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九章 回到余杭
    这一夜对于夜离与苏诺语来说,都是极安稳的一夜。两个人彼此陪伴,空气中都弥漫着彼此的气味,夜深人静之时,耳畔总能听见属于彼此的呼吸与心跳声。

    一夜好眠,待得翌日晨起,竟是苏诺语先起来。

    许久不曾有过这样安心的睡眠,记忆中似乎重生之后,每一晚都是睡不安稳、睡不踏实的。原本苏诺语以为,在这荒郊野外,身上又带着伤,这一夜必定是不用睡了。所以,临睡前,她才想让夜离单独睡,也是不想影响他。

    谁知道,这一夜竟睡得这样沉,故而早早地就醒了。她微微偏头,目光落处,便是夜离尚在梦中的睡颜。仔细看来,夜离并不是那种英俊至极的长相,但却给人一种轩逸俊朗的感觉。当然,她看到的只是易容后的夜离,并不知道他的真容是什么样的。

    之前一次,曾经提及此事,夜离说过他们的相貌是不能轻易许人的。只是现在,他们的关系已不同以往,不知是否可以看看他真正的相貌。苏诺语想了许久,还是决定暂时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她相信有一天夜离会主动在她面前,卸下所有防备,但是她不愿现在就强迫他。

    在苏诺语看来,容貌绝不是最重要的,她看重的是这个人,即便他貌如钟馗,她也心甘情愿。毕竟夜离对她好的时候,她也只是易容后的平常人。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苏诺语喜欢与夜离在一起的这种感觉。

    苏诺语就那么躺在床上,即便翻不了身,却并不影响她看心上人。这屋内是能撒进阳光的,如今早晨,金色的阳光暖暖地透进屋内,夜离的身上恍若照了一层淡淡的光晕,令人着迷……

    当夜离醒来的时候,一睁眼正对上苏诺语注视的目光,心中刹那间便融化。苏诺语同他目光胶着,许久之后,方才觉察出不对味,连忙慌张地调开目光,讷讷地说了句:“你醒了?好早!”

    夜离一哂:“不早了,美人酣睡的场景不曾见过,实在是一种遗憾。”

    “油嘴滑舌!”苏诺语啐他一口,“不过,你难得这么好睡,莫不是身子不适?”她一直都知道,他早起习武已是习惯,今日却睡了这么久,可不就是身体不舒服。

    夜离看着她,说:“昨夜沉溺于美景,贪看至深夜,今晨才会多睡了会。”

    “这荒郊野外的,哪有什么美景!”苏诺语不以为意地说。

    “所谓美景,足不出户!”夜离笑着说。昨夜,两人道了晚安,诺语便沉沉睡着,然而,夜离却了无睡意。他索性坐起身来,痴痴凝望诺语的睡颜。恬静安宁,令夜离感叹所谓岁月静好,莫不如此!

    苏诺语听出他话中深意,笑得糯糯的,没有作声。

    屋外传来轻而有礼的叩门声:“公子,苏小姐。”石海永远来的不合时宜。

    夜离叹口气,起身去开门。苏诺语望着他的背影,笑得如小狐狸般狡黠。连她也发现这个问题了,似乎石海每次出现,都是在他们之间有着某些暧昧的时候。真真叫人无法相信这只是一种巧合!

    这一次,夜离没有再横眉冷对,石海自然不知道他又一次让自家公子在心底捶胸顿足!

    “公子,咱们该下山了吧?”石海问道,肩上已背好了该拿的东西。

    夜离颔首,吩咐石海打来热水,又亲自伺候苏诺语简单地洗漱。三人吃了些干粮,便准备下山。东西自有石海拿着,夜离只需要抱好苏诺语即可。

    初入树林,自然是光线十足的,石海还是明白不能碍事,便借口探路,独自往前走去。夜离稳稳地抱着苏诺语,苏诺语则乖巧地窝在他怀里,脸颊紧紧贴着他,一动不动。同一姿势维持得久了,便偶尔不安分地蹭一蹭他的下颌,听见他的抽气声,她又急忙乖乖地一动不动。再然后,便能听见他胸腔中传出来的低低的笑声。

    夜离不时地低头看一眼怀中的小人儿,像只慵懒的猫儿,一直都乖乖巧巧,待的烦了,便挠你一爪子,随即察觉到人动了,她便又乖乖地待着,就好像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似的。

    “诺语,倘若不舒服了,便告诉我。我们可以随时停下来休息。”夜离还是担心她的伤势。伤在后背,无论他再怎么小心翼翼地抱着,都会造成她的不适。而偏偏下山的这条路无法乘坐马车,也实在是辛苦。

    苏诺语的性子坚韧,忍痛能力极强,这点疼痛并不算什么。何况,有夜离这样处处呵护着,即便是有些疼痛,也是无妨。她笑着说:“若是不舒服,我便咬你!”顿一顿,她接着问,“今日的胳膊可是洗干净了?”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夜离难得语塞。过了半晌,方才说:“我是关心则乱。否则你这小丫头哪里能这样欺负我呢?”

    苏诺语笑得“咯咯”的,再度蹭蹭他的下颌,说:“我还以为你会喜欢人家的欺负呢!既然不喜欢,那么便下不为例吧!”

    夜离很想腾出一只手来捏捏她的俏鼻,戳戳她带点小肉的脸颊,亦或者是咯吱她痒痒。然而他并不敢大意,所以只能任由她一个劲的“欺负”。

    “人家的欺负我自是不喜欢。”夜离一本正经地说,“不过,我的诺语,可以随时欺负!”

    苏诺语笑得更加开怀,不时地伸出手指戳一戳他的胸膛,或是摸一摸他的下颌。夜离的喉结上下滑动,声音渐渐低沉黯哑,他附在她耳边,说:“诺语,在一个一心爱慕你的男子面前,做那些动作,是很危险的。你明白吗?”

    夜离的声音沙哑地令人无法忽略其中的**,苏诺语的脸腾地一下子通红。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对男女之事有那么一丁点的懵懂,加之昨日面对方德,又险险地差点被玷污,所以苏诺语明白夜离的话中意思。

    她终于老实,不敢再动,乖乖地缩在他怀中,不言不语。夜离见状,失笑,这丫头!其实,面对诺语,他即便再有**,也是不会亵渎她的!他一定要等到白府的事有个了结,等到将她明媒正娶的那日!

    光线渐渐转暗,在这树林中有着或多或少不好的记忆,苏诺语的手不自觉地抓住夜离的衣衫。夜离感觉出她内心深处的微妙转变,便一直温柔地同她说话。石海也回到夜离身边,凡事也好有个照应。

    苏诺语再怎么窈窕纤细,毕竟也是那么大个人,夜离抱在怀里还得不停地走路,说一点不累是骗人的。苏诺语一直紧紧贴着他,感受着他身上的汗意,和微微的喘气声,不免有些心疼:“夜离,你累了吧!要不休息一会再走!”

    “是哪里不舒服吗?”夜离紧张地问。他已经很小心,这一路上他不敢抱得太紧,怕她不舒服;抱得太松,又怕她没有安全感,委实也是有些为难的。

    苏诺语抬手擦一下夜离额上的汗珠,说:“我没有不舒服,但是,你抱着我走了这么久,一定很累了!”

    石海走在他们旁边,没有说话,心里却也很是佩服公子的。

    “无妨,身为男子,若是连抱自己女人的力量都没有,这男人活着岂非无用!”夜离豪气地说着。

    自己的女人……

    这几个字极大地温暖了苏诺语的心,原来所谓甜言蜜语,便是这样温暖人心的语言!其实,别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只要人对了,自然就没有什么不对的。

    石海也暗暗颔首,要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显示出足够的魅力,自然是要累一些的。这一路上抱苏小姐的任务,必定得是公子 亲力亲为,但至少可以歇息片刻啊,既然公子那样说了,他便不会再多话。

    他们已经走到树林中间地带,在密密层层的枝叶遮挡之下,已是漆黑一片,一丝光线也透不进来。石海走在前面,夜离抱着苏诺语紧随其后。

    对于石海来说,一个走过一次的八卦阵,无论多么地复杂,都没有了难度。下山的速度远比上山要快,半个时辰的路程之后,光线又一点一点渐次亮了起来。

    苏诺语突然出声,问:“夜离,冷萱会不会困在这树林中?”

    “不会。以她的能力,这条路走了多次,早已没有难度。”夜离说。

    苏诺语点点头,她可不希望冷萱真的出什么事,无论如何,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

    光线越来越亮,他们已经走到树林的边界,再往前就离开天鹰帮的地盘了。苏诺语回想起这一次的惊险遭遇,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决不再自作主张!

    离开这儿,不过小半个时辰,就可以抵达余杭城。光线下,苏诺语对上夜离的眼睛,轻声说:“辛苦了。”

    “为了我的诺语,没有辛苦不辛苦的。”夜离不甚在意地说。当然话是这么说,实际上他的手臂真的也已经麻木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