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秋后算账
    原本考虑到苏诺语的伤势颇重,加之她经历了那样的惊心动魄,夜离心疼,便想着隔日再审。不想这丫头性子直,竟然自己撞上来,哪里能不趁机好好教训一番!

    苏诺语见夜离的语气和表情都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心中暗自叫糟。原本她还在提醒自己,以夜离的性子,必定是要找她秋后算账的,所以暗暗下着决心,只要夜离不提,她便一直装傻。不想,被夜离几句甜言蜜语说得她晕头转向,一时嘴快,后悔已来不及。

    苏诺语眨眨眼睛,开始装糊涂:“夜离,你说要解释什么?唉,我现在背好痛,头也好昏,好想睡觉哦。我睡了,你自便吧!”说罢,闭上眼睛,直接装睡。

    面对她小孩子般的举动,夜离摇摇头,便坐在她床边,一直盯着她。他倒想看看,这丫头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苏诺语闭了眼睛半晌,都没有听到他离去的动静,忍不住虚着眼睛看,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苏诺语气结。她倏地睁开眼睛,质问:“你怎么还不走?”

    “你只说了让我自便,我觉得这里挺好。”夜离好性子地解释,“何况,有些事,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苏诺语理直气壮地指着大门的方向:“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孤男寡女怎可共处一室?快出去吧,我要休息了!”她才不要给他机会,让她解释什么不听话的事。

    夜离笑着看她,温柔提醒:“诺语,我想你可能真的头有些晕。有些事,方才我们不是才达成了共识?”

    “谁要跟你达成共识了?根本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玩心大起,苏诺语辩解道。她就喜欢看他这样镇定自若的人因为她而变得方寸大乱的样子。

    夜离不疾不徐地开口:“诺语,若是你忘了,我不介意用我的方法帮你回忆方才那段记忆!”

    “什么方法?”她问。

    夜离握住她的手,猛地俯身下去,在两人间的距离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下来,声音沙哑,叫人莫名地察觉出一丝别样的诱惑来:“诺语……我不介意用我的方法来帮你回忆……我们刚刚达成的共识……”

    苏诺语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浑身绷紧,眼睛睁得大大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我……”话一出口,她便戛然而止,这是怎么了?怎么被他传染了?

    夜离原本只是想逗逗她,全然没有想到这样的举动对于自己来说更是一种莫大的考验与折磨。两个人第一次靠得这么近,近到你能感受到彼此间浅浅的呼吸,近到你能听到彼此胸腔中那怦怦不停的心跳。夜离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涌向身下的某处,情不自禁地,夜离缓缓地拉近那原本就不到一寸的距离。

    苏诺语也没有想到情况会突然发展成如今这样,虽说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同阮天浩青梅竹马的感情,两个人却从来都是发乎情,止乎礼,不曾有过半分越界的行动。

    虽说两人都是没有任何经验的,但是感情这回事,向来不需要经验指点,从来都是情到深处,便自然而然。苏诺语缓缓地闭上眼睛,当全世界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她更加清晰地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那样快的频率,几乎让她觉得要跳出嗓子来。她不敢动,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夜离看着身下的女子缓缓闭上双眸,像一朵等他采撷的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一样。这是他爱了一辈子的女子,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场景,如今却这样真真切切地发生在眼前!

    一声极轻的喟叹逸出来,夜离决定不再考虑那么多,决定遵从自己内心的指令,终于,他吻上自己心仪的女子……

    情意缠绵的一个吻,然而于两个同样紧张的人来说,并不敢深入,只是那么浅浅的唇瓣相触。这一刻,时间就此停滞,他们的世界只余彼此,再容不下旁的任何人或任何事……

    苏诺语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感受到夜离嘴唇的轻轻颤抖,与她同样的紧张,这样的夜离令她满意。这样的紧张是发自内心的,也是装不出来的。这是不是可以验证他的话是真的?她愿意相信夜离!

    而夜离,在触碰上苏诺语双唇的一刹那,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什么也不剩。若干年后,他们曾经一起回忆起这一幕,诺语还嘲笑他的紧张,可是,她不知道,这一刻,于他而言,是神圣不可欺犯的!

    苏诺语的唇娇嫩水润,夜离虽说忘记了要深入,却也是不舍离开的。他不断地隐忍着、隐忍着、隐忍着……

    大概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们终于缓缓分开。两人的脸颊都像是秋日的枫叶般,红得好似能滴下血来。一室寂静,空气中甚至能清晰地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夜离看向苏诺语,只见她的眼眸像是被水洗过一样,明亮水灵。也许是夜离的目光太过灼灼,苏诺语有几分承受不住,不得不移开目光,看向旁处。

    夜离霸气地宣告:“诺语,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夜离的女人!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苏诺语诧然地转回目光,本觉得他有些突然,然而当她触及他眼底的深情与认真,她笑了,羞涩地点点头:“好。”

    夜离满意她的乖巧,随即想起了件极重要的事,他问:“诺语,你困不困?若是太累了,便休息吧!”

    苏诺语一时不察,疏于防备,一步一步走进他的陷阱,摇摇头:“我不困。方才打了个盹儿,现在好多了。你不必担心。”

    “好。”夜离点头,蓦地话锋一转,问,“既然不困也不累,那么就好好解释一下今日的不听话吧!”

    在经历了刚才的你侬我侬、忒煞情多之后,苏诺语早就忘了这一茬,全然不料他又会旧话重提。她瞪眼,埋怨道:“夜离,你一定是故意!”

    “什么?”

    “你为了套我的话,于是便在我面前演了刚才那一出戏,对不对?”苏诺语冷下脸来,不高兴地说。真正令她介意不是他一直对那事念念不忘,而是他竟然为了套出她的话,而演一出戏令她放松戒备!

    一时间夜离也没有想那么多,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解释:“诺语,不许诬陷我!你若换做是旁人,我连问都懒得问一句,反正你的死活与我无关,我为什么要多事?可是,你不一样,你是我心尖上最重要的人!诺语,我无法承受好不容易拥有了你,又再度失去你的痛苦!你明白吗?”

    苏诺语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夜离眼底的害怕深深地震撼了她,她猛然间地回想起就在不久之前,他找到她的时候,眼里也是这样的害怕!夜离这样的男子,顶天立地!都说勇者无惧,夜离应该是最勇敢的人,本该无所畏惧的他,竟然如此深得害怕失去她!

    “诺语,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绝不是要责备你。”夜离无奈地说。

    苏诺语动容,想了想,说:“夜离,其实我并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报仇这件事对我来说太过重要,我恨不能立刻手刃凶手,为白府报仇!所以,我想凭借自己的努力来调查这件事。”

    夜离抚摸一下她的发丝,郑重地承诺:“诺语,有些话,当日我便说过。今日我再说一次,白府的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水落石出的交代!白府在京城中风评极佳,白峰也是个悬壶济世的好人,我们默贤阁虽说是个杀手组织,但也是明辨黑白的。所以,即便没有你,我也会调查这件事情!”

    “好,我等你。”苏诺语颔首。

    夜离接着说:“若是真有什么证据,我一定会告诉你。我若是真去寻找证据,也一定会将你带上。但是在那之前,请不要再一个人轻举妄动。你做任何决定,一定要知会我一声。今日是赶巧了,若是我没有及时出现,我简直不敢想象,后果会是怎么样的!”

    夜离的话一字一句说来,字字沉重,苏诺语的脸也沉下来。夜离没有说错,若不是她运气好,先是有冷萱帮着处理贼人,后又遇到夜离,今日的事后果的确是不堪设想!

    “好,以后我若是做什么,一定提前告诉你。”苏诺语保证道。

    夜离的手再度握住她的,宠溺地说:“诺语,乖!”

    苏诺语讪讪,她这么大的人,竟然被他用这样的字眼来夸赞……

    夜离丝毫没有觉得任何不妥,语气严苛地说:“冷萱这一次实在是失职!等握回去,必定要严惩!”这绝不是徇私情,即便今日不是诺语,冷萱犯下这样的错,也是不容原谅的!

    苏诺语忍不住辩解:“夜离,别这样说,今日若非是冷萱,只怕你也见不到我了。何况,她派了小丫头盯着我,是我自己趁她们不注意才跑出来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