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紧张莫名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紧张莫名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杨妃没有犹豫,从袖中拿出小纸包后,递给苏诺语,说:“看这样子,这件事已有了眉目?”    苏诺语点头,坦诚道:“是,有了些眉目,最迟明日,应该会有结论。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杨妃笑得轻松:“如此,我便在冷宫之中,静候佳音。”    苏诺语不愿与她过多寒暄,说起来,这件事上她不论是在皇上面前求情也好,还是现在这么拼命地研究也好,说到底都不是杨妃,杨妃不过是恰巧受益而已。宫里的这些个妃嫔,每个心中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你算计过来,她算计过去,每日都生活在尔虞我诈中,实在是叫人头疼不已。    如果可以,她只希望能远离这样的环境。如今想来,还是逍遥谷的环境单纯许多。即便有冰雁这样的好事之人,但好歹她只是针对她一个人,对其他的兄弟们是绝无二心的!    苏诺语发现自从得知了白府灭门案的背后之人不是褚哲勋后,她心中对夜离的思念便与日俱增。哪怕是像现在这样,猝不及防地便会满脑子都是那个人……    苏诺语稍稍收敛心神,目光扫过杨妃,本想转身就走,却还是忍不住叮嘱一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保护好灵贵人。要知道到最后,即便我能证明这些毒出自一人之手,若吴妃抵死不认,也是没法的。所以,最关键的便是灵贵人!”    “我知道。即便我再怎么不喜欢她,也不会在这关键时候,让她被人暗害!”杨妃保证道。    苏诺语听后,没再说话,转身离开。    回到太医院后,苏诺语说起这个事,心云撇撇嘴,颇为不信地说:“这件事上杨妃真能做到她答应的那般吗?若是灵贵人有了面圣的机会,岂不是会旧事重提?到时候皇上岂能容得下一个拿皇嗣开玩笑的女人?”    苏诺语激赏地看一眼心云,这件事心云似乎想的比她还全面。可是,心云并未能准确地分析如今的形势,她说:“若是灵贵人死了,那么我们几句缺乏一个最直接最有利的证据,证明这一切其实是吴妃所为。你想想看,对于杨妃来说,是未来的危险更急迫还是眼下离开冷宫更急迫呢?”    心云迟疑地点点头,半晌后才说:“无论她们间如何斗,只要别牵扯到您就可以!”    苏诺语微微一笑,说:“放心吧,这件事不会牵扯到你我。好了,今日也不早了,咱们睡吧。”    翌日清晨,苏诺语起了个大早,简单地洗漱之后,她便又埋首于研制毒药。有了昨日的经验,今日倒是顺利许多。不到两个时辰,她便有了结果。    心云在一旁见她一脸轻松,就知道成了!    主仆俩不再耽搁,将这三份毒小心翼翼地拿好,赶往嘉德殿。    远远的,章华见苏诺语来了,连忙迎上去,恭敬地行礼:“苏大夫这个时辰过来,想必是为了冷宫下毒一事?”    “是,烦请公公通传一声。”苏诺语笑着说。    章华瞥一眼殿内,有些歉然地说:“苏大夫,按说您来了,皇上那边是不用通传的。只是今日皇上在见镇压叛军的将领,故而还得烦请您在这儿候一会儿。”随即,他又吩咐身边站着的人给苏诺语搬了椅子来。    苏诺语知道御前面圣的规矩,哪里有就坐的道理?她自然是态度坚决地拒绝。    章华多少了解苏诺语的脾气,也不勉强,只是站在她身边,并不多话。    倒是苏诺语想起方才他的话,心中微动,想了许久,还是决定一问:“章公公,你刚才说皇上在见前线的将领,是大军凯旋了吗?”    章华见她问起,也不隐瞒,回道:“并不是,只是这一次的叛乱是平南王纠结了所有王爷,意图谋反。这些个王爷平日里各有封地,且遍布各个地方。但朝廷的可用之军并不能一次性派到各地去,他们是平叛了一处,便回朝面圣,再去往另一处。”    这虽说涉及到朝政,但一来并不是什么隐秘之事,二来在皇上心中苏诺语便是未来的皇后。所以章华也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能透露的都透露了。    苏诺语听后,心底微微有些紧张与期待,如章华所说,里面的人是这次的领兵将领,那也就是说有可能是夜离!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她笼在袖中的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握拳,不大一会儿,手心中微微有了些薄汗。    苏诺语深深呼吸一次,不动声色地问:“可是阮忠阮将军的人马?”    “不是,是褚哲勋褚爷!”章华没有多想,脱口而出。    “什么?”苏诺语就好像是被晴天霹雳劈中了一般,整个人怔在那儿,一动不动。    章华以为她没有听清,又重复一遍:“是褚哲勋,褚爷。”    这个名字一出口,苏诺语只觉得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章华与那些御前侍卫消失了,心云也消失了,甚至是天地间的风,都消失了。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似乎回到了逍遥谷中她和夜离常去的小溪边。她独自站在那儿,既紧张又兴奋地等待着夜离的出现。    之前耳边还萦绕着秋日里鸟儿的鸣叫声,大殿内不时传出来的听不真切的对话声,以及偶尔有人走过的脚步声。可现在这些声音也都消失,她什么都听不见,耳边唯剩她自己的心跳声。    那心跳声砰砰不停,几乎让她有一种一颗心要从身体里跳出来的错觉。她下意识地低下头,拼命地想要抑制住自己那控制不住的心跳,甚至,她都怀疑身边的人也能听见那强有力的声音……    “苏大夫,您怎么了?”章华见她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紧张地问。    心云看着苏诺语这副样子,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在脑子里仔细回忆了一遍,确定褚哲勋这个名字同小姐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交集,只不过就是在朝廷中有几分名气而已,不足以让小姐失态啊。    难道是小姐身子突然不适?    这个念头令心云有些紧张,连忙搀扶住苏诺语的手背,关切地问:“小姐,您怎么了?是身子不适吗?”    苏诺语猛地从自己的世界中醒过来,抬头看着章华和心云满脸的紧张与担忧,生硬地扯起笑容,说:“没有没有,只是刚才想起了一些事。没事的。”    章华不疑有他,只恭敬站着。    倒是心云,虽说脸上褪去了担忧,但她心里清楚,一定是有什么事!否则小姐不会这样。以小姐那淡然超脱的性子,向来是处变不惊。若非是很严重的事,她不会有方才那样不正常的反应。    心云仔细回忆着,似乎就是从章华说了褚哲勋这个名字后,小姐就有些不正常,难道小姐的反常是因为这个人?    站在大殿外,许多话是不能说的,心云压下心中的好奇,决定回到太医院后,再向小姐问清楚。    苏诺语见章华没有生疑,而心云看自己的眼神分明就是不信,她知道以心云对自己的了解,只怕是不会相信方才那番敷衍的说辞。只是心云是自己的人,最是忠心不过,有些事,是可以告诉她的。    不愿在这些小事上浪费心思,苏诺语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紧闭的大殿之门。她在心底告诉自己,等会儿当这个门打开之后,出来的便是她朝思暮想的夜离!    到时候,她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只怕她只能装作是不认识吧?    她相信当夜离看见她的时候,不会十分惊讶。清然都进宫同她见了面,她又说了那么多误会夜离的话,想必夜离也知道她在宫里的缘由。以夜离对她的一番心思来看,大概是不会惊讶,只会心痛!    想想也难怪,夜离对她十余年如一日的忠贞不二,可她呢?之前有眼无珠便不说了,之后又愚蠢地误入他人的陷阱,愚蠢地不相信他。这样的事,换做是谁,只怕都是会心痛的吧?    正当苏诺语在这儿胡思乱想之际,里面传来了沉重脚步声。一步、一步,直要走入她的心里……    “出来了。”章华小声地说道,准备上前一步,将大殿之门推开。    苏诺语忍不住后退两步,刚刚才平稳一些的心,又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甚至比之刚才还有过之而无不及。随着章华的手碰触到门上,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儿,似乎想透过厚重的门板,看清里面站着的与她一门之隔的那个人!    心云站在苏诺语身侧,看着苏诺语那紧张到不能自已的样子,心底几乎敢肯定,那个让小姐有诸多不正常的反应的人,就是殿门后的褚哲勋褚爷!    只是这样的认知,实在叫心云有些想不透,小姐只怕是听见公子的名字,也不会这样紧张,为何会对这个并不相识的人有这等反应呢?    然而,无论如何,心云还是紧紧地搀扶住苏诺语的手臂,怕她有别的反应被人注意到。    “吱呀——”一声响,章华将门打开。    苏诺语屏息凝神,瞪大双眼,看着逆光而来的男子,一动不动……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