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甜蜜打闹
    见状,夜离便知道必定是后背又不舒服了。苏诺语是个坚韧的女子,当初受伤后处理伤势的时候,百般疼痛都咬牙没有吭声,之后更是表现出她超强的隐忍。若非难受至极,她是不会显露分毫的。于是,心疼地责备道:“我知道你看到这么多病人,便心急,总想着抓紧时间给更多的人医治。可是,他们重要,你自己就不重要了吗?”

    “我不是一急之下就把那些不重要的事给忘了嘛!下不为例哈!”苏诺语浅笑着看着他。夜离这样子倒是少见,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在夜离心中,自己的分量最重。

    夜离眉头紧锁,这丫头这个时候竟还有心思说笑玩闹?“苏诺语!”夜离心急之下,道,“你的身体便是不重要的事吗?你若是再如此,我便将你带回逍遥谷,不让你出来!”

    这还是夜离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直呼她的名字,苏诺语见他有些恼了,灵机一动,突然作出一副欲哭的模样,低声道:“哎哟,好痛啊!”

    “哪里痛?我看看!”夜离见她呼痛,也顾不得“兴师问罪”了,一把将她扶着小心翼翼地搀扶到椅子前坐下。他甚至顾不上忌讳,想要让她趴下来,自己看看她后背的伤势。尤其是见苏诺语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夜离只以为是疼得厉害了,心疼不已地说:“你先别动,我去叫个大夫进来!乖乖的啊!”

    苏诺语见他扭头就走,连忙叫住他。自己这儿明明没什么大问题,他若是真的叫了人进来,岂不是要闹笑话?

    夜离看着苏诺语的手指勾住自己的,心中一漾,然而迅速收敛心神。虽说面对苏诺语,他素来没有抵抗力,可也分得清轻重缓急,在他心中,没什么比她更重要了!

    “怎么了?我去找个大夫就进来,你自己待会儿,好不好?”他好言好语地安抚道。向来精明的他,全然未发现苏诺语的异样。

    苏诺语低着头,声音小小地问:“夜离,还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没有。”夜离以为苏诺语不让他离去就是因为还惦记着自己方才的责备呢,连忙不迭地说。

    苏诺语轻轻地嗯一声,头依旧低着,肩膀微微抽动着,不再说话。

    夜离见状,以为她是在哭,心中暗道糟糕,以诺语的坚强,都疼哭了,该是怎样的痛啊!他心疼不已,顾不上旁的,一把将苏诺语抱在怀里,心疼地说:“诺语,没事,一会儿让大夫来看看,不哭啊!乖,你这一哭,我就手足无措了!”

    苏诺语没有搭理他,倒是肩膀抖动得更加厉害。

    这下夜离是真的慌了神,像哄孩子似的,频繁地念叨着那两句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苏诺语终于忍不住,娇笑着抬起头来,看着夜离那副着急的样子,道:“傻子!”

    夜离怔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知道苏诺语方才那都是骗他的。苏诺语看他一直不说话,以为他也恼了,毕竟人家在这儿着急忙慌的,她却是在开玩笑,换了谁只怕也是不高兴的。于是,她忍住笑,轻轻推他一下,小声说:“我以后不闹你了,你别生气啊!”

    谁知夜离盯了她许久后,再度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说:“看见你无事,我哪里还有气!你不知道,我方才被你吓坏了!以为你是伤势严重了,这会儿知道你只是同我闹着玩,我高兴还来不及!”

    闻言,苏诺语笑得开怀,在他耳边温言软语:“夜离,你放心,我做事有分寸。只是从我学医的那天起,还从未见过这样大规模的瘟疫,心中着急,只想着为更多的人把脉诊治。可是,越是如此我心中的挫败感越多,因为我只能确诊,却无力医治……”说到后面,她的语气中又多了一丝惆怅。

    夜离无言以对,只能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哄小猫小狗那般。他多少也懂一些医术,知道诺语口中这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就好像是每次有兄弟去执行任务,却负伤回来甚至是牺牲在外,他也是这种心情。

    苏诺语说着说着,觉得眼皮越来越重,不多时,便没了动静。

    不一会儿,夜离听见肩膀处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知道这丫头方才忙碌过度,这会儿已经累得睡着了。夜离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倒,打横抱起来,走了出去。

    杨树良余光瞥见这一幕,匆匆同病人交代两句,便走了过去:“公子,我让人给您备马车吧!”

    “不必,今日我住在何亮那儿。你去忙吧!”夜离低声道。本来是该回逍遥谷的,想了想终究还是决定就住在京城中,一来方便明日诺语来坐诊,二来也是方便他进宫面圣。

    杨树良点点头,没有多言,转身进去。

    这个时辰,若是在平日,那已是华灯初上,道路上熙熙攘攘的。然而如今却几乎是空无一人,夜离抱着诺语走在街上,冷冷清清的,直到回到宝来客栈,竟一个路人也没瞧见。

    如今瘟疫肆虐,京城中各家客栈都没有了生意,何亮坐在大厅之中独自用膳,倒也是难得的清净。远远见夜离抱着苏诺语走进来,何亮下意识地放下手中的碗筷,飞快地迎上去:“公子,可是苏小姐……”

    话未说完,便被夜离示意闭嘴。夜离低头看一眼怀中的佳人,充满柔情地轻声说:“小声些。”

    何亮连忙捂住嘴,指引着夜离上楼。客栈内自然是有夜离的房间,平日里虽说夜离难得来,但也是有人日日在打扫的。因此,无论夜离何时前来,房间内都是一尘不染的。

    何亮将门轻轻推开,小声说:“公子,我下去给您和苏小姐准备晚膳。您先歇着吧!”夜离点头,进屋后,何亮又细心地将门掩上。

    这样一路走来,苏诺语都没有醒。按说她的睡眠向来轻浅,稍有动静便会醒来,今日倒是好睡。或许是因为在夜离的怀里,令她倍感安全吧。

    夜离在床边坐下,低头凝望着怀里睡得香甜的人儿,唇角不自觉地上扬,逸出一抹温柔至极的笑。这丫头方才在他怀中嘤咛一声,他本还担心是否要醒了,谁知她只是动了动,换了个更紧贴他的姿势,继续睡着。

    面对这种毫无戒备的信任与依赖,夜离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苏诺语融化。然而,饶是再怎么不舍,他还是起身,缓缓将她放下。她背部伤势还没有好彻底,只有平躺才有利于她的恢复。

    夜离轻手轻脚,不料刚刚一放下,苏诺语便睁开了眼睛。先是充满戒备地打量着周围环境,当目光触及夜离时,只听得她缓缓松了一口气的声音,随即又闭上了眼睛。

    夜离体贴地将被子帮她盖上,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安静地守在她床边。这样一路抱着她走来,若说是手不酸,那一定是骗人的。可对夜离而言,即便手酸,也格外享受这种难得的亲昵。

    不知是不是夜离的目光太过灼灼,没过一会儿,苏诺语便再度缓缓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他,问:“我是不是太重了?”

    夜离一哂,道:“还好,抱得动。”

    苏诺语听了,笑了起来。她方才虽说是睡着了,但并非全然没有感觉,她能感觉到自己被夜离抱在怀里,他一步一步,走得极稳;她能感觉到夜离对她那种视若珍宝的重视。

    就这功夫,屋外传来低低的声音:“公子,晚膳备好了。”

    夜离应一声,转而低头问苏诺语:“累了一下午,该饿了吧!起来随我去简单吃些,再上来休息,可好?”

    “嗯。”苏诺语起身,摸摸肚子,还真是有些饿了。

    等下了楼,看见何亮,苏诺语才恍然:“原来我们在宝来客栈啊!”

    何亮将菜一道道摆好,同他们打了招呼,便懂事地退下,不打扰他们。一时间,偌大的正厅中,只有夜离和苏诺语两个人。

    “还以为你知道在哪儿。怎么才反应过来,也不着急吗?”夜离问。以诺语的性子,防备心极强,难得在陌生的环境也能如此放松警惕。

    苏诺语笑着反问:“和你在一起,我还需要担心吗?难道你会让我置身于危险之中?”

    “永远不会!”夜离承诺道,“诺语,只要有我在,我永远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他目光深情如海,一瞬不瞬地凝望着苏诺语,感动于她给的信任。

    苏诺语甜甜一笑,看着满桌的饭菜,说:“快些吃吧,都饿了!”

    夜离知道她是有些羞赧的,也就不再说话,专心吃饭。

    等到晚饭之后,两人回到房间,夜离开始为苏诺语铺床,说:“今晚你便睡在这里,我睡地上。”

    “地上?”苏诺语微微震惊地看着他。以夜离的身份,大概还没有过睡地上的经历吧?这次同他南下,苏诺语便发现,但凡是默贤阁的客栈,都是留了房间给夜离的。可见平日里,夜离生活还是十分安逸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