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心中有爱
    是夜,因曼绮一直放心不下涟儿,阮天浩主动提出来,要亲自接那丫头回来。待得涟儿回屋,曼绮看见她那憔悴的样子,便什么气也没有了。

    因着阮天浩再三叮嘱,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前,先不要告诉涟儿,免得她多心。曼绮觉得言之有理,在涟儿面前,绝口不提嫁人一事。

    翌日,平南王终究拗不过阮天浩,亲自登门。阮忠见平南王亲自登门,一心以为是来兴师问罪的。谁知,平南王绝口不提这事,反而在他们面前对阮天浩大加赞赏,不禁令阮忠诧异不已。

    这种情形之下,一个正常为人父的人,必定是要来教训女婿一番的。平南王的态度让阮忠看不透,便吩咐阮天策留个心眼,好好查一查二人间的关系。一般说来,凡事不合常理,必有古怪!

    而涟儿见王爷来了,心中松口气,原想着王爷必定是来为郡主做主的。她悄悄地同王爷说了这两日阮天浩同曼绮间的事,再三恳求:“王爷,您可一定要为郡主做主啊!绝不能让姑爷欺负了郡主!”

    谁知道,平南王见了曼绮,绝口不提流言一事,反而嘱咐曼绮要好好地照顾夫君,孝敬公婆。

    曼绮原本心中尚有疑虑,却在听了平南王的话之后,彻底放下了心中的不安。再怎么说,平南王是她的爹爹,哪有爹爹不为女儿好的?何况,以爹爹的身份地位,完全不用顾忌阮府的颜面。既然爹爹这样说,她也就好放心了。

    涟儿有些看不懂平南王的心思,可是即便如此,她依旧觉得这件事中,阮天浩是有问题的。涟儿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调查清楚此事,绝不能叫郡主受到一丝伤害!

    阮府的事算是风平浪静,夜离和苏诺语也快回到京城了……

    一路从余杭往北,因着苏诺语的伤势,久坐或久躺都不利于恢复,夜离体贴至极,放缓了行程。因而时间上,远远超过了来时。好在没什么紧要的事,大家心情都算不错。尤其是苏诺语,灭门案或多或少有了些线索,更重要的是她同夜离关系的转变。

    爹娘还在世的时候,曾经无意中同她说起过,一个人只要心底有爱,那么一切都会淡化。她记得清楚,当时她趴在娘的膝头,娘一面为她梳理刚洗过还**的长发,一面对她柔声说:“月儿,无论到了何时,你都要让爱装满你的心。即便爹娘有一天离你而去,你依旧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那会儿,她还懵懂,对爱这样虚无缥缈的词儿没什么概念。她只知道,她不愿爹娘离她而去,便蹭的一下坐直了身体,也不顾发丝上的水将衣衫打湿。她字字清晰地对娘说:“娘,月儿不让您和爹离开!”

    “傻孩子。”娘微嗔道,“月儿,你要记住娘的话。这世上的事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你心中有爱,那么所有的苦难在你面前都将变得不堪一击。娘的月儿一定要是个拥有爱也懂得爱的人!好吗?”

    “嗯。”她似懂非懂地点头。娘的话像是绕口令似的,她其实一点也不懂。但是,看着娘期盼的目光,她还是乖巧地点头。彼时,她心中想的是,反正一直有爹娘在身边,她才不要懂这些麻烦的事呢!

    后来,她身边有了阮天浩,阮天浩总是在她耳边说“月儿,我爱你”,她点头应承“我也爱你”。可是她回忆着幼年时娘的教诲,心中有一丝怀疑。娘不是说只要有爱,所有苦难都会不堪一击吗?

    可是,为什么?

    她有了爱,摔跤依旧会疼?有了爱,被爹爹责罚时,依旧会伤心?有了爱,还是有那么多让她有心无力的事呢?

    直到后来,白府被灭门,她一夜之间失去所有。那个时候,她心中的爱一点点减少,剩下的只是恨!曾经一度,她满心满脑想的都是复仇,几乎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想通阮天浩之间的种种。

    她不禁有些挫败,原来,不堪一击的,是娘口中那无所不能的爱!

    然而,这一次随夜离来余杭,在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她同夜离关系发生了质的转变。她知道,夜离爱她,而她,也爱夜离。这些天里,她心中竟然很少想到复仇的事了。一个人若是发呆,心底想的一定是夜离……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她终于开始明白当年娘的意思。也许,爱真的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东西!心中充满爱,那么所有不好的情绪都会望而却步!

    苏诺语余光扫向身边正在小憩的夜离,唇角微微上扬:原来娘所谓的爱,就是现在自己的状态,真的能将生活中所有的苦难都变得不堪一击!

    原本闭目养神的夜离察觉到苏诺语深情的凝视,睁开了眼睛,笑着问:“看了这么久,可还算满意?”

    苏诺语脸颊微红,像是做了坏事被抓住的孩子一样。面对夜离促狭的目光,她下颌微扬,傲娇地说:“嗯,一般般吧!还有待提高!”

    “哦?夫人不满意?”夜离这话说得极自然。然而,话音未落,他便也察觉出一丝不对味来。

    果然,苏诺语瞪他一眼,嗔道:“什么夫人?谁是夫人?”

    夜离面上也微微有些羞赧,这若是在从前,只怕对上苏诺语的眸子,他会紧张万分。然而,现在不一样了,自从苏诺语同他表明心迹之后,他若是再应付不来,岂非是折损了男儿气概?

    于是乎,夜离欺身靠近,停在距离她仅仅一指的地方,魅惑的男低音响起:“除了你苏诺语,别人我可看不上!因此,我的夫人自然是你啊!”

    “名不正言不顺,谁稀罕?”苏诺语看着突然靠近的脸,紧张之下,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夜离一听这话,乐了:“夫人的意思,我懂了!既然夫人开口,我必定回京城就准备名正言顺地将你迎娶过门!”夜离知道诺语这话只是顺口一说,在白府的仇未报之前,估计诺语没有这些心思。何况,在真实身份不能暴露以前,他也不愿意就这样让诺语糊里糊涂地嫁了。

    苏诺语忍不住稍稍后退,伸出手臂同他拉开一定的距离,辩解道:“别胡说,我可没有那些想法!”

    “无妨,我有就可以了。”夜离坐直身子,不再逗她。她的背上有伤,时间长了,会不舒服的。

    待得夜离离开,苏诺语终于大大地喘一口气,只是,心头飞快地滑过了一丝怅然若失。她无暇去顾忌这些,看着夜离,正色道:“夜离,即便我心底愿意嫁与你,但是一切仍得等到我的大仇得报之后。”

    果然如此,她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不过,这又何妨?能听她亲口说出愿意嫁给他的话,他已经心满意足。他点头,说:“是,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届时,我会让全京城的人都见证你的幸福!”

    “一言为定。”苏诺语糯糯地笑着。

    这一路上,他们依旧是在去时的那些客栈歇脚,旁的都还好说,唯独到了王博那里,苏诺语被老王好一通打趣。

    当王博出客栈大门来迎接,却看见苏诺语由夜离抱着下了马车。当然,令他恍然的不仅仅是这样的姿势,更要紧的是他们彼此间那契合的眼神与感觉。

    “公子,苏小姐。”王博恭敬地同他们打招呼。

    苏诺语微微用力,瞥见王博那带着笑意的脸,回忆起之前他的话,心底莫名地涌起一丝窘迫。

    夜离低头看一眼怀中的人,察觉出苏诺语的害羞,再想着老王向来是个不拘小节、粗犷的汉子,便淡淡地看一眼他,示意他小心措辞。

    王博揶揄的话未待出口,就被夜离的眼神给扼杀在了腹中。他撇撇嘴,走到石海面前,帮忙拿包袱、牵马去了。

    苏诺语原本已经在心底做好了准备,然而却见王博一言不发地走到了石海身边。苏诺语心中一乐,必定是夜离警告了他的。她抬头看了看夜离,却见他神色如常,不过她依旧极小声地说了句:“夜离,谢谢你!”

    夜离唇角一扯,以语不传六耳的音量,说:“夫人,不必客气。若是能有所表示,在下会更加开心。”

    苏诺语听出他语气中的挑逗,还未来得及羞涩,便已经心中一动。她伸出手,在他手臂上用力一拧,趁他还未呼痛,便俏皮地一笑,说:“这样的表示,不知公子是否满意?”

    “小家伙,一会儿我便会让你知道,随意拔虎须的下场!”夜离夸张地龇牙咧嘴,配合她的小动作。

    夜离抱着苏诺语虽说走在前面,紧随其后的两个人听不真切他们的对话,但是看着他们间小动作不断,王博还是咧着大嘴,一面笑,一面小声问:“石头,怎么样?看情况,公子是得手了?”

    石海瞪他一眼,真是个粗人!“什么叫得手了啊?这叫郎有情、妾有意!”石海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