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皇上疑心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皇上疑心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吴妃话说到这儿,季舒玄自是怒极。{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然而,他毕竟不是黄口小儿,被吴妃这样寥寥数语就乱了心神。即便她的话,的确对他有所影响,但他并不会因此就忘了本意。    何况,事涉诺语,他要亲自问了,才能相信,不能这般轻易地怀疑她。虽说诺语一直没有答应,但言语间也从未表现出心中有人。比起吴妃的话,他更愿意听诺语说的。    “吴氏,即便你如此说,朕依旧相信诺语不是这样的人!倒是你自己,关于这接二连三下毒一事,还有什么好辩驳的?”季舒玄冷声问。    吴妃诧异,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她方才明明看见皇上脸上的震怒,按着她的想法,接下来皇上不是该直接传召苏诺语,问她关于心上人一事吗?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是她高估了苏诺语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还是低估了?难道皇上对她的爱真的能坚韧不催到不听信任何人的挑唆吗?    不!一定不会!皇上即便现在强作淡定,心底也一定生了疑!届时,她倒要看看,苏诺语如何自圆其说。    其实严格说来,她也不算是信口开河,虽说苏诺语从未承认过有心仪之人,但几次同她说话,她是能感觉得出,她心中装了旁人的。否则以皇上的地位、样貌、能力,又这般宠爱,哪有女子能不动心?    面对季舒玄的怒视,吴妃不敢再多想,只能集中心智地应对。无论季舒玄如何问,她都始终如最初的想法一般,抵死不认。吴妃是聪明人,她为自己找了无数的理由来证明自己的无辜。    季舒玄看着她,想着之前诺语的担忧,心中了然。关于吴妃编排诺语的那些话,不过只是她的声东击西之计,为的就是转移他的注意力,如此而已。他几乎也能肯定,事情必定同吴妃脱不了干系。    但,吴妃言之凿凿、信誓旦旦,一时间倒也没有能叫她辩无可辩的证据。如此情形下,若是换了寻常之人,只怕除了喊冤叫委屈,也没有旁的法子。可吴妃偏偏心细如发,总能抓住那些细微之处,加以利用。    他从前倒是没有瞧出来,她竟有这样的好口才与处变不惊的能力。倘若身为男子,倒真是可塑之才。因而面对吴妃,季舒玄不想直接定罪,她越是如此,他便卯足了劲,一定要找到直接证据,叫她无言以对!    其实原也可以叫来赵氏与她对质,但据赵氏所言,当日与她见面的并非吴氏本人,而是她身边的婢女雅儿。既如此,那么不用问,他也能猜到,到最后吴氏必定会将一切都推到婢女身上,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季舒玄凝神片刻,心中有了计较。他唤进章华,吩咐道:“桃花源吴氏,御前出言无状,即日起幽禁桃花源偏殿,任何人没有朕的应允,不得出入!”    “是。奴才遵旨。”章华应道。心中是有些诧异的,本以为皇上叫他进来,必定是吴妃一事有了结论。按着吴妃所犯的事,至少是打入冷宫才是,怎得只禁足而已?    吴妃听到这样的旨意,心中着实送了一口气,只要还在宫里,她自有法子。但是当着季舒玄的面,她还是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来:“皇上,臣妾真的是冤枉的!皇上,臣妾恳请皇上彻查此事,还臣妾清白!”    季舒玄起身离开,没有再同她说话。    章华看一眼皇上的背影,再看看地上跪着的吴妃,上前几步,道:“吴妃娘娘,咱们走吧。”    吴妃缓缓起身,弦然欲泣地看着章华,说:“章公公,本宫真的是冤枉的,还请公公在皇上面前为本宫美言啊!”    章华在她的注视下,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回到桃花源,章华站在偏殿外,说:“吴妃娘娘,按皇上的意思,接下去的日子便得委屈您了。除了贴身侍婢雅儿外,您身边的其他人都不能与您见面。平日里的一日三餐,奴才会着人送来。”    吴妃看一眼偏殿,点头道:“是。只是章公公,本宫是冤枉的,请皇上明察。”    章华眼看着吴妃和雅儿进了偏殿,吩咐两边的侍卫:“皇上有旨,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违令者,斩!”    “是,奴才遵旨。”为首的侍卫应道。章华点点头,这才离去。    而从嘉德殿愤然离去的季舒玄,独自在宫内走了一会儿,脚步不自觉地往太医院的方向走去。方才在殿内,吴妃的话始终萦绕在耳边,即便他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相信诺语。可那些话语就像是魔咒一般,驱赶不尽。    当季舒玄不知不觉中站在太医院外时,他终于知道,无论如何,自己的心底都非常地介意这件事。他松开一直紧握的拳头,大步往里间走。一路上太医们纷纷请安,他只微微颔首。    来到苏诺语住的屋子外,隔着纱帘,他看着端坐在桌前,静静看书的身影,心中柔软如水。想要抬腿进去,然而心底竟有几分踟蹰。    季舒玄心中有些忐忑,他甚至在想,若是等会诺语坦诚早已芳心另许时,他要如何应对……    这样的迟疑不定,对于季舒玄来说,还是第一次。男子汉大丈夫,又是一国之君,他向来是举棋无悔的性子。何曾有过这般踌躇不定?说来说去,皆是因着这小小女子!    正当他举棋不定的时候,心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皇上万福!”    苏诺语听见心云的声音,也抬起头来,见是季舒玄,连忙起身,来到他面前,盈盈拜下:“皇上万福。”起身后,又问,“怎得不进来呢?”    季舒玄面对苏诺语的注视,顿时有一种儿时做了错事被父皇或是母后抓住的心虚感。他低咳两声借以掩饰尴尬,道:“朕刚来,便听到心云的声音。”    苏诺语不疑有他,将他请进去,吩咐心云上茶,好奇地问:“皇上怎得是一个人?不见章公公随侍呢?”    季舒玄说:“朕方才召见了吴妃,果如你所料,吴妃抵死不认,朕将她暂时禁足在桃花源。章华便是去处理这件事,朕闲来无事,想着将此事告诉你。”    苏诺语微微蹙眉,并不惊讶:“是,吴妃心机深重,我早已料到她不会承认。那接下去,皇上预备怎么办?”    “这件事只差她承认,朕敢肯定,必定是她所为。其实想要她承认并不难,慎刑司内的婆子们有的是法子。但朕不能不顾及吴妃身后的家世。”季舒玄说,“诺语,之前的种种皆是你找出的证据。以朕看来,若是能从她宫内搜出那毒来,她必定是辩无可辩的!”    苏诺语颔首:“皇上英明。那明日我便去一趟桃花源。”    “好。”季舒玄看着她,“你做事情,朕最是放心。”    “多谢皇上信任。”苏诺语笑着说。    季舒玄的目光被她唇畔的那一涡浅笑所牵绊住,痴痴许久。    苏诺语察觉到他目光中的灼灼,心底有些不自在,借着喝水,抬手挡了一挡。随即她起身,说:“皇上这些日子朝政辛苦,该早些回去歇息才是。”    季舒玄听出她话里送客的意思,微微皱眉,方才大殿之上,吴妃的话再一次回响在他耳边。他起身看着苏诺语,说:“诺语,之前吴妃同朕提及了你。”    “什么?”苏诺语问道。    季舒玄深深地凝望她,一字一句地说:“她告诉朕,你之所以不愿意当朕的女人是因为你心中早有所属。”    苏诺语心中骤然一紧,她几乎要下意识地避开季舒玄的注视。她相信吴妃说这样的话只是想着要挑拨季舒玄,让他对自己失望,或是刺激他逼迫自己。吴妃很聪明,她知道以自己的性子,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断然不会妥协季舒玄。这样一来,皇上必定不会再如现在这般信任她,甚至会将她赶出皇宫或是处死也未可知。    苏诺语心思转的飞快,她敢打赌,吴妃其实什么也不知道。以吴妃的心机,倘若是真的知道了什么,只怕早就告诉皇上,哪里会等到今日?    她在心底冷笑着,面对季舒玄,她只需要向吴妃学习即可。其实她知道事情早晚会被皇上知道,可至少不是现在,至少要等到夜离凯旋,同他商议后再做决定。也许夜离有更好的应对之策也未可知。    思及此,打定主意的苏诺语平稳了心绪,目光澄澈地迎上季舒玄的注视,茫然地问:“什么心有所属?吴妃什么意思?”    季舒玄目光一瞬不瞬地紧紧地盯着她,半晌后,终于放下心底的疑惑。他放松下来,摆摆手说:“没什么,吴氏不过是狗急跳墙。她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从中作梗,故而以此来编排你,妄图让朕疏远你,怀疑你。”顿一顿,他说,“诺语,放心,朕不会疑你。”    “多谢皇上。”苏诺语借着行礼,避开季舒玄的视线。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