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分析下毒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分析下毒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诺语放下心中的感叹,看着季舒玄,平静地说:“当年灵贵人被打入冷宫就是因为您认定她害杨妃失去了腹中胎儿。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这些年中,灵贵人都对此事耿耿于怀。吴妃之所以在众人中挑中她,也是因着这宿仇!”    “是有这么个事。”听苏诺语说起来,季舒玄方才恍然,“既如此,为何赵氏又临时改了主意,将一切都告诉给杨氏?”    苏诺语看一眼他,心中有几分无奈,对于季舒玄来说,只怕是难以理解女人心中的想法。她接着说:“正因为灵贵人心有怨恨,故而她最希望的不是杨妃死,而是杨妃生不如死。说起来,这也是杨妃的小手段。前些天冷宫中又有人死了,杨妃抓住这机会,在灵贵人面前演戏,让灵贵人以为她是一心求死而不得。”    季舒玄冷哼一声,这么些年,他竟不曾了解自己的这些女人心中有这样重的心机。后宫之中,无论是平日里贤良淑德的,还是温婉动人的,都是这样的心机深沉。他的目光锁定面前的佳人,愈发地觉得唯有诺语才是真性情!    苏诺语察觉到季舒玄的目光灼灼,便故意不去看他,指了指药箱说:“这第三份毒也是因此而出场的。吴妃原本以为灵贵人能帮她除去杨妃,没曾想灵贵人突然转了心思,可灵贵人知道得太多,自然是留不得。吴妃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派人在灵贵人的饮食中下毒。但杨妃早有准备,方才能提前发现。”    季舒玄颔首,阴冷地道:“好,很好!吴妃……好得很!”    苏诺语知道他心底的愤怒,身为天子,只怕是容不下枕边之人诸多算计的。然而,他若非对她们都毫无真心,也许也不会如此。    虽然人人皆羡慕入宫为妃,可她却从小就知道,身为女子最大的悲哀便是入宫为妃!因为在这个男人面前,你不能有自己的真实想法,不能有自己的真实情感,甚至要连自我都忘记,一味地去迎合他;还得同没完没了的女人们去争那点子心意,想尽法子地投其所好。    入宫这才没多长时间,加之她又只是一介太医,可即便如此,她也已经觉得身心俱疲。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哪怕是在白府刚刚出事那些日子,她心底虽满腔怒火,却至少不曾纠结过,心中有唯一且明确的目标——报仇!    可是进宫后,她每天不仅要在季舒玄面前保持距离,还要随时警惕来自他女人们的算计,实在也是累得很。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夜离不在身边!    “皇上,据我了解,事情大致就是如此。您预备怎么办?”苏诺语问。她虽说心底有自己的是非观,可这毕竟是皇上的家事,他心中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说到底,就是看他心底的风究竟是吹向谁。    季舒玄将面前的茶盏举起,一饮而尽后,稍微用力地放在桌上,说:“吴氏,杨氏,赵氏,她们一个个地都好得很!这次的事之后,朕一个都不会留在身边!”    苏诺语心底暗自不以为意,他以为只有她们三人才是这样吗?整个后宫之中,只怕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唯一的差别只是身份有没有被暴露出来而已。只要没被发现,那么一切都好说,否则,便会如她们三人这样,被皇上彻底地厌恶。    季舒玄说完后,见苏诺语没有做声,也没有反应,问:“诺语,这整件事中你也算是当事人。此外,你掌握的内容只怕比朕还要详尽,不如你说说意见,朕听听。”    “皇上,这是您的家务事,不便由诺语这么个外人置喙。”苏诺语连忙禀明态度。    季舒玄一听这话,有些不悦:“诺语,你明知道自己在朕心中从不是外人,又何必说这样的话来刺朕的心?”    苏诺语不愿同他纠结于这些问题,反正他兀自坚持着,她也绝不会动摇。横亘在他们中间的这个问题压根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但凡是她还有一口气在,她就是一定要和夜离走到一起的!    “说说吧,无论你说什么,朕都不会怪你。朕知晓听听你的答案。”季舒玄见她迟迟不做声,说道。    既然季舒玄执意叫她说,她便说说自己的感觉:“皇上,我以为,整件事中最冤枉的人就是灵贵!当日之事便是您误解了灵贵人,误信杨妃的谎话。否则以灵贵人的性子,只怕如今早在嫔位。”    “你是说……当日杨妃压根没有身孕?”季舒玄迅速抓住方才苏诺语话中的深意,阴沉地问道。    苏诺语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是,昨日我给她把了脉,的确是从未有过喜脉。我想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    季舒玄脸色更是铁青,喝道:“好一个张祜!竟敢联合杨氏来欺骗朕!”    “张祜?张太医?”苏诺语诧异至极。说起来,在瘟疫村的那些时日中,有刘宾做对比,她一直是觉得张祜是个不错的太医。没想到他也曾有过这样的往事?是一时间鬼迷了心窍,还是从头到尾他都是杨妃的人?    苏诺语仔细回忆起同张祜共事的那些日子,清晰地记得李妃口口声声地说张祜是贵妃的人!可如今看来,他似乎又像是杨妃的人?看来昔日有些事并非是巧合,而是杨妃的阴谋啊!    关于李妃执意出宫,她早已知道缘由,也知道在这之前杨妃同李妃交好。若张祜真是杨妃的人,按理说是不会同李妃作对的!除非,这一切都是杨妃授意。那……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李妃出宫也是杨妃从中挑唆的呢?为的就是除去李妃?还是说借李妃一事,打击她在宫中封后最大的对手——贵妃?    在这次三次下毒之前,宫内诸人一直以为吴妃为人庸懦,并不敢有觊觎后位的野心。只怕无论是杨妃也好,贵妃也罢,都没有将她放在眼中。所以当这次吴妃突然发难,杨妃才会措手不及,被打入冷宫却辩无可辩。    苏诺语想来想去,虽然还有些细节是她所无法探知的。可事情的大概应该同她所想并无二致。    还真是一出接一出的好戏啊,叫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苏诺语在心底暗自感叹着,幸亏自己并没有多的心思,否则在后宫之中,只怕也是难逃被算计的命运。    这后宫中的女人,今日你与我联手,明日你与她联手,没有永恒的朋友,亦没有永恒的敌人,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她果真是不适合这样的环境。    “吴氏心机深沉,杨氏也半斤八两。两个人都该死!”季舒玄怒道。他平生最恨就是被自己身边的人蒙在鼓里算计!无可饶恕,罪该万死!    事情分析到这一步,苏诺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宽慰季舒玄,只得就事论事:“皇上,杨妃同灵贵人之间的事早已时过境迁,您想怎么处置是您的权利。但当务之急,是这次的下毒事件,若是您再不表态,只怕灵贵人和杨妃还是难逃一死。若是她们真的出了事,吴妃那里再要处置,也没什么意义了。”    季舒玄看着她,沉吟片刻后,冷不丁出声:“诺语,在这件事,你不会也有私心吧?”    “什么?”苏诺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脱口问道。    “没什么。”季舒玄连忙说。方才是他多心了,诺语不是这样的人。    苏诺语反应过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季舒玄:“皇上以为我是想要借着您的手除去这宫里的妃嫔?您太高看我了!我没有这样的心思,也编不出这样的故事。”    “诺语,朕不是这个意思。”季舒玄略有些心急地解释。    “皇上,您放心。我从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身份,也从没有忘记过一年的约定!若是皇上同意,我愿意即刻离开这儿!我从没有想过要做着宫里的女人!”苏诺语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地说着。    季舒玄脸上闪过愠怒,说来说去,还是面前这个女人最难办!后宫中的那些个,但凡是不满意了,大不了再不宠幸,或是打入冷宫也就是。可面前这丫头,好容易关系缓和些,稍不注意便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扎的你满脑袋的包!而最最可恶的一点就是,他偏偏对她就是没有气!    哪有当成他这样的皇帝?整日里都得想法设法地去讨好一个小丫头!一不留神,就得罪了她!真是累心!    季舒玄心底长叹一口气,恨不能将方才那话捡起来,咽回去。看着苏诺语冰冷的面容,他岔开话题:“诺语,你该知道朕不是那个意思。好了好了,现在不说这个,还是先处理吴氏下毒一事!”    “是。”苏诺语生硬地应道。其实她并不生气,毕竟季舒玄并不是她什么人,即便是怀疑她也是情理中事。只要不是夜离,她都可以毫不在乎。然而……    苏诺语心思微转,夜离……    当初她在夜离面前口口声声地怀疑他时,不知夜离心中是何等难受?    思及此,她更加坚定信念,等到夜离回来,她一定负荆请罪!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