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皇子染病
    苏诺语稍稍离开夜离的怀里,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接过那信。翻开来看,信的内容大概就是表达了对苏诺语尽心医治狗子的感谢,然后告诉她,他们决定离开京城,回老家去生活。

    苏诺语放下信,泪眼朦胧地看着夜离:“京城不是早已戒严?他们是如何离开的?”

    夜离摇摇头,表示不知。这一点他也觉得奇怪,以老何夫妻的能力来说,是没有办法出城的。可是,今日他派何亮去找,却是没有寻见踪影的。夜离心底甚至划过一丝不好的感觉,只是诺语已如此伤心,他不忍提及罢了。

    夜离正极力安抚着苏诺语,屋外传来石海刻意压低的声音:“公子!我有要事禀告!”

    听见这话,夜离与苏诺语均是一震,互看一眼,莫不是那个李妃又不安分了?

    “进来!”夜离沉声道。

    石海快步走进来,他方才在屋外已听见了苏诺语的声声哭泣,这会儿进来自是不好抬头看的。只是走到夜离面前,低声道:“公子,刚刚得到的消息,小皇子身染瘟疫!”

    “什么?”夜离一惊,猛地起身。

    石海表情严肃,重复一遍:“千真万确的消息,小皇子身染瘟疫。”

    夜离不敢置信地看着石海,眉宇间是隐藏不住的哀恸。小皇子可是皇上唯一的子嗣,怎会突然身染瘟疫呢?前两天他进宫时,皇上还说起,此次瘟疫唯一令他心安的就是宫里未有染及。这才两日不到,小皇子怎么会……这对皇上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啊!

    苏诺语见夜离这副样子,虽说心里隐隐觉着有些夸张,但这个时候,她自己也是于心不忍的。她还记得重生那日便是合宫夜宴,庆贺小皇子百日。如今算来,那孩子方半岁有余。

    虽说她没有见过那个孩子,仍旧心里觉得难受。那么小的孩子啊,那么脆弱的小生命,怎会突然染上瘟疫呢?

    “宫里可还有其他人身患瘟疫?”苏诺语问道。

    夜离神情骤然一惊,诺语的问话提醒了他,迅速转头直逼石海:“还有谁?”

    石海摇摇头:“似乎除了小皇子外,再无旁人。”

    “这不可能!”苏诺语笃定地说,“瘟疫有极强的传染性,往往是一人染及便传播一室,继而传遍一宫。可若是没有病源,是不会有瘟疫的!何况,宫里的环境那么好,小皇子更是集万千宠爱在一身啊!”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为之?”夜离虽说是在问她,语气也是**不离十的。

    苏诺语点点头:“嗯,我以为是这样。”

    夜离面色冷凝,挥挥手:“石头,你先出去吧!”

    石海出去后,苏诺语方才叹气:“那么小的孩子,真是可惜了!如今药方尚未研制出来,我们所有人对此都是毫无办法的。小皇子年幼,只怕是……”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口,然而夜离是明白的。

    夜离右手握拳,重重砸在桌子上,怒道:“这背后之人实在心狠手辣!连襁褓小儿都不放过!”

    苏诺语看着夜离脸上的愤怒,想着瘟疫爆发至今,那些殒命的百姓,心中便涌起深深的无力。身为医者,不能医治病人,眼睁睁地看着生命流逝却无能为力,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难以承受?

    翌日,将苏诺语安全送到瘟疫村后,夜离没有耽搁,赶在下朝后第一时间便进了宫。

    果然,季舒玄脸上愁云密布,看着褚哲勋,声音中有着掩不住的伤痛:“哲勋,你来了!”

    “皇上,宫中一切可还安好?”褚哲勋故意问道。

    听见这问话,季舒玄的神色更加郁郁,他摇摇头,半晌后方道:“朕的睿儿染上瘟疫了!”

    “什么?”褚哲勋惊诧万分。有些事,即便是事先已经知晓,可未经确认,总还是会在心底存些侥幸。如今,褚哲勋的心底那万分之一的希望也破灭掉。

    “昨夜,已有太医确诊了!”季舒玄说,“朕问过太医院,关于药方,暂时还一筹莫展!”

    褚哲勋看着季舒玄,他知道小皇子的染病不仅是他一人的损失,更是整个大朗王朝的损失!

    “皇上,臣记得前两日进宫,您还说一切无恙。小皇子怎会突然染病?”顿一顿,他继续说,“臣问过大夫,瘟疫若非是有人传染,小皇子是不会染病的。可是贵妃娘娘那儿有丫鬟患了此病?”

    季舒玄的眉头拧成死结,语气不寒而栗:“太医也是如此回禀的,你之前就同朕说过,此次瘟疫不像天灾,更像人为。因而,朕已着人详查过月华宫的所有人,除了睿儿外,并无人身染瘟疫!”

    “皇上!”褚哲勋惊呼,“这一切,一定是幕后之人的阴毒手段!”

    “无论是谁,胆敢对朕的皇儿下手,朕必定百倍千倍地奉还!”季舒玄说话间一掌已是重重击在桌案上。只见他青筋暴出,满目赤红。

    褚哲勋正欲说话,就见章华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只是打了个千儿,并顾不得往日的礼节,开口便说:“皇上,月华宫内,近身照顾小皇子的一个丫鬟,畏罪自尽了!”

    “畏罪?”季舒玄重复一遍这词儿,目光狠戾。

    “是,娘娘从那小丫鬟的屋内寻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是不得已的,并以死谢罪。”章华将事情的原委一一说来。

    季舒玄气极,大怒:“以死谢罪?一个小小贱婢竟敢同朕的皇儿相提并论?传朕的口谕,将那贱婢挫骨扬灰!诛其九族!”

    章华面上一凛,连连道:“是,奴才即刻去办!”语毕,躬身退了下去。

    褚哲勋看着季舒玄,知道他现在满心的愤怒,可即便杀尽这婢女的一家子,又能如何?小皇子染病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查出幕后之人才是当务之急!当然,这些话他不会相劝,这个时候,对于季舒玄来说,大概也是急于杀尽这婢女家人以泄愤的。

    “哲勋!”季舒玄突然唤他名字,“无论如何,这次瘟疫的幕后之人,一定要给朕查出来!”

    “是,臣遵旨。”褚哲勋应道。即便不为小皇子,即便没有皇上的命令,他也会不遗余力地去调查这件事。

    原本为了瘟疫,季舒玄就已经心急如焚,如今再加上小皇子的染病,他更是急得焦头烂额。偏偏这个时候,他这个做父皇的,不能前去探望,更是令他坐立难安。

    褚哲勋想了想,建议道:“皇上,臣记得李妃娘娘所在的瘟疫村中就有太医院的院判在。此次小皇子染病,何不将此人召回来?”

    季舒玄眉心微动,凝神片刻,终究还是摇摇头:“不必了,饶是张祜在,也是拿这病无能为力的。何况这暂缓病情的药方都是差不多的,留张祜在外,他能接触到更多的病人,兴许对他研制药方还有利一些!”

    这也是实话,即便现在将全天下的大夫都召集进宫,对小皇子的病来说,也是于事无补!但身为皇上,能这样做,确是令褚哲勋刮目相看的!

    他自问,若是今日易地而处,他能否如皇上这般无私?他在心底摇摇头,没有到那一步,他不知道自己会如何去做。

    渐渐冷静下来之后,季舒玄同褚哲勋商议出此次瘟疫可能的幕后之人,两人均认定此人可能是那几个王爷中的一个。只是具体是谁,一时间还没有确凿的证据罢了。这次瘟疫牵扯到皇子,此人的狼子野心已经彰显,看来是志在帝位啊!

    “皇上,若真是如此,您一定要随时警惕身边之人!”褚哲勋不放心地叮嘱道。

    若说这世间有什么事情是公平的,大概便是在生死面前,人人平等吧!无论你是帝王将相也好,还是贩夫走卒也好,还是地痞流氓也好,在这样无法医治的病情面前,都是一样的。所以,褚哲勋现在最担心的便是皇上的安危。

    这些人能将瘟疫神不知鬼不觉地传播进宫禁森严的月华宫中,也必定能让这宫里的其他人染病。褚哲勋有些庆幸,这次幸好只是小皇子,若是皇上,该如何是好?

    季舒玄摆摆手,道:“朕这边你不必担心,你的任务便是全力查出这幕后黑手是谁!”

    “是,臣一旦查出蛛丝马迹,便会来回禀皇上。”褚哲勋说道。

    临出宫前,褚哲勋不放心,终究忍不住多嘴一句:“皇上,即便您心系天下,也一定要保重龙体!”

    从皇宫里出来,褚哲勋抬头看着天空,总觉得这碧空如洗的背后,有着他们看不见的乌云密布。不知为何,他心底总有一丝不安,好像有人正在紧锣密鼓地编织一张阴谋的网,而他们这些身在其中的人,却一直不自知。就像这次瘟疫,已经爆发了半月有余,甚至黑手已伸向皇宫,而无论是朝廷也好,默贤阁也罢,却依旧是毫无头绪。

    褚哲勋深深地叹口气,无论如何,事情已到了亟待解决的时候,一定要拼尽全力,查找出幕后之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