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捉奸在床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苏诺语来不及多想,心云便已经折回来,手里端着一盆水,放置在一旁的小几上,说:“小姐,我来帮您吧!”

    “不必,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心云,你赶快去将石头找来。”苏诺语吩咐道。

    心云点点头,再度转身匆匆离去。

    苏诺语将帕子打湿,放在夜离的额上,待得帕子凉一些,又再度打湿,如此反复。她身边没有适用的药材,又对这逍遥谷不熟悉,在石海出现以前,只能这样做简单的处理让他好受一些。

    夜离整个人陷入了昏迷之中,浑身滚热,口中念念有词。苏诺语想要靠近些,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却发现他嘟囔着,完全听不真切。摇摇头,苏诺语放弃地准备直起身子,不想原本安静躺着的人突然长臂一揽,将她紧紧搂在胸前。

    苏诺语本能地挣扎着,然而夜离的手臂就像是滚热的铁钳一般,将她牢牢固定住,动弹不得。苏诺语几乎想要怀疑他方才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只是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他演技过高,就是她所学不精,他这副样子,是装不出来的才对。

    苏诺语揉一下额角,方才他那一下子,猝不及防的,着实是将她撞痛了!苏诺语伸手戳戳他的胸膛,这人是铁打的吗?那一下撞得她眼泪都要流出来,苏诺语想着,自己的额头必定是红了一片!愤愤不平之余,她忍不住用力敲一下他的额头,重重的!

    “唔……”夜离闷哼一声,显然是不满有人偷袭,他突然清晰无比地说了一句,“别闹!”

    苏诺语杏眼圆瞪,这什么情况?这人莫非真是演技派?然而她还来不及说话,身子便失去平衡,随着夜离的翻身,苏诺语悲哀地像个沙袋一样,被甩进了床里面……

    天刚亮,冰雁已经起床许久,自小习武令她养成了早起晨练的习惯。待得旭日东升,冰雁已经从厨房中端了一大碗粥走出来。因着前几日被夜离公子训斥,加之石海说的那一番话,这两日冰雁想了很多,并没有急着去找夜离公子。

    这么些年了,她对夜离公子的心意整个逍遥谷、整个默贤阁可以说无人不知、不人不晓。以前因着那个白小姐,夜离公子在她面前早已将话说绝。她即便心痛,却也不能违背夜离公子的心意。何况,他们见面的几率太大,她若做得太过,只怕见面后会觉得尴尬。于是,那么多年来,她一直将心思深埋心底,没有再提。

    然而,老天都感动于她的付出,好端端的白府在一夜之间就遭遇了灭顶之灾!白小姐死了,她终于又看到希望!

    如今,机会就摆在眼前,她不可以再次错过。石海说得对,夜离公子的身份,怎么会任人摆布?是她自己爱得太深才会草木皆兵,是她自己求胜心切故而失了分寸!

    那个苏诺语分明就只是一个侍婢而已,无论她是谁带进逍遥谷的,她的身份都永远只会是一个侍婢!她实在没有必要紧张到因为一个长相平凡的侍婢就自乱阵脚。夜离公子岂是那种允许他人在他面前指手画脚的人?

    所以她要学会改变策略,在夜离公子面前更多的去展现她小女人温柔的一面才好。否则,成日的称兄道弟,只怕在夜离公子眼中,她早就和石头一样,没有区别。

    冰雁想的很清楚,没有男人会不喜欢温柔顺从的女子,没有男人会不喜欢貌美如花的女子,更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妩媚动人的女子!于是乎,她今日早起换了身素来少穿的绯色长裙,头上也由丫鬟伺候着装点了发簪与绢花,在淡淡的胭脂下,冰雁满意地对着铜镜点头:不错,这样看上去,倒是有了几分大家闺秀的感觉。

    关于长相,冰雁还是有几分自信的,放眼逍遥谷,没有人在容貌上能超越她。再加上香糯可口的菜粥,冰雁摇曳地往离月居的方向走去。

    床榻上,不知是否是怀里抱了个温暖的东西的关系,夜离竟然睡得愈发沉,苏诺语怎样拍打他的脸,他都醒不过来。苏诺语气结,在他耳边低吼:“夜离!快放开我!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呼呼……”面对苏诺语没好气的低吼,夜离回应她的则是酣睡的鼾声。

    苏诺语几乎要放弃了,准备等着一会儿心云回来再来解救她。只是心云素来对夜离没什么好感觉,十有**会以为夜离今日是借酒发疯、故意为之吧!

    苏诺语心思微转,若是除了心云和石头,还有别人一同前来,看见他们这副样子,那她岂不是跳入黄河都洗不清了?这样一想,苏诺语又开始奋力挣扎……

    “夜离公子,您在里面吗?我是冰雁。”耳边突然传来冰雁娇柔的女声,令苏诺语心中一紧。那个冰雁,一直对她充满了敌意,若是这一幕叫她看见,可就真是解释不清楚啊!

    苏诺语只能更加努力的挣扎,然而夜离却纹丝不动,她只得在他耳边低吼:“夜离,快点放开我!再不然被人看见,就说不清楚了!”

    苏诺语的声音没能唤醒夜离,却成功地被冰雁听到。自幼习武的冰雁耳力极好,她推门而入,呵斥道:“谁在那儿?”

    苏诺语认命地闭了闭眼睛,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刚还在担心给人撞见会有口难辩,就听见冰雁的声音传来;刚刚还在想着要在冰雁进来以前脱身,然而人家已经推门而入!只是这个时候,脱身更重要,苏诺语顾不得一会儿的暴风雨,开口求救:“冰雁,拉我一把!”

    夜离公子的床上竟然有个女人!冰雁心底的火瞬间燃起来,她不由分说地上前,大力拉扯着苏诺语的手臂,不顾她龇牙咧嘴呼痛的样子,硬是强行给她拖了下来。

    “你为何会在这儿!你对夜离公子做了什么?”冰雁怒不可遏地看着面前衣衫不整的苏诺语,责问道。

    苏诺语顾不上解释,指了指床上昏睡的夜离,说:“快,别的事先暂且放下,他正发着高热!救人要紧!”

    冰雁正准备出言指责,听见这话,也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快步来到床边,手探向夜离的额头……

    须臾功夫,冰雁怒道:“苏诺语,你为了掩饰自己的丑陋,竟然诅咒夜离公子!你居心何在?”

    “谁诅咒他了?”苏诺语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听说你也懂点医术,那么你告诉我,夜离公子哪里高热?”冰雁见不惯她一脸无辜的样子,更加愤怒。

    苏诺语瞥她一眼,上前摸了摸夜离泛红的额头,继而不敢置信地盯着尚在昏睡的男人:这什么情况?刚刚明明还发着高热,怎么一会儿功夫就降温了?这下可好,真是有嘴说不清啊!

    苏诺语在心底忍不住骂道:该死的!你在耍我?

    “苏诺语,你这不知廉耻的女人,竟然做出这等下流的事!你居然趁着夜离公子喝醉就勾引他!”看着苏诺语无言以对的样子,冰雁怒不可遏地指责道。

    冰雁说话这功夫,苏诺语已然整理好凌乱的衣衫,她解释道:“冰雁,你听我说,今日之事实在是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公子之间是清白的……”苏诺语知道,这下子只怕她怎么解释,冰雁都不会相信,她早已认定是自己勾引在先。但是即便她不信,该说的她还是要说。

    只是,未待她说完,冰雁已经情绪激动的打断她:“我自己有眼睛,用不着你在那儿惺惺作态地解释,事情是怎样的,你我心中都清楚,你装什么装!”

    苏诺语无语至极,然而她只得耐着性子解释着:“冰雁,公子的寝屋本该是心云负责洒扫,然而今日她在来的时候发现公子有些不对劲,便来找我,后来我叫她去找石海,估计一会儿他们就回来了。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心云。”

    “心云那小丫头是你的人,这个事你是主犯,她是帮凶!”冰雁不屑地说,“说不定就是你们主仆俩的合谋!”

    苏诺语无语望天,这个冰雁幸好不是法官,否则这天下该有多少冤案!

    “我早就知道你对夜离公子图谋不轨!”冰雁肯定地说道,“可是,苏诺语,你也不看看自己,就你这样子如何配得上夜离公子?”

    在冰雁一而再、再而三想当然地推断下,苏诺语的好性子一点点耗尽,她知道今日这事被谁看见都会误会,但是她已经解释清楚,而冰雁还这样不依不饶地纠缠,实在也是无理取闹。她冷下脸来,说:“冰雁,我知道你一直心仪公子,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在你眼里是西施,在我眼里不是!你不要将人人皆想成和你一个样,你喜欢他,我不喜欢!我也不屑于去做你口中的那些事!”

    “怎么,你还有理了!明明是你意欲勾引夜离公子在先,现在为了撇清自己,竟然不惜贬损夜离公子!”冰雁气急。

    苏诺语深深呼吸一下,告诫自己要冷静下来,眼前这女人已经被醋意蒙蔽了双眼,她不能和她一般计较。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