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章 主动求见
    季舒玄自从那日从藏书阁拂袖怒然而去后,便没有去再见苏诺语。一方面,身为堂堂男子汉,一国之君,在没有台阶的情况下,实在是放不下面子;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苏诺语到底会不会主动来找他。

    虽说他没有去找她,但这心里却是从未曾将她放下。一日两次地派了章华去看,又吩咐了御膳房好吃好喝地供着,责罚了齐嫔,又赏赐了那日慎刑司年长的仆役。诸如此类种种,他都只是想让苏诺语心中明白,他的意思。

    可偏偏,那小妮子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季舒玄每每想着苏诺语,心头又爱又恨时,便只想说这一句话。

    章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知道皇上是放不下苏大夫,只是一时间拉不下面子而已。可不像苏大夫,从不问及皇上半句不说,就连他不时地提及皇上,她也总能三两句话便岔开。

    时日久了,就连章华也觉得苏大夫有些过分!皇上这样的身份,从未如此关心过一个女子,好容易寻一个知心人,却偏偏一番心意总是得不到回应。再这样下去,只怕总有一日会将皇上的耐心都耗尽!到时候,只怕那苏大夫连哭都寻不着地方!

    季舒玄看着章华走进来,问:“她可曾说了什么?”这话每日两次,从开始的满心期待,到现在就像是点卯般应付了事。他对答案已不报任何希望。

    章华低垂着头,半晌没有做声。

    “好了,朕知道了。”季舒玄的声音中有着淡淡的不易察觉的失望。

    章华心生不忍,张口劝道:“皇上,若不然明日奴才便不去了吧?”

    “不行!若是你不去,那小妮子只怕没两日就把朕给忘了!”季舒玄说这话时,有几分自嘲的意味。

    章华无奈地说:“皇上,您这是何苦呢?奴才知道您心仪苏大夫,可她如此,您实在辛苦啊。若不然咱们再选一次秀,指不定您能寻到更好的呢!”

    “章华,你不懂!”季舒玄淡淡地说,“罢了,你退下吧。”

    季舒玄见章华退下,对着桌案上燃烧的蜡烛,心底喃喃:诺语,难道你就真的看不上朕吗?即便朕从前对你有所亏待,但这些日子朕对你的用心,你感受不到吗?如今连着章华都在劝朕放手,若是能放手,朕只怕早已放手,干什么要如此为难自己?可自从在瘟疫村见到你,朕的心里便再也容不下旁人……

    即便再怎么不甘心,他也得承认,苏诺语对他,只怕是真的没什么好感。不过,她越是如此,他便越是不服,越是想要征服她!他相信,有朝一日,苏诺语一定会心甘情愿地在他身边,陪着他,一起看这太平盛世!

    原本季舒玄已在心底做好了同苏诺语一直耗下去的准备,不想第二日,她便带着心云来到嘉德殿外,求见!

    翌日清晨,季舒玄在早朝上,收到前方传来的捷报,阮忠将军所带军队所向披靡,几次与诸王叛军交战,均获全胜!季舒玄心情大好,一扫心头这些日子因着苏诺语而造成的阴郁。

    下早朝后,季舒玄破天荒地对章华说:“章华啊,朕有日子没往御花园中走走了吧?今日朕心情好,不如你陪着朕去散散心!”

    “皇上今日才得了捷报,自然心情好,奴才听了也高兴得很!”章华紧随他身边,笑着说。

    不想刚出了大殿,便见有奴才候在那儿:“皇上万福金安,苏太医带着婢女在偏殿候了多时,皇上可要一见?”

    季舒玄听后,满脸诧异:“你说谁?”

    “回皇上的话,苏太医一早便来了。”那奴才不明所以,又重复一遍。

    季舒玄看一眼章华,章华凑趣地说:“皇上今日可谓是喜事连连,既然苏大夫来了,皇上可还要去御花园走走?若不便叫苏大夫再候些时候吧!”

    “你这奴才,竟也敢拿朕打趣!”季舒玄佯装怒意道。

    章华连忙躬身:“奴才不敢。”

    季舒玄朗声笑道:“晨起朕便瞧见喜鹊从窗棱飞过,心中便是欢喜。不想果然是好兆头!”

    说话间,季舒玄已快步往偏殿走。快要行至门口时,已然瞧见背对着他,站在那儿的苏诺语。一袭鹅黄色的长裙,外披了一件妃色的褙子,清新大方的颜色搭配,穿在她身上,格外赏心悦目。

    的确如奴才所说,苏诺语一早便来了。宫中的传言现在已是愈演愈烈,季舒玄一直没有表态,后宫诸人纷纷揣测着皇上的意思,更加地发挥着想象力。苏诺语起先是不愿理会,她一直认为谣言止于智者,可这次的流言蜚语压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连她如此心性淡然的人也有些坐不住,每日进出太医院,走在路上,随处都能听见有人窃窃私语她的身世。若是在以往,当事人出现的时候,众人是该有所收敛才对。可这次不然,那些人见了她,声音更大几分,更有甚者还指指点点,一脸的兴奋莫名。

    这样的情况着实对她的生活有些困扰,这才逼不得已地主动放弃了远离季舒玄的日子,亲自来嘉德殿求见。

    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苏诺语转过身去,二话不说,跪下请安:“微臣叩见皇上,皇上万福!”

    季舒玄的脚步因着她如此正式的行礼而停滞了一瞬,片刻后方才如常:“你这是做什么?朕记得曾同你有约定,见了朕不必如此拘束,如常即可。”

    “是,皇上。”苏诺语站起身来,微微偏头,递一记眼神给心云,心云了然,略行了礼,便悄然退下。章华见心云退下,自然也不会再在皇上眼前晃,也退了出去,并体贴地关上殿门。

    一时间,偏殿之中唯有季舒玄同苏诺语两人,相视而立……

    季舒玄看着面无表情的苏诺语,心中迅速有了主意,这小妮子能主动前来,已是难能可贵,若是逼得太紧,只怕不好。罢了,在小小女子面前,便不该想着男儿气概以及什么皇上尊严,还是他主动些比较好。

    打定主意后,季舒玄率先开口:“诺语,朕听奴才说,你一早便来了,说是有要事同朕说。”

    “皇上英明,又岂会猜不到小女子的心思?这些日**内物议沸腾,皆在讨论我的身份同先皇后是否有关。”苏诺语开门见山,直接挑明来意。

    “唔,是有这回事。你就来找朕,就是因为此事吧。”季舒玄问,“那你说说,希望朕如何做?”

    苏诺语看着他,说:“皇上,事关先皇后,难道您便任由众人妄加猜测,随意谈论?”

    “先皇后?你不就是先皇后吗?”季舒玄一脸狡猾的笑。

    苏诺语矢口否认:“皇上,您开什么玩笑?当日是您昭告天下,先皇后薨逝,还在宫内为她举行了简单的葬礼。先皇后芳魂归天,咱们岂能对死者不敬?”

    “诺语,这大殿之中就你与朕两人,你又何必不承认呢?”季舒玄坐在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问。

    苏诺语莞尔一笑:“哪里是我不承认?您尽可派人去京城问问,何人不知先皇后已薨逝的消息?又有何人见过先皇后的芳颜呢?”

    季舒玄一噎,这小妮子,每次都抓住这个不放!他转了语气,温和地说:“诺语,从前的事算朕的不是,先皇后的事咱们就不提了,你和朕之间,可以重新开始!你若是愿意,朕可以即刻封你为皇后!带着你祭天筹神,巡视百姓,如何?”

    “皇上,多谢您的好意。”苏诺语收敛笑意,冷声道,“我不愿意!”

    季舒玄脸色一沉,道:“苏诺语!因着朕罚跪一事,你几日不来找朕,好容易今日来了,难道又准备同朕闹个不愉快吗?”

    “微臣不敢!”苏诺语一字一句地说,“皇上英明,您该知道我不来找您,同罚跪一事毫无关联。若非您在流言蜚语一事上一直持纵容态度,只怕今日我也不会出现在您面前。”

    苏诺语说话不留情面,三言两语便挑破了季舒玄的计划,叫季舒玄面上有些下不来。说起来这事他没有多加干预,的确是有私心。他正是抓准了苏诺语的心态,方才任由宫中诸人妄加谈论,算准了苏诺语必定会不堪烦扰,前来相求。

    “诺语,你明知朕的心思,为何偏偏不领情?”季舒玄降低了身份,和缓了语气,问道。

    苏诺语直视季舒玄的双眼,诚恳地说:“皇上,多谢您的好意。您的喜欢,难能可贵。可感情一事,实非诺语能够控制。皇上,容我说句僭越冒死的话,若是您想要我的真心回报,只怕终其一生,也是不行的。”

    苏诺语的话令季舒玄神情一暗,随即也坦言道:“你越是如此与众不同,朕便越是放不下。朕这一生,还没有做不到的事,得不到的人!你既如此说,那么朕便同你打个赌!朕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何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