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夜宴失败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夜宴失败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褚哲勋原想着早些入宫,然而快到宫门口的时候,他又犹豫了。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他生怕等会进了大殿,看见诺语坐在皇上身边。虽说在府上的时候,他告诉自己,只要能见诺语一面,别的什么都不重要。可真的与诺语相隔如此近的时候,他竟又胆怯了。    褚哲勋站在外面,回忆着与诺语相爱后的点点滴滴,回忆着两人间的亲密过往,心底想要见她的冲动便再也压抑不住……    就这样犹豫再三,他终于进宫,大步赶往嘉德殿的方向。除此之外,还有**远等几位副将也一同被季舒玄邀请进宫参加夜宴。    伴随着太监的声音,褚哲勋的心也有些紧张,他的双手紧紧握拳,在踏进大殿的一瞬间,复又松开。大殿之上早已是坐满了人,可褚哲勋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同季舒玄站在一起的苏诺语……    苏诺语一瞬不瞬地盯着门外,当褚哲勋英俊挺拔的身影出现时,她的目光便紧紧地胶着在他身上,再也移不开……    两个人就那么定定地四目相对,这一瞬间,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唯有他们彼此而已。苏诺语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几乎要从身体里跳出来,自褚哲勋出现后,她的眼里便再也看不见旁的人。    褚哲勋也一直痴痴地看着她,数月不见,她一如记忆中的那般美丽,动人。她唇畔的笑容,仍然是那么迷人。褚哲勋体内在拼命地叫嚣着,几乎要抑制不住地冲上前去,一把将她搂入怀里……    “哲勋,你今儿可是来迟了!”季舒玄的声音打断了两人间微妙的气氛。    褚哲勋猛地收敛心神,他知道无论如何,不能在这样的场合下失态,否则只怕会给诺语带来巨大的伤害。他恭敬地拜下:“臣褚哲勋叩见皇上,皇上万福。”    “平身吧!”季舒玄说道,“说起来,哲勋不是第一次入宫参加夜宴,便按着以往的规矩坐吧。”    褚哲勋拱手道:“是,臣遵旨。”    季舒玄没再看他,转而看向身边的苏诺语:“诺语,不要固执,坐到朕的身边去。”按着他的计划,今夜这场合,正好适合正式地宣布他对诺语的志在必得。如此,也算是第一次在人前公开此事。    苏诺语坚定地摇头:“皇上,您不必相劝,微臣身份卑微,怎可坐在上首?微臣还是坐在角落便好。”当着夜离的面,她绝对不能同季舒玄有任何一丁点的暧昧。何况她本来也不愿意在人同季舒玄表现出任何地亲近。    “诺语,你什么时候能学会乖乖听话,而不是总和朕作对?”季舒玄微微倾身,在她耳边咬牙低语。这妮子真的是不知好歹!向来没谁有这样的待遇,今日这事儿若是换一个人,只怕是要欣喜若狂,唯独她冥顽不化!    苏诺语避开他,跪下去:“皇上,若是您不允准,那么微臣即刻告退。”她知道此时此刻,夜离在看着她。她只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自己同皇上绝无半分瓜葛!    季舒玄恼怒地瞪她一眼,拂袖往上首处走去。    “多谢皇上。”苏诺语依旧跪在地上,行礼谢恩。    一旁的褚哲勋看着这一切,心头一暖。他看得出来,诺语的坚持,如清然所说,诺语是断然不会答应做皇上的女人的。但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跪在地上,还是叫褚哲勋心疼不已的。    季舒玄坐在了宝座之上,苏诺语却始终跪在那儿。季舒玄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跪在那儿,心底有几分别扭:“起来吧!你想坐在哪儿,随便你!”    苏诺语这才起身,寻了个角落坐下。待得所有人落座后,她才发现,一切巧合得很,她所选的位置同夜离倒是遥相呼应。只消一抬头,便能看见他。    宴会开始后,照例便是妃嫔的敬酒,歌舞伎的表演等,并没什么新意。这样的场合下,季舒玄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苏诺语身上,苏诺语不时地抬头去看褚哲勋,剩下的女人们皆搔首弄姿地想要引得皇上的注意……    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苏诺语并不敢有太过的举动,然而她又克制不住自己的心,频频抬头。但凡是碰上褚哲勋也正好看她,两人的目光就在空中缠绵。虽不能言,却也眉目传情。    一旁伺候的心云看着他们如此情不自禁,实在有些心惊胆战。她不时地四下张望,幸好今日这样的场合,没有谁会注意到角落中的苏诺语。但心云还是不时地借着斟酒或是递水果为名,打断两人的深情对望。    苏诺语知道心云的担忧,也知道这样做有多不合时宜,但情到深处,一发不可收拾。她想着两人如今的处境,想着皇上的不死心,心底就隐隐难受。若不是她当日自作主张,又岂会将自己和夜离陷入如此境地?    坐在苏诺语对面的褚哲勋心底更是挣扎,他现在虽不知道诺语已经解开了心结,但至少可以肯定,数月不见的诺语也如他思念她一般,在思念着自己。这样的认知叫褚哲勋激动万分,却碍于今夜的场合,只得这样遥遥对望。    此时此刻,他最想做的事便是将她紧紧搂入怀中,仔仔细细地看个遍!十日后,他又得领兵出发,届时又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见面。那么这十日,他真的是想什么都不做,守在诺语身边就好。    两人间的小心思,旁人自是无从得知。独自坐在上首处的季舒玄一直垮着脸,心情不佳。这两日苏诺语难得主动地求见,使他产生了错觉,以为她是转了心思,原想着趁着这样的场合,昭告众人诺语同他的关系。然而,几乎一整夜,苏诺语连个眼神都没有看他!    相比较诺语的毫无反应,嫔妃们便热情似火许多。季舒玄恼怒之下,冲坐在苏诺语身边不远处的一个小才人招手,示意她到身边去。那才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恩赐,欣喜若狂,连忙起身,摇曳地来到季舒玄身边。    苏诺语恍然间发现身边少了个人,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季舒玄见她看过来,故意伸手将才人搂入怀里,嘘寒问暖。苏诺语不甚在意地收回目光,看一眼对面的夜离,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季舒玄见她毫不在乎,顿失兴致,起身道:“朕还有事,先走了。”    众人哗然,等反应过来时,季舒玄人已离开。这样的场合,最大的主角都走了,大家自然没了待下去的兴趣,纷纷起身回宫。苏诺语不甚在意地起身,深深地凝望夜离一眼,由心云扶着,缓缓出了大殿。    夜已渐深,太医院又不同其他宫殿在一个方向,因而苏诺语同心云一路上倒是极其安静的。    “小姐,您同皇上……”心云担忧地问,“公子不会误会吧?”    苏诺语摇摇头,自信地说:“不会!我的态度这样明显,我相信夜离一定能体会我的苦衷。”    心云点点头,后怕地说:“小姐啊,您是不知道,宴会中您数次同公子对望,害我吓得不行,生怕被人拿住做文章。”    “我知道不可以,但感情的事哪里是我能控制得了的?”苏诺语幽幽道。    心云心疼地看着她,安慰道:“好在皇上曾经答应过您,一年之后便放您自由。小姐,这说话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再坚持一下,等到一年期满,您便可以正大光明地离开这儿。”    苏诺语叹口气:“但愿皇上能信守承诺!”    另一边,从大殿离开后,褚哲勋同**远等人在侍卫的护送下,准备出宫。**远走在褚哲勋身边,小声地问:“将军,今夜皇上兴致不高,似乎便是为了那个苏太医。说起来苏太医貌美无双,哪怕是放在后宫中,容貌也无人能出其右!难怪皇上对她喜爱有加呢!”    虽说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当初他也觉得这个太医的容貌出众,然而今夜盛装之下,才更叫人惊艳!    听见有人在他面前公然议论诺语的容貌,褚哲勋脸沉下来,严肃地说:“宏远,你何时也学得像市井小人一般,在人背后道人是非?”    “将军……”**远面上讪讪,连忙说,“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皇上对她极尽宠爱。”    这样的话对褚哲勋来说,无异于是锥心之言。他眼底一片阴鸷,狠狠地瞪向**远,最终却什么话都没说。以外人的眼光来看,他的身份的确不适合为诺语说话。但他实在是接受不了有人这般议论着皇上同诺语之间的事儿。    **远没说完的话在褚哲勋阴鸷的眼神下,尽数咽了回去。他忙不迭地说:“方才是我失言,还请将军恕罪。”    褚哲勋这才面色稍霁,然而心底还是诸多不满。从今日的情形看来,诺语心底根本没有皇上,既如此,他一定要尽快想法子,将诺语接出宫。只要诺语还在宫里一日,他便一日不能心安。    一路沉默着出了宫,褚哲勋同**远等人辞别,便往褚府的方向走……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