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缓缓靠近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离月居内,苏诺语百无聊赖地半倚在床头,未来这几日,行动不便的她估计都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心云从外面进来,神秘兮兮地说:“小姐,您知道吗?因着那个冰雁找您的麻烦,结果被公子怪罪了!”心云本以为这个消息能令苏诺语兴奋不已,没想到苏诺语只是反应淡淡的。

    “心云,我们如今在逍遥谷中,说话处事处处都要小心谨慎些才好,免得落人口实,使得大家对我们心生不满。”苏诺语对于冰雁的事毫不关心,对于夜离的事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心云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原本满心的兴奋就这么没有了。她声音低下去,说:“我方才出去,听到有侍婢们在低声议论,公子将冰雁带到了思过厅。”

    “思过厅?”苏诺语对这个词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心云解释道:“思过厅就是默贤阁内犯了错处的人领罚之地。据说,冰雁今日十有**是会被杖责的!”说起杖责,心云并不陌生。在宫里的时候,经常有人惹怒了主子,便是一顿板子。

    苏诺语蹙眉:“到底是个女子,也没有犯什么错,为何要受杖责之苦?”

    “她那般为难您,受些惩罚是应当的!”心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反而对夜离此举赞不绝口。在心云看来,凡是对她家小姐不好的人,都是应该受到惩罚的!

    苏诺语淡淡看一眼心云,心云的心思她能猜到,自幼便见惯了宫里的倾轧之争、你死我活,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足为奇。但是她一直生在寻常人家,爹娘对府里的下人都是宽严有度,她倒不如心云一般看得淡。

    心云继续说:“如此最好,省得那个冰雁处处与您为难。有公子护着您,也好叫她长几分眼色。”在心云心中,夜离的印象越来越好。

    苏诺语摇摇头,没有说话。夜离那个人……别说她与夜离没有什么关系,即便有什么,夜离也不像是个公私不分的人。所以冰雁若真的受了罚,想必也是有原由的。这些日子看来,默贤阁被夜离管理得甚好,他必是一个能服众的主子!

    见苏诺语兴致缺缺,心云本想再说,却听到外面有石海的声音传来:“小姐,我有几句话要说,不知可方便?”

    苏诺语没有料到这个时候石海会来,连忙示意心云出去迎他进来。按说,苏诺语的寝屋石海是不方便进的,只是现在她行动多有不便,也就顾不得那么许多。好在苏诺语本也不是一个扭捏之人。

    石海给苏诺语行了礼,方才恭敬地说:“苏小姐,公子这些日子不在府里,特意交代了我要多照顾您一些。若是有什么事,或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让心云来找我就是。另外,这几日心云要照顾您,打扫一事便暂时停一停,待您的伤势好些再去。”

    “多谢公子。”苏诺语微笑着说。

    石海将手中的棍子递给心云,说:“公子想着您的脚上有伤,难免行动不便,特意为您找了这根棍子,说是让您当拐杖用。您看看,可还合适?”

    心云将棍子递给苏诺语,苏诺语接过来打量片刻,虽说是临时找的,但是木棍被打磨得非常光滑,也没有小刺扎手,可见是细心。她满意地看着石海:“多谢公子考虑周全。其实,原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这伤势是小事,过两日也就是好了。”

    “只要苏小姐用着觉得好就行。”石海说道。公子对苏小姐是真的有心,事无巨细,都为她想到了。

    苏诺语朝他微微点头,眼睛却瞥到他的左手手臂似要比右手的粗壮一些,多嘴问道:“石头,你那手臂……”

    石海连忙说:“并没有什么。我还有事,便先告退了。”

    苏诺语本只是多嘴一句,然而见石海这副欲盖弥彰的样子,便知道有事。她想起方才心云的话,说:“我有话想问问你。”

    石海点头,道:“是,苏小姐有什么尽管问就是。”

    苏诺语看一眼心云,吩咐:“心云,去烹茶给石头。”心云依言退下。石海是聪明人,他知道苏诺语必定是不想让心云听到她接下来的话。

    待心云出去后,苏诺语问:“石头,我听说,公子惩处了冰雁。”见石海点头,又问,“难道事情也牵扯到你?”说话间她眼神看向石海那不同以往的左手臂。

    这样的事本也没有什么好瞒的,石海大方承认:“是,公子今日惩处了冰雁和我。”

    “冰雁受罚……”苏诺语顿了顿,问,“难道是因为我?”若真是如此,倒叫她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她虽不喜欢冰雁,冰雁对她也不甚客气,但是说到底,两人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况,她的伤势不能全部怪罪于冰雁,也是她自己不当心。

    石海连忙摇头:“苏小姐多虑了。我与冰雁被罚,只是因为我们触犯了帮里的规矩,公子向来不是徇私之人。”即便同苏诺语有那么一些关联,也是断断不能叫她知道的。

    见他这么说了,苏诺语说:“那所谓处罚,是责打手臂吗?冰雁也是吗?”看着石海的手臂,苏诺语如此猜测。

    石海点头:“是。”

    苏诺语沉吟片刻,道:“如此我知道了,待心云烹好茶,你尝尝再走吧!”

    说来也巧,心云正好进来,石海略尝了尝,便起身告辞。

    石海走后,心云好奇地问:“小姐,您和石头说了什么?您方才提起他的手臂,我仔细看了,左手臂比右手臂粗壮许多,是怎么回事?”

    苏诺语便将方才石海的话转述给心云听,心云听后面上一片震惊:“天!鞭抽手臂?那不是会使手臂上血肉模糊?”她低头看一眼自己光洁的手臂,吓得身上一个哆嗦。

    “心云,我给你写个方子,你一会去找石海将药材都找来给我。”苏诺语说道。

    “小姐,您是哪里不舒服吗?”心云一听她说这话,只以为是她不舒服,哪里还顾得上别人的手臂。

    苏诺语心中温暖,有心云在身边的感觉真好!她急忙否定:“不是我。我只是想着冰雁和石海都才受过鞭刑,想着配些药给他们用。那石海也就罢了,大男人的身上落了疤也无妨。倒是冰雁,女儿家的,若是日后落了疤,就不好了。”虽说石海否认掉这次的事和她的关系,但是她这心里总是难以踏实,还是做些什么以弥补吧。

    心云点头:“虽说我不喜欢那个冰雁,但是若是手臂真被打的血肉模糊也真的是很可怜。行,您写好了,我即刻就去。”说到底,心云和苏诺语一样,都是心软的人。

    等到药配好了已是第三天的事,苏诺语将石海找来,将药膏递给他:“石头,这些药我分成了两份,你和冰雁一人一份吧。”

    “这就是前日心云来找我要药材时,说的那个祛疤的?”石海问。苏小姐还真是动作迅速,不愧是白峰的女儿!

    苏诺语笑着说:“你用不用随意,我想大男人的,或许也不在乎伤疤。但是冰雁这份你务必要交给她。只是,千万别说是我给的。”

    石海了然地颔首:“苏小姐放心就是。您既有这份心,那么无论如何,我会盯着冰雁好好用完的。”

    从苏诺语这离开后,石海便直接去了冰雁处。说起来,如冰雁那般花容月貌的女子若是真在身上留了伤疤,的确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

    “这是什么?”冰雁见石海来了,二话不说便将这小盒子放在桌上,有些莫名其妙地问。

    石海介绍道:“这是我无意间寻到的药膏,据说是祛疤的良药,你无事便试试吧。”

    冰雁斜斜扫他一眼,那眼神像是不认识似的:“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竟然有功夫去找这种祛疤的药膏!说起来,我们这些自小习武之人,身上哪能没有点疤痕?早就习惯了,现在你拿这些来,着实是麻烦!你拿走吧,我不要!”

    冰雁的态度在石海意料之中,他叹口气,围着她走了一圈,上下打量着,故意摇摇头,说:“冰雁啊冰雁,你看看你,除了这张脸蛋漂亮外,还有哪里能看出你是个姑娘家?”

    “你找死?”冰雁凉凉地问出口。

    石海梗着脖子,丝毫不惧:“本来就是,姑娘家的莫不希望自己能光鲜亮丽,哪有你这样的,连伤疤都不在乎。”

    “女为悦己者容!”冰雁的语气中平淡如许,听不出丝毫的波澜,“若是我也有那悦己之人,必定也会光鲜亮丽。只可惜,打扮得再娇艳,也无人欣赏。又有何意思?”

    石海见她有几分心灰意冷地味道,劝道:“话可不是说,你还如此年轻貌美,大好的人生才刚开始。有人不懂得欣赏你,那是他的损失,不是你的。冰雁,一定会有那么个人出现的!”

    “谁?”冰雁随口道,“你?”

    石海没有料到她会说这话,怔怔的,没有作声。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