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各怀心思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苏诺语别开目光,看向窗外,过了一会儿,方才说:“好了,心云,我累了,早些睡吧。”说罢转身,上了床。

    心云见状,心底隐隐生出一丝不安来。其实,她并非有别的意思,说起来她也算是个刻板之人。自从跟了小姐的那日起,不论皇上态度如何,哪怕小姐的皇后位份一直是名存实亡,在她心底,小姐都是大朗王朝无可争议的皇后!

    后来小姐清醒过来,她随着小姐出了宫,又听说了皇上宣告天下皇后暴毙的消息,她心中便知晓,小姐的这一生大概是回不去皇宫了。可是,即便如此,她依旧觉得天下之人皆是配不上小姐的!

    今日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是一时嘴快,想着白日里夜离公子的百般焦急与紧张,心底浮出这丝想法而已,并没有旁的意思。不想向来不在乎的小姐竟然这样就恼了……

    心云看见帘幔里,苏诺语侧躺的背影,心底有些后悔。心云轻手轻脚地吹熄了烛火,想着明日一定要向小姐道歉才是。这么多年来小姐待她不薄,尤其是出宫之后,更是将她视作亲妹妹般,一时间,她竟也忘了分寸!

    然而,后悔的又岂是心云,还有苏诺语。

    她能感觉到她转身之后,心云的后悔与不安,安慰之语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有说。直到房间内暗了下来,她方才翻身平躺,看着那小丫头小心翼翼走路的样子,心底有些后悔。

    这一切的事,明明是同心云无关的,为何要将自己的不愉快发泄到无辜的心云身上?

    即便两人的相处只有不足一月的时间,但是苏诺语知道,这个丫头待自己是真的用心。抛开这一个月的时间,单论她十余年守在身边,不离不弃地悉心照顾自己,也不该这样这般迁怒于她!

    苏诺语苦笑着,连阮天浩都说,在他那里只有利益,没有感情。可是,她知道,心云对她的好无关于身份、地位这些身外之物,只要她是苏诺语一日,这丫头就会忠心于她一日。

    苏诺语叹口气,方才心云的话回响在耳边。夜离紧张她的失踪,在京郊找到了她,并一直守在她身边,陪着她……

    苏诺语不明白,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出现?她在那湖边坐了那么长时间,难道夜离就一直在她身边不远处守着她?她想起一路走回来的时候,心底那隐隐的安全感,唇角微微上扬,是因为他吗?

    看不出来他竟然也是古道热肠之人!他们相识未深,将二人牵扯在一起的唯有利益而已,既如此,为何要默默做这些呢?是因为心底对她还有愧疚吗?

    一定是这样的!苏诺语在心底肯定地想着。必是因为那次的事,他害冰雁误解了他们,并言语有失,他觉得愧对自己,所以今日才会有所举动吧!

    苏诺语想了个很好的理由,至于其他的,那些念头还未待生出,便被她扼杀在了摇篮之中。只有这样的理由,才能令她心安些许。她实在是不想再亏欠他,尤其……还有可能涉及到感情……

    因着阮天浩,她的心已经伤痕累累。如今的她,大仇未报,褚哲勋尚且还逍遥法外;初恋破灭,阮天浩即将大婚,真是诸事不顺啊!这样的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去想旁的任何事。当务之急,唯有替爹娘还有自己报仇雪恨,才是最重要的!

    也许是太累了的缘故,苏诺语原以为自己这夜会失眠,结果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将苏诺语护送回客栈,知道她安全无虞之后,夜离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难道有这样的机会,让他可以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默默陪伴那么长的时间。即便她一直不知道他的存在,他依旧为这样的默默守护而欣喜。

    宝来客栈内,何亮远远地便看见夜离的身影,连忙去厨房中将备好的酒菜送到了夜离的房中。

    “公子,这是我早已吩咐人备下的,您用些吧!”何亮说道,“我接到您的信儿,便将消息告诉给那小丫头。本以为您会即刻回来的,不想竟到了这个时候。”

    “今日这事算是我的私事,辛苦兄弟们了!”夜离向来是个公私分明之人。

    何亮一听这话,瞬间不高兴:“公子,您说这话,是将兄弟们当外人吗?兄弟们跟着您也有些年头了,您待我们不薄,只要是您的事,那就是我们的事!”

    “好,算我失言。”夜离对他说,“既如此,不妨坐下来,陪我小酌两杯。”

    听说可以和公子一起喝酒,何亮乐了:“能与公子同饮,三生有幸!今日定要不醉不休!”

    不醉不休……

    几日前,也是这句话,令他宿醉失态,伤害到他一心想要守护之人。“希望公子能珍重身体,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可以冷静对待。切莫再过量饮酒。”这是当日她的叮咛之语,他曾应下。即便是芝麻小事,即便是她不在身边,答允过她的事,他便要做到。

    思及此,夜离摇摇头,说何亮说:“我曾答应过人,小酌怡情。你若想要痛饮,下次我叫石头来陪你。”

    “既然公子这么说了,我自当遵守。”顿一顿,何亮冲他暧昧地笑,“恕属下多嘴,不知公子答允之人是否是那位苏小姐?”

    夜离抬眼看向他,并未有任何的隐瞒:“不错,正是她。你如何得知?”难道他已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何亮原也只是好奇,才多嘴一问,不想公子竟然坦然承认,倒令他有些怔怔。见公子还等着他回话,方才正色道:“其实自最初苏小姐找到我,拿出您的令牌时,我就在心底猜测,她是否是您的心上人。默贤阁的令牌是身份的象征,关系到整个帮派的安危,非等闲之人所能拥有,更不用说赠与他人。”

    夜离颔首,示意他继续。

    “我记得打我进默贤阁的第一日起,您便着石海来告知规矩。而公子向来是严于律己之人,既是当初定下规矩,必定不会轻易打破。加之,咱们默贤阁的生意,您已经许久不曾亲自出马。故而,我曾有此猜想。只是,今日看见您的焦急慌张,是我从未见过的,便更加肯定了这个猜测。”在夜离身边呆的久了,何亮的思维也愈发缜密。

    夜离苦涩笑道:“看来,我表现得还是过于明显。”

    “公子,就凭您的人品、能力、相貌,想要什么样的女子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为何要如此瞒着她呢?”何亮有些不明白。在他看来,以公子去配那苏小姐,实在是太过委屈!

    夜离看他一眼,正色道:“何亮,这样的话以后切莫再提,尤其是当着她的面。至于旁的,你不懂,我只告诉你一句,她是我这一生不敢奢望的美好!”

    何亮大惊失色地看着夜离,公子竟然用“奢望”二字?他却看不出那平凡女子有何不同。但是,公子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苏小姐是不容冒犯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何亮自然是俊杰!

    “既然公子与人有约,那么酒还是小酌怡情就好。”何亮端起面前的酒盏,一饮而尽。

    夜离失笑,这哪里是小酌怡情的节奏。不过,经历上次的宿醉后,他已能把握好自己的酒量。

    原本在夜离面前,何亮始终是难以卸下心底的紧张。只是酒过三巡之后,这种紧张也随着美酒佳酿而下了肚。何亮开始八卦起今日的事:“公子,您那么早就传了信给我,说是已经找到苏小姐。我本以为不多时您就会回来,不想竟到了这个时辰。想必这两个时辰,您都是与苏小姐在一起吧。”

    夜离横他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涉及到诺语的事,他早已习惯了愈挫愈勇。

    见夜离没有出声,何亮借着酒劲继续说:“公子啊,您看看我,年纪一大把也是孤身一人。不妨您传授点经验?”

    说起这个,夜离的脸更黑:“何亮,你是故意给我添堵的吧!我心底向来只有一个人,十余年如一日,你觉得我有成功经验传授给你吗?”

    何亮嘿嘿一笑,说:“属下失言,公子勿怪。”然而心底则想:哎呀,想不到向来意气风发的公子也有吃这闭门羹的时候啊!不由地在心底对那个苏小姐佩服得五体投地!

    何亮是个爽快之人,什么心思都挂在脸上,而夜离最擅长的就是猜度人心。故而他那点心思,夜离哪有不知道的,不点破罢了。

    在夜离面前,何亮是不敢太过放肆的。见夜离看了他几眼,心中一凛,急忙把不该有的想法尽数排空,专心喝酒。

    接下去谈论的不过就是京城万象,何亮挑了一些事说与夜离听。待酒喝完,何亮起身告辞:“公子好生休息,属下就先告退了,不知公子明日有何安排?”

    “明日我有些私事要处理。你忙你的即可。”夜离说道。

    明日……他是有些事情要处理的。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