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浓情蜜意
    李妃淡淡地瞥一眼紫竹,道:“你懂什么!”其实,她哪里会真的愿意住在这样的地方,只是想到今日同那个苏诺语的几次争执。那贱人几次三番地讽刺她是“千尊万贵之躯”,讽刺她此来的目的。那么,她便要叫天下人看看,她出宫究竟是为了什么!待得皇上立后,她也算是虏获了民心!

    无论李妃心中想的有多么得好,实际上,在几乎所有人的眼中,李妃娘娘出宫的第一天,就是在不断地发脾气、不讲理、丢面子中度过的。

    是夜,夜离从瘟疫村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苏诺语接走。从苏诺语来到瘟疫村之日起,白天里两个人压根就是见不了面的。按说,苏诺语是该住在村子里的。然而,夜离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能同意她来,已经是下了很大决心,若是长时间见不到,那岂不是要他的命嘛!

    苏诺语对于夜离这种行为,基本上是默认的。倒不是她受不了村子里简陋的环境,实在是相思太重。所以,当夜离第一天晚上出现的时候,她只表现出了惊讶而已。

    接下来的每一日,夜离都是晚上将她接走,清晨再送回来,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一般情况下,夜离都会询问一些关于医治的进展,而苏诺语则告诉他一些白日里发生的趣事。

    这一夜,夜离知晓李妃来了,简单问了关于李妃的动向。基本上,他是不相信李妃那套医治瘟疫的说辞的。只是,这是皇上的家事,他不好置喙。

    说起李妃,苏诺语忍不住向他抱怨起来,说了这个女人的蛮横、跋扈和愚不可及。苏诺语说得兴起,然而当夜离听见李妃妄图掌掴苏诺语的时候,脸色阴沉得骇人。

    苏诺语并未注意到,依旧说得口沫横飞,最后,总结道:“就像李妃这样的人,皇上竟然相信她出宫是为了瘟疫,看来皇上也是识人不清!”苏诺语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要知道,她可是开天辟地头一个敢公然休弃皇上的人!

    可是,苏诺语话语中对季舒玄还是令夜离听得有些心惊,他看向她,叮嘱道:“诺语,这话莫要在人前说,免得徒惹是非。”

    苏诺语一惊,也觉得有些冒失了。她看着夜离,撒娇地拉起他的手,说:“知道了。可是,这里只有我们俩啊。人家之所以口无遮拦,也是因为太过相信你,对你没有防备嘛!”

    这话着实是取悦了夜离,他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苏诺语的手背,或许是这几日操劳的缘故,竟没有往日那么光滑。夜离皱了皱眉,不免心疼:“诺语,这阵子辛苦你了!”

    “哪有?”苏诺语从他掌心中抽回自己的手,俏皮地反问,“莫非是你嫌弃了?”

    “胡说!”夜离蜷缩食指,稍用力度在她额头敲了一下。

    苏诺语下意识地揉了揉,撅着小嘴,委屈地睨他一眼,低下头去,硬生生地挤出两滴眼泪。

    夜离看她那样子,以为自己下手重了,一面托起她的下颌,一面念叨着“我看看”。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微微泛红的额头,夜离的心猛地一紧,紧接着便看见她长如羽扇的睫毛上挂着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

    这下子夜离顾不上旁的,连忙伸手轻柔地抚摸她微红的额头,深深地自责:“诺语,我错了!本来只是同你闹着玩的,没想到下手重了。诺语,你别哭!你一哭,我这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苏诺语伸出素白手指,戳戳他的额头,娇嗔道:“真是个蛮子!”

    夜离点头如捣蒜,在这种情形之下,自然是诺语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他开始认真地反省:“都是我不好,我是蛮子,只有蛮力,一不小心就伤害了我的女人!以后一定吸取教训,保证下不为例!”

    苏诺语被他那认真的态度逗得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盈盈望向他,眼睫毛上犹挂着泪珠,然而唇边的那抹笑已然灿烂。夜离仿佛是被定住了一般,就那么痴傻地注视着苏诺语,移不开目光……

    这样灼灼的四目对视之下,两人都有些心旌摇曳,彼此间缓缓靠近,终于,唇瓣相碰……

    苏诺语沉溺在这样的浓情蜜意中,夜离在理智即将溜走的一瞬间猛然间推开她,随即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苏诺语尚有几分迷糊:“夜离……”完全没想到一脱口的声音,却是从未有过的沙哑。

    夜离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用力地拥紧她。苏诺语紧紧靠在他胸膛中,耳边只余夜离强有力的心跳声和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听着两个人的心跳声,苏诺语忍不住浮想联翩,小脸也变得绯红。

    过了许久,似乎是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夜离终于开口说话:“别动,诺语,就这样,让我抱着你,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在我怀抱里……”他的声音较之平常,也更加的低沉、醇厚、黯哑。

    苏诺语能够感受到,夜离似乎在拼命地隐忍着什么。她微微抬头,看着他的喉结处上下滑动,忍不住一时好奇,伸手去摸了摸。几乎就在那一瞬间,她敏感地发现夜离身体倏地一紧,耳边传来他低喝的声音:“诺语,别动!”

    苏诺语吓得立刻收回手,不再动弹。

    须臾功夫,夜离方才在她耳边,呢喃:“诺语,别动!否则,我怕我会克制不住……”天知道,这对一个正常的男人而言,是多么大的折磨与考验!花前月下,心爱的女人就在自己怀里,明明郎有情妾有意,却偏偏要隐忍着,什么也不能做!夜离真的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圣人!

    苏诺语听懂他话中所指,脸瞬间变得通红。这下,用不着夜离多说,她也是不敢再动了。其实她与夜离从定情到现在,不过就是月余,然而她却莫名地信任面前这个男人,心甘情愿地将自己交给这个人!苏诺语甚至会想,若是真的哪天情到深处,克制不住,她也愿意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女人!

    不过,现在这样也很好,看着夜离为了自己拼命克制、拼命隐忍,她心底便更加明了夜离对自己的心意。若非真的视如珍宝,他不会这样为难自己,不是吗?

    两个人冷静下来之后,夜离方才言归正传:“诺语,以我对李妃的了解,她是有些睚眦必报的性子。所以,你还是不可大意。她才来一天,你们便有了冲突,接下去的日子,我不在你身边,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放心。我多少有些身手,对付一个弱女子还会有问题吗?我还怕有些胜之不武呢!”苏诺语并不是很在意。

    纵使她说的轻巧,夜离依旧是难以放心。李妃自是不足为惧,但她身边总还是有些侍卫的。自从上次亲眼看见诺语被方德伤害,他心里便多少有了阴影。在夜离看来,诺语是如此美好又柔弱的女子,理应被他捧在掌心之上,好好呵护!他视若珍宝的人,哪里能容忍被人伤害,哪怕一丁点!

    “无论如何,你要小心!”夜离叮嘱道,猛地想起了什么,说道,“干脆明日起,我派石头暗中保护你吧!”

    苏诺语失笑,双手捧着他的脸,说:“夜离,今日不过是些小事,你不必如惊弓之鸟一般!众目睽睽之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若是如此,我以后怎还敢事事都据实相告?”若真是如他所言,派石海在身边保护,岂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何况,她是去救人的,又不是游玩,哪里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

    夜离一听这话,只得作罢。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夜离见天色不早,方才说:“睡会吧!明日还得早起呢!”

    于夜离而言,每日最大的幸福便是晚间能陪同苏诺语说说话,能守在她身边,凝望她安宁的睡颜……

    直到苏诺语沉沉睡去,夜离脸上才露出深深的担忧。的确,如诺语所言,李妃是不足为惧的。真正令他担忧的是,天府星的预言!

    阴差阳错间,杨树良将诺语安排去了东南方向的瘟疫村。而以诺语的能力与认真来看,若是真的有人能大放异彩,那人绝对不会是李妃,倒是有可能是诺语。若真是如此……

    夜离眼底闪过一抹阴鸷,无论如何,他不能失去诺语!即便那个人是皇上,也绝不容许他与自己争诺语!他很想劝诫诺语换一个村子,但是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以诺语的能力,在现在那个瘟疫村里,必定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现如今天下百姓深陷水深火热中,若是诺语真的能有所作为,也是一件好事。何况这样的事不过是他自己的分析,并不一定会发生,他也不想那这件未必发生的事来扰了诺语的心情。

    深思熟虑了一个晚上,夜离终究是作罢了。

    这个时候的夜离尚不明白,所谓命运,就是他倾尽全力也不能改变、无力扭转的东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