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吴妃伤感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吴妃伤感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桃花源内,自从雅儿被带走,吴妃的心底就一直忐忑不安,生怕她受不得刑罚,而出卖了自己。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在她几乎觉得等了一辈子那么久的时候,章华又回来了。    吴妃在殿内听见外面的动静,心中慌乱不已,几乎是坐立难安。没成想却听见章华对外面的侍卫说:“开门,请吴妃娘娘出来。”    听见这话,吴妃强自镇定下来,飞快地折回到上首处,端坐着。门被打开,吴妃做出一副意外的样子,看着章华:“章公公,怎得又来了?这次是想带本宫去问话吗?”    章华看着她,想着苏诺语她们的推断,以及雅儿的死,心中莫名一股寒意。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吴妃,说:“吴妃娘娘说哪里的话,奴才哪里有那个胆子带您问话呢。若是一个不小心,甚至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    “死?”吴妃敏感地抓住关键词,问,“谁死了?是不是雅儿?”    章华见她一脸的急不可耐,问:“娘娘心底是不是巴心不得雅儿死?”    吴妃这才发现自己是失于急切,连忙稳定了情绪,怒斥道:“章公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雅儿自幼便跟在本宫身边,在本宫心里,她就像是妹妹一般。本宫自然是希望她好,怎得会有你所说那种不堪的想法?你这是在诬陷本宫!”    章华冷眼瞧着她的言行举止,面无表情道:“吴妃娘娘,无论您是有心也好,无意也罢。总之雅儿是真的死了,咬舌自尽了。”    “死了?”吴妃呢喃着,面上哀戚不已,眼泪瞬间便夺眶而出。    章华像是看戏一般,看着吴妃泪湿衣襟,转而吩咐外面的奴才将雅儿的尸体抬进来,放在吴妃的面前。    吴妃看着雅儿一脸平静地躺在自己脚下,心中仍有不安,表面上却已是伤心万分。她猛地起身,俯身下去,推搡着雅儿已然冷透了的尸体,哭着道:“雅儿,他们到底把你怎么了?你跟了本宫一场,临了本宫却没能陪在你身边,你必定还有许多话要说!雅儿……”    章华站在那儿,俯视着吴妃在雅儿的尸体面前,哭得不能自已。许久之后,他方才说:“吴妃娘娘节哀,雅儿临死前并没有受什么刑罚,她是自己想不开。”    “胡说!”吴妃骤然间回头,死命瞪着章华,道:“你们将她带走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怎得现在变成这样?若不是你们严刑逼供,她怎会想不开?”    “这就要问您了。”章华说道,“她身上有没有伤,有多少伤,您自己可以查验。实际上,问话才刚刚开始,她便如此了。您说,她究竟是在怕什么?”    吴妃看着章华,总觉得今日他话里有话,莫名地一阵心虚。    章华捕捉她眼底一闪即逝的心虚,接着说:“吴妃娘娘,雅儿这丫头倒真是忠心耿耿。宁愿死,也不愿说任何关于您的事。”    听他这样说,吴妃更是伤心欲绝,她索性扑在雅儿的尸体上,哭得肝肠寸断。可这样的眼泪背后,她的一颗心却是实实在在地放下,不再提心吊胆。她果真是没有看错雅儿,关键时候,能选择自尽来保护自己,真是难能可贵。    思及此,吴妃决定厚葬雅儿,将自己的珠宝首饰,选上好的出来给雅儿陪葬!    章华看她哭得伤心,哪怕明知道这其中的眼泪并没有多少是真挚的,可仍不想打断她。无论真也罢,假也罢,主仆一场,还是该让吴妃为雅儿流两滴眼泪的。    “吴妃娘娘您请节哀,与雅儿道别吧。她已经死了,宫里留不下她。”章华说道。    吴妃听了这话,抬起哭得伤心的脸,看向章华,恳求道:“章公公,本宫从不求人,今日算是本宫求你,一定要厚葬雅儿啊!”    “厚葬?”章华摇摇头,“娘娘,您就在宫里该知道规矩,像雅儿这般没有身份,又是畏罪自尽的,只能丢弃在万葬岗里,断然无法厚葬的。”    吴妃转而抓住章华的手臂,道:“章公公,本宫求你,跟皇上说说吧!雅儿跟在本宫身边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章华摇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随即说道:“吴妃娘娘,这规矩不是奴才定的,奴才实在没法答应您。您还是抓紧时间,同雅儿告别,一会儿奴才就会着人将雅儿抬走。”    吴妃一听这话,更是泪如雨下。她也不顾及有人在旁边看着,也不顾及自己的妆容形象,就那么伏在雅儿的身上,边哭边说:“雅儿,你八岁起便跟在本宫身边,一晃十多年过去,本宫没有姐妹,在本宫心里,你就像是妹妹一般啊!之后你跟着本宫进宫,任劳任怨,尽心尽力……”    一旁站着的章华看着吴妃那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中隐隐有几分恻然,只是不知道她现在这样子又有几分真几分假。    “雅儿,你怎得如此想不开呢?不过就是问话而已,他们问什么,你照答就是,为何要自尽呢?你死了,本宫以后那漫长岁月,还有何人可以信赖啊……”说到后面,吴妃几乎要背过气去。    章华不愿意在听她这么哭诉,转身出了偏殿,站在院子里,看着桃花源的一草一木,心中也是有些感慨的。关于吴妃进宫一事,一直跟在皇上身边的他自然是知情。    印象中,吴妃不同于宫里的其他的娘娘小主们,她向来给人一种胆小怯懦的感觉,既不愿意去争,也不愿意去抢,从来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最近这些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屡次下毒,谋害皇子,种种事情都显示了她的算计与狠辣。与她之前的形象完全相悖,叫人难以接受。    章华知道皇上心中始终不忘对吴老将军的承诺,说起来吴老将军是个心怀坦荡之人,怎得这唯一的女儿竟这般心狠手辣呢?若是叫吴老将军知道自己的女儿如此,只怕是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啊!    章华站在庭院中,听见屋内的哭声渐次低下去,知道吴妃的情绪宣泄的差不多,就又进了屋。这一次并没说什么话,只是叫人将雅儿抬走。临走时,章华看着吴妃那红肿的眼睛,终究没忍住,说道:“娘娘,看在吴老将军的面子上,您……好自为之吧!”    出了桃花源,在回嘉德殿的路上,章华一直在想,刚才吴妃哭得那么伤心,到底有几分是发自内心呢?雅儿为了她,连死都不惧,她心底到底有没有替雅儿惋惜?    回到嘉德殿后,章华将在桃花源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季舒玄,末了说道:“皇上,奴才按着您的吩咐,并没有告诉吴妃关于碧雪青的事。”    “朕知道了,这件事朕会自己去问吴妃。你先下去吧。”季舒玄说道,声音中透露出一丝身心俱疲来。    章华点头,刚准备躬身退下,又停下来,低声说:“皇上,这雅儿死了,方才一路抬回桃花源,只怕贵妃娘娘那儿是瞒不住的。”    “无妨。”季舒玄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如章华所说,雅儿的死很快便传遍合宫。苏诺语得知后,很快便猜到了原委。心云见她一直没有说话,问道:“小姐,您说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啊?”    “你想说什么?”苏诺语看着心云。    心云偏着头,想了想,方才道:“我只是觉得,若是因着这碧雪青的事,皇上已经知道了实情,她实在没有必要自尽。这其中会不会还有更大的阴谋?”    苏诺语听她这么一说,想起最开始夜离的话,恍然道:“心云,你现在是越来越聪明了!等到今夜夜离进宫,我再问问他的意见。”    “小姐,不是我便聪明了,而是您这些日子为着这件事,忙得已经顾不上旁的。”心云谦虚地说。    苏诺语满眼赞扬地看着她,随即想着之前皇上的叮嘱,说:“原本皇上还想着这件事要暂时瞒着贵妃,只怕这雅儿一死,贵妃那儿也瞒不住。”    心云并不关心这些:“小姐,那就是贵妃和吴妃之间的事,和咱们没有关系。”    “是,剩下的事儿和我就没有关系了。”苏诺语说道。自从知道了碧雪青的真相,一直压在她心底的石头也算是解决了。    心云看着她,好奇地问:“小姐,您现在是不是在为自己担心呢?”    “担心什么?”苏诺语有些茫然。    心云抿嘴笑着,打趣道:“您说呢?公子明日就要回军中,今夜只怕是最后一次入宫看您。”    苏诺语听她这样说来,才猛地记起来这个事,没想到十日的时间过得这样快。夜离又要走了,在未来的数月内,只怕是想要见面都难。她也无心计较心云的打趣之语,苦笑着说:“是啊,再见面只怕得几个月之后呢。”    心云看她情绪低落,有些心疼,连忙劝道:“小姐,您别伤心,几个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到时候您就可以永远地和公子在一起啦!”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