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再遇刺客
    褚哲勋恭敬候在嘉德殿外,直到季舒玄回来。看着季舒玄满面悲戚,褚哲勋深深沉默。面对这样的丧子之痛,他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加以安慰,或者说褚哲勋认为任何语言在这样巨大的伤痛面前都显得单薄无力!

    季舒玄深深地叹气,随即沉声道:“各路大军你可都布置妥当?”

    “是。”褚哲勋点头,“臣已做了相应的应对之策。只是这些日子以来国内各地都大规模地爆发了瘟疫,而各王爷的封地却灾情不严重。所以即便他们的诡计不能得逞,但咱们在应对之间还是会极其艰难!”

    季舒玄听后,面色沉重:“这阵子无论是国事还是家事都出了太多问题。难道是朕这皇帝做得不好?所以上苍才要如此惩罚朕?”

    褚哲勋听他说出这样的话,猛地单膝跪地:“皇上您言重了!您是天子,上苍不会惩戒他的孩子!只是有人要逆天而行,但臣相信,逆天者终究会受到应有的惩戒!请皇上坚定信念!”

    “哲勋,幸亏朕的身边还有你在!”季舒玄握住他的手臂,用力地将他拉起来,郑重地说道。

    “臣愿意为了皇上肝脑涂地,在所不辞!”褚哲勋朗声道。

    季舒玄紧盯他半晌,终于抚掌:“好!朕也坚信,无论是怎样的阴谋,都会有败露的一天!朕不会容许有任何人破坏朕的江山社稷!”

    既然坚定了信念,两人便又开始商榷要事……

    而清晨的瘟疫村,在经历了昨夜的惊心动魄之后,并未回归平静。苏诺语的身边蛰伏着无数的险情……

    对于苏诺语来说,新的一天,其实和之前一天一样,没什么区别,依旧是忙忙碌碌地在医馆内,把脉、诊治、开药,周而复始,循而往复。

    清然依旧在她身后不远处坐着,双目却如鹰隼般锐利,紧盯着每一个上前靠近苏诺语的病患。自从昨日有人夜袭诺语之后,清然的警惕性便陡然提高。以她的经验来看,在知道前次刺杀失败之后,对方应该不会善罢甘休。

    事实证明,清然的经验非常准确!

    快到正午时分,苏诺语抬头看一眼排队的病患,只有五六个人,不算多,便对身边等候的大夫说:“你们先回去歇息吧!等给这几个人看完,我再走!”

    眼见一上午即将安然度过,清然心中缓缓松一口气,一直绷着的神经松弛下来,却有些憋得慌。苏诺语看一眼最后那个男子,对清然说:“你先去忙,我这儿马上就好!”她算得出来,一整个上午,清然都没有离开过小茅屋,如今看她坐在那儿神色不自然的样子,她便猜到她定是想要出恭。

    清然本想坚持一会儿,可的确是有些不舒服。再看看只剩下一个人,也没有多想,点点头就出了医馆。

    排在最后的是个年轻的男子,三十余岁,却躬身驼背,走路也有些迟缓,看样子病的不轻。苏诺语看着他,心下不忍,正巧也没什么事,便起身来到他身边,帮他把椅子往后挪挪,更方便他坐下:“我看你似乎面生的很,从前没在我这儿看过吧?”

    苏诺语是个记忆力极佳的人,一般而言只要是她看过的病人,哪怕只有一次,多少也会有些印象,至少会觉得十分眼熟,可眼前这男子却陌生得很。但她并未想太多,毕竟这瘟疫村内,每日都还是有新的病患进来。

    男子点点头,并不答话。

    苏诺语笑着说:“我看你这样子,病的不轻,就坐这儿吧!”

    男子哑着声音道:“多谢苏大夫。”

    苏诺语站在男子面前,刚刚将手搭上男子的手腕,便心中一紧,垂在一旁的手探向随身的银针。男子见苏诺语全神贯注的样子,唇角微微上扬,并未注意到她另一只手的细微动作。

    突然,男子一只手猛地探向怀中,抽出一把短刃,朝着苏诺语便刺过去!

    不料,一直专心把脉的苏诺语突然灵活地侧身一闪,险险避开那迎面而来的短刃。男子眼中闪过惊诧,苏诺语在经历了昨夜的惊魂之后,今日明显淡然许多,她动作迅捷地抬手一甩,三枚银针迎着男子的面容飞去。

    这男子显然也不是吃素的,他头一偏,三枚银针擦着脸颊而过。他稳住身形,倾身向前,大手探向苏诺语的衣襟,眼看就要抓住,突然感觉身后猛地被人一拖,他反应极快地抬腿踢去。

    “清然!”苏诺语唤道,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么快便折返回来的清然。

    清然顾不上理会诺语,沉着脸,抬腿一压,打落男子的腿。男子心中一惊,没想到这苏大夫身边竟还有高手保护!他不得已先暂时放弃对抗苏诺语,转而专心地回身对付清然。

    若在往常,清然或许还会耐心地陪着玩玩,可今日她着实有些不适,俏脸冷着,还是速战速决地好。

    苏诺语一眼便看出清然的不适,想要帮忙,然而那两人纠缠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苏诺语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观战就好。

    近身打斗男人有天生的优势,当然这得是在两人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若是现在这样,那男子同清然交手不过十余招就明显落了下风。渐渐地,男子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清然的动作却依旧犀利。

    只见她抓住机会,一掌直袭男子胸口,掌风之大之凌厉,令男子避无可避,生生承下。

    “噗”的一声,男子口中喷出一大口血,脚下也连连退了数步,直到碰触到柱子,方才借力停了下来。清然瞥一眼应声落地的短刃收回掌风,趁胜追击,脚底生风,不过是眨眼间,便来到男子面前站定。

    男子一手摁着胸口,谨慎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心知若是硬拼必定不是面前这女人的对手。他急中生智,看一眼不远处地上的黄沙,在清然出手前,一个闪身,飞快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对准清然,扬手一甩……

    清然早在他出手前,便看穿他的意图。她微微蹙眉,抬起手臂,宽大的袖子将沙子挡住。男子瞅准机会,一跃而起,一脚踢向清然。

    清然脚下微移,闪身让过,身形灵活地绕过男子,迅捷地俯身拾起男子方才掉落的短刃,一手肘击男子后背,一手飞快补刀。短刃顺势刺入男子的心窝处,男子身体微晃,不敢置信地转身看一眼清然,抽搐着倒在地上。后背上的短刃更深地刺入他的身体,把手处将他的身体撑离地面。

    清然缓一口气,双手不自觉地捂住小腹处,找了把椅子坐下来休息。苏诺语连忙上前,看她脸色微微有些泛白,以为她也受了伤:“你怎么了?瞧着你脸色不好,我给你把脉看下吧!”

    清然脸微红,挣开苏诺语的手,低声说:“我似乎是信期到了……”

    苏诺语是大夫,面对这些反而比清然自然,她拉开清然的手,薄责道:“既是身子不适,方才还跟人那么激烈地打斗!对身体多不好!”

    “苏小姐,我若是不打,难道看着他伤害你?”清然好气又好笑地说。

    苏诺语话一出口也觉得说得不妥,撇撇嘴,辩解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直接一掌毙命嘛!”说着她起身,比划了两下。

    清然噗嗤笑出声来,说:“你以为我是你家夜离呢?我若真能这样一掌毙命,哪里还需要同他浪费时间!”

    “夜离可以这样一掌毙命吗?”苏诺语好奇地追问。她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想着要缓解自己的尴尬而已。

    清然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当然可以!你太小看夜离!他可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苏诺语听后,两眼泛光:“干脆等瘟疫之后,我拜师学艺吧!”她现在是真的后悔当年没有好好跟爹爹学两手,否则哪里会这样处处需要人保护?

    清然摇摇头,真是羡慕苏诺语随时随地都能有这样好的心态!

    就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原本先离开的大夫们听见打斗声又迅速折回来,一进医馆,最先瞥见的就是地上的尸体。大家吓得忍不住往后退两步,随即看见苏诺语和清然安然无恙地坐在那儿,有说有笑,方才松一口气。

    “苏大夫,没想到你不仅医术了得,身手也这样好?”大夫甲真心赞道。

    苏诺语连忙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是小然的功劳!”这样大的功劳,她可不敢揽在自己身上。

    众大夫一听,纷纷对清然刮目相看。这小然姑娘看上去同苏大夫一样,都是生的柔柔弱弱,没想到竟有这样高深的武功,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渐渐的,除了大夫外,医馆处又聚了些病患,大家都是普通百姓,哪里见过这样的打打杀杀,不由得心生不安。知道侍卫循声而来,众人才渐渐散去。只是这样公然地闹出人命来,侍卫欲将清然带走。

    “来人是刺客,是为了刺杀我!”苏诺语站在清然前面,解释道,“小然不过是自保,才将他杀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