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姐妹再会(下)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姐妹再会(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清然听后,笑道:“你在夜离面前,哪里用得上求这个字眼?只怕夜离要听到你这样的话,都能跪下来叩谢上苍!”    明明是句玩笑话,然而听在苏诺语耳中,却有几分心酸。[龙坛书网] w w W. longtanshuw.COM在这些外人看来,她和夜离之间的相处竟是这般不对等吗?一直以来都是夜离在默默付出,而她只是坐享其成吗?    清然语毕,见苏诺语神色恍惚,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连忙劝道:“诺语,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必解释,你说的很对。我和夜离之间,的确是我做的还不够好。”苏诺语落寞地说道。    清然没有说话,而是抬手将她揽入怀中,许久后,方才轻声安慰:“诺语,我知道你也不容易。从前的事怨不得你,之后你又一心以为他是仇人。说来说去,这些都不是你的错,造化弄人罢了。”    苏诺语伏在她肩头,有些哽咽:“清然,纵然你一直相劝,我心中仍十分难受。我想着夜离对我点点滴滴的付出,我却在得知他的身份后,丧失理智地认定他就是仇人,实在是愚蠢!”    “诺语,你现在能够这样想,已经很好。你和夜离都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远,等到他这次回京,你好好与他说就是。”清然并不善于安慰,许多感性的话,她都说不出口,只能干瘪瘪地劝着。    苏诺语抬起头,眨眨眼睛,睫毛上有些湿润,她重重地颔首,信誓旦旦地保证:“清然,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事处理好!”    清然笑着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横在你们中间,有什么话我想他更愿意听见你说,而不是我转述。”    苏诺语想了想,说:“这次夜离以褚哲勋的身份抵京,第一件事一定是入宫面圣。到时候我会想法子,同他见面的。”    “你放心,夜离知道你在宫里,也知道你心中对他有误会。即便你避而不见,他也能顺利地找到你。”清然一点不担心他们见面的事儿。以夜离的能力,这皇宫还不是任他出入自如?    说起面圣,苏诺语是有些担忧的:“只是皇上一直对我有些志在必得的意味,而夜离同皇上私交甚笃。会不会……”    “绝不会发生你担心的事!”清然打断她的胡思乱想,“你放心,别说是皇上,就是天王老子,夜离也不会将你拱手让出的!能让他放手的,只有你!”    听着这样的话,苏诺语心中一暖,面上的笑意也更深:“好,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会全心全意地相信他!”    同清然聊乐许久,直到三更天,清然方才离去。心云陪在苏诺语身边,看着清然的身影隐于夜色中,低声问:“小姐,关于公子的那些心结,是不是已经解了?”    “嗯,清然说了许多,其实那些话我自己也知道,但听她说完,就觉得更加安心些。”苏诺语语气轻松自得。    心云听她这么说,也才放下心来。自从得知了小姐的真实身份后,她就更加希望小姐能和公子在一起。毕竟小姐从不是皇后,与皇上之间更是毫无瓜葛的两个人,只有公子才能让小姐得到幸福,更何况那可是十余年如一日的深情!    可是许多话,她只是个丫鬟,不便相劝,好容易盼来了尘夫人。心云知道只有尘夫人的话,才能真正地开解小姐的心。    不知是不是心情大好的缘故,饶是这一夜睡得很晚,翌日清晨,苏诺语依旧起得很早,精神奕奕。    心云在为她梳妆时,都忍不住打趣道:“小姐,我瞧着您现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气色都好了不少呢!”    苏诺语从铜镜中娇嗔地瞪心云一眼,说:“你这丫头,何时也学得伶牙俐齿了?这说话的样子,倒是像足了清然!”    “您便是个满腹诗书、才华横溢的人,我自然不能笨嘴拙舌啊。再说,尘夫人也极好,我若是能像她,不是极好的事吗?”心云笑嘻嘻地说着。    苏诺语听到这儿,倒是有几分正经,转头看着心云,说:“心云,等我离开皇宫,一定会和夜离一起,为你寻个好人家的!也不枉你如此真心实意地待我。”    “小姐,您又说这样的话。难不成是觉得心云不好,才想着赶心云走吗?”心云撇撇嘴,有些委屈地说。    苏诺语握住她的手,温柔道:“正是因着你极好,我才不能自私到将你留在身边一辈子啊。若是你从前的小姐得知,只怕也会恨我的。”    心云摇摇头,坚定地说:“小姐,心云不要嫁人,心云要一辈子留在您身边,伺候您。将来您若生了小小姐,心云便接着伺候她。”    苏诺语微微诧异,也不再与她争辩。她相信,等到那个属于心云的男人出现后,心云的想法一定会发生改变。这样好的女孩,是一定要有好的归宿的!    简单地收拾完,用过早膳,苏诺语又将全部心思放在了研究碧雪青上。虽说事有轻重缓急,但吴妃和杨妃的事情忙完,她还是会重新将心思放在贵妃的事上。答应过的事,断不能言而无信。    然而,还未等她开始,章华就来了。    “苏大夫,皇上请您去一趟嘉德殿。”章华恭敬地说道。    苏诺语微微蹙眉,问:“章公公,皇上可说了关于什么事吗?”这一大清早的,只怕皇上才下早朝吧,怎得会有事与她说?    章华回话:“似乎是关于杨氏和赵氏的事儿。”    苏诺语心中无奈,再怎么不愿,也不能公然违抗皇命,只得随章华走一趟。    待得苏诺语去的时候,殿内已经站了杨妃和灵贵人。苏诺语的脚步微顿,随即才若无其事地走进去。她看着这架势,难道皇上是想与她相商这二人的处置?可问题在于,这是后宫之事,实在和她无关啊!苏诺语在心底打定主意,等会儿若不到万不得已,一定要闭口不言!    季舒玄见苏诺语来了,指了指左侧的椅子,道:“坐吧。”    苏诺语不动声色地用余光扫一眼一旁站着的杨妃,准确地捕捉到她眼底那一丝飞快闪过的不悦,心底微微叹息,真不知这皇上是想她好,还是想害她。苏诺语淡然地说:“杨妃娘娘都站着,微臣怎好就坐?”    季舒玄见她在人前,又刻意撇清关系,心中不悦。但他实在了解这妮子的性子,若是逼急了,只怕当着人也能同他不客气。未免到时候流言蜚语,他只得依了她:“你既不愿意,那就站着吧。”    苏诺语没有说话,默默站在一旁,眼睑微垂,不看皇上。    只是季舒玄这话听在杨妃耳中,也颇为不是滋味。面对苏诺语的无礼,皇上那语气中分明是有些无奈与妥协的!只是她以她现在的身份,哪里敢多言半句?    季舒玄收回一直注视着苏诺语的目光,扫向杨妃和灵贵人,说:“之前那些事诺语已经查明真相,皆为吴妃一人所为。按说,杨氏本该恢复位份……”    杨妃听着这话,心中猛地涌出一丝不好的感觉,皇上这话似乎没有说完,还有下文。    “只是,两年前,杨氏曾以子嗣一事欺瞒朕,还以此为由,设计陷害赵氏。”季舒玄顿一顿,问,“杨氏,这件事你有什么好说的?”    杨妃一听,闭了闭眼睛,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不敢有片刻的迟疑,杨妃跪在地上,说:“这件事确是罪妾所为,只是当日罪妾也是一时糊涂。皇上,罪妾只是太爱您了,才犯下大错,请皇上饶恕。罪妾愿……愿意向赵妹妹负荆请罪。”说话间,她转而面对灵贵人,后悔不已地说,“赵妹妹,昔日之事,皆是做姐姐的糊涂,还请妹妹原谅。”    以杨妃的心高气盛,哪里愿意在灵贵人面前下跪?但如今这情形,她若不如此,只怕皇上不会作罢。她好容易逃过一劫,断不能再毁在这陈年旧事上。    灵贵人看着杨妃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心底却有些麻木。她颤抖着嘴唇,说:“杨妃娘娘,你现在说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意义?我在冷宫待得这两年,你可知是什么滋味?你所谓的糊涂,根本就是你精心策划好的计谋!”    苏诺语站在一旁,冷眼看戏,心中也是颇有感触的。说来说去,这一系列事情中,最无辜的便是灵贵人。可正如她所言,无论杨妃怎么做,都无法弥补她的损失。    究其缘由,杨妃固然是罪魁祸首,可皇上也难逃干系。若非当日他心中只记挂着孩子,又怎会有灵贵人的悲剧呢?    季舒玄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并未表态。    杨妃心中有些不安,只得苦苦哀求:“赵妹妹,求你大人有大量,看在我们一同服侍皇上的份上,原谅姐姐这一遭吧!”    灵贵人想起冷宫中的日日夜夜,落下泪来,若不是当着皇上的面,她一定会冲上去,狠狠地打杨妃一顿。她哭着摇头:“你即便说得天花乱坠,也无法抚平我心口的伤痛!”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