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章华唠叨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章华唠叨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诺语听后,松一口气,面容沉静,道:“谢皇上开恩。{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罢了。”季舒玄摆摆手,最不耐烦便是听她言谢。季舒玄见她气色不好,脸色苍白,有些心疼,薄责道:“诺语,你昨日才死里逃生,今日就该好好休息。朕看你现在一脸疲惫的样子,只怕是才去了冷宫一趟的。”    苏诺语淡然而笑:“今日这事若是能耽搁,我也不会勉强自己。可人命关天,不能不去。其实,我自己的身子我心里清楚,皇上不必担忧。”    “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你着心云前来传个话,章华便会去到太医院。”季舒玄顿一顿,说,“诺语,你要知道,在朕心中,任何人的性命都没有你重要!”    苏诺语面上闪过不自在,每次但凡是碰上皇上说这样的话,她都恨不能立刻将话题打住,转身就走。她承认皇上很好,可再好也不是夜离,她没有办法接受啊!所以,他愈是殷勤,她便愈是避之不及。    对于苏诺语的无所回应,季舒玄虽说心里有几分失落,但早已习惯。在他面前,她从来都是没有良心的丫头!他能感觉到她内心的热情与温暖,只可惜在面对他的时候,她便会收拾起善意,全面武装自己。季舒玄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做才能走进诺语的心。    她甚至在面对杨妃的时候,都能产生恻隐之心,为她辛劳奔波。之前也曾为了睿儿的事,劳心费神。加之她这次答应入宫便是为了白府灭门一事。季舒玄郁闷地发现,诺语可以将她的善意与心思用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只除了他!    两个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无人说话,一时间大殿内寂然无声。苏诺语只觉得尴尬不已,既然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目的也达到,她便想着起身告退。    季舒玄一眼便瞧出她的心思,还不待他出言挽留,苏诺语已然起身,看着他说:“皇上,若是无事,诺语告退。”    季舒玄心生怒气,然而一对上她那苍白的脸色,满腔怒气便又化为满满的关心。他说:“你身子不好,回去休息吧。朕让章华送你。”    “谢皇上。”苏诺语佯装看不懂他的心思,淡淡说着话,淡淡转过身,淡淡离去。    直到苏诺语离去后,季舒玄方才回忆起下毒一事。昨日在大殿之上,杨妃声声喊冤,难道这件事真的如诺语所说,另有隐情?若真是如此,那这背后之人倒真是手段高明!    可以杨妃的位份,位份低于她的,只怕不敢如此算计她。剩下的便是贵妃和吴妃。贵妃那儿,昨日一脸坦然,何况睿儿的事她算是有求于诺语。吴妃那儿,可能性更低,她是宫里唯一待诺语亲厚之人。尤其诺语病重时,她在诺语床前,伤心欲绝的样子,连他都有几分动容……    越想越觉得似乎每个人都不像是下毒之人,可仔细一想,似乎每个人都有这么做的理由。方才诺语已经恳求他暂时不要处理此事,她想要自己去查。一般而言,但凡是她的要求,只要不过分,他都不会拒绝。    事涉诺语,既然她想要自己去查,他自然不会拦着。她早晚是要做皇后的人,早些熟悉宫里的人与事也好。她愿意做,他便放手叫她做。只是这一次,他会更加注意保护她,断然不会再叫人暗算了她!连着她的汤药饮食,这一次他都亲自安排了御前的人在负责。    虽说事情已经过去,可他只要一想着昨日诺语在他怀里气息奄奄、气若游丝的样子,便仍觉得心疼不已、六神无主!自他当皇上以来,哪怕是面对着之前的瘟疫与诸王叛乱,他都从未有过昨日那种手足无措、无力掌控的感觉。    他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事,都经历得顺风顺水,唯一的挫败便来自诺语。每一次她对他付出的感情视而不见或是避之不及的时候,他都会有深深的挫败感。他每进一步,她便退几步,这样的感觉实在不好。有时候被她气恼了,他甚至会想着干脆直接将她变成他的人!    但这样的想法不过是转瞬即逝,他的确想得到她,可更想心甘情愿地得到她!他不愿在她脸上看见哪怕一丝的勉强,或许这就是哲勋所说的源自内心的爱!    他之所以愿意与她一年为期,也是想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一定有爱上他的那一日!所以,虽然有那个约定,可他并未动过要放手的念头。    然而,昨日看着她那样子,他心底竟真的有一丝后悔。他不禁在想,若不是他执意将她带进宫,只怕她不会经历命悬一线的凶险。若是昨日她真的有什么闪失,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幸好!    幸好一切不过是虚惊一场!    诺语有惊无险地度过劫难,他由衷地感谢上苍,将诺语还给他!从而更加坚定了要得到她的信心,连老天都不能将她从他手中夺走,还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季舒玄这些想法苏诺语毫不知情,否则只怕更会想要逃离。离开嘉德殿后,坐在轿辇上的苏诺语耳边便是章华的絮絮叨叨。    “苏大夫,您这些日子可别再随意出门了。您是不知道啊,这两日为了您的身子,皇上有多着急!昨儿担心了一天一夜啊!”    “苏大夫,奴才跟在皇上身边近二十年,还从未见过皇上对谁这么上心。您现在便是皇上心尖尖儿上的人,皇上可恨不得能将你日日捧在手心上啊!”    “苏大夫,您说您若是再病了,可怎么好?您现在的身子可不是您一个人的,也关系到皇上啊!”    “苏大夫……”    “……”    就这样,一路上章华便没停嘴地劝着苏诺语,拼命地为季舒玄说好话。别说是苏诺语,就是心云都有些听不下去。好容易到了太医院,苏诺语抓住机会,出言打断:“章公公,皇上那边离不得你,没事你就回去吧。”    “啊?哦,好的。”章华说了一路,冷不丁地被打断,还有些反应慢。    苏诺语递一个眼神给心云,心云立刻会意,搀扶住苏诺语的手臂,说:“小姐,出去了这么久,您必是累坏了!我扶您进去躺会吧。”    章华见状,连忙行礼告退:“那苏大夫您好生歇着,奴才就先回去了。若是有什么事,您便着人来说一声,奴才随叫随到。”    苏诺语点点头,没有多说话,便虚弱地靠在心云身上进了屋。    躺在床上,心云方才说:“小姐,您别说,我还第一次发现章公公那么唠叨呢!”    苏诺语无奈地说:“所谓忠仆,就是如章华这样的人。”    心云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知道小姐心底的无奈。于是,安慰道:“小姐,没关系。您不是和皇上有一年之约吗?等到一年时间到了,您便可以出宫同公子团聚!”    “是啊,一年之约。想想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苏诺语轻声说道。想着之后能离开皇宫,同夜离相聚,她心底便仿佛能看见阳光。    心云看着她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也就放下心来。想起她们今日的目的,关心地问:“小姐,皇上可是答应了您的要求?”    “是,杨妃暂时免去一死,关在冷宫中,不得离开。”苏诺语说道。    心云一听,松一口气:“那就好!也总算您这一早上没有白跑。”    苏诺语想了想,对心云说:“心云,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你再去一趟冷宫!将这消息告诉杨妃一声,也好叫她放心。”    “娘娘,您……对杨妃为什么这么好?”心云好奇地问。即便这次的下毒事件不是杨妃所为,可她对小姐的嫉恨总是不假的。为何小姐总是要以德报怨呢?    苏诺语目光看向窗外,半晌后方道:“我并不是对她好,只是这件事上,吴妃将我和杨妃一并算计了去。也就是说,在接下来我着手对付吴妃时,唯有杨妃会心无旁骛地与我联手!”    心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提及吴妃,她倒是恨得牙痒痒:“说起这个吴妃,真叫人看不出来!她表面上同您亲密无间,做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来,可背地里却对您痛下毒手!偏偏在皇上面前还演了一出伤心欲绝的戏,叫皇上都感慨她的难能可贵!其实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诡计!”    苏诺语惊讶地看着心云,这丫头偶一为之,还真是口齿伶俐,叫人刮目相看呢!    “小姐,您怎么那么看我?”心云长篇大论说完,才发现苏诺语一直盯着她,略微有些不安。    苏诺语拉过她的手,赞道:“你方才分析得极其到位。”顿一顿,她话锋一转,“只是,你忘了,演戏的不止是吴妃,还有我。我不也在所有人面前演了一出苦肉计吗?”    “您和她不一样,您是被逼无奈啊!”心云维护地说。在她心中,小姐什么都是对的!    苏诺语听着她真诚地维护,笑着说:“好了,别再说好听的。快去将这事告诉杨妃一声。”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