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无可奈何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无可奈何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月华宫内,贵妃原本正坐在窗前刺绣。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碧雪青的事明显有了结论,可皇上有言在先,苏诺语又不肯说,她这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难以安心。    正在这时,彩纹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跑进来:“娘娘,娘娘……”    “什么事啊?”贵妃头也不抬,不耐烦地问。这个彩纹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喜欢咋咋呼呼的,没个安静。尤其今日,明知她心情不好,还这样急三火四!    彩纹站在她面前,大口地呼吸,稳定了心绪后,说:“娘娘,桃花源吴妃身边的婢女雅儿死了!”    “死就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贵妃心中一直在猜,究竟是谁做的,皇上竟还愿意如此偏袒?    彩纹见贵妃并不关心,又说:“娘娘,雅儿是被章公公带去慎刑司问话的时候,咬舌自尽了!”    “什么?”贵妃手中的针一滑,险些扎到她自己。心烦之下,她随手将绣活丢在一边,站起身来,逼视彩纹,问:“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彩纹瑟缩一下,重复道:“奴婢也是刚刚得知的,章公公去了一趟桃花源,带雅儿去慎刑司去问话,可没多久,雅儿就在里面咬舌自尽,现在人都被抬出宫去了!”    贵妃心中猛地一跳,她绕过彩纹,不知看着何处怔怔,嘴里念叨着:“桃花源……雅儿……慎刑司……慎刑司……”突然,她骤然回头,一把握住彩纹的手臂,问,“是不是为了碧雪青的事?是不是因着碧雪青?”    彩纹看着她,讷讷道:“这个奴婢也不知道,可……可能吧。”    “不是可能!不是可能!”贵妃摇着头,坚定地说,“一定是为这个事!碧雪青一事是吴妃所为,皇上才会叫章华带着雅儿去慎刑司问话!雅儿为了保护吴妃,咬舌自尽!”    彩纹愣愣地看着她激动的样子,一时间竟有几分语塞。    贵妃看着她,肯定地说:“对,没错,一定是因着这件事!苏诺语她们查出来的真相,一定是吴妃所为!”    彩纹愣了许久之后,方才小心翼翼地问:“娘娘,那为何皇上知道后还不责罚吴妃,而要偏袒她,瞒着您呢?”    一听这话,贵妃眼底划过寒意,彩纹面上一凛,连忙低下头:“娘娘,奴婢失言,请娘娘责罚。”    “你没有失言,你说的说实话。”经过了方才的激动,贵妃此时也渐渐冷静下来,“皇上曾经答允过吴妃的父亲,一定厚待他的女儿。所以即便吴妃犯下种种大错,皇上也不忍毁了当日的承诺。”    彩纹愣了一下,木讷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贵妃冷笑一下,凄然道:“皇上想要做千金一诺的君子,竟能不顾惜自己的儿子。皇上之所以不让苏诺语告诉本宫实情,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吴妃那个贱人!皇上知道本宫惦念睿儿,一心想要知道真相,他不愿让自己为难!”    彩纹看着她这般伤心,心有不忍。自从小皇子逝世后,娘娘便整日念叨着他,整日自责。在娘娘看来,一切都是她这个做母妃的疏忽,才会叫小皇子年幼殒命的。后来得知一切有可能是人为后,娘娘又一心想要查出凶手,为小皇子报仇!    如今好容易一切都水落石出,皇上竟然又为了偏袒吴妃,而有意瞒着娘娘,也难怪娘娘方才那般激动。这事换做是谁,也无法淡然处之。    “娘娘,那接下去您预备怎么办?要去找皇上吗?”彩纹关切地问。    贵妃听了她的话,眼底乍然迸发光芒,随即又倏地一下暗淡下去,就像是微弱的火花被倾盆大雨淋透一样,彻底地没了亮光。她摇摇头,哀恸道:“本宫也想冲到皇上面前,质问他为何如此偏心。可本宫有心无力,皇上圣意已经如此明显,若是本宫还贸然去闹,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那……”彩纹犹豫地看着她。    贵妃看着彩纹,忽而一笑:“你以为本宫便能咽下这口气吗?本宫也是没法子啊!本宫相信,皇上一定能放下当年的承诺,严惩吴氏,给本宫和睿儿一个交代!一定会的!”她信誓旦旦地说着这话,不像是说给彩纹听,倒像是在说服自己。    彩纹沉默着,没再说话。她知道对娘娘而言,这样的决定无异于是在伤口上撒盐。    贵妃缓缓走出正殿,往偏殿走去,见彩纹跟在身后,低低地吩咐一句:“不要跟着本宫,本宫想要一个人静静。”    彩纹站在原地,没再跟上去。娘娘这是要去偏殿陪着小皇子呢,只怕这个时候娘娘心底的伤痛只能独自舔舐。果然,没过一会儿,偏殿内传出了压抑的哭声。起先是压抑着,之后声音渐渐抬高,直至失声痛哭……    这样大的事,高阳殿的杨嫔自然也有所耳闻。她听后倒是神色如常,并不发表任何意见,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娘娘,您似乎并不意外?”香茗好奇地问。    杨嫔冷哼一声,道:“不是不意外,只是事情已经这样,意外又能怎么样呢?皇上的态度已经如此明显,吴氏还真是好命,有个救驾有功的父亲,便是她一辈子的免死金牌!”    现如今,只要提及吴妃,杨嫔便恨得牙痒痒。在后宫中,她向来运筹帷幄,所有人都是她的对手,她朝她们下手,并非是恨,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已。可是对吴妃,她是打从心底的恨!    她自认也算是颇有智慧,从来不将宫里的女人们放在眼里,就好像是从前对灵贵人和李妃那样,她们不过只是她手中的棋子罢了。这一生唯一一次阴沟翻船,便是拜吴妃所赐!    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这话还真是不假。那吴妃看起来庸懦无能,胆小如鼠,她一直都不曾正眼瞧过她。可没想到人家才是绝顶高手,不仅以假面蒙蔽众人,还出手利落、毫不留情!加之她的那个父亲,她也算是得意够了!    之前这次的交手,吴氏作恶多端,不仅没有被打入冷宫,连位份都没降,只是被禁足而已,还保证了她妃位该有的吃穿用度。反观自己,先是被打入冷宫,证明被冤后,又因着两年前的陈年旧事被皇上降了位份。    “娘娘,那这件事咱们便这样旁观吗?”香茗追问。    杨嫔瞥她一眼,反问:“不旁观还能如何?这事咱们都知道了,贵妃还能不知情吗?可你看看,月华宫半分动静也没有,这说明什么?关系到小皇子的事,贵妃都得隐忍不发,咱们为何要揽事上身?”    香茗点点头:“奴婢知道了。”    杨嫔冷笑着说:“香茗,之前的事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教训。本宫也该好好向吴氏学习,要能静得下心来,凡事不着急,才能图后报!”    “是,奴婢受教。”香茗再度点头道。    是夜,夜离如他所说,进宫的时辰较之往日,要早一些。苏诺语今夜比之以往,期待的心情更甚。原本以为还要待一日的,没成想今日在嘉德殿,皇上同他说话时,她才知道,他明日一早便得回军中。这样一来,今夜就成了他们离别前的最后一夜。除了依依惜别外,她心中尚有疑惑需要他开解。    在夜离进宫之前,苏诺语在心底提醒自己,等会他进了宫,一定要先将该问的问题问好,再同他话别。    然而,当夜离出现在她眼前时,所有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你今夜来的比往日都早。”苏诺语看着他,微笑着说。面上虽带着笑意,然而话语间却有几分伤感。    夜离颔首:“是,明日一早我就要走了,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自己一定要小心。这两日跟着你查碧雪青,我才发现比起宫里的这些娘娘小主来,你实在太单纯善良。这样的你叫我如何放心?”    苏诺语微微低头,娇嗔道:“她们要如何是她们的事,我和她们不一样,我又不想做宫里的女人。”    夜离将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道:“可是你这般美好,皇上始终不曾死心,我是腹背受敌啊!”    苏诺语抬头看他一眼,问:“那要不我们直接去和皇上说明一切吧!”夜离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又轻轻摇头,“不行,你即将领兵出征,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别有什么意外才好。算了,再忍忍吧,一切等你回来再说。”    夜离享受着她在怀里的感觉,心底分外满足,话也比往日少。    “夜离,你今夜怪怪的。”苏诺语突然说,“平日你总有那么多话说,怎得今日沉默寡言?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并没有,只是觉得能这样看着你,抱着你,听你在我耳边说话,感受你的温度,实在是一件美好的事。对我而言,没什么比这更好的。”夜离温情地说道。    听着这样的话,叫人心底暖暖的。苏诺语在他怀里蹭蹭,像只慵懒的猫儿一般,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那么静静地靠着……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