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少女之心
    晏安问:“少爷,这接应之人莫非是老爷?今日那小姐不就是老爷出面救下的!”

    阮天浩摇摇头,说:“据我的观察,也许另有其人。比如……我那了不起的大哥!”事实上,他几乎可以断定,那个人是阮天策!他们之间不睦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晏安惊讶地说:“难道大少爷认识那小姐?他不是自诩深情,已经有了清然小姐,应该不会吧?”

    阮天浩狠狠瞪晏安一眼:“蠢货!难道你脑子里除了这些就没有旁的了吗?他出于什么目的我还不知道,但是凡事只要做了就有迹可循!”

    “少爷真是见微知著,小的拜服!”晏安不无崇拜地说,“既然如此,少爷可以将此事说与王爷听,也好叫他出面过问一二!届时大少爷必定难以推脱。”

    “不可!”阮天浩断然道,“再怎么说我与曼绮才大婚,王爷心疼女儿,必定是向着曼绮的。这个事再看看吧!暂且不要让曼绮知道。何况爹偏心大哥,即便王爷真的过问,也有爹为他顶着!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小的明白了!”晏安低头说道。

    阮天策,我倒要看看,你和这女子有何关系!阮天浩在心底想着。

    回到房间后,曼绮诧异地问:“天浩,这么晚了,爹找你有什么事啊?”

    “没什么大事。”阮天浩笑着说,“我这人自小脾气不好,爹找我去耳提面命了一番,嘱咐我要好好对你。说了许多他与大娘和我娘之间的相处之道。故而回来的有些晚。”

    曼绮不疑有他,笑眯眯地说:“爹爹人真好!日后你若是欺负我,我便去向爹爹告状!”

    “我哪里舍得欺负你?你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求娶到的!”阮天浩搂过她,在她唇边重重地吻一下,逗得她在他怀里笑得咯咯的。这样的女子有身家,有样貌,却又单纯天真,实在适合娶回家!

    曼绮娇羞地说:“天浩,你要永远如最初那般对我哦!”

    “那是自然。”阮天浩低声调笑,“良辰美景,莫要辜负了……”

    曼绮以无比认真的心态投入到与天浩的情事中,脑海中始终忘不了,第一次相见的情形……

    那还是两年前,曼绮带着侍女涟儿去寺庙敬香。那寺庙在京郊的山腰上,每逢初一十五敬香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然而在平时,很是有几分冷情。

    若是在往日,她也不会选在平日里去寺庙,恰巧那几日她晚上睡觉接连梦魇,极不踏实。涟儿便劝她去寺庙向神灵敬香,借以换得心上的安宁。她将自己的想法说与爹爹听,身为平南王府独女的她颇得宠爱,本想着让爹爹陪同,可巧那几日爹爹朝政繁忙,分身乏术,便嘱咐了随从一路护送。

    出了京城,要走蜿蜒盘旋的盘山小路,眼看快要到寺庙。不知为何,那一日,那一段路上人迹罕至,只听得有老鸦一声声叫得人心中发毛。曼绮心中有不好的念头闪过,她出声嘱咐车夫加快速度,想着到了寺庙就安全无虞。

    然而,话音未落,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一众山匪,将曼绮的人马团团围住。曼绮心惊,只得躲在马车里,不敢出来。听着耳边马车外的厮杀声,她忍不住落泪。

    幼年丧母,爹爹又娶了续弦,后母膝下无子嗣,府里的姨娘们也都无子嗣,然而她们对她谈不上不好,也说不上好,总是不能给她娘亲的感觉。而爹爹平日里又繁忙,也不怎么顾得上她。所以,表面上她是风光无限的平南王府郡主,实则内心深处颇为孤单。

    她靠在涟儿的怀里,一边默默啜泣,一边心中想着:娘,是不是您看我在世上孤单,所以来接我了?她甚至忍不住想,若是真能一死了之,去见娘亲,也不算是坏事!

    从外面的厮杀声中,曼绮几乎放弃了生的希望,她对涟儿说:“一会儿若实在不行,你不必护着我,独自逃命吧!”

    “郡主,您说什么呢!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奴婢就是拼了命,也要护您周全啊!”涟儿嗔怪道。

    正在这个时候,马车外传来一道低沉男声:“光天化日之下,尔等竟敢拦车打劫!我若是不好好教训你们,你们便不知这是天子脚下!”

    “郡主,您听见了吗?似乎有人来救我们了!”涟儿惊喜地说。

    她点点头,偷偷地掀起车帘的一角——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天浩!她永远不会忘记,天浩那日一身宝蓝长衫,翩翩佳公子的打扮,手握长剑,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天浩对于绝望中的曼绮而言,无异于是神一般的存在!

    她忘记了害怕,就那么偷偷地看着他的英武之举,在他出神入化的剑术下,山匪纷纷倒地,剩下的也都作鸟兽散。她看见他向马车走过来,慌忙放下了车帘,静静地坐着。

    “小姐,没事了。出来吧!”天浩对她说道。

    他的声音仿佛带着磁性,深深地吸引住她,她的手颤抖着去推开车门,内心深处如小鹿乱撞一般。当他就站在她面前,她低声说:“多谢公子仗义相助!”

    “在下阮天浩,小姐多礼。”天浩问,“今日并非是初一十五,小姐怎会选在这个日子敬香?”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往,说起了话儿。当她说出自己的身份时,天浩面露惊喜,说与平南王相识。后来,天浩主动提及送她回府,她欣然应允,也想着要好好向他道谢。

    回到王府后,她将惊魂遭遇说与爹爹听,平南王看见天浩时只是言谢,并无太多表示。她心下微凉,本以为爹爹会有重谢,没想到如此冷淡,她面带歉然地看一眼天浩。幸好天浩并不在意。只是因着这件事,两个人也渐渐相熟……

    思绪回归,曼绮偏头看见身畔熟睡的天浩,唇角微微上扬,心中甘甜如蜜。自他救下她,她便对他渐渐上心,而后的相处中,他更是给了她许久未曾感受过的温暖。终于等到这一日,她成为了他的新娘,这真是世上最幸福最圆满的事!

    曼绮享受着期盼已久的幸福,而阮天策在出了客房之后,也即刻就回了房间。

    待阮天策回到房间后,清然已经睡下了。这两日为了天浩的婚事,很是有些冷落了清然,她的小脸愈发尖了,惹人心疼。

    阮天策原本是打算看一眼她,便去洗漱的。然而,她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只那么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目光。阮天策坐在床边,目光痴痴,眼睛一瞬不瞬地凝望着……

    “登徒子!”原本床上沉睡的佳人猛地坐起身来,一掌挥过来,嘴里啐道。

    阮天策没有防备,结结实实地承了一巴掌,一手捂脸,一边委屈至极地看着她,说:“清然!谋杀亲夫啊你!”

    清然语塞,她只是为了逗他,谁知道他反应迟缓,躲也不知道躲,就那么生生挨了一掌。她自幼习武,手力丝毫不逊色于男子,这一掌虽说不算力大,然而天策的脸上还是立刻出现了五个指印。

    阮天策见她目光中有着愧疚,心中不忍,伸手搭上她的肩膀,温柔问:“怎么醒了?”

    “谁叫你如狼似虎一般,目光灼灼地盯着人家看?”清然说这话时,面颊微红。

    阮天策见她那样,红扑扑的脸蛋着实可口,忍不住亲了一下,说:“我盯着我媳妇看,有什么不对?清然,我可得好好同你辩一辩,你不让我看别人,还有理。可是,你剥夺我看媳妇的权利,是不是太残忍了?”

    在这样的问题上,清然从来不是天策的对手,每每都是两招过后就迅速败下阵来。自知不敌对手,清然索性闭嘴不说话。

    清然那一低头的温柔,令阮天策痴然,忍不住又偷香一下。

    “你!”清然有几分恼了,“一整日也看不见人影,如今一来就这样没个正行!”

    在感情上,阮天策不比夜离木讷。一句话他便听出了清然话中的埋怨,认真地说:“这两日冷落你了,实在是抱歉!等到过几日,我便开始着手筹办我们的婚礼!清然,相信我,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子!”

    “嗯。”清然轻轻地应一声,随即抬头,薄责道,“天策,你我之间还需要说抱歉这样生分的话吗?”

    “的确不需要,不如为夫用行动表示吧!”说罢,阮天策如猛虎扑食一般,将清然压在身下,细密的吻如牛毛细雨般落在清然美丽的脸庞上。

    清然不安地扭动一下身子,伸手推他:“阮天策,你能不能想点别的事?”

    “不能!”阮天策回答得理直气壮,“你方才已经说了,我如狼似虎,我若是不付诸行动,岂非是叫夫人失望?一个好的男子,哪怕愧对天下之人,也绝不能愧对自己的女人!”

    清然恼怒地瞪他一眼,这个人,总是有用不尽的理由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