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皇子夭折
    乳娘本是一句无心之言,听在贵妃耳中却极为不悦。她冷冷瞥一眼她,薄责道:“平日里多将心思放在睿儿身上,不该说的话便不要说!”

    “是,奴婢省得。”见贵妃言语中有斥责之意,即便不知道自己方才那话错在何处,仍急忙跪下请罪。

    贵妃挥挥手,示意她退下。她站在睿儿的小床前,看着睡得香甜的孩子,脸上方才缓缓漾起一抹慈母的笑意:“睿儿,母妃这样做,可都是为了你啊!即便那个女人对你有恩,但若是容的她入宫为后,你便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嫡长子!”

    那小小的婴孩自然是不会回应贵妃,贵妃坐了会儿,俯身温柔地亲一记孩子,便转身离去。

    是夜,天刚擦黑,朝霞山之巅便出现了一个人影。等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另一个人也如约而至。左侧男子语气微微有些急促:“你终于来了!你可知晓,我昨夜派出的那个人,没有回来?定是被人除掉了!”

    “这也是我今日赴约的原因,事情有变!”右侧男子相较于左侧男子来说,镇定许多。

    左侧男子仍旧有几分着急:“我现在担心的就是,那人会不会将我供出去!”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再如何担心也是枉然。”右侧男子说,“我虽不知你的人折于何人,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之前得到的消息有误!真正研制出药方的人并不是那个太医院的院判张祜,而是一个姓苏的女人,她此时就住在瘟疫村内。”

    左侧男子脸上的惊愕一闪而过:“既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找人做了她!”

    “你以为只有你我想要置她于死地?我告诉你,现在这宫里想要她死的人多得是!”右侧男子脸上露出一抹邪狞的笑,“你日日在朝廷之上,该知道季舒玄原本想要立贵妃为后,后来这事不了了之,就是因为那天府星的传言。现如今,天府星所指示的人出现了!”

    “你是说季舒玄想要立一介小小大夫为后?”左侧男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右侧男子冷哼一声:“有何不可?他季舒玄仗着自己是天子,这天下的女人他早已是予取予求惯了,想要谁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左侧男子听出这话中浓浓的嘲讽意味,不禁好奇:“说起来,你为何对季舒玄有如此大的仇恨?”

    “私人恩怨。”右侧男子惜字如金。

    左侧男子见状,不再多言,转而问起旁的事:“那依你之见,可还需要派人前去做了那女人?”

    “自然要!她既敢坏我好事,就得受到惩罚!”右侧男子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只是,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多派两个人去!”

    左侧男子点点头,说:“好,这个事我去安排!那小皇子那边,再不下手,只怕就错过这绝佳的机会!”

    右侧男子眼底一片诡谲,反问:“我做事还需要你来提醒?”

    听了这话,左侧男子下意识地皱眉,然终究什么话也没说。直到右侧男子离去,左侧男子仍旧站在那儿,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夜色一分分转深,宫中的一隅,一个身披斗篷的宫装女子边走边谨慎地四处张望。不一会儿,寂静的夜色中传来一两声布谷鸟的哀鸣,宫装女子面露喜悦,连忙自黑暗中往前走两步。

    还未待开口,便被人搂入怀中:“你来了?”

    女子轻笑出声:“说什么傻话?人都被你抱在怀里,还这样问!”

    “你不知道,自你我一别,这一道宫门,便阻拦了我的思念。”男子喟叹一声,“即便我此刻拥你入怀,仍旧心中空落落的,没个着处。”

    女子的笑意渐渐隐去,一抹幽怨爬上脸庞:“你尚且如此,我岂非更是日日难捱?”

    “你放心,天无绝人之路,我总相信有朝一日,你我会重逢!”男子搂紧她,在她耳边喃喃低语。

    听了这话,女子脸上浮出哀婉的笑:“即便有那一日,又如何呢?你早已有妻子在畔,而我也已人老珠黄,你又哪里还需要我?”

    男子不悦地皱眉,轻斥道:“胡说什么!你在我眼中,从来都如初见一般,温婉动人!你要知道,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饶是我身边有了别的女人,我的心也只在你身上!总有一日,我要将你明媒正娶!”

    没有女子能不被这样信誓旦旦的诺言所打动!女子纵使知晓这不过是一句空口诺言,仍不禁心旌摇曳。她痴痴仰头,注视着他同样深情如许的眼眸:“好,我信你!我等着有朝一日,能成为你的女人!若是真的有那一日,那么无论是做妻做妾,甚至是为奴为婢,我也甘愿!”

    男子的手飞快捂住女子的唇:“你说这样的话是在刺我的心么?我对天起誓,今生今世,若有负你,便天打雷劈……”

    “不要!”男子的话没说完,便被女子打断,两滴清泪自她眼角滚落,“这世上若是没了你,我活着又有何意义?我宁愿同你遥遥相望,也不愿你有任何闪失!以后这样的话还是别说了,也不怕忌讳!”

    男子看着女子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中蓦然一动,一时间情之所至,微微俯身吻了上去:“这样的你,叫我如何舍得?”

    女人本就是感性的,何况又面对着自己心中所慕之人,自然是难以把持。女子起先脑子里还存有一丝理智,然而半推半就间,男子那令她沉醉的气息渐渐将她包围。一丝感叹自她唇边逸出,她抛却所有礼义廉耻,毫无顾忌地迎合着男子……

    一阵颠鸾倒凤之后,男子手中把玩着女子腰间的肚兜,得意且满足的笑爬上那张英俊的脸。

    女子含羞带臊地看一眼男子,盈盈眼波中显露情意无限:“今夜找我可是有什么要事?”

    “没事便不能来看你?”男子声音中有着激情之后的沙哑,“你可知道,你让我深深沉醉!若是可以,我宁愿天天与你在一起!”

    女子娇羞地低下头去,小声道:“我也愿意同你在一起!”

    男子唇角上扬,噙着一抹放荡不羁地笑,搂过女子纤细的肩膀,在她耳边一阵低语:“明白了吗?”

    女子脸上的娇羞刹那间僵住,她眨眨眼睛,看一眼地上两人交缠在一起的影子,点点头,说:“好。”随即,她起身,快速地归拢衣衫,低声说,“我先走了。”

    男子从地上猛地起身,一把拉住女子的手,飞快地从她身上扯下肚兜,随意塞进袖中,又在她腰间摸一下,方才说:“乖乖的,帮我将事情办妥!”

    女子一怔,微不可见地点一下头,在转身地瞬间,一抹失望自眼底浮现……

    后半夜,夜深人静,月色溶溶,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从月华宫的偏门悄然离开。

    翌日清晨,贵妃犹自好睡,梦境中,她正寝殿外跪接封后圣旨。她身后跪了一地的丫鬟与奴才,身前站着一脸喜气的章华,他手中拿着的是那道她日思夜想的明黄圣旨。

    “贵妃娘娘接旨——”章华那阉人特有的尖细嗓音响彻整个月华宫。

    贵妃面带端庄得体的笑,盈盈拜下:“臣妾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贵妃纪氏,秀毓名门,温俭淑良,为后宫之表率,宜母仪于天下,故立尔为皇后,钦哉!”章华一字一句地读完,随即笑着说,“娘娘,请接旨吧!”

    “臣妾叩谢圣恩!日后必定更加勤谨奉上,和睦六宫,为皇家多多开枝散叶,绵延子嗣。”贵妃喜不自胜地说道。

    然而,到了该起身接旨的时候,她站起身后,却仿佛觉得脚上有千斤重,无论她如何努力,也迈不出一步。而面前的章华却一步一步后退,手中扬着明黄圣旨,嘴里念叨着:“贵妃娘娘,您快来拿啊!您若是不要,老奴便将这圣旨给别人!”

    “不行!那是皇上给本宫的!那是给本宫的!别人怎配拥有?”贵妃心急之下,冲着章华嚷道。

    无奈她心急如焚,脚下仍挪动不了一步,就在这关头,忽然听得外面传来哭天抢地的哭声,她只以为是在梦里,不耐烦地咒骂一句,继续朝着章华手中的圣旨努力。

    不过是一瞬间,眼前一亮,一切都消失不见。紧接着就是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丫鬟彩纹的哭腔:“娘娘,您快醒醒,小皇子……小皇子他……殁了!”

    “什么?”贵妃猛地惊醒,其实并未听真切彩纹说了什么,只是听到偏殿那边传来极凄厉的哭声,以及一声声唤着的“小皇子”。她心中咯噔一声,不好的直觉袭上心头,方才那梦就是个极不祥的征兆,如今又听到有人哭着唤“小皇子”,她猛地起身,逼视彩纹:“你方才说什么?”

    “娘娘,小皇子……殁了!”彩纹跪倒在地,大声哭道。

    贵妃愣在那儿,方才彩纹那重重跪地的声音,就好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她的心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