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联手贵人(上)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联手贵人(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杨妃听着苏诺语这话,冷哼一声,道:“什么赎罪不赎罪的?要怪只能怪她命不好,谁叫她跟我争宠的?”    “命不好?那么今日你沦落至此,又是为了什么?也是命不好吗?”苏诺语微微蹙眉,“皇上原本就不是你一人的枕边人,即便你除去了灵贵人,宫里照旧有别的人。~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shuw.c o m从你决定入宫的那天起,就该看清这一点!”    杨妃瞥她一眼,不悦地说:“苏太医,不要以为你这次帮了我,就可以对我说教。我该如何去捍卫皇上还有我的宠爱,那是我自己的事,还轮不到旁人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面对她态度的恶劣,苏诺语没有任何的不悦。的确,这些事说到底是季舒玄后宫的事,同她没有关系。她所要做的无非是找出证据来证明这些事都是吴妃所为。    深更半夜的,苏诺语自然也不愿在冷宫外面同杨妃耗着,索性直说:“听你方才的口吻,想必是知道吴妃身边的侍婢同雅儿勾结着意欲害你一事。我仔细想了想,最快捷的手段便是下毒。所以,一旦灵贵人有所行动,你一定要将那吃食留下来,再想法子联系到我。”    “你以为如此便能给吴妃定罪?”杨妃有些无奈,“以吴妃的心机和手段,必定早已想好了一切。即便是东窗事发,她也可以将一切事宜都推给灵贵人!反正有当初我与灵贵人的恩怨在,灵贵人正巧也有下毒害我的动机。”    苏诺语懒得解释:“只要你将东西给我,该怎么证明是我的事。我若是没有法子,必定不会跑这一趟。”    杨妃见她自信满满,方才说:“好吧,我会将东西给你。”顿一顿,她语气一转,“可是,她迟迟没有下手,也许转了主意。”    “以你对她的昔日所为,你难道以为她会拒绝吴妃的提议?还是说你觉得吴妃不舍得对你下手?”苏诺语反问。这些女人一个个表现得精明无比,可事实上似乎并非如此。    杨妃撇撇嘴,将前几日她演戏一事说与苏诺语听:“你自幼生存环境太单纯,有些事即便说了你也理解不了。若是你心底真的有恨之入骨的人,也许你不会想要她即刻死在你面前。有时候生不如死才是更大的惩罚!”    苏诺语听她这样说话,冷哼道:“你会说这样的话,只能你所谓的仇恨还不够深。”    说起来,她们所谓的仇恨无非就是季舒玄的宠爱多与少而已,哪里谈得上什么恨之入骨?真正的仇恨,便是她说经历的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杨妃听她这样说,看向她的眼神转深,心里暗道:难道这看上去天真正直的苏诺语心底也有什么恨之入骨的人吗?只是,她是聪明人,任何事不关己,她都不会多嘴去打听。    苏诺语不去理会杨妃那略带深意的眼神,该说的事说完,她转身欲走。然而,刚走两步,猛地想起一个事,她停下脚步,转身叫住杨妃,问:“你方才那话的意思是,灵贵人有可能改了主意,不想对你下手?”    “以我对灵贵人的了解,她这么多日都没有下手,只怕是不想让我轻松就死吧。”杨妃的语气并不十分笃定。    苏诺语想了想,追问:“既如此,那么如果你是吴妃,一个知晓了你计划的人,突然间转了注意,不听你的安排,你会怎么做?”    杨妃低垂着头沉默了半晌,再抬头时,眼底一片恍然:“我一定会先除了这不听话的人!”    听她们如此简单地论人生死,苏诺语实在有些恼怒。说到底这些人心底想的只怕都是一样的,除去同自己争宠之人,一步一步走到皇后的位置上,独享皇上的恩宠与尊荣。她开始在心底暗自庆幸,别说现在她心里已有了夜离,即便是还没有夜离的时候,她也从未想过要入宫为妃!    “你会这样想,想必那吴妃也会是相同的想法。那我告诉你,接下去的日子,你不仅要小心自己不遭人毒手,也得保护灵贵人不被吴妃的人下手除去!”苏诺语命令道。    这一次,杨妃难得配合地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    将该交代的交代完,苏诺语方才转身离去,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杨妃站在那儿看了半晌,目光晦涩难懂。    翌日清晨,杨妃一觉醒来,便在院内高声地同香茗说起昨夜的噩梦,说是有人在她的饮食中下毒。香茗连声安抚,说她是忧虑过甚。然而杨妃依旧是不依不饶,在接下去的饭点中,她便以此为由,挨个检查每个人的饭菜。    灵贵人看她一改之前的沉稳,整个人都有些癫狂,只以为她是受不得冷宫的生活,疯了。毕竟除了杨妃外,有不少人也如她一般,每日都以为有人要害自己,从而变得疯疯癫癫。    事实证明,苏诺语和杨妃的推测没有错,两三日后的午饭,杨妃果然用银饰在灵贵人的那份饭菜中测出了剧毒。    灵贵人的目光触及那骤然变黑的发钗,吓得面目惨白。久居宫闱的杨妃面对这样的事,心底蓦地一喜,总算是找到了苏诺语所谓的证据!但未免打草惊蛇,她赶在灵贵人有反应之前,将那碗饭打翻在地,大声嚷着:“凭什么她这个贱人的饭菜比我们的好?论起来,她从前不过是个贵人,而我却贵为妃子!”    一般说来,膳房内往冷宫送饭的,都是些年老不得重用的人。一日三次地往冷宫中跑,早就腻烦,自然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人吃不吃,吃多少。每次送来后,他们便痛看守冷宫的人一道,躲在阴凉处说话。他们的职责是每日将饭菜送来,至于旁的,都不该他们管。    今日却不同,杨妃在院子里大吵大闹,自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膳房的人看一眼洒了一地的饭菜,不耐烦地说:“打翻了就没有了,想吃就从地上捡起来!”    杨妃继续问:“凭什么她的比我的好?皇上呢?叫皇上来评评理!”    “皇上?进了这里,你还想见皇上?死了这份心吧!”一干奴才听了她的话,皆大声地嘲笑她。    杨妃演戏之余,将这些个奴才一个个地记在心底,等到有一日,她离开这儿,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除去他们!趁着乱,香茗早已将地上的饭菜抓了一把收好。然后才又挡在杨妃身前,出言维护她。    纵使是毫不知情的灵贵人冷不丁看着这一幕,也清楚杨妃是在帮自己。虽然不明白她这样做的原因,但她不会傻傻地戳穿杨妃。    冷宫中关押的女人十有**都是神志不清的,那些奴才早已见怪不怪,这边的动静并未引起太多的注意。为首的奴才训斥了一番杨妃,便又躲懒去。    倒是其中一个章华叮嘱过的人,瞧见这一幕,寻了个理由,转身离去。没过多久,章华来了,厉声训斥了杨妃一顿,让她不要再巴望着皇上。杨妃听见这样的话,伤心不已,泪流满面。章华冷眼瞧了一阵,又去嘱咐看管的奴才平日里要严加看管,方才离开冷宫。    这事儿便算是结束,正午时分,奴才们将窝在墙根的女人们都赶回了屋子,就都去歇着。杨妃的房门却被推开,灵贵人一个闪身,进了屋子。    杨妃端坐在那儿,一副早已料定的样子:“你终于来了。”    “你知道什么?”灵贵人开门见山地问。    杨妃起身,站在灵贵人面前,说:“我知道吴妃找上你,想要对我下毒手。我也知道你因为某些原因,拒绝了吴妃的提议,所以才迟迟没有下手。我更知道你因此得罪了吴妃,所以今日在你的饭菜中才会被人下毒!”    “你是怎么知道的?”灵贵人心底诧异不已,面上倒并没有显露太多。    杨妃笃定地说:“我自有我知道的途径。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便是同我合作,将吴妃的打算还有她给你的东西,都交给我。”    “你想让我和你合作?别做梦了!”灵贵人一口回绝。她怎会选择和杨妃合作?若不是杨妃,她现在还是皇上身边得宠的女人,两年下来,就会没封妃,也必定早已进为嫔位。即便还停留在贵人的位份上,失了宠爱,也好过现在沦落冷宫活得毫无尊严的强!    这一切都是拜杨妃所赐,她对她早已是恨之入骨!哪怕在梦中,都巴不得给她收尸!又岂会和她合作呢?    “无所谓。你现在已经得罪了吴妃,即便你再想去巴结她,她也不会再相信你。若是你不跟我合作,我敢保证,要不了几天,吴妃一定会再次朝你下手!到时候,即便我躲不过这次的劫难,至少也有你在黄泉路上等着呢!”杨妃说得轻描淡写,却敏锐地捕捉到灵贵人眼底的迟疑。    灵贵人沉默了许久之后,方才恍然,她抬起手,指着杨妃,怒道:“之前那日你所表现出来的生无可恋只是演戏给我看,是不是?”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