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探听虚实(上)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探听虚实(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雅儿本想离去,想起苏诺语,又停下脚步,转身问:“娘娘,那太医院那边,可还要去?”    想着苏诺语这无迹可寻的莫名举止,吴妃眼神中写满戒备,吩咐道:“等下午的时候,你陪本宫去一趟太医院,本宫去好好关心关心她。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是,娘娘。”雅儿笑着应道。    太医院中,苏诺语所居的屋子虽说不大,陈设也简单,但却是个阳光极好的所在。秋日的午后,太阳暖暖地透过窗户撒进屋,给屋内的每个物件上均匀地染一层金。    苏诺语最喜欢的便是在这样的时节、在如此的阳光下靠在软枕上,执一卷书香,细细读来。这些日子她身子不适,太医院内的琐事自然没有人敢劳烦到她面前。她除了日常的事之外,倒也是难得地躲个清净。    偶尔看得累了,便放下书,闭目养神片刻,看下窗外的风景,耳边不时传来虫鸣鸟叫,别有一番滋味。于苏诺语而言,这大抵算得上是在宫内最闲适自在的时光。    然而,闲适自在总是难得,稍不注意便会被不速之客所打搅……    “小姐,吴妃娘娘来了,您可要见?”心云压低声音说,“我怕您不想见,便说您精神不济,许是在小憩。她便在外面等着呢。”    苏诺语一笑,来得比她想象中还快!她将书卷递给心云,平躺在床榻上,说:“吴妃娘娘屈尊降贵地来看我,岂有让娘娘候在外面的道理?”    “那我这就请她进来。”心云将她的书放好后,方才出去。    不多时,吴妃跟在心云的身后走进来,见苏诺语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快步上前,关切地问:“诺语,今日可有好些了?本宫可是时时刻刻都在记挂着你呢!”    “是啊,苏太医,我们娘娘昨日回去后,便一直念叨着您。可昨日皇上说要少来打扰,以保证您的休息。娘娘可是担心坏了,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呢!”一旁的雅儿装腔作势地说着。    苏诺语面上含了深深的感动:“好多了,有娘娘牵挂着,我哪里敢不好呢?只是娘娘乃千金之躯,切记不可为了我而累坏了自己的身子啊!”    吴妃转身薄责雅儿:“谁叫你在诺语面前胡诌?诺语在本宫心里就像是妹妹一般,本宫关心她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奴婢失言,娘娘勿怪。”雅儿连忙跪下去,颇为委屈地请罪。    “本宫同诺语本就情同姐妹,你这话若是叫有心人听了去,可不是又要惹人议论?以后若是再打胡乱说,本宫身边也不便留你,你便另寻去处吧!”吴妃不悦地道。    雅儿深深地伏低身子,请罪道:“奴婢错了,是奴婢乱说,娘娘不要生气。”    吴妃本以为苏诺语听见雅儿的话会出言相劝,没成想她竟毫无反应。她余光微扫,见苏诺语面带倦容,心下了然,只怕是身子不爽快,才没精气神注意旁的事。可戏演到这会儿,若是戛然而止,是有几分可惜的。    于是,她不屑地看着跪在脚边的雅儿,不耐烦地说:“今日这事也不是本宫说了算的,你方才胡诌破坏了本宫与诺语的感情。若是诺语不原谅你,本宫也容不下你!”    雅儿触及吴妃那颇有深意的目光,心下了然,稍稍挪动膝盖,面对苏诺语,俯下身子,请罪道:“苏太医,奴婢不是有意说那些的。奴婢是也是无心,还请苏太医恕罪!”    苏诺语原本是冷眼瞧着她们主仆俩你来我往地做戏,压根就没准备开口。没成想她们不死心,硬生生地将她牵扯进来。无奈之下,她只得做出一副羞赧的样子来,看着吴妃娇嗔道:“娘娘您又拿我打趣!雅儿是您用惯了的丫头,方才不过是一时失言,哪里有这样严重?”    吴妃亲自将她搀扶起来,方才笑着说:“她再好不过是个丫鬟,而你可是本宫打从心底看重的妹妹!”    “娘娘谬赞,叫我如何敢当呢。”苏诺语一脸的惊喜与不敢置信。    雅儿站起身来,羡慕满满地说:“奴婢自小便跟在娘娘身边,还从未见娘娘待谁像苏太医这般。苏太医,您就别谦虚了,奴婢说句僭越冒死的话,只怕现在苏太医在娘娘心中的地位都快要赶上皇上了。”    “多嘴!”吴妃责备道,“罢了,你先出去,本宫同诺语说会儿话。”    雅儿点点头,转身出了屋子。    屋内唯剩苏诺语与吴妃两人,苏诺语微微低垂着头,做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来。吴妃见状,关切地问:“本宫瞧着你今日面色苍白竟甚昨日,是怎么回事?”    苏诺语心知她为何而来,却佯装不知,疲惫地说:“这些日子都是这样,累得很,人也没有精神。虽说昨日吃了些温补的药,但一时间还是没有效果。”    吴妃看着她,安慰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病啊,急不得,总是要慢慢地养好才是!”    苏诺语点头,乖巧地应道:“是,娘娘忘了,我就是个大夫啊。”    “是呢!本宫一时着急,竟忘了这茬儿。”吴妃自责道,“本宫这是关心则乱,你本就是宫里医术精湛的太医呢!”    苏诺语浅浅一笑,说:“娘娘不必自责。我知道您是关心我。”    “对了,本宫才刚得了消息,说是皇上圣意转圜,饶了杨妃的死罪!”吴妃说起这个,有些怨怼,“本宫真是不明白皇上的心思,按说他最是心疼你!那杨妃明明是下毒害你之人,皇上昨日在大殿之上震怒不已,下旨赐死。不过一夕之间,怎得就改了主意呢?”    吴妃说话间眼神不时地瞥向苏诺语,她就想知道苏诺语此举的真实目的。    苏诺语自然明白吴妃的心思,索性承认:“娘娘您别怪皇上。这事是我去求了皇上饶杨妃一命的。”    以吴妃的手段与心智,断不可能不知晓此事是她所为。今日来此绕了一圈无非是想从她这儿探听虚实而已。既如此,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她也无需藏着掖着的。    “什么?是你?”吴妃做出一副惊诧万分的样子,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问,“为什么?”    苏诺语面露不忍,娓娓道来:“不瞒娘娘,我今日一早去了一趟冷宫,见着了杨妃。我瞧着冷宫之中,条件极为艰苦,杨妃见我去了,便赌咒发誓说此事同她无干。我心有不忍,便答允为她去皇上那儿求情,暂时免了死罪。”    苏诺语言语间尽是情真意切,有着满满的不忍。    吴妃听后,忍不住责备道:“诺语,你呀!你叫本宫说你什么好?那杨妃之前就与你有过龃龉,对你心怀记恨,恨不能除之而后快!好容易这次她露出了马脚,而你也得上苍庇佑大难不死。现下有皇上为你做主,你怎能如此糊涂呢!”    吴妃说话间,一直紧盯着苏诺语面上的表情,没有错过哪怕一丁点的变化。她实在是无法相信,这世上竟真有这般以德报怨的人!    “娘娘,您别这样说。”苏诺语被她责备几句后,有些不知所措道,“您当时没有在场,故而有所不知,杨妃言语中极其诚恳。你也知道杨妃历来都是眼高于顶的人,若不是真的无辜,她也不至于在我面前放下颜面,赌咒发誓啊!”    吴妃摇摇头,有几分无言以对:“本宫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你这般天真简单的人!她即便平日里不可一世,可这次毕竟是要掉脑袋的事。韩信当年受奇耻大辱,尚能忍辱负重,她在生死关头,自然会放下面子在你面前喊冤。因为她知道现如今宫里若说有人能说服皇上改变主意,除了你,不做第二人之想。”    “娘娘,可是……”苏诺语有些委屈地想要辩驳。    吴妃打断她的话,继续劝道:“诺语啊,你涉世太浅,不了解人心险恶啊!”    “娘娘……”苏诺语轻声唤道。    吴妃苦笑着说:“本宫素来喜欢你,今日便同你说几句掏心窝的话吧。在这后宫之中,别说是你与杨妃这样原本言语间便有冲突的人,就是亲姐妹,为了帝王的宠爱、位份与尊荣,也是会反目为仇的!本宫在宫里见多了反目成仇、互相算计的事儿,这颗心早已就凉透了!”    苏诺语听着这话,状似迷茫地看着她,问:“那……娘娘也曾有过算计他人的时候吗?”    吴妃没料到她会这样问,略微一愣,随即回答:“本宫若说没有,那必定是蒙你的。本宫可以这样告诉你,本宫从未有过主动害人的念头。但有时候身不由己,若不反击,自身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苏诺语摇摇头,天真无邪地笑了笑,说:“娘娘您别这样说!我觉得娘娘看上去为人和善,你我认识的时日虽说不长,但您对我却关怀备至。说实话,自从进宫,几乎所有人都视我如鲠在喉,唯有娘娘真心以待。”    吴妃没有料到苏诺语会说出这样一番言论来,惊愕不已。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