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章 面见贵妃
    “到底你比你这个丫头有规矩!”贵妃冷哼道,“你若不提那药方,倒也罢。提起那个,本宫便更是来气!说是那药方不错,可到头来本宫的睿儿为何治不好?”提及睿儿,那是贵妃心底的永殇!

    苏诺语一直冷眼瞧着她的种种刁难,直到她说起儿子,脸上方才有了真切的伤心。苏诺语心下黯然,的确呢,那么小的孩子,好端端、活蹦乱跳的,就那么不在了……贵妃是他的生母,焉能不痛?

    “苏诺语!关于瘟疫的药方,你自己心中有数!皇上被你蒙蔽,太医院被你蒙蔽,哪怕所有京城百姓都被你蒙蔽,本宫也不会相信你!”贵妃的情绪在提到睿儿之后,便有些波动。

    苏诺语淡淡地说:“您相信与否,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本宫要去皇上面前拆穿你的狼子野心!你一定是有所图谋的!你说,你图的什么?是不是……”贵妃的话戛然而止,她怒视着苏诺语,就好像是困兽在怒视着驯兽师一般。

    “是不是什么?”苏诺语唇角勾起浅浅一笑,“皇后之位吗?这才是您今日找我来的目的吧?您在担心什么?还是在害怕吗?贵妃娘娘,您多虑了!”

    贵妃怒气腾腾地喝道:“笑话!本宫乃堂堂一朝贵妃!岂会害怕你这个小小太医的!”

    “贵妃娘娘,您不必害怕,您视若珍宝之物在我眼中却是弃如敝履。我从一开始便知道您压根没病,只不过是想看看您到底想做什么。既然您身子无恙,微臣便告退,娘娘好生珍重!”苏诺语淡然行礼,转身离开。

    贵妃看着她这云淡风轻的样子,在对比着自己的大动肝火,心底恨意更甚。

    “苏诺语!”贵妃尖声道,“本宫视若珍宝之物,你弃如敝履?你就不怕本宫将这话转述给皇上吗?”

    “您不会!”苏诺语转过身来,轻声道,“因为您知道,若是这话被皇上知晓,他便会以为是您在威胁我。有齐嫔和魏嫔的例子在前,您不会去冒险。”

    贵妃气得双手微微颤抖,这该死的苏诺语竟抓住了她的心思!她说的不错,她不敢在皇上面前提及她,当然,也许现在的皇上也不会愿意见后宫中的女人。她今日叫苏诺语来,本是想着训诫她一顿,为自己出口气罢了。因为她也知道,杨妃没有说错,以苏诺语的性子,是不会将这些小事闹到皇上那儿去。

    苏诺语站在不远处,同贵妃相望,她那绝美的容颜上有的只是淡然与恬静。她只需站在那儿,哪怕什么动作都没有,也足矣吸引任何一个男人的注意力!

    苏诺语不卑不亢的态度击垮了贵妃本就伤心的心理防线,一时间她只觉得呼吸困难,竟一个不顺畅,背过气去。这一举动显然不是事先彩排好的,彩纹吓坏了,俯下身去,急切唤道:“娘娘,您怎么了?您醒醒啊!娘娘!”

    这一次,苏诺语没有犹豫,快步上前,修长的手指搭上贵妃皓白的手腕,半晌后说:“贵妃娘娘这是心思郁结,以致急火攻心,才会突然昏过去。”

    “那怎么办?苏太医,您快想想办法啊!”彩纹一把抓住苏诺语的手臂,微长的指甲几乎要嵌入肉里。

    苏诺语扫她一眼,虽看不出她这动作是否是故意为之,却也不动声色地拂去她的手,方才说:“无妨。从脉象上看,这心思郁结已有些时日,大概同小皇子的夭折有所关联。”

    “那您快给娘娘开药啊!”彩纹浑然不觉地激动道。

    苏诺语起身,奋笔疾书将药方开好,便递给彩纹。随即又从药箱中取出之前的细长银针。

    “您这是干什么?”彩纹连忙出声喝止。

    苏诺语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耐着性子解释:“彩纹,我是大夫,绝不会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你放心,我不敢对你家娘娘做什么。”随即不再理会她,细长的银针对准贵妃的人中穴轻轻刺入,小心地转动着银针,再轻轻地抽出。

    不过须臾功夫,便见贵妃悠然转醒。

    彩纹连忙问:“娘娘,您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贵妃手按住胸口,脸色微微有些泛白,看一眼苏诺语,问:“你怎么还在这儿?彩纹,送她出去!”

    苏诺语见她醒过来,也不再多说。刚刚出手相救是出于本能与责任,并未想过会得她一句好话。她递一记眼色给心云,心云会意地拿起药箱,转身便走。

    快要行至门口时,苏诺语却突然停下来看,问:“贵妃娘娘,您方才提及小皇子,微臣见您伤心至极。您可想过要去彻查小皇子病逝的原因?”

    “你说什么?”贵妃挣扎地从床上起身,“你再说一遍!”

    “医治瘟疫的药是微臣研制出来,在瘟疫村内治好了无数百姓,其中也不乏婴幼儿。瘟疫村内环境简陋,那药尚且有效,为何小皇子身在宫内,在种种悉心的呵护下却会不治身亡呢?”苏诺语道出心底的疑惑。

    关于睿儿的死,贵妃并非没有想过,可太医院诸位太医调查了许久之后,仍旧没有任何眉目。只得把此事归结于睿儿太过年幼,无力抵抗疾病上,她也只得认命。如今,听苏诺语提起来,她方才觉着不对劲。

    苏诺语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贵妃,不再多言。她的确想知道这事是出自何人之手,按之前夜离的分析来看,残害小皇子的同引发瘟疫的是一个人或者说是同一批人,也就是这次叛乱的诸位王爷。可关键在于,宫内究竟是谁同这些王爷有所牵连!

    贵妃来到她身边,略微有些尴尬地说:“苏太医,若是你能帮本宫查出睿儿的事,便算是本宫欠你一份人情!”若是叫她知晓是谁干的,她必定要将她挫骨扬灰!

    苏诺语摇摇头:“不必如此。”

    见她并不领情,贵妃自然也不会多说,转而问道:“既如此,那你有什么需要,便只管对本宫说。”

    “若是方便,我想去看看小皇子的寝殿。”苏诺语直截了当地说明要求。

    贵妃看一眼彩纹,彩纹微微点头,上前几步,站在苏诺语面前,恭敬地说:“苏太医请随我来。”

    直到苏诺语出了寝殿,贵妃方才回到床边坐下,经过方才那些事,她的身子倒是真有几分不适。只是现阶段她更关心的便是睿儿的事!若是这个苏诺语能够查明真相,为睿儿报仇,她倒是愿意念她一个好。

    苏诺语随彩纹出了贵妃的寝殿往偏殿去,心云提着药箱候在门外。

    这个时辰,太阳已经出来,阳光撒满偏殿,即便是在入秋时节,也温暖宜人。偏殿内随处可见的小玩意儿,有拨浪鼓,有小木马,有小木剑……丰富多样,足可见小皇子在贵妃心中有多重要,寄托了她多少希望。只可惜,本该是充满童趣的屋子,如今却死气沉沉。

    “苏太医,这儿便是小皇子昔日的寝殿。”彩纹说道,“小皇子逝世后,娘娘伤心欲绝,吩咐人要一直保持这里的原样。每当她思念小皇子时,便会独自在这儿待上一两个时辰。”

    苏诺语听着这话,眉宇间隐隐浮现不忍,她虽未为人母,却也能体会这种噬心之痛。倘若是她,谁胆敢对她的孩子下手,她必定要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彩纹看出她也心有不忍,敌意少了不少,她好言提醒道:“苏太医,您看看就是,不要碰坏了这里的东西。这大部分都是小皇子在的时候玩过的。”

    苏诺语连忙点头:“是,我不会乱动,你放心就是。”

    彩纹笑笑,没有做声,只是跟在她身边,亦步亦趋。

    苏诺语极为细致认真,每个角落她都一一察看,想起了什么,转身问道:“彩纹,你方才说这里保持了原样?”

    “对啊,整个偏殿里的东西一样都没有拿走。”彩纹肯定地点头,“因着小皇子染的是瘟疫,他逝世后,我们只是遵照太医的嘱咐,将殿内熏醋、燃药,如此而已。”

    “小皇子逝世后,可有太医来仔细察看过?”苏诺语又问。

    彩纹点头:“当日娘娘伤心的不行,还好皇上在。皇上当时便吩咐了太医,一定要仔细察看殿内的每一处角落。当时宫内当值的太医整整察看了两日,都没有瞧出任何问题。”

    苏诺语默默颔首,没有说话。如此细细察看一遍后,苏诺语面色凝重。

    “苏太医,您可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彩纹问。

    苏诺语摇摇头:“暂时没有。我们先出去再说吧。我有些话想要问贵妃。”

    贵妃自从苏诺语说了那番话后,心底便有隐隐的紧张与激动。想着伤害自己儿子的人即将要浮出水面,她便激动!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可太医院诸位太医一致告诉她,没有找出任何可能致死睿儿的原因,唯一的原因便只剩孩子年幼体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