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相看两厌
    冷萱不以为意地哼一声:“凭我和公子的交情,怎么也用不上大义灭亲这四个字吧?石头,你何时也学会这危言耸听了?公子向来是公私分明的人,怎会为了一个女人就破坏原则?”

    “原则?”石海目光中透出深意,“萱姐,我只告诉你,对于公子来说,苏小姐就是最大的原则!”

    冷萱惊诧地看着他,一脸的不敢置信。

    石海接着说:“萱姐,你想想我石头什么时候骗过你?”随即也大步走了进去。

    冷萱站在原地想了会儿,轻轻笑着,转而婀娜地走了进去。石海越是这样说,她还就偏不信邪!倒要好好看看,这个苏诺语是个什么来头!

    简单地收拾之后,大家都到了事先备好的厢房中吃饭。苏诺语是姗姗来迟的那一个,她本不想来的,路上奔波了几天,她实在有些吃不消。何况眼看到了余杭,她全部的心思皆在天鹰帮上,也没有心思吃饭。

    夜离刚想要起身去看看,就看见苏诺语出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说:“诺语,坐这儿!”

    苏诺语微微笑一下,走了过去。

    夜离见她脸色不佳,眼睛下有淡淡的淤青,心中一疼,叮嘱道:“今夜好好的睡一觉,明日一早我会同石头去找人,你好好在这儿休息,等我的消息。”

    “可是……”苏诺语急急地张嘴。

    “没有可是。”夜离说得不容辩驳,“诺语,相信我,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凡事欲速则不达,我不希望你出来一趟便累病了!”

    苏诺语想了许久,方才点点头,勉强算是答应了。

    “公子,您交代的事已经办得差不多了,明日怎么安排?”冷萱看着夜离,直接问道。一般而言,任务都是由两位公子安排,下面的人听命就是。

    夜离看一眼冷萱:“你的任务自然是有。”

    “哦?那我洗耳恭听,保证完成!”冷萱对于执行任务有极大的兴趣。

    夜离指着身边苏诺语,对冷萱说:“喏,你这些天的任务就是陪着诺语四处走一走,照顾周到!”

    “什么?”冷萱下意识地问,她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堂堂默贤阁金牌杀手的任务竟然是陪一个女子逛街散心消磨时间?默贤阁什么时候增加这个服务内容了?

    夜离极富耐心的重复:“我和石头明日一早开始行动,在这期间,你务必要保证诺语的安全!”这丫头不安分的很,一心想要自己报仇,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她。如今让冷萱照顾她,一来性别相同身手好,方便照顾;二来冷萱性子活泼大方,适合陪着说话解闷。

    “我不需要!”赶在冷萱反对之前,苏诺语坚定地说。她一心想要跟着南下,目的在于寻找天鹰帮的人指认凶手,绝不是来这儿赏景玩耍的!

    冷萱手一摊,讽刺地轻笑:“公子,您的好意没人领,可就不怪我了!”顿一顿,她接着说,“也是,挺大的人了,哪里还需要贴身照顾呢!”

    “冷萱!”夜离皱眉,声音中暗含警惕。

    冷萱不甚在意地看向别处,没有说话。

    夜离的目光看向苏诺语,语气中甚至带了一丝恳求:“诺语,既然我把你带出来,就得把你毫发无损地带回去。我和石头都不在,如何保证你的安全?”

    苏诺语脱口说:“我不用你们的保护,夜离,你让我跟着你!”她急于想要解开心底的疑团。

    冷萱听见她的称呼,杏眼圆瞪,一脸的惊诧。这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能同公子手牵手,还能直呼公子名讳,长途跋涉地将她带来,来了之后让她好好休息?

    夜离的眼神在听见她的称呼之后,蓦地变得温柔,他说:“诺语,不要让我分心!”

    苏诺语看着他,见他眼中异常坚持,终于不再说话。冷萱是个直肠子,不喜欢苏诺语,索性连看也不看一眼。夜离知道苏诺语在闹情绪,遂由着她。至于石海,几次想要说说话活跃一下气氛,然而在这几位面前,他只想回房间加件外衫。

    一顿饭吃下来,沉默寡言。

    苏诺语看一眼他们,似乎没有要回房的意思,起身告辞:“我先回去睡了。”

    “诺语,你明日一早跟着冷萱。”夜离不忘叮嘱。他们明日走得早,只怕她还没有起来。

    苏诺语见夜离说了这话后,冷萱迅速将目光调开,淡淡一笑,说:“公子,我独自在房间等你的消息吧!”

    夜离点头:“一言为定!”见苏诺语转身欲走,他又说,“这几日路上颠簸,你好好休息。免得身子吃不消。”

    “多谢公子。”苏诺语淡然地回话,没有任何不舍地转身就走。

    夜离没有说话,唯眼底有一丝郁郁。这丫头不高兴!所以才会这样旗帜鲜明地同他说这么见外的话。这几日的朝夕相处下来,本也算的上是熟稔,可一来这余杭,她就有些怪怪的。

    等到苏诺语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众人眼前,夜离方才冷下脸,看着冷萱,质问:“冷萱,你同她初次相见,哪儿来的怨怼?”

    冷萱听见问话,脸上闪过受伤的表情。她同夜离认识多年,私交最好,一起出生入死,经历过九死一生的惊险。虽说他是主子,却从不在他们面前端出主子的架子来。即便是有人任务失败,他也不会不问青红皂白的斥责。也正因为此,默贤阁上下对他是心服口服,大家都是可以为了他拼命的!

    然而,他竟然就因为她没有对那个苏诺语笑脸相迎就语气严苛地质问!想起石海的话,莫非这个苏诺语真的就是他心底的不能触碰的原则?

    “公子,您向来是明察秋毫的。哪里是我对她有怨怼,分明是她对我不满!”冷萱说道。

    夜离冷哼:“你的那个眼神,那点小动作,以为我没有看见吗?诺语心地善良,对人热情,若不是在你这儿感受不到善意,她不会如此!”

    冷萱笑了下,说:“有人说她对您而言,不一样,我以为是随口说说,不想竟然是真的!公子,这个苏诺语我从来没有听您说起过,冷不丁冒出个小丫头,就能让您如此维护!那冰雁呢?她喜欢了您多年,您为何就是当做看不到?”

    石海原本坐在一旁不想说话,他也知道冷萱同公子的私交不错,且大家都是耿直之人,不论什么话说开也就是了,他不担心。然而怎么突然又扯到冰雁身上了?难不成这冷萱今日这态度是为了替冰雁出气?石海有些头疼了!

    “我的私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置喙了?”夜离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我喜欢谁,想要维护谁,还需要征得你们的同意吗?”

    “是,公子,属下多嘴了。恕罪。”冷萱起身,淡淡地说。

    石海咳嗽两声,插嘴道:“公子,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说起言归正传,夜离和冷萱都是收放自如的人,瞬间放下刚才的怒目相视,恢复平常。

    “明日就按刚才说的做,我和石头还是按计划行事。冷萱,你留在客栈,一定不能叫诺语出去!”夜离最后总结道。说来说去,他最不放心的还是苏诺语。

    冷萱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夜离起身出了厢房:“石头,早些休息!”

    “石头,等会!”见石海也准备紧随其后离开,冷萱连忙叫住他。

    石海心中暗叫不好,这个时候被萱姐叫住,肯定没有好事!十有**都是要问关于苏小姐的事。石海心底无奈,不明白怎么每次有人想得知苏小姐的事,都要从他这里问话。以萱姐的性子,若不问个结论,只怕她不会罢休。若是他真的说了什么,公子那儿必定饶不了他!

    思及此,石海无奈地回身,看着冷萱,陪着笑脸:“萱姐,有事吗?”

    石海的那点子小心思,怎能瞒得过冷萱,她豪放地拍一下桌子,说:“石头,今日我们也算是久别重逢,来,陪我小酌几杯!正好我也有点事想问问你。”

    石海指了指门外,说:“萱姐,方才公子的话你也听见了。我这人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们公子!小酌的事还是改日吧!有什么问题你问就是,但凡是能说的,我绝不隐瞒!”

    冷萱听出石海话中的深意,妩媚地冲他一笑,说:“不涉及帮规,都是能说的。坐下吧!”

    实在是拒绝不得,石海坐在椅子上,等着冷萱发问。“喝点茶吧!”冷萱递一盏茶给石海,直接问,“前段时间我同冰雁联系时,曾经问过关于公子的私事,并未听说过这个苏诺语啊!”

    “嗯,苏小姐来逍遥谷也就一个月零几天。”石海说道。

    冷萱挑眉:“逍遥谷?公子还让她住进了逍遥谷?她同公子到底什么关系?”逍遥谷可是默贤阁的总部所在,处处皆有默贤阁的机密,万一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了,会给默贤阁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在冷萱看来,夜离此举实在是有些欠考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