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章 月老夜尘(下)

第二百四十章 月老夜尘(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听着冰雁的话,夜尘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两个人合该是一对儿!说出的话竟如此一致!

    夜尘的笑使得冰雁茫然无措,自己方才是说了什么话,取悦到自家公子了吗?她竟不知道。若在平时冰雁或许还有心思猜上一猜,只这会儿她满心烦躁郁郁,哪里还有空去理会夜尘的笑。

    夜尘脸上犹带笑意,问:“冰雁,你的意思是若石海同你一个心思,你便愿意同他在一起?”

    冰雁听后,几乎是没有迟疑地点头:“自然!”随即神色又暗淡下去,垂头道,“现在说这个又有何意义呢?”

    夜尘笑着说:“冰雁,有些事你太过武断!你凭什么断定石海不喜欢你?若是真的不喜欢你,他岂会甘愿与你一同受罚?甚至比你的责罚还重!”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冰雁下意识地反问。他昨日明明说了一切都只是公子的意思……

    冰雁猛地抬头,眼底闪烁着光芒,问:“公子,夜离公子对我的手下留情,是不是因为石海?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傻事?”这其实压根无需再问,她心里已有了答案。

    果然,夜尘点头,说:“你以为呢?冰雁,你来默贤阁的时间也不短了,夜离是什么性子难道你还不知道?若非是石海为你据理力争,他岂会轻纵了你?要知道,夜离向来视苏诺语如命,你竟屡次三番地去招惹她,夜离岂能容你?”

    冰雁面上闪过悔意,她诚挚地忏悔:“公子,当日之事是我太过鲁莽,我只是想在苏小姐面前逞一时口快,那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现在我已经彻底地意识到错误,下不为例!”

    夜尘一哂,道:“这话你无须同我说,甚至无须同夜离说,你只要在心底告诉自己即可!人生在世,哪里能不做一两件愚蠢的事呢?只要你及时认识到就行。”

    “嗯!”冰雁郑重地点头。

    夜尘接着说:“既然知道正确的路在哪儿,以后便好好地走下去!石头人不错,他会宠你若宝,呵护一生的!”

    提及石海,冰雁微微有些羞赧,她微微低头,轻声说:“多谢公子开导。我这就去找石海,将一切事情说清楚!”

    夜尘起身,道:“是,既然下了决心,便事不宜迟。我还得回去陪清然,一起走吧。”看着冰雁想通,夜尘心底最是欣慰。他相信,只要冰雁这儿稍稍表个态,石海那儿必定是乐不思蜀!

    出了归燕阁,冰雁抬腿便往听海阁的方向走,然而没走几步,她便停下来,转身看着夜尘问:“公子,你方才说石海为了保护我,不惜受更重的责罚。”见夜尘理所当然地点头,冰雁追问,“他怎么了?”

    “你还是等会儿自己去问他吧!”夜尘并不透露分毫。在夜尘看来,这个机会对于石头来说难能可贵,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一旦把握住,没准还可以享受冰雁的告白呢!

    冰雁嗔他一眼,扭头跑远。

    夜尘站在原地看她的身影远去,唇角上扬,笑出声来。向来强势,令许多大男人都闻风丧胆的冰雁,在遇到心仪的人之后,也有这般娇俏的样子!看来爱情真的是个神奇的东西!

    夜尘看着冰雁,不禁想起清然,在遇到他之前,清然在江湖中又何尝不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呢?想必没人能将那般强悍的清然同如今温柔的她联系在一起吧!

    思及此,夜尘看向远方的眼眸中也温柔得似能滴出水来。他脚步微转,快步往尘心居的方向走。此时此刻的他,迫不及待地想看见清然,迫不及待地想将她拥入怀中!

    而此时的冰雁已经来到听海阁门口,一路上过来,她在脑子里想了无数种开头的话,甚至想好了若是他还死不承认,她该如何说。直感觉着万事俱备了,她方才抬起手来,却几次在即将碰触到门板的时候,猛地收住。如此反复了几次,她终于彻底地放下手,颓然地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儿,后退几步。

    正当她举棋不定的时候,那门却突然开了!

    冰雁愣了一下,见石海满脸诧异地看着她,本能地辩解:“我只是路过这里而已,若无事,我便先走了。”随即转身便走。

    石海本也是没报什么希望,只是在看见她的时候本能地产生惊喜,却听得她飞快地解释,他眼底那丝希望的光芒倏地便熄灭了。他见她转身便走,脚步较平日来快,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他也懒得说话,早就该习惯这样,不是吗?

    石海开始在心底说服自己: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就要放得下!只可惜,他拿起的时候,毫无压力,却在放下的时候,觉得揪心得紧!

    冰雁快速走了几步后,又放缓了脚步,本以为身后会传来石海追上来的脚步声,然而那脚步声却有渐行渐远的感觉。她忍不住停下来,想了许久后,缓缓地回过身去,才赫然发现,石海往相反的方向已越走越远……

    冰雁气得跺一下脚,本也想拂袖而去,脑海中猛地出现夜尘方才的话“有时候,你放不下你的骄傲与脸面,那么就会放下你的幸福”!不知为何,想着这句话,在看见石海如今越来越小的背影,她的心底真的有些心惊!好像……石头一步一步走远的不仅仅是脚下这条路,还有她的生命!

    “冰雁!你若是在这么骄傲,你就会彻底地失去石头!”冰雁在心中如是告诉自己。随即,她猛地醒悟,不再犹豫,抬腿追着石海而去。

    石海原是没精打采地走着路,冷不丁听见身后传来急切的脚步声,他眉头紧皱,不耐烦地回过身去。下一秒,便有个身影扑向他,他在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便下意识地伸手接住来人……

    随即,鼻尖便被熟悉的令他怦然心动的女人香所萦绕!

    “冰雁?”石海连忙松开她,歉然地解释,“我不是有意的!我方才是看你速度太快,怕你摔倒,我才……对不起!”他郑重其事地道歉。

    冰雁被他这木讷的样子气到,这个愣头青,难道自己的表现还不明显吗?想她堂堂江湖上排名前几的女杀手,岂会因这点速度而控制不住摔倒?何况,她岂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对男子投怀送抱的人?

    冰雁懊恼地垂下头,自己已做得如此显而易见,他竟只有这种木讷的反应!是可忍孰不可忍!

    石海见她低垂着头,身子微微颤抖,只以为自己方才太过失礼,也顾不上方才心中的郁郁,连忙说:“冰雁,你别生气,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呢?要不,”石海想一想,一把抓起她的手,道,“你打我好了!”

    冰雁气不过,顺势便打了他一掌,骂道:“笨蛋!笨死你算了!”

    石海傻乎乎地看着她,也顾不得才挨了一下,问:“你怎么了?”看她这样子,不像是生气,倒像是怄气。

    冰雁面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再三地深呼吸,好容易才平稳了气息,埋怨道:“平日里看你挺聪明的,怎么这笨起来这么笨呢!”

    其实这实在是怪不得石海,若是在前两天,面对冰雁这反常之举,石海必定会福灵心至,瞬间领悟。可石海在承受了冰雁一次又一次的冷眼与打击后,即便是心中有什么想法,现在也全没了。

    冰雁见他还是一脸茫然,忍不住抬头看一眼天,心中默念:静心!耐心!静心!耐心!……

    她在心底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就像是公子所说,人前从前再三表白,她都是毫不留情地拒绝,不给人心里留一丝念头。现在可好,等到她回心转意,别人却不敢往这块想。

    罢了,罢了!就算是她欠他的!

    冰雁伸出手指,戳一下石海:“石头!笨石头!大木头!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难道我表现得还不明显吗?我冰雁岂是会随随便便被人又搂又抱的女子?”

    石海眨巴眨巴眼睛,不敢确定地问:“你是说……你的意思是……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就是你想的那样!”冰雁拼命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石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伸手狠狠地打自己一下,嘴里喃喃道:“疼!”

    “傻子!”冰雁被他这傻里傻气的样子逗乐。然而,笑意刚起,心底又有了些酸涩的感觉。石头啊,何时有过这般傻气的样子呢?

    石海这下才终于确定,他一把将冰雁抱住,直到人就在他怀里,他仍旧不放心地又问:“冰雁,我不是在做梦吧?还是,你在梦游?”

    “砰”的一声,冰雁抬手给了他脑袋一下,恨恨地道:“笨石头!再说这样的傻话,我便真的反悔了!你也不看看这天上明晃晃的太阳!有人会在这个时辰做梦或是梦游吗?”

    石海嘿嘿一笑,揉了揉脑袋,坚定地说:“不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