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才人侍寝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才人侍寝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嘉德殿西配殿内,季舒玄一脸晦涩地坐在床上,看着面前那个一脸娇羞、欲拒还迎的才人,眉头紧锁。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他就那么一直看着她,不言不语。    在这样灼灼的注视下,小才人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安,她讷讷地唤道:“皇上……”    季舒玄冷冷地嗯一声,示意她继续说。    才人却在他冷淡的应答下,渐渐鼓起了勇气。她娇羞地上前,妩媚地跪在他面前,一双细嫩的玉手抚上他的膝头,声音甜腻:“皇上,时辰不早了,今夜就让臣妾服侍您歇息吧。”    季舒玄俯身看着面前这张姣好年轻的脸孔,若不是她今日恰巧坐在诺语身边,自己压根就不会注意到她。对她的印象停留在去年选秀入宫,初入宫时便封了才人,似乎还不曾宠幸过她。    季舒玄的沉默叫才人以为是默许,她缓缓起身,大着胆子将手抚上他的胸膛。说起来,进宫已经有一年,可这样近距离地看着皇上,还是第一次。关于如何服侍皇上,她毫无经验,只在初入宫时,听宫里的老嬷嬷教导过,却从来无用武之地。    才人仰望着季舒玄,目光渐渐痴然,抛开他高高在上的身份外,也无法否认他作为男人的魅力。才人看着他,怦然心动。她虽不知道今夜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会落在自己头上,但却明白,若是错过了这一次,不知下一次还会不会这么好运。    季舒玄的目光顺着她抚在自己胸膛的手,一路看到她的脸,迎上她痴迷的目光。这样的眼神他实在是见多了,后宫中的女人几乎都是用着这样的目光注视着他,然而他却无法得知,她们的内心深处究竟有没有他这个人。    当然,这些也并不重要,他不在乎。现如今,真正能令他在乎的唯有苏诺语!季舒玄冷笑一声,不知道诺语何时才能用这样的眼神凝望他。    罢了,今日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再三地表示对苏诺语的宠爱,明示暗示,接二连三。可苏诺语呢?她一如从前,丝毫不予回应,只是一味地拒绝。连着他之后从她身边叫走这个小才人,他也分外清楚地看出,她的眼神中丝毫没有他想要的嫉妒或是不悦。    说白了,她对他从来都是毫不在乎,她的心中从来没有过他!    季舒玄有些时候甚至会觉得,古往今来,从没有像他这么窝囊的皇帝!三番五次地示好一个女人,别人却压根就不领情!季舒玄再度看一眼面前的女人,几乎是恼羞成怒地想着,今夜就要了她!    自从诺语进宫,他再没有碰过别的女人。他已经忍得足够久了!何苦要为了一个没良心的女人如此折腾自己呢?    “皇上……”才人见他迟迟没有回应,心中再度不安,娇声唤道。    季舒玄低头,对上才人充满**的眼眸,大吼一声,一把将她拉上床,翻身压了上去……    才人起初以为皇上对她是情到深处不能自己,心中欢喜。可初为女人,季舒玄的毫不怜惜,却渐渐叫她有几分吃不消。为了讨好皇上,她疼得抓狂,面上却依旧做出一副享受的样子来。    直到再也承受不住,才人方才紧紧抓住季舒玄的手臂,连声哀求道:“皇上,轻点……轻点……”    季舒玄却充耳不闻,他满心满脑皆是苏诺语的身影,他想着她方才在大殿之上的冷淡与倔强,心头发狠,再度用力地在才人身上驰骋。    才人疼得惊声尖叫,她初尝人事,平日里偶尔听见宫里嫔妃们的窃窃私语。每每提及床笫之间的事儿,总是表现出享受幸福的神态来。她一心中也以为自该是美好,没成想皇上的勇猛实在叫她吃不消。丝毫快感没有不说,还疼得她几乎要昏厥。    季舒玄却从这样的碰撞中得到了报复的快感,他心中只剩一个念头:苏诺语,你以为朕非你不可吗?你以为朕离了你不行吗?朕今日就要让你知道,你在朕心中不过如此!    才人疼得浑身痉挛,表情痛苦,即便身上压着的人是一国之君,她此刻也是顾不得了。才人一咬牙,抬手用力地推他。即便是从今以后备受冷落也罢,总好过被折磨致死。    季舒玄吃痛,猛然间醒神,耳边是才人呼痛的哀嚎声。他低下头,待看清之后,眉头紧紧皱起,猛地翻身,平躺在床榻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旁的才人见他起身,出于本能地将身体蜷缩着,靠在床边,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一时间,整个寝殿中除了季舒玄的喘息声和才人轻微的呜咽声外,再无动静。许久之后,季舒玄方才坐起身来,看一眼身边赤身**、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女人,眼底尽是嫌恶。    才人则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与他对视,她心中既害怕又不安,生怕方才的举动得罪了皇上,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终于还是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怯生生地看着季舒玄,小声唤:“皇上……”    “滚!”季舒玄突然吼道。    才人有几分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眼神中的惧意使得她看上去愈发娇小,像一只在森林中遭遇围猎的小鹿一般。她知道皇上的动怒是因着她方才的不懂事,可她实在是承受不住。若是能忍,她必定不会因此而得罪皇上,可实在是疼得她忍无可忍啊。    季舒玄见她一直用那些怯生生、可怜兮兮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心底更是厌恶。他不禁在想,若是今日是诺语,那么诺语会怎么做?他敢肯定,以诺语的心性,断然不会如这个小才人一般!诺语是个坚韧的女子,若是被人欺负,她只怕是拼了命,也会十倍百倍地报复回去!    季舒玄就那么目光森冷地注视着才人,直看得才人心中发毛。才人本想着再度温柔地去伺候皇上,孰料在那样的眼神下,她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才人怯懦地起身,从床榻上、地上拾起自己的衣衫,抱在怀中。还不待说话,便听得季舒玄不耐烦地吼道:“朕让你滚!你听不见吗?”    “皇上……臣妾,臣妾知错了。”才人顾不上穿衣裳,便跪在地上恳求他。    季舒玄不再看她,指着殿门的方向,声音扬高几度:“滚!”    才人猛地吓一跳,连忙胡乱地将衣衫穿上,也顾不得是否合适宜,便冲冲告退离去。    季舒玄见她出去后,疲惫地躺回到床上,一面闭目养神,一面平静下来,理清自己心头的乱麻。他向来不是个纵欲之人,在床笫之间更是有极强的克制力。可今日究竟怎么了?他分明对那个小才人没有任何好感,难道真的只是将她当成是诺语,方才会强要了她?    那才人刚一出去,章华便冲冲地走进来,见季舒玄躺在那儿,一脸的丧气,关切询问:“皇上,您怎么了?可是那张才人伺候的不好?要不奴才给您叫别的小主来?”    季舒玄摆摆手,说:“不必多事,今夜朕独宿即可。”    “是,奴才遵旨。”章华躬身应是。    季舒玄示意他出去,章华即便有些担心,也不得不听命行事。退出了大殿外,徒弟小魏子上前一步,低声问:“师傅,今夜之事可是要让敬事房记一笔?”    “自然要告诉敬事房。否则若是日后有了子嗣,便没有依据。”章华瞪他一眼,“平日里我是怎么教导你的?但凡是皇上的事,咱们这些做奴才的就要事事放在心上,容不得半点马虎。”    小魏子垂下头,喏喏道:“师傅,可是这张才人就这样被皇上赶出来,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啊!”    章华抬手打一下他,道:“你也不摸摸自己的脖子上顶了几个脑袋!连皇上的事都敢出言质疑!若是叫皇上听见,一顿重责便是难免!”    小魏子面上一凛,连忙说:“师傅教训的是,我知道了。”    章华看他一眼,道:“还不快将张才人侍寝一事告诉敬事房!等过两日,该浑忘了!”    小魏子一听连忙快步离去,章华站在那儿,看着徒弟的背影,心头有些异样的情绪闪过。这张才人实在是个可怜人,进宫一年多没有遇见过皇上,好容易得到了一次侍寝的机会,事情竟还落得如此下场!    就章华而言,他自然是清楚皇上的心思。说白了,就是因着苏大夫今日在众人前叫皇上失了颜面,下不了台。而那个张才人,不过就是个无辜的被牵连者。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命数不好!    章华想着方才进去后看见一脸挫败的皇上,心中也是心疼不已。说来说去,那苏大夫也是的,如皇上这般的男子,怎会有女子不喜欢呢?    夜深人静之时,嘉德殿内发生了一场闹剧;而太医院内的苏诺语,也是难以入眠。    夜已深,心云见苏诺语还端坐在那儿,若有所思,上前道:“小姐,时辰不早,我服侍您歇息吧。”    “不必,我睡不着,你先睡吧。”苏诺语执拗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