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驳斥紫竹
    直到李妃的身影也消失在夜色中,紫竹仍然杵在苏诺语的房门外。她怔怔出神地望着苏诺语屋内那昏黄的灯光,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一日,她分明是瞧见了苏大夫一副刚回来的样子,那个时辰,即便起床,也不该是苏大夫那个样子。之后这两日,每当夜晚,她都会不时地在苏大夫的门外徘徊。若是屋内真的有人,不会那么长时间不发一点声音啊!

    今夜更是,为了稳妥起见,她甚至在请了张太医之后,还来敲过苏大夫的房门,连理由她都想好了!可是,为什么板上钉钉的时间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发生这样令人触不及防的转变呢?

    是苏大夫故意设局引她们上钩?还是一切真的是天意?就好像是前几次一样,娘娘在苏大夫面前永远是捞不到半点好处的!紫竹是很信命的人,今夜这样诡异的事情令她忍不住觉得这事是冥冥之中上苍注定好的!

    虽说李妃方才已经放话,叫她不许跟在身边。但是身为李妃的侍婢,她并不敢不随身伺候。站在屋外想了许久之后,紫竹方才鼓起了勇气,敲了敲苏诺语的房门。

    苏诺语知道屋外站着的是谁,本不想理会的。可是眉心微动,终究是有些不忍。她知道紫竹这丫头心思不坏,只是受制于李妃,许多事也是身不由己罢了。

    “有什么事?”苏诺语冷声问道。即便她尚有不忍,但对于这对主仆,实在是难以有好感的。

    紫竹迎上苏诺语那微冷的目光,不知为何,心中是有些胆怯的。苏大夫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就连李妃娘娘也是没有的。她吞了吞口水,终于开口:“苏大夫,我……我有些疑惑。”

    “紫竹是吧?”苏诺语反问,“我十分好奇,你和你主子为何如此执着地针对我?”

    “这……”紫竹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尴尬地站在那儿。

    苏诺语看着紫竹,无奈地说道:“这几日你不时地在我屋外徘徊,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之所以不说,只是想看看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方才李妃娘娘说我是故意为之,为了让她当众出丑。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若非是你们心怀不轨,又怎会有今夜众人面前的这场闹剧?”

    紫竹垂下头去,没有说话。

    苏诺语叹口气,接着说:“回去吧。平日里也多劝劝你们娘娘,我无权无势无貌,在这儿只是单纯地想要为更多的人治病而已,并不会威胁到你们娘娘。她又何必不依不饶呢?”

    紫竹听苏诺语说了这么多,心中明白她说的极是。她终于低声道:“苏大夫,我会劝我们娘娘的。其实,我们娘娘平日里并不这样。”

    苏诺语没有再多说,朝紫竹挥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去了。紫竹知道苏诺语不愿再谈,也知道今夜之事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只得悻悻地离去。

    苏诺语看着紫竹的背影消失,终于悠悠地叹一口气。纵然紫竹方才说会规劝李妃,可她知道,紫竹身为丫鬟,人微言轻,其实是没有多大用处的。那个李妃,她曾经听心云无意中说起过,在宫里便是个处处爱拔尖儿的人!这样的性子,十有**是和她尊贵的出身有关。

    想到这儿,苏诺语不禁在想,若是真正的苏诺语不是形同痴呆,那么以她的绝色容颜,必定宠冠六宫。那么,宠冠六宫的苏诺语是不是也会同李妃一样?变得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她有些庆幸,自己并没有那个皇后命,否则,长久地待在后宫,只怕人也是会变的!

    现在这样最好,身边有夜离宠着、护着,又有忠心耿耿的心云,这样的人生实在是圆满!若是等到大仇得报的那一日,她便真的是了无遗憾。曾经同夜离说起过,要一起执手相伴,看遍天下美景,到那时候,就可以实现梦想了!

    想到这样轻松美好的事,苏诺语轻笑出声,随即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刚准备转身进屋,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她下意识地惊呼还未出口,整个人就已经放松下来。

    这样熟悉的味道,这样熟悉的感觉,除了夜离,还能是谁呢?

    “怎么?一点防备也没有吗?”夜离薄责道。这丫头的警惕性未免也太低!

    苏诺语转身,娇嗔道:“同你在一起这些日子,我还能连你的出现都察觉不到吗?”随即,拉着他迅速进了屋,若是被人瞧见,只怕方才的一切就白做了。

    夜离随她进了屋,方才笑着刮一下她秀气高挺的俏鼻,问:“这么说,是一早就知道是我?”不可否认,诺语之前那句话是极大地取悦了他。

    “当然!我一靠在你身上,便发现了!”苏诺语点点头。

    夜离打量一下屋内的陈设,随意坐下。说起来,虽说每天都来,但是从不曾如此细致地看过诺语的屋子。今夜若非是接到石头的急报,只怕也是不会来的……

    今夜同往天一样,待得所有人都回了屋子,他便将诺语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然而,正当两人说起瘟疫之事时,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夜离开门一看,竟是石海!

    石海急忙将瘟疫村中李妃的阴谋说与他们听,不敢耽搁,他急忙将诺语送回去。这才使得李妃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说起来,这一次可真多亏了石海反应快。否则真要是怪罪下来,事情就不好办了。他虽能保护诺语避开惩处,但是在人们心中,只怕再提及苏大夫,便不太好听!诺语到底是个未嫁的女儿家,大半夜的同男子独处一室,即便他们两人间是清白的,只怕也会引人遐想。

    所以一开始,夜离便考虑到这一点,每天当他将诺语接走后,屋内都是有人在的。原本夜离这样做,只是保险起见,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苏诺语见夜离一直沉默不语,关心地问道:“我以为你已经走了,都这么晚了,还在这儿做什么?回去吧!”

    “若未看见你安然,我岂能放心离开?”夜离想起方才发生的事,忍不住夸赞道,“不过说起来,你方才同那李妃对峙的样子,真的是镇定自若,极美!”

    “嘴上抹蜜了?”苏诺语嗔道。

    夜离暧昧地问:“你要不要尝一尝?”

    苏诺语的脸微红,抬手轻捶他一下,转了话题:“其实方才我同李妃对峙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紧张的。今夜这事毕竟是我理亏,所以并不能像平常那样淡定自若。不过,我同那李妃之间,这样的对峙早已不是第一次。说起来,我还是该感谢她的!”

    虽说苏诺语说得轻巧,但是夜离的脸色却极其阴沉。他声音微冷:“那个李妃向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她仗着有镇西王撑腰,加之初入宫时位份就颇高,早已是嚣张跋扈惯了!如今出了宫,本以为还能如此,不想这里的病人们都更喜欢你些,她心里自然是难以平衡的!”

    苏诺语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我实在是不明白,她这种自以为是的性子,应该是眼高于顶在正常啊!怎会同我这般计较呢?在她面前,我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小大夫罢了!哪里能威胁到她呢?”

    夜离的大手握住苏诺语的,没有说话。有些事,诺语不知道,他却是十分清楚的!只怕那个志在后位的李妃将诺语当成假想敌了吧!

    夜离在心底冷哼,李妃未免太瞧得起自己!她以为她视若珍宝的东西,可能在诺语这里,是弃若敝履吧!夜离相信,即便是叫诺语做选择,她不是那种攀龙附凤的人!

    说起来,夜离算是了解苏诺语的。她的确不是攀龙附凤的人!若是叫李妃知晓,她曾经就是皇后,并且还不怕死地休弃了皇上,只怕李妃会震惊吧!

    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苏诺语方才说:“时辰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夜离知道,今夜这么一闹,自己是铁定不能将诺语带走了。而为了诺语的清誉着想,这里他也是不便留宿。纵使理智告诉他该走了,可一颗心却不忍离去。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习惯了在有诺语的环境下入睡。想一想,习惯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

    他摇摇头,说:“不着急,我怕你一人在这儿害怕,我守着你睡着了再走。”

    苏诺语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我又不是孩子,有什么好怕的?你走吧!若是不休息好,明日也是辛苦。”她当然也不愿意同他分开,可却又不忍心他太过辛苦。

    “没关系,你睡吧!你睡了我就走!”夜离坚持道。

    苏诺语见他执意如此,便不再多言,简单地洗漱之后,上床躺着。起先,她调皮地半眯着眼睛看他,不时地冲他笑一笑。然而,这些日子的确疲倦,不多时,苏诺语便沉沉睡去……

    夜离看着她的睡颜,俯身在她唇角印下一记吻,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