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冷萱忠心
    随着房门被关上,巧竹回到冷萱身边,一面跪着,一面关心地问:“萱姐,您的伤势钟大夫怎么说?”

    “无妨,休养些时日,便会慢慢痊愈。”冷萱说得并不在乎。这些不过是皮肉伤,即便看上去很是骇人,到底没有伤及筋骨,休养之后便会痊愈。

    巧竹再度忏悔地说:“萱姐,今日的事全是我的错,我没有想过夜离公子会如此心狠。我对不起您!”

    “巧竹,关于这件事我昨夜就同你说过,让你不要多嘴!你为何今日还要自作主张?这件事本来同你关系不大,公子也不会拿你说话,为何要自作聪明地搅合进来?”冷萱本已不想再提这事,毕竟已经是这个结果,再多说也无益。但是巧竹反反复复提及,她便索性将话说开,免得她心里还有包袱。

    巧竹听出冷萱话中的责备,有些惶恐:“萱姐,我当时在外面听见公子说是要重罚您,心中一慌,便忘记了您昨日的叮嘱,巧竹不是有意害您受罚的!您对巧竹恩重如山,若是可以,巧竹愿意用性命来回报您!”

    巧竹这样的一番话,勾起冷萱心中的往事,心下不免恻隐。这些年来,巧竹在她身边,一直劳心劳力,尽职尽责,实属不易。何况,她今日也算是出于一片好心。

    这样想来,便叫冷萱原本的苛责之语说不出口,她只能缓和了语气说:“巧竹,你也算得上是我默贤阁的人了,公子制定的规矩森严,以后这样的场合,你要记住,不该听的不要听。另外,你以前在府上服侍的那个老爷昏聩懦弱,你在他面前使的手段,断断不可用在公子身上。今日公子大概是心疼苏诺语,故而没有问责你。否则,你以为只是罚跪这样简单吗?”

    “苏小姐是人,难道萱姐就不是人吗?为何公子这样偏袒?”巧竹抱怨道,颇有些为冷萱抱不平的意思。

    冷萱蹙眉:“这样的话休要再说,你还嫌我受罚不够吗?公子原本对我的惩罚并未有不恰当的地方,一切都同苏诺语没有关系。”冷萱跟在夜离身边多年,对夜离是打从心眼里的佩服与尊敬。巧竹这样说,她自然是要为夜离分辨的。何况,这话若是叫公子听见了,必定又是一番波折。

    巧竹撇撇嘴,没有再说话,转而好奇地问起了旁的:“萱姐,有些话巧竹心有疑惑,还请萱姐指教一二。”

    “有什么便问吧。”冷萱看向她,不知她要问什么。

    “您方才说什么易容的事,难不成苏小姐是易了容的?”巧竹问道。

    冷萱点点头:“钟大夫都这样说,应该不会有问题。”

    巧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接着问:“公子如此责罚于您,您为何还要石海带话给他表示感谢?”这一点最让巧竹难以理解,为什么要巴巴地感谢一个责罚自己的人。

    “后面的三十板子明显力道减轻,可见公子还是心有不忍。”冷萱说道。她虽说当时已经疼痛难忍,但是依旧能明显地察觉出后面的三十板子比之之前的,力道轻许多,可见是公子事先打过招呼的。

    巧竹不甘心地看着冷萱,说:“萱姐未免太过心善!如此以德报怨,巧竹还从未见过!”

    冷萱肃了肃神色,认真地说:“巧竹,我对公子的忠心耿耿就好像是你对我的一样。公子对我有大恩,我今生今世都将忠心于公子!所以,这些话以后休要再提!若是被有心人听去,以讹传讹,就不好了。”

    巧竹见她严肃,也敛去多余的表情,忙不迭地说:“萱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无论是与不是,以后不要再说了。这话若是叫公子知道,多心就不好了。”冷萱说道。

    “萱姐,我只是替您觉得不公平。这次的事,分明就不全是咱们的错,那个苏小姐自己也有错啊!为何公子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您的身上?公子身为主子,不是应该一视同仁吗?难道就因为他与苏小姐关系不一般,以后苏小姐犯了错,便要由旁人来承担吗?”巧竹说到最后也有了几分激动。

    冷萱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深深地审视着巧竹:这丫头今日说起话来怪怪的!

    巧竹见她一直紧紧盯着自己,有几分窘迫,问:“萱姐,您怎么这样看我?”

    “巧竹,那些话……”冷萱顿一顿,“那些话不像是你平日的性子!”

    “萱姐,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小丫头,说话也没有任何分量。从前在府上也是这样,巧竹早就习惯了听话。但是,自从您将我带回到身边,对我就像是亲姐姐一样好。巧竹这一生对您都回报不完,即便做牛做马也只能回报您十中之一!”巧竹动情地说道。

    听她如此自伤身世,冷萱面露不忍。

    “巧竹跟在您身边多年,从未见过您如今日这般受辱!巧竹实在心中不忍,巧竹就是个俗人,说不来那么多忠心耿耿的话。对于巧竹来说,公子虽说是主子,但是他太高高在上,所以巧竹心底只对您一人尽忠!任何对您不好的人,巧竹都不喜欢!”话说到这里,巧竹已经有了几分激动。

    冷萱看着她,说:“巧竹,我知道你的一番好意。但是,有些话我方才说过了,你对我尽忠,同我对公子尽忠是一样的。即便我之前在他面前,同他争辩,但是在我心里,即便他再重的责罚,也不会抹杀我对他的忠心!”

    巧竹微微瞠目,没有料到冷萱会说这样坚决的话。

    “所以,巧竹,以后不必再为我抱不平!公子的惩罚是没有错的!”冷萱再度重申自己的立场。

    巧竹终于悻悻地闭嘴,没有多说。

    冷萱见她没有再说,也不愿意多言其他,便闭上眼睛休息。

    既然夜离已经下了明确的命令,那么巧竹自是必须跪到翌日辰时的。

    而石海从冷萱这里离开后不久,想起有些话该再同冷萱说说,便又折返回去。没想到走到门口,听见冷萱同那个巧竹在里面争辩,语涉公子,他就偷偷听了一会儿。基本上,冷萱的反应还是令他满意的。话说回来,若是被公子责罚一顿,就心生怨怼,甚至做出背叛公子的事来,那实在也不配待在默贤阁里面。

    只是那个叫巧竹的小丫头这样说话,倒是有几分令石海意外的。他没有想过那样一个小丫头,会有这样的气性,受了责罚便心生不满,还妄图挑唆!冷萱这留人的眼光实在是有待提高!

    之后,石海找到夜离,将听到的内容简单说与夜离听。夜离挑眉:“石头,你一个大男人,竟然也学起这偷听壁角?”

    石海尴尬地看一眼夜离,心中非议:公子,我这样做究竟是为了谁啊?

    “石头,我可从未叫你去做这样的事!你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大方承认就行!不要扯到我身上来!”夜离就像是听懂他的腹语一样,补充道。

    石海讪讪一笑,说:“公子,无论为了什么,但是您有没有觉得巧竹这丫头有些问题?”

    “一个小丫头而已!”夜离说话中,瞥一眼石海,“不过,我倒是觉得她似乎对你颇为不一样!”

    石海连连摆手,表示自己敬谢不敏!

    另一边,巧竹跪在那儿,想着石海方才在大家面前说话那么决绝,心里就不是滋味。冷萱见她突然间便没了动静,神色郁郁,随口问道:“巧竹,之前就想问你来着,一直没有寻着机会。方才见你情绪低落,可是因为石头方才出言责备?”

    “萱姐……”巧竹没有料到她会突然说话这么直白,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

    冷萱原本也只是猜测着问,不想却见巧竹神态慌张,手指不知觉地揉搓衣角,心下一惊:“巧竹,你不会……是对石头动心了吧?”

    巧竹被乍然点破了心思,惊慌失措地看着冷萱:“我没有,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我不会有痴心妄想的!”

    听着她有些语无伦次的话,冷萱笑着说:“我又没有说什么,你不必妄自菲薄!”巧竹生的不错,心地善良,手也灵巧,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子。即便以她的过往经历,做不了正妻,做个妾室还是可以的。

    巧竹连连摇头:“萱姐,您就别拿我打趣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早已不是清白之身,哪里配得上石海呢!”她同石海见过几次面,只是每次都是匆匆一瞥,便又分别。人家大概压根没有注意过她这个小丫头,只有她独自一人痴心妄想罢了!

    冷萱见巧竹如此自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这样的事,原也不是她说了算的。若是现在就草率地承诺巧竹,一旦石海不愿意,便是对巧竹的伤害。她还是决定先去探探石海的口风,再说旁的。若是石海不嫌弃巧竹,倒也是一桩好姻缘!

    于是,冷萱点点头,说:“无妨,这是你自己的事,还需你自己打定主意才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