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苏赵夜谈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苏赵夜谈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杨嫔降位与灵贵人出宫一事,很快就传遍全宫。w w w .longtanshuw.c o m杨嫔虽回到了高阳殿,但高阳殿早已不是昔日的高阳殿,自她出事后,这里早已变得门可罗雀。即便苏诺语证明了她在下毒一事中的无辜,可又牵扯进两年前的假孕事件,还是惹来议论纷纷。    宫中的人向来是拜高踩低,人情冷暖间,最见人心。自杨嫔回去,除了贵妃着人送了些东西来,其余人等皆没有动静。大家心中有数,一个从冷宫出来的女人,别说降为嫔位,即便还在妃位又如何呢?早已是失了皇上的心。    对于后宫嫔妃来说,没有什么比宠爱更重要的事。只要得宠,哪怕位份不高,一样能引得众人趋之若鹜;否则,哪怕是贵为皇后,也会如同先皇后那样,形同虚设。    在宫中待了数年,经历过大起大落的杨嫔来说,早已看淡一切。    “娘娘,虽说皇上并未复您的位份,可总归是恕您出了冷宫。咱们慢慢来,总有复位的那日。”夜间,香茗一面为她梳理长发,一面轻声劝道。自从娘娘回来,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娘娘虽然嘴上不说,可她心里多少明白。后宫这起子小人,专门等着看娘娘的笑话呢!以娘娘的傲气,哪里受得了这份气?    杨嫔摇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绝望:“香茗,对于后宫的女人来说,难道只有位份就可以吗?别说本宫,就是贵妃,又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摆设而已。”    香茗神色微黯,说:“说起来,奴婢可真没想到贵妃娘娘会派人送东西来。可其他人……”她顿一顿,不满地道,“她们都忘了昔日巴结您的时候了吗?”    “人情冷暖,向来如此。”经此一事,杨嫔倒是看淡许多。    香茗见她言语中一直郁郁,未免担忧:“娘娘,您要振作起来啊!咱们来日方长呢!以您和皇上之间的情分,皇上必定会记挂着您的好,重新厚待您的。”    杨嫔冷笑一声,反问:“香茗,你说这话自己能相信吗?”    “娘娘……”香茗唤道。    杨嫔不甚在意:“你不必小心翼翼,本宫并未生你气。只是经历了这么多,若是还看不透,本宫也真是白活了。别说本宫现在在嫔位,即便在妃位又能如何?只要皇上心中没有本宫,哪怕本宫贵为皇后,也是个名不副实的皇后。皇上如今心中只有苏诺语,她即便仅仅是个太医又如何?皇上认定了她,她便比皇后还高贵!”    香茗神情暗淡下去,不知如何相劝。这次的事对娘娘来说,打击太大,只怕一时间难以恢复信心。    杨嫔知道香茗的担忧,放眼后宫,除了香茗只怕也没有人真正关心她。她淡笑着说:“香茗,你不必为本宫担忧。但凡是本宫还有一口气在,本宫就不会心灰意冷。今日在嘉德殿,本宫算是看清了两件事。”    “什么?”香茗问。    杨嫔想起在嘉德殿的点点滴滴,脸上的笑意褪去:“其一,本宫愈发认清苏诺语在皇上心中不可侵犯的地位。以后,若非是本宫有完全的把握,否则断然不会再去妄图对她下手!其二,皇上与苏诺语之间,只怕是皇上的一厢情愿。本宫冷眼瞧着,她心中并没有皇上。”    香茗仍有怀疑:“苏太医会不会是欲擒故纵?”    “不会!”杨嫔肯定地说,“欲擒故纵,纵只是手段,关键还是擒。她若有心要擒,便不会这样几次三番地叫皇上下不了台。这样一来,代价未免太大。本宫瞧着她倒是像故意激怒皇上,想让皇上放弃对她的这番心思。可是她愈是如此,皇上愈是在乎她!”    香茗撇撇嘴:“真不知这苏太医是怎么想的。这天下的女子,哪有不想进宫为妃的?更何况皇上对她如此好,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杨嫔眸中精光一闪,说:“你说的不错,普天之下的女子都该这样想。除非……”    “除非什么?”香茗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杨嫔摇头:“没什么。本宫累了,服侍本宫歇息吧。”    她看着香茗转身去打水,心中暗道:除非,她心中装着别的男人!若是这事被皇上知晓……    杨嫔笑出声来。只是现在的她根基不稳,不敢再贸然行动。以皇上对苏诺语的心思以及苏诺语本人的应对能力来看,若非是板上钉钉的证据,绝不能贸然行事!否则,没吃到狐狸,还得惹上一身骚!    对于杨嫔来说,只要她心中还有季舒玄,那么苏诺语便是她的敌人,这一点永远无法改变。可对灵贵人来说,则不一样。即便灵贵人从前也是心仪季舒玄的,也曾幻想着能得宠一生。    可当年一事,皇上的毫不留情着实伤害了她。再加之两年来冷宫中的非人生活,将她心中的那些少女情节早已磨得一干二净。于她而言,最期待的事儿,便是三日后的出宫。    出宫前夜,她找到苏诺语。    “苏太医,打扰了。在出宫前,我有些话想通你说。”站在门外,灵贵人淡然地说道。    苏诺语点头:“灵贵人请进。”转而吩咐心云备了茶水,便叫她外面候着。    灵贵人凄然一笑,说:“从我被打入冷宫的那日起,我就不是灵贵人。”    “无妨,灵贵人只是个称呼而已,等你出了宫,自然就摆脱了。”苏诺语说,“其实,还是我之前那话,你若是自己放不下,即便离开这儿,依然无法开始新的生活。所以,逃离皇宫很容易,逃离自己的心结,很难。你要做到的是彻底放下这段往事,不要再去纠结。”    灵贵人边听边颔首:“是,苏太医言之有理,我受教了。”    苏诺语笑着说:“你还年轻,进宫不到三年,至多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年龄。你的人生还长得很,不能因着这两年多的失败,埋葬了自己的一生。”    “苏太医似乎很有感触。”灵贵人问,“此前,我虽在冷宫之中,可关于苏太医的大名还是有所耳闻。那时我以为你只是个得宠的女人而已,并没什么特别。后宫中,今日你得宠,明日她得宠,谁都是一样的。可现在看来,你的确是与众不同的。”    苏诺语挑眉看她:“哦?哪里不同?”    灵贵人笑着说:“你无欲无求。”虽说同苏诺语的交流这才是第二次,可她却深深地被她折服。她言语中透露出睿智,仿佛一颗光华满满的珍珠,不容忽视!    苏诺语摇摇头,脸上也流露出淡淡的烦恼:“只要是人,谁能真正做到无欲无求呢?只不过,我的欲与求,不是皇上能满足的。”    灵贵人深深地看她一眼:“你想要什么?”    “自由。”苏诺语向往地说,“我自幼长在宫外,最向往的就是自由自在的空气。这皇宫金碧辉煌,千好万好,对我来说,却只是个牢笼。”    灵贵人点头,表示赞同:“从前我看不透,但在冷宫中待了两年后,也向往从前在家时的自在生活。”    苏诺语看向她,总结道:“你明日就可以离开这儿,一定要放下在这儿的所有好或者不好的回忆,这样你才能开始全新的生活!”    灵贵人笑着说:“听苏太医的话,让人茅塞顿开。你放心,我好容易才离开这儿,会好好珍惜今后的生活。”    “那就好。”苏诺语欣慰地说。若说在宫内,真有让她觉得还不错的人,就是眼前这个灵贵人。不过,她也是经历了这许多的磨难,才会有这样的性子吧。    灵贵人感激地说:“说到底,我能有今日,多亏了你。你知道吗,我刚入冷宫的时候,每日每夜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离开那儿,重新回到皇上身边。可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皇上不仅没来看过我,甚至都不曾遣人来问过一句。我就在这样的失望中绝望,不再抱任何希望。”    “可是你心底有恨,不会真的绝望!”苏诺语缓缓说道。    “是。”灵贵人承认,“起初我是真的心中有愧,但吴妃着人告诉我,杨嫔小产一事的真相。我便满心皆是恨意!之后的时间,于我而言,便是这股恨意支撑着我活下去!”    苏诺语叹口气:“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不必再苦着自己。”    灵贵人微微一笑,说:“苏太医,你聪慧灵透,难道能得皇上真心相待。可我瞧着你那日在嘉德殿,似乎对皇上无心。”    苏诺语懂得保护自己,即便对灵贵人她心有好感,可还是不会真的坦诚相告。她语焉不详地说:“什么有心无心,日子皆是一样的过。”    灵贵人恍然,不再问下去。    两人又聊了些旁的,灵贵人方起身告辞:“苏太医,今夜多谢你相陪,以解我心中苦恼。”    苏诺语送至门口,关怀地说:“灵贵人,明日之后,于你而言,便是涅槃重生!在心底彻底地同这两年告别,开始新的生活吧。”    “是,我明白的。”灵贵人郑重其事地点头。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