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石海说书(上)

第一百零六章 石海说书(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石海身为夜离的心腹,自然懂得配合,附和地说:“是啊,苏小姐,您的身体若是没有大好,如何经得起车马劳顿?”

    苏诺语本想辩解,但是触及到夜离不容辩驳的眼神,终究还是放弃了。

    就这功夫,石海将晚饭端了进来,夜离小心地将苏诺语扶起来,细心地为她垫了厚厚的垫子。随即将饭盛好,又夹了些菜,方才递到她手中。石海见状,忍不住揶揄:“公子,您如今算是抱得美人归了!”

    苏诺语脸微红,没有作声。夜离见苏诺语害羞,瞪一眼石海:“就你话多!”

    石海憨憨地笑了笑,聪明地将话题转移开:“对了,苏小姐,您知道吗?今日的公子真是英勇至极,令人佩服啊!”

    既然这件事上已经有了定论,那么她确也没有再争的道理。而且,她要相信夜离,他不会叫她失望的。凡事欲速则不达,她不该再心急!苏诺语不断在心底这样告诉自己。

    她看向石海,挑眉道:“英勇至极?”那语气,颇为不信。其实不信的绝非是夜离的能力,而是石海的话!石海向来说话有些夸大其词,虽说她不否认夜离身手极佳,也不否认夜离英明神勇,但是不知为何,这话从石海口里说出来,再配合上他那夸张的动作和表情,可信度瞬间就下来了。

    果然,石海一看自己说的话没有得到响应,引起共鸣,心里就不高兴了。石海是很护主的人,在他看来,既然苏小姐现在已经是公子的人,那么便该凡事以公子为天,不是吗?这个时候,听见他的话,苏小姐应该表现出万般崇拜,而并未是挑眉怀疑!所以,石海决定,要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好好地给苏小姐还原一下方才的场面!

    “苏小姐,您听我说啊。”石海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咱们就先说这八卦阵吧!且不论这八卦阵的难易程度,就这可视情况,您在来的时候也感受过了,真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这可是公子第一次来这里,可是他辨路的速度,就好像是已经走了无数遍!就这本事,就不是人人都有的!”

    苏诺语点点头,表示认同。的确,也许这是一条很简单的路,但是在那种漆黑的环境下,对于第一次到此的人来说,难度是不小。她是因为有白儿在,否则只怕早就迷路了!想想她同冷萱走散的经历,两人最开始相隔最多也就是十几米吧!她还是直奔冷萱的方向去,不想却越走越远了!

    石海见苏诺语点头,接着说:“咱们到了这里之后,就发现守在外面的明岗暗哨足有二三十人!亏得公子英明悄无声息地就解决了所有人。否则,岂非是要暴露了行踪?”

    坐在一旁默默吃饭的夜离听见石海的夸赞,着实有些汗颜。原本都是些寻常事,被石海这样说来,乍一听是挺厉害,然而,若是知情者,只怕会笑话小题大做了。夜离很想叫石海闭嘴,然而目光触及苏诺语眼底的认同与隐约可见的崇拜,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好吧,他承认他也是有些私心的,能被自己心仪的女子如此崇拜与认同,实在是件不错的事!夜离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继续默默夹菜、吃饭。

    石海见苏诺语有反应,心中一喜,更加来了兴致:“这个天鹰帮同咱们默贤阁,那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一进大厅,一看那气势、那氛围,就是个江湖二流帮派!那方德正左拥右抱地同女人们**呢,一见我们走到近前,这才慌了神。他的那些女人们吓得屁滚尿流,只恨不能借两腿跑!而方德也吓坏了!”

    石海故意在他认为精彩的地方停顿下来,就是为了勾起苏诺语的好奇心。谁知她就那么静静地望着自己,毫无反应,石海叹气,说:“苏小姐,您难道不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吗?”

    苏诺语难得木讷地说:“反正你会说啊!”

    石海再度叹气:“苏小姐,您不问,我就会以为您不想知道,我也就不知道该不该说。所以,您要问啊!”

    “问什么?”

    “……”石海差点要一口气提不上来,“充满好奇地问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啊!”

    “哦。”苏诺语配合地问,“那接下来呢?”

    夜离听见他们的对话,差点要笑喷出来,只是为了自己的形象在诺语的心里能更高大一些,他努力隐忍。然而,细看之下,不难发现,夜离的身体因为憋笑而轻轻地颤抖着。

    石海瞥到夜离的反应,无声无息地叹气,这个苏小姐,一定是故意的!她素来心思玲珑,怎会有这么木讷的时候呢?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然而,无论如何,至少她配合地问了,也算是满足了石海那一点点的虚荣心,他抖擞一下精神,接着说:“方德当时起身的时候腿颤抖了一下,结果踩到了他女人慌乱中遗落的一根发钗上,一屁股坐回了椅子。那样子,竟然还敢自称是天鹰帮的副帮主!我若是帮主,必定先废了他!”

    听到这里,夜离忍不住看一眼诺语,只见她听得还算专心,而石海也是讲得口沫横飞。他摇摇头,罢了,他们一个讲故事,一个听故事,他还是再研究一下陶瓶里的罕见毒药吧!

    “原本公子的意思是威逼利诱,最好能不费一兵一卒,就探听我们想要的线索。一般而言,这样的江湖组织,若是真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就不会愿意惹火烧身!反正钱也拿了,事也了了,有人过问,何必还绷着扛着呢?结果,无论我们怎样盘问,重金诱惑,他们都紧咬不松口,这也正是最不正常的地方!”石海顺便又分析一遍给苏诺语听。

    苏诺语认真听着,却不做任何反应。

    石海无奈地看着苏诺语,这样的听客,实在无法激起说书人的兴致啊!他停下来,看着苏诺语。而苏诺语原本听着正起劲,却见石海停下来不再说话,将她望着。苏诺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眨巴着眼睛,表达着自己的疑惑。

    石海顿一顿,问:“苏小姐,您怎么不问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哦。”苏诺语配合地问,“那接下来呢?”

    夜离低笑两声,石海这小子今日也算是遇到克星了!平日里在逍遥谷,大家都知晓石海的习惯,但凡是他说故事,大家总会捧场配合。只怕他早已习惯,可是如今碰到诺语,可不就是令人郁闷?

    果不其然,石海气结,很想好好地批评一下苏诺语,但是目光一扫,正瞥见公子,他咽了咽口水,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既然和谈不成,那就只能武力解决!公子递一记眼神给我,我便心领神会。要知道我跟在公子身边多年,配合十分默契。就那些小喽喽的实力,别说公子,就是我,也瞧不上!若非是这大厅之中暗藏机关,布满暗器,我们必定能全身而退!”

    听到这里,苏诺语倒是不用石海多言,紧张地看向夜离,关切地问:“你受伤了吗?”

    夜离警告地看一眼石海,示意他不该说的话别说。随即来到苏诺语面前,云淡风轻地说:“都是小伤,无妨。你莫要听石头胡说!他一向小题大做惯了的。”

    苏诺语执着地问:“告诉我,伤在哪里。”夜离越是淡然,她便越是忧心。说来说去,也是怪她,光顾着自己,竟忘了夜离就是再厉害,也是个平凡人,也是会受伤的。

    夜离感动于苏诺语的关怀,说:“只是一些利器的划伤,不必处理,自会痊愈。”这些小伤,对于他来说,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苏诺语似是不信,目光扫向石海,见他点头,方才作罢:“即便如此,一会还是小心处理一下,切莫感染。”

    夜离颔首,柔声道:“如你所说,有你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石海闻言,连忙转过身去,非礼勿听、非礼勿视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过了半晌,他方才低声问:“苏小姐,还听吗?”

    “接下来呢?”苏诺语下意识地问。

    石海顿时开心,转过身去,看着苏诺语,再度口若悬河:“若光是机关暗器也就算了,您知道吗,那个方德竟然想对着我们用毒!开玩笑,他也不想想我家公子……”

    “咳咳,咳咳。”夜离低咳两声,打断了石海的话,随即又若无事地说,“嗓子有些痒。无妨。你们继续!”

    石海心中一紧,浑身上下皆在冒汗。方才若非是公子及时打断,他差点就要将公子的身份脱口而出。若是苏小姐知晓了公子就是褚哲勋,并因此而斩断了他们之间好容易才有的那点情丝……别说公子了,他自己也得以死谢罪不可!

    苏诺语并没有觉察出有什么不对劲来,但是见石海停下来,以为他又要卖关子,于是她好脾气地配合问道:“接下来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