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彩虹毒药
    石海不服气地辩解:“公子,苏小姐又不是外人,您何必自谦?”

    苏诺语略带笑意地瞥一眼夜离,打趣道:“果真如此么?夜离公子,盛名之下,就别谦虚了!展示两招,也好叫我涨下见识!”

    自谦归自谦,夜离自然不会含糊。使毒可是他的强项,即便是在诺语面前,不能暴露身份,总也不能累着诺语。他将那些瓶瓶罐罐的挨个打开,大部分只消一眼,偶尔一些也只是小小用了些手段,几乎是没有停顿地报出了毒的名字。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这个方德随身携带的大部分毒竟然都是媚毒!

    这样的人竟然好意思说自己号称“毒狼”?分明就是淫狼!

    只是更令苏诺语惊诧不已在于,这样的辨毒速度……也太惊人了吧?

    石海与有荣焉地问:“苏小姐,如何?关于我家公子,我没有夸大其词吧?”

    “夜离,以你对毒的熟稔程度来看,丝毫不逊色于褚哲勋!”这还是两人相识至今,苏诺语第一次语气平淡地谈论褚哲勋。

    夜离微微心惊,方才实在是大意了!若是被诺语看出什么来,他们之间那刚刚萌芽的感情岂非就要夭折?他连忙摆手,说:“诺语你谬赞了!在用毒领域,我如何敢与褚哲勋相提并论!”

    苏诺语笑一笑,本也是随口一句,并未在意,她指着最后那个精致的小陶瓶,问:“那个呢?是什么?”

    夜离拿起小陶瓶,仔细端详了片刻,方才打开,随即一抹惊诧划过眼眸。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苏诺语敏锐地发现夜离眼底的诧异,问道。

    夜离将那小陶瓶瓶口向下,晃了一下。原来,竟是空空如也!“喏,这就是不妥之处!”夜离将小陶瓶放回小几上,习惯性地将塞子塞好。

    “公子,有什么问题吗?”石海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不就是一个空瓶子,并未有什么不妥之处吧。

    夜离看他一眼,一脸“孺子不可教”的嫌弃,随即问苏诺语:“你觉得呢?”

    苏诺语沉吟片刻,方才娓娓道来:“首先,这个小陶瓶同其他的那些瓶子都不一样。其次,对于方德这样擅使毒之人,怎会留空瓶子在身上?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空瓶子,其中必定有古怪!”

    夜离颔首,夸赞道:“不错,还是诺语聪慧!石头啊,实在是太过愚笨!遇到任何事,都要多动动脑子!”他在夸赞苏诺语的同时,不忘批评一下石海。

    石海虚心地点头,苏小姐的确比他细心,也不怪公子如此说。

    夜离继续说:“诺语非常细心,见微知著。没错,方德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用毒高手,怎会放一个空瓶子在身上?所以,这里面十有**是毒性极强,且他自己不会配的。”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没有说出来。他这一生到目前为止,无法辨别的毒就只有一种,那就是白府井中的毒!

    “到底是什么?”苏诺语紧张地问,不知为何,心中有一些不安。

    夜离并未回答,而是从身上取出另一个极小的瓶子,看上去普通的很。只见他动作熟稔地将小瓶子打开,倒了两滴进陶瓶,轻轻摇晃。片刻之后,脸上露出震惊来,他声音略略抬高:“石头,你看看这个!”

    石海接过去一看,大叫道:“这……不就是白府当日井中的毒!”

    苏诺语听了这话,一急之下,忘记了背后的伤,猛地一动,顿时哀嚎。夜离急忙上前,扶着她慢慢躺好,薄责道:“总是这么大意,自己的身子不要了吗?”

    “我没关系。”苏诺语忍着痛,喘着粗气,急急地问,“你说什么?这里面所装的就是当日白府的毒?”

    夜离点头,将陶瓶给苏诺语看一眼,说:“我这瓶子里装的液体是我师门独门秘方,专门用来分辨稀世之毒。我曾经试验过无数次,所有的毒被滴入此物,通常只会呈现出单一的颜色。这个,是七彩虹色,而当日白府水井中的毒也是七彩虹色!”

    苏诺语听了冷笑一声,七彩虹色,美丽斑斓,却是要了爹娘的性命!她说:“当日白府的幕后之人一定有这方德!”

    “即便他参与其中,也一定不是主使!”夜离否定了苏诺语的话。

    “夜离,已经证据确凿,你为何还向着他说话?”苏诺语的语气稍显激动。

    夜离连忙安抚她,生怕她一激动又伤了自己:“诺语,我怎会帮着这种人!我们之前来这里,同方德交过手,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之后抓的人,也都没有说什么具体的事。”

    “如此便可以证明不是他做的?就因为他死不承认?”苏诺语不敢置信地逼问。

    “诺语,我知道你现在情绪激动,但是请你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你也同方德交过手,你觉得他能够将白府灭门一事策划的滴水不漏吗?你觉得他有能力迷惑白峰吗?何况,白府一向与人为善,不曾同什么人交恶,方德要白府灭门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夜离仔细帮她分析。

    苏诺语想了想,说:“如此说来,还是褚哲勋最有嫌疑!”

    夜离见她又开始坚信这一点,也是无奈,只得说:“还是那个问题,褚哲勋没有对白府下手的理由。众所周知,褚家同白家向来交好,且褚家乃名门之后,不会做这样的事!”

    苏诺语问:“关于这个毒,你似乎有话没说完。”

    夜离点头:“不错,从我同方德交手来看,这个人最善用些下三滥的手段。你还记得你说的追魂灵虫迷路以及方德中毒的事吗?其实都是拜方德所赐。”

    “追魂灵虫?”石海插嘴进来,一脸震惊地看着苏诺语,“苏小姐,您是说那个传说中的追魂灵虫在您手上?”

    夜离拍一下石海的脑袋,责备道:“石头,这个时候是该满足你的好奇心吗?”

    石海揉一揉后脑勺,低下头去,没有说话。但是却在心里暗暗决定,等会一定要好好看看传说中的追魂灵虫!

    苏诺语也没有心思去理会石海,而是专心看着夜离,等待他的下文。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夜离是一个头脑冷静、思维缜密的人。

    夜离接着说:“何况,我方才察看了方德随身的其他毒药,都是些寻常的。以他的能力,他配不出这样诡异的毒!这个毒,我从未见过。”

    苏诺语沉默着,许久后方才缓缓开口:“你说的有些道理,是我太过心急,失于急切了!”

    石海顺着他们的话,说:“苏小姐,据我们的人调查,这个天鹰帮必定是参与了当日白府灭门案的!只是,天鹰帮也是一个江湖组织,我们原本曾想过,他们或许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可是,真若如此,这次面对我们的重金诱惑与刑讯逼供,他们不会死咬不松口!所以,我和公子一致认为,这件事不是单纯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夜离颔首,表示赞同。

    苏诺语有些灰心,说道:“如此说来,我们这一趟岂不是没有收获?”

    夜离握住她的手,宽慰着:“谁说没有收获?现在,我们基本可以断定天鹰帮在当日白府灭门案中扮演的角色不是普通的杀手!还有就是毒,虽说方德配不出来,但是这毒一定也同天鹰帮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石海的目光扫过两个人交握的手,心中暗暗笑着。看来这一趟没有白来,公子收获颇丰啊!

    “可是,天鹰帮不是已经被你们灭了吗?”苏诺语依旧提不起精神来。

    “从方才我们与他们交手的情况来判断,这里十有**只是天鹰帮的一个分舵而已!”石海嘴快地说,“天鹰帮雄踞江南,这几年来无人能撼动其地位。若真是只靠着方德这几个人,早就被人灭了不知多少次!”

    “这里不是天鹰帮的总部?”苏诺语不确定地问。

    石海点点头,说:“苏小姐,您想想,即便我们公子的武功天下顶尖吧,我石海也还算是不错的,但是单凭我们二人就能端掉的江湖组织,如何雄踞江南,傲视群雄?”

    苏诺语听了石海的话,心中又燃起希望:“既然如此,总部在哪儿?”

    夜离淡淡地接话:“无人知晓。这个事急不得,我们还需从长计议!”

    苏诺语皱眉,这个事怎能不急!她已经心急如焚了!

    “诺语,我们接下来要先回逍遥谷,等你的伤好全了,再说下一步的行动。”夜离知道她的焦急之心,但是这件事上,急也是没有用的。

    苏诺语想也不想地说:“不必!我可以的!我们直接去找总部吧!”

    “不行!”夜离断然拒绝了,“目前来说,我们并没有太多线索,根本不知道下一步的方向。诺语,你放心,你乖乖养伤,我自会派人调查这件事。现如今,对我来说,你的身子远比任何事都要重要!诺语,这个事上没有商量的余地!乖,不要和我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