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哲勋往事
    翌日清晨,杨妃早早地便起身,简单地梳妆一番,带着绿芜往月华宫走去。

    彩纹见杨妃来了,迎上前去恭敬请安:“杨妃娘娘来的好早,我们娘娘昨夜睡得晚,还未起呢!奴婢这就进去唤娘娘起身。”

    杨妃一听,连忙摆手:“不必,娘娘既好睡,那么嫔妾等等也是应该的。”

    彩纹笑一笑,将杨妃请到正殿,又命人上茶、拿了点心吃食,这才进了寝殿。寝殿内,贵妃压低声音问:“杨妃来了?”

    “回娘娘,杨妃娘娘来了有一会儿,奴婢将她请到正殿喝茶呢!娘娘可要起身?”彩纹问。

    贵妃慵懒地笑一笑,翻个身,道:“不必,她既如此有心,便叫她候在外面。今日天气如此好,正适合多睡会觉呢,本宫再睡会儿。半个时辰后再进来叫本宫吧!”

    “奴婢明白。”彩纹笑着退了出去。

    杨妃见她这半天才出来,起身问:“可是娘娘起身了?”

    彩纹歉然地说:“回杨妃娘娘的话,今日许是娘娘太疲倦,奴婢进去好半晌,娘娘都未醒。原本奴婢想着,您在外面候着,该叫娘娘起身才是。可方才您说娘娘好睡,奴婢也是心中不忍,便没有叫醒娘娘。”

    杨妃眼底的愠怒一闪而过,快得叫人察觉不到,面上却依旧保持着得体的笑意:“无妨,本宫在这儿候着娘娘便是。”

    就这样,杨妃在那正殿的椅子上,端坐了大半个时辰,方才听见寝殿内有动静传来。彩纹急忙走进去,不多时,扬声道:“娘娘起床!”

    她话音刚落,便有训练有素的丫鬟鱼贯而入,手中捧着水盆、毛巾、茶盂、漱口水等物件。饶是如此,也又等了近半个时辰,贵妃方才姗姗露面。

    而此时,杨妃已端坐了一个多时辰,直坐得她腰酸背痛。见贵妃出来,她连忙起身,盈盈拜下:“贵妃娘娘金安。”顺带着放松一下,她的眉头微不可见地蹙了蹙,迅速恢复寻常。

    贵妃歉然地扶起她:“今日不知怎的,本宫竟如此贪睡,害妹妹久等。”随即转身看向彩纹,斥责道,“蠢笨丫头,既是杨妃娘娘久候,竟不知早些进来唤本宫起床!”

    彩纹听了这话,面上微微有一丝委屈:“奴婢原也是准备叫醒您的。可杨妃娘娘却拦住奴婢,说是您好睡,不忍搅扰。奴婢这才作罢。”

    “妹妹,你对本宫如此体谅,本宫真是感动。”贵妃听了这话一把握住杨妃的手,感激不已地说。

    彩纹在旁边附和道:“说起来,杨妃娘娘真的是极体贴您。连奴婢都感动不已呢!”

    杨妃冷眼看她们主仆俩在这儿一唱一和,心底厌烦,面上却不露分毫:“姐姐要掌管六宫事宜,难免辛苦。身为嫔妾,不能分忧已是无用,若再扰了娘娘好梦,岂非是太不懂事?姐姐不必客气,妹妹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两人如此你谦我让一番后,方才转入正事。寝殿内,贵妃表示愿意同杨妃携手,共同对抗苏大夫。而杨妃则将自己原本的计划与打算一五一十地说与贵妃听。两人几乎一拍即合。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因着此事而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为表亲厚,贵妃留了杨妃用午膳,方才着人好生送了回去。杨妃也不再推辞,拜别后,方才不舍地离去。

    杨妃走远后,贵妃坐在妆台前,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叩着桌面,若有所思。

    彩纹走过来,问:“娘娘,您决定同杨妃联手?”

    贵妃颔首:“本宫只是答应同她联手,但具体事宜本宫不会插手,一切便由着杨妃出面吧!”

    “娘娘英明!”彩纹称赞道。

    而杨妃回去后,香茗迎出来,见她脸色不豫,问:“娘娘,您怎么去了这么久?昨夜不是同贵妃娘娘说好了?难不成她今日又变卦了吗?”

    杨妃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的绿芜不满地说:“香茗姐姐你不知道,今日那贵妃娘娘有多过分!她竟让我们娘娘生生在正殿端坐了一个多时辰,方才不疾不徐地走出来。还说假惺惺地说什么这阵子太累,才这样好睡!我瞧着她神色好得很,一点也看不出疲倦!还有那个彩纹,也在一旁装腔作势……”

    “够了!”杨妃出言打断,“如此糟心的事,还需要再说一遍吗?”

    “是,奴婢失言了。娘娘恕罪!”绿芜知道她心情不好,连忙请罪。

    香茗挥挥手,示意绿芜先出去,她则来到杨妃身边,好言相劝:“娘娘,您别同贵妃一般计较,没得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倒是不划算。您未来是要做皇后的人,她不过是一介贵妃,即便她今日在您面前耀武扬威又如何?迟早有一天是要拜在您膝下,俯首称臣的!”

    香茗这番话可谓是正中杨妃下怀,她原本不豫的神色方才和缓一些,瞥一眼香茗,道:“你如此说也有几分道理。本宫的确无需同她一般计较,便由着她再高兴些时日!”

    香茗心底松口气,转而说起了凑趣的话,杨妃脸上渐渐有了笑意。

    苏诺语依旧平心静气地生活,往返于嘉德殿和太医院,偶尔同心云会绕到御花园中走走。丝毫不知宫内的这些女人们早已开始算计着她!

    而此时正率兵北上的季舒玄还尚不知苏诺语已然离开了逍遥谷,进了皇宫。这日午后,趁着众兵将用餐时,褚哲勋独自寻了个僻静之处,将苏诺语缝制的衣衫拿出来,翻来覆去地看。

    副将魏宏远从他身后绕过去,见他又拿出了那件衣裳翻看,忍不住打趣地道:“将军,您这一天到晚恨不能时时刻刻地将这衣衫拿出来看,干脆日日穿着,别脱下了!”

    褚哲勋回头见是魏宏远,不疾不徐地收拾起衣衫,方才道:“你小子不好好忙自己的,成日地将眼睛盯着我!”

    魏宏远同他私交不错,也不是第一次做他的副将,配合起来算是默契。其实魏宏远比他还要年长几岁,家中也有了正妻和两位侧室,就连膝下都已有了一双儿女。从前这样的情形他从不觉得羡慕,可现在看来,他可真是羡慕得要命啊!于褚哲勋而言,现在每日每夜心心念念的就是将诺语快速地迎娶进门!

    “将军,我瞧着您这样子是着迷了!我倒是好奇,一直不见您娶妻,可见是您眼高于顶。想来这些年中皇上也是给您寻了不少名门闺秀,却也不见动静。如今突然这般,可见这女子是位奇女子啊!”魏宏远说道。

    京城中的众多才俊都早已妻妾成群,唯独褚哲勋!别说妻妾,这么些年,他身边两个红粉知己都没有。前些年中,有个王爷的女儿看上了褚哲勋,放下身份,拉下面子,方才求着父亲去褚府提亲。孰料,褚哲勋一听是这事,便好言好语地将王爷给送了出去。

    这郡主心有不甘,便又去求了皇上,正巧皇上也是乐见其成,于是欣然答允。无论是王爷也好,郡主也罢,都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再怎么说,为人臣子不会如此拂皇上的面子。王府中甚至开始为郡主准备大婚时的衣衫首饰!

    没想到,皇上在褚哲勋面前,好说歹说,几乎是谈了整整一个下午,就差没有让他奉旨完婚,褚哲勋还是坚决地不答应。最后没法子,皇上亲自去了王爷府上,好言安慰一番,并许诺给郡主找一个好驸马,这事方才作罢。

    这件事当时在京城中闹得轰轰烈烈,坊间甚至有传言,说褚哲勋之所以一直不肯娶妻,这次又断然拒绝郡主,是因为他有断袖之癖,压根就不喜欢女人。

    在这样的舆论之下,不少人都以为褚哲勋未必嫌疑也该娶个妻子过门,然而他却镇定自若,既不怒也不恼,置之不理。这事渐渐也就平息了。

    魏宏远想着往事,再看看面前这个情至深处、无法自拔的男子,简直觉得太玄妙!看着将军这样子,他实在是对未来的将军夫人好奇得不行啊!该是什么样的奇女子,竟能叫一直铁石心肠的将军用情至深?

    “我看上的女子自然是这世间极好的!”提及此事,褚哲勋脑海中出现苏诺语的样子,他面部一贯冷硬的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

    魏宏远啧啧两声,问:“不知我们何时能喝到将军的喜酒?”

    “等这次征战回京,我便前去提亲!”褚哲勋豪情万千地说。

    魏宏远追问:“敢问将军,这将军夫人是哪府的千金?”

    褚哲勋横他一眼,道:“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你放心,到时候我必定会派人去你府上送请柬!”

    魏宏远撇撇嘴,竟如此神秘!

    褚哲勋见他一直在这儿闲聊,问道:“你小子没事了吗?跑到我这儿说这么些没用的!”

    魏宏远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来找他的缘由。从怀里拿出两封书信,递到褚哲勋手中,说道:“将军,这有一封是家书。另一封是皇上派人送来的,说是私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