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夜离动怒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没有料到阮天策的话会那么直白,阮天浩面上也是一怔。须臾功夫,便恢复如常:“大哥,究竟是什么事,令你对我有这样深的成见?”

    “何苦要明知故问?”阮天策最看不上他的一点,就是虚伪。

    阮天浩再度一揖到底,说:“请大哥明示。”

    阮天策微微有些动怒,声音提高几分:“阮天浩,我问你,一直以来,你不是都同白府小姐霜月情投意合吗?如今,她尸骨未寒,你却能转而欢天喜地的大婚,难道心底就没有一丝过意不去吗?”

    阮天策只要一想到夜离这么多年来,苦恋白霜月而不得,白霜月则是一心只有面前这个伪君子。现如今,白霜月芳魂未散,这伪君子已经开始准备大婚之事!阮天策不仅是为白霜月抱不平,更多的是为夜离委屈。如夜离那般的男子在白霜月心中竟然比不过阮天浩这样的人?

    阮天浩脸上明显得一怔,他没有料到大哥竟然会在此时此刻提起白霜月。

    “怎么?自幼的情分才几天功夫就忘了吗?”阮天策看他那副神情,愈加怒从中来。

    阮天浩摇头,脸上呈现出一抹伤痛:“大哥,如你所说,我和霜月是自幼的情分,又怎么会轻易忘怀呢?只是,郡主这边执意如此,我也无可奈何啊!我总想着,不能因为我自己,而连累到整个阮府啊!”

    “哦?这么说,我还冤枉你了?”阮天策反问,“你若真是个痴情之人,不妨即刻去推了这门亲事!即便平南王贵为亲王,我阮府也不是软柿子。再者说,他堂堂一个王爷,总不能因为别人不娶他女儿就迁怒全府吧!皇上圣明,必定不会允准。如何?”

    阮天策一番话说得极其犀利,令天浩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言以对。阮天浩在心底微微带了丝怨恨,今日的大哥着实有些反常,往日,他是不会如此咄咄逼人的。阮天浩径自好笑地想着,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婚事延期之事嘛!

    “阮天浩,你本就不是那光明磊落之人,又何必在我面前假装?算了吧!”阮天策轻蔑地扫他一眼,绕过他,准备离去。

    “大哥,你向来不是多事之人,和霜月也没什么交情,今日是怎么了?怎么想起为霜月抱不平?”阮天浩的声音在天策身后响起。

    这是实话,虽说褚家、白家和阮家是世交,他们也都算是一起长大的,彼此交情甚笃。但是阮天策年长于他们三人,彼此间并不相熟。

    阮天策脚下一顿,直视前方,淡然开口:“我并不是为白霜月抱不平,如你所说,我同她没什么交情。我之所以说那些话,纯粹是因为看不惯你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你的道貌岸然!”这一次,不再停顿,大步离去。

    阮天浩站在原地,嗤笑道:“大哥,你可知道,你身上哪里最招人烦?就是你这自命清高,总以为自己高尚于别人的秉性!”说罢,他也转身离去,往阮府侧院走去。

    阮天策回到竹院,飞快写下一张纸条,悄悄命人送往逍遥谷。

    逍遥谷内,在苦等了两日后,夜离终于又将苏诺语盼回来。然而,苏诺语时刻谨守本分,身边又随时有那个心云在,夜离几次来到苏诺语所居院外,徘徊之后,终究还是没有迈步进去。

    似乎,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话题去同她攀谈。夜离不想表现得太过热络,他了解诺语的性子,太过急切反而会得不偿失。何况,她现在心中尚有他人,断不会接受自己。

    每日间,唯一令夜离期待的,就是午后的针灸。自从那次之后,每天同一时辰,苏诺语都会前往为他施针。在那小半个时辰里,即便他们相谈甚少,夜离依旧是全心沉浸其中。闭目去享受空气中有她的味道,以及她小手不经意间的点滴触碰……

    这日黄昏之后,夜离正在书房忙碌,石海进来了,递与他一封密信:“公子,夜尘公子着人送来的。”

    “喜帖吗?”夜离边接过来边随口问道。夜尘离去前,曾经和他说过,此次回家最重要的事就是想在爹娘的见证下,给清然一个正式的承诺。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信了,夜尘的动作果然很快。

    石海回答:“似乎不是。”

    夜离笑着摊开信纸,信上只有寥寥数语,夜离唇角的笑容却骤然消失,转而变得带了两分戾气。

    “公子,是出什么事了吗?”石海紧张地问。公子向来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性子,何事能令他如此?

    夜离一掌将信纸扣在桌上,怒道:“背信弃义的市井小人!”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石海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遂大着胆子,问:“公子,您在说谁?”夜尘公子信中到底说了什么?

    “夜尘在信中说,天浩下月初一即将完婚!”夜离说这话时,眼底一片阴鸷。

    “什么?”石海惊呼,“和谁?”

    “平南王的独女,曼绮郡主。”冷冽的声音显示出夜离心底的怒气。

    石海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白小姐尸骨未寒,阮天浩竟然就做出这等背信弃义、狼心狗肺的事情!亏得白小姐这么多年来一心一意地喜欢着他!公子,这事若是被苏小姐知晓……”

    “石头!断断不能告诉诺语!”夜离低喝着打断石海的话,“诺语是个用情专一的人,这事若是叫她知晓,你叫她怎么受得了!”这是夜离最担心的事,现在诺语没有亲人,没有家。在她心中,兴许阮天浩是唯一的希望,若是叫她知晓此事,她岂不是要崩溃?

    石海心中蓦地一动,说:“公子,何不早些告诉苏小姐?她若早一日心死,您也能早一日抱得美人归。何况,这个时候的苏小姐心思最是脆弱,何不……”

    话未说完,在夜离嗜血的怒视中,石海闭上了嘴。

    “若如你所言,我趁人之危,和阮天浩那种背信弃义的小人还有何分别?这样的话,休要再提!否则莫怪我不顾我们往日情分。”夜离的声音阴沉着。

    石海喏喏道:“是。公子莫要动怒,我不再说就是。”想了想,石海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公子,我只是不希望你再次错过苏小姐。”

    闻言,夜离抬手搓脸,一脸疲惫地说:“感情的事,向来是勉强不得的。何况,对于诺语,我也不忍心勉强她。若是有一天,我们真有在一起的那一天,我也希望一切都是诺语心甘情愿的。好了,你下去吧。切记,不可让诺语知晓。我一个人想静一静。”夜离挥挥手,示意石海离开。

    “是。我知道轻重。”石海应道。

    石海离开后,夜离心中愈加烦闷。阮家是京城的名门,阮家二公子和郡主的婚事必定会闹得满城风雨。诺语每一周又会离开逍遥谷两天,那么这个事必定是瞒不住的。该怎么做,才能将诺语受到的伤害减小到最低呢?

    想到阮天浩这个名字,夜离便怒不可遏。他、天浩和霜月,算是自幼的情分。霜月比他们年幼,自小就是个美人胚子,性子也没有一般小姐的傲慢,很是讨人喜欢。他和天浩都是自幼便喜欢霜月,都在静静等待霜月的长大。

    当有一天,他亲耳听到霜月说喜欢天浩的时候,他只觉得天崩地裂,整个世界都坍塌了!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告诫自己,这是霜月自己的选择,既不能怪罪霜月,也不能迁怒天浩。所以,这么许多年来,他和天浩一直都是极好的兄弟。

    他曾经和夜尘谈及天浩与霜月的事,夜尘便不留情面地将天浩一顿狠批,说了他许多表里不一的事。那个时候他还曾指责夜尘太过武断,没想到,一语成谶,还真是叫夜尘说准了。

    天浩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现在已经无暇关心。此时此刻,他最担心的人是重生之后的诺语。他甚至想找些理由,将诺语留在逍遥谷内,不让她离开。

    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翻来覆去地想了许久之后,毫无头绪的夜离烦闷地起身,出了书房,往离月居的方向走。

    没走多远,耳边传来一阵悦耳且熟悉的曲子。夜离脚下一顿,继而面上露出惊喜。这首曲子是他少年时自己编的,那时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上霜月,那种少年时期的单纯爱恋,令他沉醉其中,便有了这支曲子。

    这支曲子他只在霜月面前吹奏过,绝无第三人知晓。没成想,在当时那种情形下,又时隔多年,她竟然清晰地记得每一个旋律!夜离心中乍暖,这……算不算他和霜月之间的缘分?

    循着悠扬的乐声,夜离情不自禁地加快脚步,待得他来到离月居外,一眼便看见屋顶上坐着的女子。离月居的每间屋子都是可以上到屋顶的,这是在修葺房屋时,夜离特意嘱咐人做的。他静静倚在门边,抬头仰望着屋顶吹箫的女子,脸上是沉醉其中的享受。待得一曲终了,夜离忍不住抚掌赞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