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恶语伤人
    皇宫内,季舒玄收到了褚哲勋的信,本以为褚哲勋会替他感到高兴,谁知信内丝毫看不出这方面的意思。季舒玄的脸色沉下来,满脸不悦。

    一旁的章华看在眼里,心底微微有些着急,小心翼翼地上前,问:“皇上,这褚爷在信内写了什么?奴才瞧着您似乎不太满意啊!”

    “哼!这个褚哲勋!”季舒玄不悦地将信重重地扣在桌案上。

    “皇上,是不是褚爷说了什么话惹您生气?您别动怒,褚爷从幼年时期便在您身边,他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吗?”章华小心地劝着。

    季舒玄听他这话,不禁想起两人以往无数次的对峙,褚哲勋向来说话不留情面,然而待他冷静下来后,却又觉得还是言之有理。

    章华见他沉默寡言,只得躬身安静地退下。

    季舒玄起身,在殿内来回踱步,负手来到窗边,站了许久,想着信上的内容,若有所思。忽而面上露出笑意,他双手撑着窗棱,不由地颔首。

    等到章华再进大殿时,见季舒玄已然龙颜大悦地坐在那儿处理朝政,他一面将茶盏摆在季舒玄的面前,一面问:“皇上这会儿似乎心情不错。”

    “不错。朕方才仔细想了想,觉得哲勋说得也几分道理。”季舒玄说道,随手将那信递给章华。

    章华看后,笑着说:“奴才也觉得褚爷言之有理。皇上,您瞧,褚爷至今虽孑然一身,不想在这感情一事上,倒也有几分想法。”

    一提起这个事,季舒玄面上倒是添了些许担忧:“你说这话倒是勾起了朕心里的担忧。你说这白霜月已经死了这么久,可是这哲勋却一直走不出来。从前朕说给他指婚,他不要,前段时间朕旧事重提,他依旧不要。褚家于我大朗王朝有功,哲勋又是朕的伴读,虽是君臣,但更有兄弟情分。难不成他准备就这样下去,让褚家断后吗?”

    “皇上您多虑了。”章华劝道,“奴才虽说不懂这些,但是您不是常说缘分天定,也许与褚爷有缘之人还未出现吧!”

    “唉,但愿吧!否则你看看,他身边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也实在不像话。”季舒玄叹口气。

    章华没有说话,他知道皇上同褚爷之间情分不一般,就如同褚爷时时刻刻忠心于皇上一般,皇上也是时常记挂着他的。

    季舒玄见章华站在一旁,问:“诺语进宫也有几日了,平日里她来这儿也不多说,朕让你时常注意着她的饮食起居,你可有上心?”

    “回皇上的话,奴才经常悄悄地去太医院,苏大夫医术高明,太医院内倒是上下都服她。饮食上据膳房的人说,每顿苏大夫也都赞可口。”章华面上一凛,认真地回话。

    这苏大夫,那可是皇上心尖上的人!旁人不知晓也就罢了,他哪里敢忽视半分?

    季舒玄点头:“如此甚好,你便多关照着。有些话由朕来问,只怕她也是不愿意说。朕又担心逼得太紧,她又会如刚入宫那日对朕满是敌意。”

    “是,奴才省得。”章华说道。

    季舒玄这才挥手示意他退下。同苏诺语接触了这些天,他愈发能察觉出她不同于后宫中的那些女人,荣华富贵、金银珠宝,一概入不了她的眼。她越是这样与众不同,他便对她越是上心。这样超然脱俗的女子,实在世间罕见,哪能不视若珍宝呢?

    褚哲勋在信中说的不错,这样有主见的女子,你若是真想拥有她,便不能用皇上的身份去压着她,而要等到她心甘情愿的那天才好。

    初听这样的话,季舒玄是有些不悦的。想他一朝天子,想要什么样的女子不行?看上一个女子,竟还来同他谈什么心甘情愿?简直是荒谬!

    可转念一想,他之所以看上诺语,不就是因为她的超凡脱俗、与众不同吗?若是也同后宫女子一般,胭脂水粉、金银玉器便能打发,只怕他也不会如此看重她!罢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他手握天下权柄,万里江山都不在话下,何况区区一介小女子?

    季舒玄这边对得到苏诺语可谓是信誓旦旦,而苏诺语的心思则完全不在他身上。若非是他下了旨意,让她每日两次奉旨请脉,她是绝对不会轻易踏足嘉德殿的。

    太医院中,虽说众太医因着她之前在瘟疫事件中有着惊人之举,对她也算是心服口服。然而章华平日里言语间对她恭敬有加,生活起居上又对她颇为照顾,大家明面上不说,但她看得出来,那些人看她的眼神中都带着莫名的探索。

    昨日,苏诺语带着心云从嘉德殿出来后,见时辰还早,便往御花园中走。看着御花园中秋来风景如画,苏诺语的神色间也多欢愉。

    心云偏头看她,自从出了逍遥谷,她便很少在苏诺语脸上看见这样的笑容。虽然不问,但心里也大概猜得到,小姐人在宫里,只怕心还在外面——那个叫逍遥谷的地方。

    “小姐,我瞧着您今日心情不错。”心云笑着说。

    苏诺语微微颔首,抬手指着前方开得正盛的各色菊花,道:“看着这样的景致,即便心底再怎么不愉快,也会轻松许多。”

    “小姐,您这次入宫,皇上似乎对您很好。”心云有些惊讶,“我从前跟在您身边多年,看了那么娘娘小主在皇上面前邀宠,可从未见过皇上对谁有现在对您这般好。”

    苏诺语轻嗤一声:“不过是各有各的所图。若非他见过的真容,若非我曾在瘟疫事件中有所作为,只怕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压根就不会看到我这么个人。这样的好,又有什么意义呢?”

    心云点点头,认同地说:“我觉得也是。虽说看着皇上现在对您不错,可我还是希望您能……”她的话戛然而止。随即她小心翼翼地瞥一眼苏诺语,见她面上如常,才稍稍放心。这些日子以来,夜离公子的名字在小姐的心里是个不能碰的禁忌。

    苏诺语像是没听见她的话,并无任何反应,甚至连眉宇间都未有任何变化。如今,让她心烦的事早已不仅是报仇,还有皇上对她的态度。

    对她而言,每日在嘉德殿请平安脉之后的时间里,那都是一种折磨!虽说偶尔也会聊一些事,但更多的时候她都能感觉到季舒玄是在没话找话说。

    见她沉默着,心云也不敢再轻易提起个话头,两人便这样安静地走路、赏景。正在这时,前方的花簇旁传来两个小宫女的声音:“你知道吗?就是刚进宫的那个苏太医,一个女的,竟还成了太医院的院判!章公公每次见了她,就像是见了主子一样,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是啊,听说她还一日两次地进出嘉德殿,绞尽脑汁地想要勾引皇上!也不想想凭她那个长相,还没她身边的那个小跟班好!皇上怎么可能看上她!”另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瞧着她身材倒是不错,兴许呢是想以此来蒙获圣宠!”哪怕瞧不见人,也能想象得出此人说话时那脸上的嫉妒与不满。

    尖细声音的主人接着说:“哎呀,什么太医,指不定在太医院内如何勾引那些男人呢!……”

    两人渐渐走远,声音也越来越小,直至完全听不见。

    心云听了这话,暴跳如雷,松开苏诺语的手,便往前冲。苏诺语声音温婉:“心云!回来!”

    “小姐!”心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一脸平静的苏诺语,愤愤道,“小姐,她们胆敢这般说您,我去瞧一瞧她们是谁,这便告诉皇上去!”

    “不许去!”苏诺语云淡风轻地说,“我当日既然决定进宫,便想过会有这样一日。嘴长在别人身上,我管不了。你若是去告诉了皇上,即便杀了她们俩,可更会引人猜忌。难道要将这后宫中人都杀光吗?”

    心云听她这么说,虽然没有追上去,但仍气愤难忍:“可是,她们这么侮辱您,您便不生气吗?”

    “有什么好生气的?”苏诺语反问,“她们且说她们的,与我何干?你也在宫里待了许多年,难道还不知道吗,这人呐,你越是理会她,她便越是没完没了。相反,若是由得她去,时日一久,她反倒没了兴趣!”她说这话时,眼底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心云撇撇嘴,想要再说,却在触及苏诺语脸上的平静时,将话咽了下去。小姐向来睿智,想必这样做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只是她在听见有人用这么难听的话辱没苏诺语时,心底还是意难平!

    饶是苏诺语再怎么好性子,听见这样的话,也是高兴不起来的。她淡淡地说:“心云,回去吧!”

    这样一路默默走回去,孰料刚踏进太医院的门,就见原本凑在一起议论纷纷的众人像触电一般分开,各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苏诺语眉心微动,若在之前,她或许不会多心,可现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