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激怒皇上(上)

第二百四十四章 激怒皇上(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待苏诺语离开后,季舒玄将章华叫进来,细细吩咐一番。章华边听边点头:“是,奴才都记下了。”

    季舒玄满意地点头:“那么明日朕下朝之前,你便将此事办妥当!”

    章华诧异地问:“皇上,这嘉德殿挺好的,您怎的想起要去藏书阁处理朝政呢?那里通风不好,也不如这儿敞亮舒适!何况,那苏大夫日后给您请脉也不方便啊!”

    “哼,若非那丫头执意不肯给朕请脉,朕又何须出此下策?”季舒玄不满地哼道。

    章华听了这话,面上倒是有些了然:“您的意思是……苏大夫不准备来嘉德殿给您请平安脉了?”这一决定如此突兀,必定同方才齐嫔脱不了干系!章华在心底如是想到。

    当然,另一方面,他在心底也是佩服苏大夫!面对一国之君,任谁也没她那个胆量,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皇上,违拗皇命!不过他看得出来,皇上如此喜欢她,多少同她这心性是分不开的!

    季舒玄见他似有话说,问:“朕瞧着你像是意料之中,并无意外?”

    章华低着头,将方才在殿外发生的事说与季舒玄听:“……奴才知道您不想见嫔妃,便没有进来通传,还请皇上恕罪。”

    “无妨,下次有人求见,便直接说朕无空便是。”季舒玄并无任何责怪的意思。反倒是若有所思了半晌后,略有薄怒,“朕原本还在诧异,怎得今日诺语情绪不高,原来都是被这齐嫔给坏了兴致!看来是朕平日里对她们太过仁慈,才使得这些个一点眼色也不识!”

    章华听他如此说来,心中更是明白这苏大夫在他心中的分量早已是无人能比。

    季舒玄将手中的茶盏重重放在桌上,道:“章华,睁大你的眼睛,给朕好好盯着,这宫里究竟有何人对诺语无礼!”

    “是,奴才遵旨。”章华喏喏应道,心中则有些犯难。如今后宫之中,皇上喜欢这苏大夫,虽然并未让众人知晓,但时日久了,只怕也是瞒不住。而这苏大夫在皇上心中那便是准皇后,可在其他人眼中,她不过就是个太医。这宫里哪怕是位份最低的妃嫔,在太医面前,那也是主子。

    他实在是想对皇上说,若是真的想保护苏大夫,还是给她一个位份稳妥。否则他纵有三头六臂,也总有盯不到的时候。只是这话他不敢说,倒不是怕皇上不同意,主要是这苏大夫自己,那必得是宁死不屈啊!

    季舒玄交代完后,便又专心于朝政。他哪里知晓,章华的难处。在他心中,理所当然的便是,他的女人,任何人都不会也不敢欺负。

    翌日,苏诺语处理好太医院的事,便带着心云往藏书阁的方向走。本以为能在那儿拥有一段惬意的无人打扰的时光,孰料还未等走近,便瞧见了藏书阁外章华的身影。不用问,她也知道,有章华在的地方,那必定是说明季舒玄在里面。

    苏诺语脚步微顿,心底腻烦,这皇上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她就说嘛,怎的昨日答应的那么爽快,合着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心云小声问:“小姐,怎么办?”心云在宫里也算是待了十余年,说实话,还从未见过皇上对哪个女人如此上心。这若是搁在从前,她必定会好言相劝。可在逍遥谷住了数月后,她还是觉得夜离公子更加适合小姐。

    苏诺语面无表情,淡然地开口:“还能怎么办?如今身在这皇宫中,岂有你我选择的余地?即便我今日不去,明日呢?后日呢?罢了,进去吧!”

    “是。”心云点点头,扶着她往前走。

    苏诺语是早已想清楚,面对皇上的时候,便维持着她一贯的不卑不亢就好。她相信以季舒玄那九五之尊的心,时日久了必定忍受不了她,回过头去看,还是那些以他为天的女人更好。

    章华见苏诺语走过来,连忙笑脸迎上去:“苏大夫您来了,皇上已等候您多时。”

    苏诺语淡淡地点头,什么话也不想说,径直走了进去。

    一进藏书阁,苏诺语一眼便瞧见季舒玄奋笔疾书的身影,她脚步微转,往旁边走去。虽说这儿有令她心烦的季舒玄,可不得不承认看见这么多书籍,她还是眼前一亮。

    季舒玄听见动静,抬起头来,只来得及瞥见她衣裙的一角。虽说在意料之中,但季舒玄还是难掩恼怒。这个小妮子,竟然如此公然地无视他的存在!

    “苏诺语!”季舒玄扬声唤道。

    正专心于浏览书架的苏诺语听见这声音,眉头微蹙,却不得不走了出来:“皇上,您叫我?”

    “你既然来了,难道不知道要与朕打个招呼?”季舒玄不悦地质问。

    苏诺语回答的理直气壮:“我方才进来时见您在埋首于奏折,便不忍心打扰您。故而没有请安。”说罢,她行礼,“皇上万福金安。”

    季舒玄冷哼一声,她倒是伶俐得很!

    苏诺语见他没有说话,连忙说:“皇上,您先忙着,我也去看书了。”说罢,不等着他恩准,转身便走了。

    季舒玄张了张嘴,原想叫住她,却在目光触及到身侧那几摞奏折时,将话咽回去。罢了,便先饶过她,等他处理完朝政再说不迟。

    苏诺语躲在那高大的书架后,听了半晌,确定他暂时不会有反应后,方才将一颗心放回肚子里,专心于眼前的书籍。

    待得季舒玄这边忙完后,他见苏诺语丝毫没有来找他的意思,万般无奈之下,他不得已起身,来到苏诺语身边。见她微倚着窗边,手执一卷书,看得聚精会神。

    秋日里,上午的阳光虽然明媚,却早已没有了夏日的灼热。熏暖的日光斜斜地透过窗户照进来,笼罩在苏诺语身上,一圈金色的光晕,让人看着便心生暖意。

    季舒玄停下脚步,痴迷地看着这一幕,竟不忍去扰了这样的场景。他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苏诺语,心底的某一处蓦然一动,从未有过的陌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知过了多久,许是苏诺语也站的有些乏了,她放下书卷,随性地伸个懒腰。猛地发现季舒玄站在那儿,定定地盯着自己,不知他看了多久。

    苏诺语趁着放书的时候,眉头微皱,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被人偷窥,实在不算好。

    “朕见你看得认真,不忍心打扰你。”季舒玄有些尴尬地解释,“下次朕会嘱咐人给你在这儿准备好桌椅。”

    “多谢皇上。”苏诺语淡淡地行礼谢恩,想了想,她说,“时辰想来不早,若是皇上无事,我便先退下了。”

    季舒玄心生恼怒,低声喝道:“苏诺语!你为何要躲着朕?这若是换了旁人……”

    “皇上,您又忘了!我早就说过,我不是旁人。”苏诺语颇为无礼地打断他的话,“皇上英明,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宫内人多口杂,为彼此清誉,我不便这么频繁地出入嘉德殿。因而昨日我请求您换一个太医,可今日您便又将东西搬到了藏书阁。”

    季舒玄听着她的指控,想起昨日章华的话,说:“人多口杂?你是不是听见了什么?还是昨日那不懂事的齐嫔在你面前说了什么无礼的话?若是因着她们,你才如此远离朕,朕可以责罚她们!”

    苏诺语摇头:“昨日齐嫔小主并未在我面前说什么,皇上莫要错怪了她。何况她是主子,我只是臣子,这无礼二字从何谈起?皇上,您不必去责罚任何人,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她绝非是高风亮节,只是她如此频繁地出入嘉德殿,本就不合仪制,即便有人说三道四,也怪不得别人。加之若是处罚了齐嫔,只怕这宫内的议论会更多,总不能将宫里的人统统杀了吧!

    季舒玄听她这话似乎有赌气的意味,便道:“你这么说,只会让朕更加怀疑齐嫔!”

    “我话已至此,若是皇上执意为之,也无妨。她是您的女人,您想怎么样,那是您的自由!”对他的话,苏诺语并无任何反应,“若无事,我便先告退!”

    “站住!”季舒玄呵斥道,“你到底要朕拿你怎么办?你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是臣子,可你明知道你在朕的心里绝非是一介臣子!苏诺语,你不要太过骄傲!朕可以许你这世上的一切!你还想要什么?”

    季舒玄的话令苏诺语好看的眉头紧紧蹙起,她抬起头来,看着季舒玄,清晰无比地说:“皇上,我在进宫的第一日便说过,只是想求您一件事。若非因此,我绝不会答应您进宫!我不是骄傲,只是遵从我的内心,做我想做的事!我相信您的话,您的确可以给我这世间最尊贵的一切。可是,我只想要自由!这金碧辉煌的皇宫在我看来,就像是囹圄般,令我深陷其中,让我避之不及!”

    “你放肆!”季舒玄吼道。

    苏诺语毫无畏惧地看着他,声音冷静:“是,我方才是放肆了,我愿接受您的任何责罚!”说罢,她直挺挺地跪在他面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