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贵妃封后
    章华从月华宫离开,便向季舒玄回禀了贵妃的反应。季舒玄也是唏嘘,说到底,自己堂堂九五至尊,竟然想着要背弃一个对小女子的承诺。他叹口气,对章华说:“将钦天监叫来。”

    “是。”章华说道。

    不多时,钦天监跟在章华的身后进了嘉德殿。

    “皇上万安。”钦天监跪在地上,行礼问安。

    季舒玄微微抬手示意他起身,同时递一记眼神给章华。章华了然地退出了大殿,并顺势将殿门掩好。

    钦天监起身后,垂首而立,一言不发。像这样的清水衙门,甚少受到皇上单独召见,所以哪怕他知道皇上的意思,在皇上开口之前,他也是战战兢兢,不敢多言的。

    “不必紧张,朕又不是暴君。”季舒玄看出他的紧张,说道,“你且来猜猜朕今日召见你来此的目的吧。”

    钦天监再度躬身行礼,虽说紧张,声音却是平稳洪亮的:“今日朝堂之上众臣讨论的唯有一事,便是立后。如今天色已晚,皇上召见,想必也是为了此事。”

    “不错,朕已经决定迎贵妃入主中宫,你便回去为此事占卜一卦,择个吉期吧!”季舒玄说道。想了许久,终究还是决定立贵妃为后,这些年来,贵妃操持六宫,的确辛苦。除了她,他想不出还有谁更适合这个位置。

    钦天监跪下领命:“微臣遵旨。只是,立后乃国之大事,容微臣斋戒三日、沐浴更衣,三日之后必定给皇上一个答复!”

    季舒玄的命令一下,这立后的消息自然是不胫而走。还未等夜深,合宫上下便已经知晓。贵妃原本已有些失望,心情郁郁,连晚膳也没怎么用,就上床歇着了。

    然而,却听得外面闹哄哄的,似乎来了不少人聚集在她的宫内。贵妃本就心情不佳,这样嘈杂更是烦闷,冷声呵斥:“谁这么没规矩?竟跑到本宫的宫苑内大吵大闹?彩纹,给本宫通通轰出去!”

    说话间,彩纹兴高采烈地走了进来:“娘娘,宫里上下的娘娘小主们,都在院内候着您呢!”

    “这个时辰她们来干嘛?”贵妃不高兴地问。皇上的命令还没下呢,难不成这些就等着来看她的笑话吗?自从章华离去后,贵妃便下令紧闭宫门,谁也不见。因而,之后的任何消息她都是无从得知的。

    彩纹快步来到榻边,话音里是藏不住的喜悦:“娘娘,大家都来给您贺喜啊!”

    “本宫何喜之有?”贵妃不耐烦地问。她今日可谓是诸事不顺,都这个时辰了,哪里还有什么喜?

    “娘娘,嘉德殿的消息,说是皇上已经吩咐钦天监占卜吉期,迎您入主中宫呢!”彩纹说话间有几分与有荣焉的味道。不过也难怪,都说宰相门前都是七品官,更何况堂堂一国之后的心腹之人呢!彩纹知道,从今往后,不仅娘娘成为宫中诸人争相巴结的对象,就是自己,也得人高看一眼。

    贵妃乍听之下,犹有不信,毕竟都这个时辰了,皇上怎会又突然下令呢!然而,转念一想,彩纹是她的心腹,怎会在这样的大问题上欺骗呢!贵妃欣喜,连忙从榻上起身,简单装扮一二,便出了寝殿。

    自从消息传来,彩纹早已吩咐人将整个宫苑的绢灯都点亮,一时间,偌大的宫苑在大红绢灯的衬托下,仿佛新岁般喜庆。

    果然,等到她一出现在众人面前,连着四妃在内,所有的妃嫔都恭敬地拜下:“臣妾恭贺皇后娘娘大喜!”

    第一次听见这么多人毕恭毕敬地称呼她一声“皇后娘娘”,贵妃的心底早已是乐开了花。然她面上依旧是云淡风轻,颇为矜持地说道:“不过是皇上随口一句话,圣旨还未颁布。本宫哪里当得姐妹们如此称一声皇后娘娘呢!大家还是如常唤本宫为贵妃娘娘即可。”

    四妃中的杨妃咯地笑一声,上前一步说:“贵妃姐姐未免太小心谨慎,妹妹们不过是来提前贺一贺姐姐大喜!何况,圣旨虽未下,但是皇上金口玉言,岂会有假?”

    “杨妃妹妹有心了,既然如此,本宫便也不再推诿。姐妹们漏夜前来,不妨进殿内喝一盏茶用些糕点再走吧!”贵妃半推半就地,也算是应承下来。

    吴妃恭敬地拜下:“姐姐这里的点心素来是宫中一绝,就是御膳房也是比不得的。既然姐姐相邀,妹妹们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说起来,不日姐姐就要搬进凤鸾殿,日后我们想要来也只怕是不行了。”

    众人就这样,或真或假地说着奉承话,既活跃了气氛,又逗得贵妃欣喜不已。这样一通热闹,也是深夜了才散去。待得众人离去,彩纹扶着贵妃坐下,立刻就有丫鬟们上前为她取尽钗环,彩纹则一下一下力道适中地为她敲打着肩膀。

    贵妃微微闭目,往日的这个时辰早已是睡下了,今日却还得陪着大家说话,实在辛苦。

    彩纹见状,心疼地说:“娘娘真是辛苦了!一会儿奴婢便服侍您上床歇息吧!”

    贵妃缓缓睁开眼睛,摇摇头,说:“什么辛苦不辛苦,这样的辛苦只怕以后才刚刚开始。身为皇后,打点六宫事宜,那同现在是不一样的。”话里话外,她已经视自己为皇后。

    彩纹笑着说:“都说能者多劳,娘娘能为皇上分忧,又育有小皇子,在皇上心中的恩宠,自然是独一份的!只是,娘娘再怎么也要保重自身啊!”

    说起小皇子,贵妃回首,道:“皇儿早就被乳娘带下去睡觉了,正巧本宫这会儿没有睡意,你便陪着本宫去看看皇儿吧!”

    “娘娘,小皇子都睡了,您若是要看不如明日吧。这会儿夜深露重的,您也该好好歇息才是啊!”彩纹劝道。

    然而贵妃执意如此,彩纹也不再多嘴,扶着她起身,去了偏殿。

    乳娘见贵妃来此,连忙起身行礼。贵妃挥手示意他们都退下,她独自留了下来。看着小摇篮床中熟睡的婴孩,贵妃脸上漾起慈母的温柔。她俯下身去,轻轻地亲一下儿子。这孩子不过半岁,虽说尚不能叫人,但是却生得玉雪可爱,惹人疼得很!

    贵妃的手小心翼翼地将儿子的小手握住,温柔低语:“睿儿,你可知道,母妃即将成为一国之后!届时,你便是宫中无可争议的太子人选!子凭母贵,母也凭子贵!母妃今后的荣宠与你的皆系在一起!你一定要快快长大!”

    摇篮中的睿儿许是习惯了安静的环境,冷不丁有人在耳边絮絮,小家伙有些不能适应,挣脱开贵妃的手,小嘴一咧,嘤嘤哭了起来。

    贵妃见状手足无措地将睿儿自摇篮中抱起来,然而,她自生产后,便甚少抱孩子,尤其这样哭闹不止的,更是寥寥。她手忙脚乱地哄着大哭的睿儿,在母亲的怀中并没能令睿儿安静下来,反而母亲身上浓重的脂粉香气令他不适,苦恼更甚。

    如此一番折腾,贵妃原本平整的衣衫皱了,装扮得体的发髻也被小家伙无意中抓乱。饶是如此,睿儿还是没有放低音量,扯着嗓子伤心哭泣。

    屋外的乳娘听见睿儿的哭声,也是心疼,然而,娘娘有令在先,没有她的允准,任何人不得入内。于是乎,乳娘在外面急得不知所措,求助地看着彩纹:“姑娘,你帮着和娘娘说说,小皇子哭得那么伤心,兴许是饿了,让奴婢进去看看吧!”

    “乳娘,娘娘事先便下了令,我也是无法啊。再等等吧!说到底,娘娘才是小皇子的生母,难道还能亏待了小皇子?”彩纹安抚道,不明白乳娘焦急不已的原因。

    听了这话,乳娘无法,只得按捺住一颗焦急的心,在外候着。

    终于,在哄了许久都不见效之后,贵妃放弃了。她抱着睿儿,快步走到门边,猛地一拉门,喝道:“睿儿哭了这么久,你全当听不见吗?本宫要你有何用?”

    乳娘听了这话,忍下满腹的委屈,接过孩子,说:“娘娘是贵人,小皇子交给奴婢来哄就好。”

    贵妃松手,看着乳娘接过自己的儿子,本想着等她哄不好再责罚。谁料,小睿儿一被乳娘抱在怀中,不过片刻功夫,便止了哭闹,睁开哭得红肿的眼睛,望着乳娘便笑了。乳娘心中欢喜,然而碍于贵妃在身边,也不敢表现出一丝半点的得意。

    见状,贵妃蹙眉,脸上**辣的,只觉得讽刺。自己的嫡亲儿子在自己的怀里哭闹不止,而到了乳娘怀中,竟然乖巧地不哭不闹,还笑得那么甜!

    彩纹小心翼翼地瞥一眼贵妃的神情,未免乳娘无辜受责,连忙开口:“娘娘,时间不早了,小皇子也要入睡。不如,奴婢也扶您回去歇息吧!”

    乳娘也屈膝道:“娘娘慢去,将小皇子交给奴婢,您放心就是。”

    贵妃纵使百般不愿,也是没有办法。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总不愿意置气而让他伤心。她冷下一张脸,转身离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