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抽丝剥茧
    阮天浩被阮忠的气势震住,一时间有些语塞:“爹,这……不是您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阮忠沉声问,“我且问你,这厮是不是你娘的人?而这些日子,你娘体谅你,又将这厮给了你?这深更半夜的,为何他会出现在客房中?”

    一连串的发问,令阮天浩有些惶恐,不安地说:“爹,这人是我的,但是,我只是叫他来探望一下骆小姐而已。并没有旁的意思啊!是谁杀了他?骆小姐人呢?”

    “混账东西!大晚上你派人来探望一个姑娘?你打的什么算盘?难道你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你如何向郡主和王爷交代?我们阮府的脸面都被你这个混账东西丢尽了!如今还好意思来问我?我倒也想问问你,这小丫头人呢?”阮忠看他那副不成器的样子就心中来气,两个儿子,虽说嫡庶有别,但是自幼在教导上他从不偏心,为何如今竟有这种天壤之别?

    被阮忠一通指责,阮天浩明显慌了神,他辩驳道:“爹,男人都有三妻四妾,难道我娶了郡主,便不可以再有妾侍了吗?”

    “你说的什么混话!”阮忠一掌重重拍在桌子上,斥责道,“男子有三妻四妾的确不算个事,但是没有男子会在大婚之日便想着要纳妾!何况,是你自愿要攀上平南王府这门亲,那么你是否纳妾、何时纳妾,便要征求郡主的意见!”

    阮天浩听他话中颇为不满,忍不住埋怨:“爹,您从小就偏心,大哥找了个野丫头,您也觉得好。我得到王爷青睐,许配郡主,这本是给阮府面上添光的事,您却一直不满意!”

    阮忠哼一声:“我阮府何时需要靠你娶妻来添光?你扪心自问,从小管教你们,我何曾有过半分偏颇?是你自己不成器!你若是有你大哥一半出息,今日就不会做下这等蠢事!”

    阮天浩心中不悦,然而口头上也不敢再多说。

    阮忠见他不再说话,语气上也和缓了几分:“如今那丫头没了踪影,若是日后王爷问及此事,你让我如何交代?”

    “这个……”阮天浩也有些犯难,“不如就将此事推到小厮身上!说是他看管不利被那小姐跑了,于是被杖毙的,如何?”阮天浩看着地上的尸体,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他叫他来问话,不想他竟如此蠢!好在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阮忠瞪他一眼,道:“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天浩,你如今已成婚,行事切不可再莽撞!”

    “是。孩儿知道了。”阮天浩说道。

    阮忠挥挥手:“好了,时辰不早了,你走吧!这个事,暂时就瞒着郡主吧!”

    “是。”阮天浩应是退下。

    阮忠将这事稍作处理,转身也出了客房。回到房间后,蒋氏问起天策找他的原因,阮忠思量再三,说话间也是说一半藏一半,并未透漏关于夜离的只言片语,只说是天浩愚蠢叫那丫头跑了。

    蒋氏聪明,这样的话自然是不会相信,但是她更聪明的地方在于,不该问的从不多问。这两个人一个是她夫君,一个是她儿子,她是全心全意地爱着他们,并信任他们。

    阮忠见她眼底飞快划过一丝将信将疑,却转而含笑地说起旁的家长里短,心中安慰。若非有如此聪慧的母亲又如何能养育行事沉稳、足智多谋的天策呢?两相比较之下,孙氏则是小聪明过多,却失于谋略。这也是他渐渐远离孙氏的原因所在。

    而阮天浩出了房门后,则一改方才的庸懦,一脸沉静。

    阮天浩的心腹晏安紧随其后,见主子的神情不豫,他也低着头不敢说话。他跟着阮天浩的身后,见他并非是往住处走,终于忍不住发问:“少爷,您不回屋吗?”

    “去侧房母亲那儿!”阮天浩一脸阴鸷。

    晏安诺诺应是,不敢多言。

    这么时辰,孙氏早已歇下了。阮天浩站在门外,吩咐晏安:“敲门!”晏安起先是轻轻地叩门几下,里面没有动静。阮天浩没好气地说:“没吃饭吗?用力!”晏安这才加重力度,再度叩门。

    “谁?”孙氏慵懒的声音传来,虽是半老徐娘的年纪,然而孙氏天生声音细腻,如孩童。

    阮天浩方才在阮忠那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不便当着曼绮的面发泄,索性来找孙氏。他声调抬高几分:“是我,开门!”

    孙氏听出是儿子的声音,连忙起身,应道:“浩儿啊!我马上叫丫鬟来开门。”

    侧房这边下人不多,到了晚间除了两个近身服侍的丫鬟外,尽数被孙氏打发去睡觉了。这会儿听见是天浩来了,即刻就有丫鬟来开门。丫鬟恭敬行礼:“二少爷,这个时辰您怎么来了?”

    “闪开!”阮天浩语气不善,吓得丫鬟连忙避开身子,阮天浩大步走了进去。

    待得阮天浩闯进去,孙氏方才披上了外衫,还来不及起身。她嗔怪道:“你这孩子,今日是怎么了?急三火四的!”

    阮天浩指着孙氏身边的另一个丫鬟,说:“你出去!”

    孙氏见他语气不善,兼之进屋时并没有如往常一般行礼问安,她也沉下脸来,问:“天浩,你以为这是在你的住处吗?这是你该在我面前有的态度吗?”

    听她这么说,阮天浩的态度方才有些缓和,说:“娘,您前些给我的那个小厮死了!那小子蠢得不行!坏了我大事!”

    “死了?”孙氏面露惊诧,问道,“那可是我身边能干的,想着你这次回来操办大婚事宜,才将他指给你的。是怎么死的?”

    阮天浩将事情告知孙氏,末了说道:“那小娘子长得极美,我本已是志在必得,就被他这个蠢货搞砸了!这样的人死不足惜,留在身边有何用?”阮天浩说起这个来,仍有些遗憾。

    “糊涂!”孙氏指着他说,“你好容易才攀上王爷的关系,怎可在大婚第一日犯下这样的大错!幸亏那小丫头跑了,否则我也是断断不能容她的!赔上了我身边能干的小厮,那丫头真是晦气!”

    阮天浩无奈,所有人都觉得迎娶郡主是天大的福分,该毕恭毕敬地小心伺候着。有些事,实在是和他们不能沟通的!

    孙氏见儿子没有说话,接着说:“就为了那个晦气的丫头,你今夜才这般无礼,是不是?浩儿,你若再这般定不下心性,日后如何能与天策相争?”

    “争什么?”阮天浩不屑地说,“他有的我未必看得上!”

    “你看不上?你先拿到再说!娘这一辈子都是压不过蒋氏了,唯一的指望就在你这儿,你一定要比天策更强!这样蒋氏那个贱人才能在我这儿低头认输!”孙氏说着这话,仿佛眼前已经出现了蒋氏在她面前认输的画面。

    阮天浩嗤之以鼻:“真是妇人之见!”他的志向哪里是同阮天策争阮府的继承?他拍拍孙氏的肩膀,说,“娘,您放心,总有一日,我得到的比您想象中的更多!届时,不仅是大娘,所有人都会向您臣服!”

    孙氏笑着说:“好儿子!有你这句话,娘现在就再忍忍那个贱人吧!”

    阮天浩不忘来的目的:“以后您身边的人,还是选些精明的!如这次这个小厮一般蠢不可及的,还是趁早打发了!免得坏了大事!”

    孙氏嗔他:“算了吧!那丫头别再说了!幸亏是跑了,否则必成祸患!你若是喜欢美貌的,娘为你留心就是。只是,必定还是要征求郡主同意的!”

    阮天浩摆摆手,不想再说这个问题:“这事再说吧!我先走了,您睡吧!”

    出了孙氏的院子,阮天浩的神色较之来时已有了和缓,晏安方才出声:“少爷,您今夜是为了下午那小姐消失动怒还是为了那小厮坏事动怒?”

    “你说呢?”阮天浩沉声问,听不出喜怒来。

    “少爷恕罪,小的愚钝。”晏安想了片刻,还是决定回答最保守的答案。他跟在少爷身边多年,熟悉少爷的脾气,然而越熟悉越畏惧。

    阮天浩凝视他半晌,方才说:“那丫头的确貌美,然而爷岂是那种看见美色就迈不动步的主?任凭她是谁,爷若是真喜欢,也能将她找出来!”

    晏安恍然说:“那少爷是为了老爷的训斥动怒吗?”

    “愚蠢!”阮天浩轻斥,“整件事发生的如此蹊跷,幕后必定有人!任凭一个小女子是如何逃得出阮府?我同她有过交手,她即便会些功夫,也只是些花拳绣腿!爹在门外安插了那么多人,她如何出的去?这其中必定有人相助!”

    “可是今夜府里安静得很,不像是来过外人啊。”晏安有些奇怪地说。

    阮天浩点头:“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儿!若是真有外人来,我必定知晓。可如你所说,府里安静得很,任凭武功再高,除非使用迷香,否则就不会这样悄无声息地来去。可是方才那房间内外,我并未察觉到有迷香的痕迹。也就是说,府内必有接应!”阮天浩如抽丝剥茧,细细分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