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两相别扭
    石海自从回房间,就那么坐着,直到东方肚白,直到旭日东升……

    冰雁站在石海的门外,手举起来,却迟迟地没有敲下去。按说这里她早已进出得频繁,对里面的陈设更是熟稔,可是今日,站在这儿,心底却总有一丝发毛。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石海皱了皱眉,这么一大早的,谁会来他这?“进来。”他的声音黯哑,能听出其中的疲倦。

    冰雁推开门,这一次没有迟疑,大步走了进去,一眼看见坐在那儿仿佛雕塑般的石海。

    “你……你怎么来了?”石海的目光缓缓转过去,当看见来人是冰雁的时候,石海是有些惊讶的。本不想多嘴,然而想起她昨夜喝醉的样子,那关心的话语便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昨夜休息得如何?”

    冰雁点点头,自觉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说:“还可以。”

    石海的视线触及她的红唇,脸腾地一下子变得通红,就像是被蒸煮过的虾蟹一般。昨夜那些旖旎的片段飞回他的脑海,他整个人都没法淡定,眼睛也不知道该看哪里。

    屋内的光线暗,冰雁一时间倒是没有看出他的反常来,却见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再看那衣衫也是昨日就在穿的,联想到这个时辰,石海不会这么傻愣愣地坐在这儿。冰雁秀眉微蹙,不确定地开口询问:“石头,你这副样子,不会是坐了一夜吧?”

    冰雁的问话瞬间打破了石海脑海中的旖旎回忆,他记起自己坐在这儿一整夜的缘由,脸阴沉着,说:“是又怎么样?与你何干?”

    “你怎么了?”冰雁被他的反应弄愣,昨天不是还古道热肠地跑来开解自己吗?昨天不是还热情地陪着自己不醉不休吗?怎么一夜的功夫,就变成这样子了?

    “没怎么!这么一大早,你过来干嘛?”石海没好气地问。

    冰雁暗自告诉自己,不能和这种一夜未睡的人计较,笑一笑说:“没什么,我就是想来向你道谢。”

    石海一听她这么生疏的语气,更加郁结:“有什么好谢的?我什么都没做。”

    “昨夜要不是你……”冰雁原本想说的是,若不是石海的开解,她还会沉溺在那份错误的感情中无法自拔。所以,她之所以来道谢,不仅仅是谢他的陪伴,也是谢他让她走出执迷不悟。

    然而,石海听见冰雁说起“昨夜”两字,便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样,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声道:“昨夜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以后不要再提!你愿意怎么想,是你自己的事。我什么想法都没有!”

    噼里啪啦一串话说出口,石海都忍不住咬自己的舌头一下。他方才都说了什么?这不是在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还好,冰雁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是杏眼圆瞪,不敢置信地看着石海。他这是怎么了?一大清早的,火气这么大!“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过就说了那么几个字,你怎么有这么大的反应?”冰雁问得莫名其妙。

    石海看她一眼,微微有些心虚,说:“没什么,既然没有听懂,就当我没说好了。”

    冰雁耸耸肩,懒得同他计较,接着说:“昨夜谢谢你陪我聊天喝酒,虽说后面的事,我……”

    “后面什么事也没有!”石海再度打断她的话,强调道。

    冰雁看着他这样子,隐约明白过来,大概是昨夜自己说了什么无礼的话,触碰到了石海的底线,他才会反应这么大吧!冰雁心中有些自责,连石海这样脾气的人,都有这么抓狂的时候,看来自己的确是有些过分。

    这样想着,冰雁站起身来,看着石海,满脸诚恳地说:“石头,你别这么激动。或许是我昨夜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或是冒犯你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昨夜喝醉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你都不记得了?”石海的气势弱下来,满脸受伤地看着冰雁。自己为了她,一夜未睡,而她,今日居然说什么都不记得了!虽说,当他看见她一大早找上门的时候,也是希望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当她亲口这么说的时候,他却觉得心里难受得很!

    冰雁见他语气中似是不信,还重重地点点头,强调道:“真的,我真的不记得了。”

    “你出去!”石海伸出手,指着门的方向,呵斥道,“出去!快点!”

    冰雁见他如此,心中也是有火的,她本就心情不好,没想到他还这个态度。冰雁站起来,准备愤然离去,几天之内不想再同石海说一句话!

    然而,她刚刚起身,余光却捕捉到他手上那触目惊心的红。冰雁顾不上置气,石海是自己人,又是她最在乎的兄弟,她哪能看见他受伤还置之不理呢?

    冰雁猛地上前两步,抓住他的手,惊讶道:“石头,你手怎么了?”

    冰雁心急之下,并未注意许多,加之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原本石海也是这样认为的,然而现在却不同。在经历了昨夜的事之后,石海再不能将冰雁视作寻常人。在他心中,她是他的心上人,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所以,当冰雁的手握住他的,石海就像是被烫了一样,连忙挣脱开,后退两步,低声喝道:“你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冰雁绝非随便轻浮之人,能让她如此的,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她心中,压根没有觉得两人间有除了兄弟之外的感情!这样的认知,令石海更加受伤。

    石海后退一步,冰雁正好看见地上那一小滩已经干涸的血迹,她皱着眉,不顾他的挣扎,再度将他的手扯住,吼道:“你这是干什么?流这么多血,都看不见吗?”

    “这是我的事!”石海不耐烦地说。

    冰雁懒得搭理他,用力将他扯到门边,充足的光线之下,石海手背上的伤是有些触目惊心的。她只需一眼,便能看出来,这伤势是他自己造成的。冰雁气结,这人是哪根筋搭错了?

    “石海!”冰雁高声喝道,“你到底在想什么?疯了吗?将自己的手伤成这样?”

    孰料,石海的声音比她的更大,他甩开她的手,怒吼:“你到底要我说几次?这是我的事,同你没有半分干系!你出去!”

    冰雁被他的动作弄得猝不及防,险些撞在桌角上。石海见状,眼底飞快闪过后悔,忘记了前一秒的争执,问:“你怎么样了?”

    风水轮流转,这一次换成冰雁不理会他。冰雁狠狠瞪他一眼,说道:“不用你管!”语毕,转身就走。

    看着冰雁被自己气走,石海是有些后悔的。她方才那么关心他,若是他能借机表白,或许就能打动她的心了。这样的念头一闪现,石海便连忙不迭地摇头。

    那样不行!她心底始终都只住着公子一人,就连昨夜两人那样亲昵,她都能一声声叫着“夜离”!可见公子已经彻底融入了她的骨髓、她的心!

    石海颓然地坐下来,满心丧气。他几乎已经绝望,这一生,大概同冰雁就会这样无疾而终了吧……

    正当石海坐在那儿,懊悔不已的时候,大门再度被推开。石海心中一喜,以为冰雁也折返回来,谁知来人是夜离。石海看一眼夜离,第一次没有任何反应,也不打招呼,就又低下头去。

    这个时候,夜离的出现,令石海心情复杂。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个事是不怪夜离的。可是,若说一点没有芥蒂,石海又做不到。现在想来,石海不禁对夜离前些年的心胸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些年来,夜离明知道苏小姐心仪的人是阮天浩,却还能同阮天浩亲密无间,这得是怎样的胸怀啊!

    石海想起夜离曾经的话“若是真的爱她,那么只要她幸福!哪怕那幸福不是我给的!”,忍不住否定了。他才做不到这样大度!

    夜离看着石海那样子,想起方才冰雁的话,问道:“你今日是怎么了?冰雁方才来找我,说是你将自己的手弄伤了,还不许人看?”

    石海抬头看向夜离,这么多年早已习惯,只要夜离说话,他便做不到充耳不闻。他说:“小伤而已,不小心弄的。谁叫她小题大做了?”

    夜离走过去,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手,看了看,说:“的确是小伤,等会处理一下。”顿一顿,他接着说,“即便是有烦心事,说出来也就行了!这种残害自己的行为,是懦夫所为!”

    石海一噎,忍不住辩解:“只是不小心弄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夜离点点头,将方才顺手拿的药膏放在桌子上,说了句“自己上药”便离开了。虽说他不知道石海为何会如此,但是看得出来,他现在什么都不愿意说。既然如此,他自然是要尊重他。夜离相信,等到有一天,石海愿意说了,便会主动说出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