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老谋深算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待阮天浩回到前院,褚哲勋状似无意地问:“方才去了哪里?我看你这会儿心情似乎不错!”

    “没什么,谈了场生意,只可惜暂时还没有谈妥!”阮天浩别有深意地说道。方才那个女子,他是志在必得的!如此绝色佳人,若是不能揽入怀中,岂非是一大遗憾?

    褚哲勋说道:“是吗?那还真是遗憾!”说话间,他深深呼吸一次,随即目光深沉地盯着阮天浩的侧脸。

    他身上有诺语的味道!褚哲勋敢肯定,他方才去了后院,去了诺语的屋子!只是,他说生意,是什么意思?褚哲勋心中有着记挂,难免有几分失神。

    他知道,诺语暂时是没有危险的,待宾客散尽,他必定是要救她出去的。但是,现在他还需提防着阮天浩!褚哲勋想了许久,关于他口中的生意,只有一个解释!

    “哲勋,来来来,喝一盏!”阮天浩拉过他,热络地说道。

    褚哲勋端起酒盏一饮而尽,隐藏起自己眼底嗜人的狠戾。他看着阮天浩,心中默念:你已经负过她一次,若是再敢有什么念头,就休要怪我不顾忌一切!

    方才苏诺语造成的小波澜并未影响大家的兴致,酒过三巡之后,有不少人起身告辞。今日的场合非比寻常,若是真将阮二少爷灌醉,难免不好看。没有人会想因此而得罪阮府与平南王府,故而,大家都懂得要点到为止。

    接下来,阮天浩的任务自然是去新房陪同郡主的。送客这边自有其他人忙着,孙氏今日过足了主人般的瘾,得意得很。本想借着今日的喜事,将许久未到偏院的阮忠拉走,却被他一口回绝:“方才那个惹事的丫头还在客房,待我处理完她的事,再说吧!”

    蒋氏温婉得体地说:“老爷,那丫头就在后院,老爷随我去吧!”

    阮忠点点头,对孙氏说:“你今日也累了一天,早些去歇着吧!叫丫鬟们好好伺候着!”说罢,头也不回地随蒋氏离去。

    看着两个人携手而去的背影,孙氏啐一口:呸!现在得意个什么!日后浩儿的前景远大,必定叫你们悔不当初!等到浩儿成事,我必要叫你和你的儿子,跪在我面前!

    苏诺语百无聊赖地坐在房间,天色一分分暗下去,一天没有吃东西的她,如今已是饥肠辘辘。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心中有数,这一次多半来人是阮师伯。其实无论是谁都好,最好是能先给她备些吃食!

    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果然是阮忠和夫人蒋氏。苏诺语维持着应有的礼仪,起身行礼,然而,腹中辘辘,令她有一丝尴尬。阮忠和蒋氏见苏诺语换了一张脸,心下了然,并无一丝奇怪。蒋氏挥了挥手,示意丫鬟们进来。在苏诺语的微微惊诧之下,一会儿工夫,面前的桌子上就被美食摆满。

    阮忠示意连着蒋氏在内的所有人都退下,这才对苏诺语说:“饿了吧?吃吧!”

    苏诺语点头,饿了一天的她几乎是想风卷残云一番的。只是,素日的家教不允许她在外人面前如此失礼。看她吃的斯文有礼,阮忠随口问:“你似乎并不担心我下了毒?”

    苏诺语抬起头,认真看他一眼,回道:“你若想我死,方才什么都不做就行了,何必要多此一举?”

    阮忠笑着问:“你今日来这儿的目的,是为杀一个人,是不是?”

    他这么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却令苏诺语几乎要噎住,她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半晌后方答道:“您这话……”

    “你别急着否认!”阮忠抬手制止她说话,“让我来猜一猜,你的目标是谁。”他紧盯着她,面容倒有几分慈爱,唯有说出口的话令人心惊胆战。

    苏诺语放下手中的筷子,故作镇定地看着他。

    阮忠瞧出她的紧张,话锋一转:“小丫头,无论你的目标是谁,今日没有成功,于人于己或许都是好事。”他意味深长地说,“有时候,有些事,不要太过相信自己的判断。你的判断未必准确。”

    苏诺语更是心惊,脱口问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得出来,你是聪明孩子,好好去想想我的话是不是有道理!”阮忠起身,“这几日你就好好住在我这儿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和下人们说。”说罢,他起身离开。

    话虽如此,其实阮忠知晓,她是住不久的。出了客房的院子,他吩咐道:“将大少爷叫到我书房去。”

    “是,老爷。”

    书房内,阮天策去的时候,阮忠已经吩咐下人将棋盘摆好,茶沏好,等着他了。

    “爹,您找我有事?”阮天策看这阵仗,就知道必定是有事要说。他心中了然,十有**是关于那个叫苏诺语的丫头的。

    阮忠指了指对面,说:“先陪我杀一盘!”父子俩许久未对弈,今日难得有机会,倒是值得珍惜。只是阮天策一直心事重重,不时地抬头,看一眼认真研究棋局的父亲。

    果然,阮忠不经意地问:“今日那个小丫头叫什么名字?”

    “谁?”阮天策装糊涂。

    阮忠瞥他一眼,淡然地说:“我救下来的那个丫头。别和我说你不知道,你和褚哲勋之间的交流我看得见。若是我不说话,只怕你也会开口将她救下来。说吧,叫什么名字?”

    阮天策听阮忠如此说,便知道这事是瞒不住他的。但是事关褚哲勋,他无权告知,坦率地说:“爹爹英明,但这事我答应过哲勋,所以您若想知道什么,问他便是。”

    天策的态度在阮忠预料之中,他倒也不生气,看向儿子的目光中反而有几分赞许。一言九鼎,方为大丈夫!于是,他点点头,说:“看来,我也需要去一次逍遥谷了。”

    阮天策没有说话,半晌之后,看着棋局说了声:“爹,你这一大块都是我的了。承让!”

    阮忠顺手瞧他一下,骂道:“臭小子,竟也学会算计你爹了!”

    从阮府离去后,褚哲勋回到了褚府,后来阮天策给送了信说是阮忠要去逍遥谷找他,褚哲勋这才又匆匆回了逍遥谷,褚府中留了石海,随时准备去阮府接应苏诺语。

    “夜离,你和夜尘,你们之间有什么在瞒着我老头子?”阮忠开门见山地问。

    夜离沉吟片刻,笑道:“师叔,就知道瞒不了您多久!既然您来了,必是有问题想问。问吧,您想知道什么?”

    阮忠说:“若是我没有猜错,今日我府内那个小丫头就是白霜月,是不是?而她今日想要刺杀的人,是你,褚哲勋!”他早就知道白霜月没有死,一直没有插手,是因为知道有褚哲勋在,必定会全力以赴地寻找那丫头。到底是年轻人的事,他不想管得太宽!

    “您也知道?”虽是问句,但是夜离的语气中并不十分惊讶。

    阮忠伸出右手,说:“雪玉!并非是只有你才有!”

    夜离了然地笑了笑,点头承认:“师叔,原谅我们的隐瞒,实在是事关重大。白府的事,直到现在也没有眉目。诺语……哦,就是霜月,她现在叫苏诺语,诺语的身份需要严格保密!”

    “放心,就是你阮婶,我也没有告诉。”阮忠问道,“苏诺语?是什么身份?”

    夜离摇摇头,说:“没有查出来。”顿一顿,夜离起身,郑重地拜下,“师叔,多谢你的成全!”在这之前,霜月同天浩的儿女情长几家人都是知晓的。在这种情形下,师叔没有告诉天浩,实在是不容易。

    阮忠听得懂夜离话中所指,并未解释,转而问:“看你们今日的情形,你知道诺语要来刺杀你?你们……认识?”有些事,阮忠不想多言,毕竟天浩是自己的儿子。其实,一开始,他就不看好天浩和霜月。

    这几个孩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哲勋的性子更沉稳些,而天浩太浮躁,心性不定。尤其是这几年,即便是他,有时候都未能看透天浩。霜月那丫头不错,实在是需要一个更好的男子去配她。而他,一直都更看好哲勋。

    如今想来,也多亏了他的先见之明。霜月刚刚出事的那几日,天浩不在家,回家后听到这样的噩耗,虽是伤心了几日,但很快便恢复如常。尤其这一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竟然回来告诉他们,即将迎娶平南王之女!所以说,对这门亲事,他并没有表现得很高兴,不仅仅是因为推辞了天策与清然的婚事,更是为霜月那丫头抱屈!

    夜离索性将所有事都和盘托出:“自从我找到诺语,便想了办法将她带回了逍遥谷,并承诺一定要为她报仇。虽说我几次三番地暗示她,幕后之人不是褚哲勋,但她已经认定了这个事,根本不听我的话。今日的行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执意如此,我才放她一试!”

    “放她一试?”阮忠轻斥,“生死之事也是可以轻易尝试的?”

    “师叔,瞧您说的,我若是连诺语的行刺都躲不过,这些年来不是白混了?”夜离说得有几分骄傲与自负。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