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打定主意
    苏诺语的视线扫过心云,心中猛地想起一件极其要紧的事。她迅速起身,拉过心云的手,坐在妆台前,说:“心云,从现在开始,你同我一起易容!”说起来,今日若非是心云被章华认出来,也不会有后面那些事。

    心云面上一凛,郑重地点头:“是,小姐。”

    苏诺语是易容高手,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已经易容完毕。眼看日落西山,两人出了屋子,下楼。点好菜后,苏诺语坐在那儿,百无聊赖地看着外面的街道,刚想要说话,就见石海走了进来。

    苏诺语心中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从容地别开了脸,极自然地收回目光。心云明显要紧张许多,她只得飞快地低下头去,掩耳盗铃地认为这样就不会被石海注意到。

    石海手中拿了画像,正在询问掌柜,苏诺语的余光瞟一眼那画像,虽说画得不错,然而同真人还是有几分差距。那掌柜的看了半晌,终于缓缓地摇摇头。石海并不甘心,又挨桌地询问。

    心云放在桌下的手下意识地抓住苏诺语的,微微发凉的掌心泄露了她内心的紧张。苏诺语捏捏她的手,示意她上楼避一避,心云明了,在石海走向她们的时候,起身上楼。

    石海来到苏诺语的面前,将画像摆在她面前,低声问:“小姐,您看看,可曾见过这位女子?”

    苏诺语煞有介事地端详片刻,方才镇定自若地摇摇头,刻意压低声音道:“未曾见过。”

    得到的几乎是意料中的答案,石海道谢后,转身离去。对于石海来说,已经找了大半日,却毫无结果,可谓是心急如焚。虽说是准备了画像,可苏小姐擅长易容,只怕寻找起来是难上加难。他甚至在想,若是再找不到,是不是该通知公子。

    心云在楼上待了许久,直到看见石海他们出了客栈渐渐走远,方才下了楼。

    “小姐,您真的不打算回去吗?”心云见苏诺语的目光一直盯着门外,再度问道。

    苏诺语没有回头,只淡淡地说:“不必多言。”

    在异常沉默中用过晚膳,两人回到房间,心云突然想起一件顶要紧的,紧张地问:“小姐,我记得您曾说过默贤阁是朝廷所忌讳的组织!倘若皇上知晓了您与公子的事,那么公子岂非是有危险?”

    话音未落,苏诺语骤然起身,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心云,许久后方才说:“我知道了!”

    心云惊诧莫名,这两日小姐总是这样,说些她听不懂的话。她想要再问,可看小姐那样子,大概是不想再听,她也就只得三缄其口。

    苏诺语来到床边,交代了一句,便上床歇息了。说是歇息,唯有她自己才知道内心的波澜起伏!

    若非是心云那句无心的话,她只怕是这两日来,都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

    按说,像默贤阁这样的组织肯定是朝廷的大忌,换言之,夜离的存在必定是季舒玄的心头大患!可是,另一方面,夜离又是褚哲勋,而褚哲勋——那可是季舒玄自幼的太子伴读!

    她脸色微变,这其中到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是褚哲勋在季舒玄面前隐藏的太好,还是他另有所图?从她内心来讲,若是有人告诉她,夜离是个心怀不轨,意图谋得皇位之人,她一定是不相信的。哪怕到了今日,她依然深信夜离绝不是那样的人!

    只是,她看人大概是不准的。否则,当日怎会看不出阮天浩是那样喜新厌旧、朝三暮四的人?又怎会在夜离身边数月,都没能看出他就是自己一心想要找的褚哲勋呢?

    苏诺语微闭双眸,脑海中出现了这样的画面:有一日,季舒玄发现他心中最忌讳的人其实就是褚哲勋,他会怎么办?一怒之下,会不会叫人将他抓起来,斩立决?

    然而,夜离被绑缚刑场的画面一出现在脑海中,她竟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睛,死命地摇摇头,将这令她心惊胆战的画面甩出脑海外。

    苏诺语可悲地发现,纵然到了今日,她仍旧无法面对夜离撒手人寰的画面,甚至,连想一想,都会叫她痛彻心扉!她面上露出哀戚的笑,只怕还是有朝一日,褚哲勋就站在她面前,她手中的匕首也无法对准他的心脏,用力地插进去。

    她心中默念:爹、娘,女儿无用,你们怪我吧!现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跟夜离在一起,如此而已。

    不再去假想未来可能发生的事,苏诺语心中更多的,反而是担心。季舒玄已经明着告诉她,会派人在她身边,打着保护的幌子监视她。而石海带着默贤阁的人又在满京城地找她,倘若这件事被季舒玄知晓,只怕褚哲勋便危险了!

    自从她知道夜离就是褚哲勋之后,许多事方才恍然大悟。比如之前在瘟疫村中,同李妃起的那些争执,翌日皇上就能派人来斥责她,如今想来只怕是夜离做的。再比如,夜离赶在季舒玄之前,将天象一事告诉她,想必是心中清楚季舒玄对她动了心思,那晚方才会多加劝告。

    想起那夜的事,苏诺语的脸颊不自觉地泛红……

    她缓缓闭上眼睛,那晚所发生的点滴,便出现在她脑海中。她似乎能感觉到他在她耳边沉重而灼热的呼吸,似乎能听到他一声声唤她的名字,似乎能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苏诺语睁开眼睛,泪流满面……

    她的双手紧紧握拳,直到水葱似的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直到疼痛感袭来,她满是愧疚的心方才得到一丝救赎。她在心底深深地埋怨、责备自己,竟然事到如今,还能这样不争气地怀念着他的点滴。

    苏诺语一动不动地躺着,任由泪水湿了发丝,湿了软枕,湿了衣衫……一直摇摆不定的心,忽而就有了决定。

    心云听见她小声的啜泣声,担忧不已,连忙走过来,关切地询问:“小姐,您不舒服吗?”

    苏诺语没有转身看她,只是哽咽地说:“心云,明日我们入宫吧!”

    “入宫?”心云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两分,“小姐,您只是随意说说吗?”以小姐的性子,即便同公子发生了再多的争执,只怕也不会甘心去做皇上的妃子啊!

    苏诺语摇摇头,闷闷地道:“我再想想。你先睡吧!”

    心云嗯一声,知道小姐如今心乱如麻,遂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苏诺语将眼泪擦干,这样肆无忌惮的流泪,反倒是带走了不少她心底的郁郁。想起心云方才的反应,即便是没有回头去看,苏诺语也能猜到她必定是满心惊讶。

    然而她绝非只是随口说说,她想的很清楚,若是不想回逍遥谷,那么最好的躲避之处,便是皇宫。别说石海,就是夜离也断然不敢到皇宫里将她带走!

    当然,她绝对没有任何想要当季舒玄女人的心思,何况她早已不是黄花闺女,以季舒玄的傲气,怎么也不会要一个身心都不属于他的女人。她知道褚哲勋是季舒玄的心腹之人,正因如此,她也许想要彻查昔日之事,最方便快捷的便是借季舒玄之手!就连进宫的身份她都已经想好,她可以以丫鬟的身份入宫,若是心云不愿意,可以在外面等她。

    打定主意后,苏诺语便觉得压在心头的重担瞬间就轻了不少。她长长地出口气,抛开一切杂念,轻轻地闭上眼睛……

    翌日清晨,苏诺语尚未起身,就听见外面传来克制守礼的敲门声。心云见状,连忙飞快地起身,简单地收拾,来到门边,警惕地问:“谁?”

    “心云,苏大夫可起身了?”一道恭敬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心云同苏诺语对视一眼,惊诧地说:“是章公公!”

    苏诺语面无表情,自嘲地开口:“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看来老天都希望我能远离默贤阁。”

    心云神色黯然,转而低声回应:“我家小姐还未起呢,章公公您稍后片刻。”

    章华的声音听起来耐心十足:“好说好说。咱家在外面候着,苏大夫不必着急。”

    苏诺语收敛心思,如常起身,洗漱梳妆,待得一切完毕之后,方才示意心云开门,让章华进屋。

    章华跟在心云身后进屋,在苏诺语面前,他保持着同在季舒玄面前一样的低眉顺眼、谦卑有礼:“苏大夫,一大早地便来叨扰,实在是奴才的不是,还请您恕罪!”

    “章公公,你身为宫内的总管,皇上身边的红人,而我不过是一介百姓,你实在不必在我面前自称奴才。”苏诺语淡淡地说。

    章华陪着笑脸,道:“苏大夫,您这是说哪里的话。别人不知道,奴才还能不知道吗?您现在可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啊!若非是您执意不肯,只怕昨日皇上已经迎您回宫,商量着立后的事宜了!”

    苏诺语听见旧事重提,冷静地打断:“这些话昨日我已同皇上说得很清楚,公公便不必再提。”

    章华一噎,面上笑得讪讪。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