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甜蜜往昔(上)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甜蜜往昔(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夜离看着她,开始认真地沉思着这个问题。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这实在是个好久远的问题,久远到他需要慢慢地去回忆当年的事……    印象中,小时候经常跟着父亲去白府,那个时候诺语还没出生呢。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诺语的时候,她还在白婶的肚子里。那个时候的他从未见过怀孕的女人,好奇地看着同娘亲不一样的白婶。白婶打趣地问他:“哲勋,婶婶给你生个小妹妹作伴,好吗?”    他惊讶地意识到,原来白婶隆起的小腹中竟有个小妹妹!他连忙上前,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白婶的小腹上,轻轻地摸了摸,还一本正经地打了招呼:“我叫褚哲勋,你是小妹妹吗?”    夜离边回忆边笑出声来,当时的自己真是天真啊!苏诺语以手托腮,笑眯眯地看着他。原来他们都已经认识了这么久了啊!早在自己没出生的时候,夜离就已经同自己说过话了。不知那个时候的自己有没有听见他的声音,若是听见了,一定也会在娘亲肚子里手舞足蹈吧!    自从知道白婶怀了小宝宝之后,他更是勤快地往白府跑。他问过娘亲,娘亲告诉他,再有几个月小妹妹就出生了。于是他便整日地盼着那一日的到来,越是到了后面,他去白府的次数越是频繁,生怕错过了小妹妹的出生。    夜离看一眼笑容满面的苏诺语,故意皱着眉头,说:“你说那个时候是不是就知道你会是未来陪我一生的女人?否则,我怎会那么殷切地盼着你的出生呢?”    “真是不知羞!”苏诺语伸出白玉般的手指,刮一下他英俊的脸颊,道,“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你才多大?五岁还是六岁?那么小的孩子,难道就知道这些了吗?”    夜离顺势将她的手握在手心,轻吻一下,道:“有些事情是天注定!比如说你,是上苍赐给我的媳妇!即便经历了情路的坎坷,到底也是要修成正果的。”    苏诺语笑得糯糯的,任由他轻吻着自己的指尖。听他回忆这些事,就好像是知道了自己与他的前世今生一般。    到最后那一个月,他几乎是天天都去白府。只可惜,最后仍然没有赶上她的出生。    说起这个事,夜离还是有些愤愤的。临到最后,他被先皇叫进了宫,陪在太子身边习武。结果等他被放回去的时候,诺语已经出生好几天了。    因此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诺语出生后五天。那个时候,她小小的、软软的一团,被裹在襁褓中,玉雪可爱。他几乎就那么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小丫头。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你还没有睁眼呢!就这样窝在那儿。”说话间,夜离学着她当初的动作。    苏诺语努努鼻子,有些嫌弃地说:“我当时就那么丑吗?”    夜离瞪她一眼,不悦地纠正:“胡说!我的诺语最可爱!”    听着他这样的维护,苏诺语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人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呢,其实刚出生的孩子都一个样,皱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小老太太一样。哪里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夜离看她那个样子,有些好笑。怎么会有这样嫌弃自己的人呢?他绝非故意讨好,那个时候的诺语真的很可爱,虽然也是皱皱巴巴的,但却粉粉嫩嫩,可爱极了。    不过之后发生的事,倒是有些叫他高兴不起来。大概在诺语出生几个月后,有一次,他去白府,白婶心血来潮地问他,要不要抱一抱小诺语。他一听,眼底绽放出光芒,忙不迭地点头。    白婶将小诺语放到他怀里,他小心翼翼地,像是抱着稀世珍宝一般,生怕磕着碰着了。说来也怪,在白婶怀里都没有笑的小丫头,一到他的怀里,立刻笑眯眯的。那甜甜的样子,即便隔了近二十年,他也记忆犹新。    他高兴至极,想抱着去给娘亲看,然而还不等迈步,就感觉身上一股热流。他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连忙大声地将长辈都唤到面前。娘亲上下打量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接着白婶和爹他们也笑开了,就连着怀里的小丫头都咯咯地笑着。唯独他一人哭丧着脸,不知所措。    之后,白婶连忙命下人将小丫头抱走,又命人将他带去客房换了一身衣衫。他这才明白,刚刚的那一股热流,其实是小诺语拉尿了!    苏诺语听到这儿,脸颊通红,忙不迭垂下头去,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当年自己竟有这样窘迫的事情发生在夜离的面前,关键是他竟然时隔多年后,还记得这样清楚!    夜离看她这样子,有几分忍俊不禁,颇为得意地说:“你想想,有几个人能这么幸福,能在儿时就抱过自己的媳妇?何况那小媳妇还毫不犹豫地……”    未说出口的话被苏诺语一把捂住,她含羞带臊地狠狠瞪他一眼,道:“那件事……不许再提!”    “哪件事?”夜离故意装糊涂。    “褚哲勋!你是不是故意的!”苏诺语猛地站起身来,双手叉腰,一副凶悍的样子。    夜离忍住笑,恍然大悟道:“哦,你是说……那股热流啊!”    “啊……”苏诺语捂着耳朵,双脚跺地地大声嚷着,“褚哲勋,你故意的,是不是!不许再提这个事!否则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夜离没想到她会突然抬高音量,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憋着笑,道:“嘘!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在这儿吗?”    说话间,外面传来了心云的声音:“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诺语这才记起如今的处境,连忙压低音量,冲着心云说:“没事,没事,闹着玩呢。”    “小姐,小声些,若是引来了侍卫,就不好了。”心云担忧地说。    苏诺语嗯一声,转过头,再度瞪一眼夜离,顺手在他手臂上拧一把。看他夸张地龇牙咧嘴的样子,她方才解了心头的愤懑。    夜离见她平静下来,又说:“我还准备以后将这故事说给咱们的女儿听呢!”    “褚哲勋!”苏诺语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一副你若再说,我就不理你的架势。    夜离看这样子,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若是再刺激,只怕这小妮子真的是要发怒。于是,夜离决定见好就收,举起手来,安抚她:“好,保证不说。”顿一顿,补充一句,“除非征得你的同意!”    苏诺语哼一声,扭过头去。这样的窘事,谁会愿意拿出来四处对人说?    事实上,在那次之后,他也有好一阵子没有再抱过她。无论如何,对于不到六岁的男孩来说,是不愿意有人将尿拉到自己身上。再之后,他随爹离开了一阵,回来时,小诺语已经有一岁多。    许是久了没见,小诺语不像小时候那样见了他就笑,而是会警惕地看着他,往白婶的身后躲。这样的改变有些叫他失落,不过白婶告诉他,等着妹妹与他熟悉,就不会如此。他一听,来了信心,郑重地点头,表示自己要多多串门。    可事情并不如他所想的这样好,之后他便被爹送进了宫,彻底地陪在太子身边,同饮同食,同文同武。先皇为了锤炼太子,为他们选了好多师傅,每日忙得精疲力尽。    渐渐地,就没有心思与精力再去想小诺语……    后来他的爹娘先后辞世,他在宫外的府邸也算是散了。先皇心疼他,便留他在宫里长住。没想到,这样一住就是四年多,等他回去的时候,小诺语已经五岁多,就像初见面时,他的年龄。小诺语从一岁到五岁,他也十岁出头,已是一介翩翩少年郎。    印象中温软可爱的小家伙已经初有了美人模样,像极了她娘亲,虽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可一举手一投足,已有了大家闺秀的风范。可是还未等他靠近,小丫头便扭脸,一溜烟跑了。    说实话,他的心里是有些失落的。好歹是曾经盼着长大的妹妹,不是吗?小时候不仅抱过她,还被她尿了一身呢!怎得如今见了面,竟连个招呼也不打?这样的心思,少年时期的他剪不断理还乱,自然不会对人提及。    初回府邸,可谓是萧瑟一片。虽说家业还在,可是没了爹娘,那府邸又哪里有人情味呢?白师叔怜他少年丧父丧母,便主动提出来叫他住到白府去。    那段时间,他白日照例入宫做他的太子伴读,晚上便暂住在白府。那应该算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原以为这样同诺语靠近,她会再度亲近自己,就像是儿时那般,看见他就会弯着眼睛笑得甜甜。    孰料,这丫头丝毫没有同他亲近的意思。每每见了面,虽不会再像一开始那样扭脸就走,但也总是生疏而恭敬地叫一声“褚师兄”。这样的生疏,叫他有些猝不及防……    “诺语,你说说看,我从小就待你那么好,你为何会在那段时间,不理会我?”夜离看着她,言语间颇有些秋后算账的味道。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