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清然北上(下)

第二百七十四章 清然北上(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褚哲勋猛地看向清然,脸色铁青,问道:“诺语同你说了什么?”

    清然的唇角微微有一丝上扬,道:“怎么?现在知道着急了?”

    “清然!”褚哲勋的声音有了一丝讨好的意味,“你既然来找我,必定是希望我与诺语之间能改变目前的现状。既如此,你又何必吊我胃口,有话不妨直说。”

    清然难得见到这样的夜离,有些不厚道地想欣赏他这鲜为人知的一面。同时心底明白,日后若是想要为难夜离,只需同诺语商议好便可以。这样的认知让她心底有几分愉悦,当然并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毕竟自己不是诺语,事涉诺语,只怕夜尘的面子也没有那么大。

    清然沉默地想着事情,褚哲勋在等待中耐心一点点耗尽,快要发怒的临界点,他最后一次问道:“诺语到底说了什么?”

    清然心底微微一颤,知道若是再不说,只怕夜离便要动手。毕竟是诺语的男人,又是夜尘的兄弟,凡事还是要把握一个度,不可太过分。她缓缓开口:“那晚诺语同我说了她的身世,我告诉她,你早已知道了她的身份……”

    “什么?你告诉她我早已知道她的身份?”褚哲勋打断她的话。

    清然撇撇嘴,解释道:“我之所以这样说,也是为了告诉她,你对她的深情无悔。进而告诉她,你如此爱她,是断然不会对白府下此毒手的!可似乎她有不同的想法。”

    褚哲勋原本听着她的解释,脸色刚刚稍霁,问道:“不同的想法?什么想法?”

    “诺语虽说是白府的人,可似乎并不知道雪玉的奥秘。我简单地告诉了她你为了寻她,不惜折损内力,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要保护她。”清然顿一顿,接着道,“然而我一提及此事,诺语竟说你之所以一直寻觅,不过是为了雪玉!”

    褚哲勋一脸的难以置信,心底涌起深深的悲哀。即便不论从前的种种,难道之后那些日子的朝夕相处,在诺语看来也都是有目的的吗?

    清然看着他大受打击的样子,也是无奈。别说是夜离,就是她听到诺语那番言论之后,都觉得无言以对。清然看着夜离脸上的伤感,出言安慰道:“夜离,你也别太伤心。说到底,诺语之所以会对你有种种误会,不过是因为她觉得你在身份上对她有所隐瞒。她觉得你骗了她,一时间太过伤心吧。”

    褚哲勋摇摇头,满面怆然:“诺语那性子,执拗得很。我现在又不在她身边,连个辩驳的机会都没有。何况,皇上翩翩君子,文韬武略与我都旗鼓相当,以他对诺语的心思,只怕……”

    说起皇上,清然倒是笑了:“关于皇上,你大可放心。诺语说了,无论如何,她是不会对皇上动心的。夜离,你相信我,诺语心中是有你的。”

    褚哲勋眼底燃起一丝希望:“果真么?”

    清然自信地点点头:“诺语虽说言语中对你多有失望与怨怼,但实际上她越是如此,越能说明她心里有你,放不下你。若是她真的对你死心,哪里还会如此。爱之深,恨之切!”

    如此一番安慰,褚哲勋的心里方才好受一些。他相信清然的分析,诺语同清然间的感情本就是很好,这个时候在诺语心里,只怕清然的话还有几分用。

    待她将这些说完,褚哲勋方才想起谎报军情一事,问:“既如此,你为何要派人入宫谎报军情?”

    说起这个,清然不以为然:“既然诺语已经知道你的身份,我便想着,找个事情刺激她一下啊。她身为太医院院判,但凡是涉及到太医的事,她必定会知晓。我原想着,她听说你重伤后,没准会放下心底的芥蒂,向皇上恳求出宫来看你。”

    听了她理直气壮的解释,褚哲勋真是哭笑不得。即便她是一番好意,可这样的做法实属不当。他问:“难道夜尘也同意你这样做?”

    清然点头:“当然。”顿一顿,面对褚哲勋质疑的目光,她难得有些心虚,“他压根就不知情,谈何同意与否。”

    褚哲勋听后,已是无言以对。本想苛责几句,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一来,清然不是他的属下;二来,她的所作所为出发点也是为了自己。如此说来,这件事在皇上那儿只能装糊涂,或是干脆将此事推给平南王他们。

    不过,褚哲勋仍是不忘告诫清然下不为例,同时再三叮嘱,让她有机会进宫的话,一定要好生相劝。

    送走清然之后,得知了诺语进宫实情的褚哲勋,更是心急如焚。纵使是清然已经再三强调,诺语心底有他,绝不会对皇上动心。他还是觉得心里发毛,有些不自在。虽说他已经不止一次地为皇上出谋划策,建议他一定要充分尊重诺语的个人意愿。但皇上到底是一国之君,哪里受得了被一个女子再三拒绝呢?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等到皇上的耐心被耗尽,会用皇权逼迫诺语顺从。若真是那样,只怕诺语的日子就会非常艰难。

    褚哲勋站起身来,负手而立,心烦意乱之下,来回踱步。若是自己有机会回京城一趟就好,许多话,他亲自向诺语解释,负荆请罪,都可以。可问题这边现在战事正在胶着状态,一时半会根本没有办法离开。

    来回踱步之后,褚哲勋决定将几位副将、裨将找来,改变作战策略,以图速战速决。

    京城内,皇宫里,苏诺语自从知道当日白府一事同褚哲勋毫无关系之后,更是日夜难安。关于褚哲勋的伤势,她几乎是日日一日两次地往嘉德殿跑,就是想从闲聊中得知最新的情况。

    她如此主动殷勤,虽未探听到任何消息,却是叫季舒玄心中大喜,只以为她是转了心性,突然对自己动心了。而她的这些举动,也让原本就对她心怀忌惮的后宫诸人更是视她如眼中钉。

    唯有吴妃,对她倒是一如既往。吴妃先来无事,也会遣人去太医院找苏诺语,两人或是品茗谈诗,或是对弈抚琴,倒也是融洽。

    只是吴妃这样的举动,叫后宫诸人有几分看不透。这日,杨妃携香茗往月华宫中小坐,闲谈几句之后,杨妃便说起此事:“姐姐,您说这事怪不怪?那吴妃向来是少言少语,平日里同咱们见了面,也很少说话。怎得倒是同那个苏诺语相谈甚欢?”

    贵妃淡淡地说:“许是投缘吧。你也知道,吴妃那人生性淡泊,也不看重位份宠爱。”自从苏诺语承诺帮她找出杀害睿儿的幕后真凶后,即便她心中对她仍多有怨怼,却也不好说什么。

    杨妃摇摇头,意味深长地说:“姐姐真是好性!那吴妃虽说看着不声不吭,其实心里也是个明白人。否则怎得会一直稳居妃位?只怕她此举大有深意啊!”

    “那便再看看吧。”贵妃依旧淡淡。

    杨妃见她今日不同以往,不由地侧目:“姐姐这是怎么了?似乎言语中对那苏诺语也有些袒护啊。难不成姐姐也准备认输,将这皇后宝座拱手相让?”

    “杨妃,你休要胡说!”贵妃眉头微蹙,“在这宫里,你向来耳聪目明,想来也该知晓。前几日本宫求见皇上,没想到没说几句,便被皇上打发了。之后皇上却召见了苏诺语!这件事本宫一直耿耿于怀,怎会出言袒护她?”

    杨妃连忙微微垂头:“娘娘勿怪,臣妾方才是无心之言。”

    贵妃瞥她一眼,方才语气稍霁:“罢了,本宫知道你也是好意。只是这苏诺语现在得皇上看重,即便我们有什么想法,也不得不投鼠忌器。万事还是小心些好。”

    杨妃点点头,附和道:“娘娘说的是。”

    送走杨妃后,贵妃方才对彩纹说:“这个杨妃,今日来这儿同本宫说了这许多话,不过就是想让本宫出面去对付苏诺语。哼,本宫岂会如了她的意?”

    彩纹一面半跪在地上为她捶腿,一面说:“那杨妃娘娘素来都是七窍玲珑心,娘娘可得防着些。”

    “本宫心中有数。”贵妃点头。

    过一会儿,彩纹方才又问:“娘娘,那苏太医那儿,您预备怎么办?”

    提及苏诺语,贵妃倒是沉默了半晌,她手指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在椅子的扶手上,缓缓道:“本宫瞧着那苏诺语倒不像是个想入宫争宠的女人。何况,本宫现在还用得上她,现在对于本宫而言,最重要的事便是睿儿的事,小不忍则乱大谋!既然杨妃如此急不可耐,便由着她出面吧。”

    “娘娘英明!”彩纹赞道。

    贵妃冷笑着,道:“苏诺语在宫里风头太盛,也是树敌不少啊!必要时本宫倒是可以出言维护几句,卖她个人情。”

    彩纹听后,连连点头:“娘娘说的是,到时候苏太医便会主动依附着娘娘。皇上那儿也会觉得娘娘是个能容人的人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