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合宫夜宴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合宫夜宴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褚哲勋拍拍石海的肩膀,说:“石头,虽说因着冰雁的缘故,使得诺语离开了逍遥谷,继而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我的确非常生气,但你若是和冰雁最终走到了一起,我还是会祝福你们。”    “公子……”褚哲勋越是这样说,石海的心底就越是难受。    褚哲勋摆摆手,不让他再说:“好了,一路颠簸,我也累了。晚上还要入宫参加夜宴,我先休息会儿。你回逍遥谷吧,等我处理完朝政上的事,就回来。”    “公子,参加宫里的夜宴,那不是能看到苏小姐?”石海问。    褚哲勋点头:“是,我今日入宫面圣,皇上已经告诉我诺语晚上也会参加。”    石海脸色微变,看着褚哲勋,迟疑地说:“公子,皇上一直心仪于苏小姐。据暗线汇报,自从苏小姐入宫,皇上再没有去过后宫。皇上此举便是对苏小姐志在必得啊!要不您今夜便别去了,等明日抽空悄悄入宫去看苏小姐就是。”    关于苏小姐的心思,石海现在也是拿不准。尘夫人进了一次宫,回来说了苏小姐对公子产生的种种误会以及怨恨。之后他虽想劝尘夫人再去同苏小姐解释,可默贤阁的事太多,一时间也没有时间。但若苏小姐真的一直对公子有着深深的误解,岂非是要被皇上的宠爱所折服?他生怕褚哲勋今夜入宫会看见什么刺激他的场面,他担心他一怒之下,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举动。    褚哲勋眉头皱着,显然石海的话是说到他心坎上。于他而言,也是有这种担忧的。可数月不曾见面,他实在是相思泛滥。此时此刻对褚哲勋来说,最重要的便是见诺语一面,至于旁的,都不重要。    “石头,我分得清孰轻孰重。”褚哲勋言简意赅地说。    石海听后,没有再劝。这么十余年,但凡是涉及到苏小姐的事,公子从不曾有过迟疑。石海心中暗道:苏小姐,公子这样一心一意地待您,您可千万不能叫他失望啊!    石海几乎不敢想象,如是有一日苏小姐真的成了皇上的妃嫔,公子今后要如何自处?若是像之前那般,从未得到过倒也罢了,可偏偏是在两人有过海誓山盟、花前月下后,一旦失去,他真怕公子会崩溃!    褚哲勋见石海站在那儿,眉宇间有着浓浓的担忧,故作轻松道:“石头,你回去吧。诺语的事,我自会处理。逍遥谷内,我方才交代你的事,你做好就行。”    “是,公子。”石海领命而去。    石海离去后,褚哲勋独自躺在床上,诺语亲手缝制的衣衫就放在他枕边。褚哲勋轻轻闭上眼睛,幻想着身边的人就是诺语。    之前在外征战的无数个夜晚,他都是这样自欺欺人的。尤其是在得知诺语进了宫,接到了皇上的书信,看着上面洋溢着皇上得到佳人的喜悦,他更是难以安寝。    若不这样自欺欺人,他真是不知道要如何从天黑熬到天亮。然而即便是如此,可每当睁开眼睛,心里还是会有深深的失落。    褚哲勋苦笑着想着:褚哲勋啊褚哲勋,你什么时候竟也变得这样没志气呢?被一个小女子整的失魂落魄、神魂颠倒!    纵然心底千般难受,万般痛苦,他还是告诉自己,以皇上的宠爱,诺语很有可能最终会选择皇上。若真是那样,他……他要何去何从?    褚府内,褚哲勋就这样胡思乱想一整日。而宫内的太医院内,早早地便打扮得体的苏诺语也是坐立不安。一整日,她几乎一直盯着桌上的更漏,希望时间能过快些,她好早些见到夜离。    然而,眼见时间流逝,她又矛盾地希望能时间停下来。若是就这样见面,她还没有想好要如何同他解释呢。虽说她知道夜离很宠她,很爱她,可若是知道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误会他,他是否还会原谅她呢?    苏诺语暗自告诫自己,这一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同夜离解释清楚!    晚膳前,季舒玄就派了人来太医院接苏诺语,也派人去各宫告知其他人参加夜宴。自从睿儿的百日宴后,宫内的大事小事不断,季舒玄一直没有再办过宴会。    对于后宫中这些平日难见天颜的女人来说,好容易有这样一次机会,自然都卯足了劲,极尽打扮,想着能一举重获圣宠。若是再错过这次的机会,只怕皇上的心再难从苏诺语的身上移开。    苏诺语坐在嘉德殿的偏殿,耐心地等着季舒玄。今日她心情大好,想着等会儿便能看见朝思暮想的夜离,面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    坐在桌案前,忙于朝政的季舒玄不时地抬头看一眼端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苏诺语,唇角上扬。他看得出,今日的诺语格外开心。不知是不是为着等会的夜宴,平日里不太注重打扮的诺语,今日也是重装敛容,让他惊艳!    “诺语,等会儿你便先陪着朕用晚膳,然后随朕一同去宴会。”季舒玄吩咐道。    苏诺语本想拒绝,但想着唯有这样才能快些见到夜离,只得点头。    用膳时,季舒玄不时地地吩咐人为苏诺语布菜,她不便拒绝,却每次都起身谢恩。如此一来二去,季舒玄方才作罢。面对苏诺语的执着与坚持,到最后几乎都是季舒玄放弃。    好容易陪着季舒玄用完晚膳,苏诺语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来到宴会上。耳边听着章华尖细的唱和声:“皇上驾到——”    苏诺语忍不住紧张地双手交握着,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季舒玄以为她的紧张是因为要面对宫内的一干妃嫔,于是安慰道:“诺语,这样的场面你日后还会经常参加,不必紧张。”    苏诺语讷讷地嗯一声,半晌后才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深意,想要解释,却听到季舒玄接着说:“走吧,随朕进去。”    苏诺语故意忽略他伸过来的手,往后退了两小步,恭敬地屈膝:“皇上,我走后面。”    季舒玄无奈地摇摇头,无论如何,诺语愿意同他一起出现,已经是一种进步。他知道,对于诺语来说,不能一次性要求太多。于是,季舒玄大踏步走了进去。    苏诺语则由心云搀扶着,走在后面。眼看就要到门口,苏诺语的脚下微微一个趔趄,心云连忙紧紧扶住她,低声说:“小姐,您不要太过紧张,公子又不是外人。”    苏诺语点点头,微微整理一下衣裙,脸上挂着得体的笑,跟在季舒玄身后走了进去。    屋内的嫔妃与奴才见了季舒玄,纷纷起身,恭敬行礼:“皇上万福金安。”    “都起来吧!”因着苏诺语的关系,季舒玄今日心情大好。    “谢皇上。”嫔妃们起身,目光却被季舒玄身后的身影所吸引,继而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今夜这样的场合,大家其实早有心理准备,苏诺语是一定会出席的。但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是同皇上一起出现!    要知道,这么些年,这样的场合下,皇上的身边还从未有过女人的身影!哪怕是之前的小皇子百日宴,贵妃也没有这样的荣幸,能同皇上一起出现。    坐在第一席的贵妃,脸上的笑意微微有些僵硬。她从不敢想的事儿,在苏诺语身上,竟是这般轻而易举地便能实现。而第二席的杨嫔,心底也是深深的苦涩。自她重回高阳殿,就一直没有机会见到皇上。好容易盼着这样的机会,可苏诺语竟堂而皇之地走在皇上身边!    苏诺语则眼神扫过众人,没能瞧见夜离的身影,她心底有着落寞与失望:原来,他还没来……    径自顾着失落的苏诺语丝毫没有感受到胶着于她身上的那些个或是嫉妒、或是怨恨的目光。她心情跌入谷底,本想着随意找个角落坐下。    “诺语,你坐在朕身边来!”季舒玄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突然转身说道。    一语引得众人的目光灼灼,似要将苏诺语生吞活剥了一般。苏诺语此时已是毫无心思去理会她们,也没多想,摇摇头:“不必了,皇上,微臣身份卑微,坐在角落就行。”    “谁敢妄谈你的身份?”季舒玄听她又自称微臣,心底不悦,暗含告诫的眼神扫过大殿内的众人,“有朕在,朕倒要看看谁敢如此!”    苏诺语坚定地看着他:“皇上,事实如此,何须人说?”没能看到夜离,她本就心情低落,哪里还有心思去附和季舒玄?她现在全副心思皆在夜离身上,甚至担心他一路疲惫,是否是身体有什么不适。    季舒玄看她神情郁郁,以为是因着这些女人,便说:“诺语,只要你愿意,朕随时可以……”    话未说完,便听得外面有太监进来回话:“皇上,褚哲勋褚爷候在殿外。”    “哲勋来了?”季舒玄朗声笑道,“宣他进殿。”    “是。”太监走出去,高声道,“宣褚哲勋进殿——”    苏诺语听见这声音,猛然间回头,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大殿外……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