底乍喜,只觉得自己是熬出头来。接下去的言行举止间更是殷勤,直让季舒玄笑容满面。    晚膳之后,贵妃主动提及想陪着皇上去宫里散散步。季舒玄欣然允诺,于是相携离去。    章华和彩纹站在那儿,看着他们的背影,各有所思。彩纹颇为欣慰地感叹:“自从小皇子不在了,奴婢还是头一次见娘娘这么高兴。说到底,还是皇上能令娘娘高兴。”    章华应一声,也不言其他。上一次同苏大夫赌气,皇上宠幸了那张才人,之后又大发雷霆将人家给轰了出去。今日才听了吴妃的挑拨,只怕心中正介意着呢,不想这贵妃娘娘撞了上来。只不知皇上如此顺应贵妃,是否只是为了顺气。真要那样,只怕贵妃心中难以承受。    而季舒玄与贵妃出了嘉德殿,起初气氛还算是温馨融洽。后来说着说着,就提到了睿儿,气氛瞬间便沉重起来……    “睿儿刚走那会儿,朕也派人查了,只是那帮废物,查了许久,也没能发现端倪。这次若不是诺语,只怕朕与你还蒙在鼓里。”季舒玄阴沉着语气说道,“你放心,这一次,朕不会再顾忌旁人。朕一定给你和睿儿一个交代!”    贵妃见他几句话又提到苏诺语,心底虽有不悦,面上却笑意盈盈地附和:“是呢,这次多亏了苏太医,为了这件事忙前忙后,实在是居功至伟!皇上,您可以一定要重赏苏太医啊!”    季舒玄也笑着说:“这个自然。诺语她……”    “对了,臣妾想起个事,之前便想着来告诉皇上呢,孰料竟然浑忘了。方才说起赏赐,臣妾方才想起来。”贵妃状似不经意间打断了季舒玄的话。    季舒玄见她说的这般神秘,不免也有些好奇:“哦?什么事?”    “皇上自己做得媒,难道还不知道吗?”贵妃笑得一脸天真。    季舒玄则茫然不已:“做媒?什么时候的事?”    贵妃似是无心,不经意地说出口:“就是苏太医和褚爷……”    “什么?”季舒玄猛地顿足,骤然怒视她,语气森冷。    贵妃这才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见他怒不可遏的样子,顺势跪下去,连声道:“皇上息怒,臣妾失言。皇上息怒……”    季舒玄一把抓住她的衣襟,将她从地上拉扯起来,喝道:“什么时候的事?”    贵妃看着季舒玄额头青筋暴出,眼底喷火,一脸惶恐:“皇上,臣妾……臣妾不知……”    “说!”季舒玄极力压抑着声音,那嗓音低沉像是从地底下传上来的,怒喝道,“他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字不落地跟朕说清楚!不许隐瞒!”    贵妃一副惶恐不已的样子,在季舒玄的怒视下瑟瑟发抖,声音颤颤巍巍:“是。”顿一顿,道,“那日苏太医和褚爷来月华宫找臣妾,并从月华宫找了小宫女去问话。”    季舒玄看也不看她一眼,只阴沉着脸色道:“继续说。”    “他们二人在月华宫坐了好一会儿,之后又相携离去。起初臣妾并不知道他二人间的默契,可后来看着他们言语间极有默契,四目相对时又总情意款款。臣妾因着睿儿一事对苏太医心怀感激,见她如此,心底倒是忧喜交加。”贵妃平淡地讲述着这件事,倒更是让人信服。    季舒玄经历了初听时的暴怒,也渐渐平静下来,然而目光中依旧满是震怒。听着贵妃这话,他不禁想起之前吴妃所言。吴妃也是如此说,说她们之间有一种爱人间的默契!    季舒玄心底恼怒不已,难道她们所言竟是真事?这是不是就是苏诺语一直不回应他的缘由?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时候有的默契?难道就是这两三日的事?这世上还真有一见倾心的事?    “朕回嘉德殿去了。”季舒玄说完这一句话后,便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大步离去。虽然他一再地告诉自己,要相信诺语和哲勋,可吴妃和贵妃的话就像是一根鱼刺般,哽在他的咽喉,让他无法承受!    无论如何,一定要将诺语找来,问个清楚!若是她说不是,他……他便相信她。    “臣妾恭送皇上。”纵然知道季舒玄不会回头,贵妃仍旧毕恭毕敬地跪在那儿行礼。    直至他已走远,她方缓缓起身。她心中大喜,看着皇上这架势,苏诺语必定没有好果子吃!她看着季舒玄愤然离去的背影,心中暗道:苏诺语啊,你别怪本宫,本宫也是不得已的。谁叫你这么锋芒毕露?此前的事,本宫虽然欠你一个人情,但若非因此,本宫怎会知晓你在皇上心中的地位那么高,让本宫这一生也望尘莫及!    御花园中,贵妃随手将一朵开得正盛的菊花折下来,冷声道:“不懂得审时度势,开得这样艳丽,自然是要被折去的!”说罢,她看一眼手上菊花枝干上的花浆,一脸嫌恶地将花朵掷在地上,拿绢帕用力地擦拭干净。随即,脚上的绣花鞋狠狠地碾过娇嫩的花瓣。    回到月华宫后,贵妃心满意足地歇在寝殿中,不多时彩纹回来。    “娘娘,奴婢一直在嘉德殿外等着您,还以为您今夜会同皇上一起歇在嘉德殿内。谁知后面看见皇上一脸怒气地回来,却并未见您的身影。章公公与奴婢都以为皇上是在同您置气呢,他便悄悄地让奴婢先回来了。”彩纹惊魂未定地说道。    贵妃看她一眼:“你以为本宫难得见一次皇上,会愚蠢到激怒皇上吗?”    彩纹陪着笑脸:“娘娘,奴婢愚钝。”    “无妨,本宫知道你是担心本宫,只是你未免太小看本宫。”贵妃慵懒地倚在贵妃榻上。    彩纹体贴地为她捶肩揉腿,小心翼翼地说:“娘娘,皇上动了大怒,奴婢见您却似乎心情不错。”她边说边看一眼贵妃,见她神色无异,才接着问,“皇上动怒所谓何事?”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