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零章 最好的选择

正文 第一千一零章 最好的选择

作品:一路青云 作者:夏言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身为女人,谨慎细致是陈玉清的长处,在战略方面,她也比较保守。但是陈玉清还有一个长处,那就是她一旦做出决定,便会义无反顾、毫无保留地给予支持,就像韩国山水公司的项目一样,她觉得对海州地区很重要,不惜冒着得罪省里领导的风险,也要提出抗争。

    陈玉清想明白了省船舶公司参与合资项目以后海州地区的得失,立刻有了决定:“也好,省船舶公司可以参与,但我们也有条件,省船舶公司除了参与合资项目,对海州地区船舶新基地的建设项目,也要提供有力的援助。”

    包飞扬笑了,看来陈玉清已经明白他的意思,省船舶公司曾经是省内造船行业的老大,不过随着通城的崛起,省船舶公司的地位已经逐渐下降。由于地理位置限制,省船舶公司只能够制造大型江轮和江海联运的近海船舶,没有办法建造大型远洋船舶,加上通城距离沪城比较近,产业配套更加完善,土地、用工成本又比较低,通城市的造船企业虽然还没有一家达到省船舶公司的规模,但是差距已经大大缩小,而且就是这些规模不如省船舶公司的企业在不断蚕食省船舶公司的市场。而且新的通城造船也就是华远川崎项目正在建设当中,华远川崎的年设计造船能力达到六十万吨,远远超过省船舶公司,更重要的是华远川崎能够制造远洋十万吨级以上的大海船。

    省船舶公司现在勉强能够维持省内船业的老大,但是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华远川崎年底就将初步建成,届时省内船业老大的位置也要易主。省船舶公司曾经想过要参与华远川崎项目,不过川崎与华远都是业内的大佬,根本不愿意带省船舶公司一起玩,省船舶公司在省内是老大,在全国连前十都排不进去。

    所以在省长洪锡铭提出重点打造通城的造船产业以后,省船舶公司感受到更大的威胁,他们就像囚笼中的老虎一样,既想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又不愿向昔日的对手低头。不过看起来他们除了低头,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至少省内除了通城以外,他们并没有别的选择。

    海州地区合资项目的突然出现,给了省船舶公司一个新的选择,省船舶公司参与合资项目,未来收益可以预期,而且可以通过参与合资项目,提升自己在技术、管理方面的能力和水平。这是省船舶公司想从华远川崎项目中得到却没有机会得到的,所以他们必然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

    陈玉清就是想要利用省船舶公司的这个心态,与省船舶公司进行谈判,让省船舶公司向海州地区船舶提供支援。实际上这种支援也是省船舶公司所需要的,通过向海州地区船舶输出技术、人员甚至资本,省船舶公司可以继续扩大他们在海州地区造船业当中的影响。虽然海州地区造船与通城相比,现在还不算什么,但也正因为如此,省船舶公司才可以发挥更大的影响,省船舶公司甚至可以将合资船厂、海州地区船舶都发展成为他们参股的省船舶公司系船厂,未来省船舶公司要搬迁的话,海州地区自然就会成为优先选择。

    相比之下,省船舶公司如果要到通城投资的话,投资规模小了,没有竞争力;投资规模大,相当于要将省船舶公司搬过去,省船舶公司人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而在海州地区他们可以通过参与合资项目、参与对海州地区船舶的援建,先熟悉情况,再做是不是继续投资的决定。当然最重要的是如果要参与合资项目的话,省船舶公司也要筹集几个亿的资金,短期内他们也没有办法继续别的投资项目,与海州地区船舶的合作大概是唯一可以让他们获得扩张,却又不用继续追加资金投入的项目。

    包飞扬和陈玉清谈了将近两个小时,陈玉清在路上休息了几个小时,这时候也顾不上路途劳累,直接前往省政府找常务副省长徐盛教。

    陈玉清仕途上最关键的一步就是在淮东县的时候从纪委书记转任县委副书记,从此一路平步青云。当时陈玉清最大的助力就是省纪委书记封重林的器重,当时徐盛教还只是普通副省长,和当时的纪委书记一样都是原省委书记鲁勇明一系的干部,如今鲁勇明和封重林都已经不在江北任职,徐盛教也成了常务副省长,成为这一系干部的主心骨。

    “徐省长,通城的卢丁逸太下作了,他跑去韩国抢我们早就谈好的项目我也就不说了,可是他在大会上那样讲,说得好像是我们海州地区市抢他们通城的项目一样,这种欺上瞒下的做法,是我们党的干部能够做出来的吗?”见到徐盛教,陈玉清很快开始开炮。

    听到陈玉清的抱怨,徐盛教笑了笑,鲁勇明退居二线以后,中央让王虹锋接任省委书记一职,又从沪城调来洪锡铭担任省长,加上其他一系列的人事调整,他们这些原本是鲁系的干部也变得势单力薄起来。

    所谓的鲁系,原本也就是指那些在政治立场上与鲁勇明比较一致干部,实际上这并不能算是一个联系非常紧密的同盟,鲁勇明不在了,缺少这个将大家团结在一起的主心骨,大家也自然会有新的立场,比如徐盛教现在就与省委书记王虹锋走得比较近。

    “玉清同志,卢丁逸的做法确实有些不妥,省里也会告诫他的,你就不要再那样说了,那样说一名党的重要干部,也是不妥当的。”徐盛教缓缓说道,新来的省长比较强势,他也快到线了,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太高调,当然,低调也不代表他就没有自己的立场,对于卢丁逸这件事,他肯定还是要提出来的。

    “领导,许他们做,倒不许我说了?”陈玉清依然很倔强地说道:“当然,既然领导您这样说了,我可以不再说这件事,只要省里给我们一个说法。但要是他们通城市还这样呢?总不成我们海州地区还要看着他们欺负人吧?”

    “好了,你也不要杞人忧天,我们党还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徐盛教摆了摆手,知道陈玉清担心的还是大宙与唐氏合资的项目:“你放心,昨天我在和洪省长交流大宙集团与唐盛集团合资项目的时候,也提过这件事,洪省长说他会打电话告诫通城那边的,今天上午我也亲自给卢丁逸打过电话,他也做出了绝不恶性竞争的承诺。”

    陈玉清冷笑了两声:“他的保证我不相信,我只相信领导。”

    徐盛教摇了摇头,陈玉清是纪委线上出来的干部,做事的风格一直都是这样简单直接,这在纪检系统是优点,但是在政府这一块,争议还是不小。以前她就跟海州地区市委一把手薛绍华的关系不是很和睦,现在海州地区通过大宙集团的这个合资项目,明显有开启重化工业发展的新局面,也不知道陈玉清和薛绍华能不能够好好配合。

    徐盛教决定敲打两下:“玉清同志,造船属于重化工业,这也是你们海州地区的薛书记一直强调的,如果这个项目能够落成,也算是有了一个不错的起步,希望你们能够抛弃陈见、求同存异,抓住这个机会,推动海州地区经济的跨越式发展。”

    陈玉清点了点头:“领导,这个请您放心,这点大局观我还是知道的。”

    徐盛教“嗯”了一声,突然说道:“根据国家相关政策要求,大型船舶制造企业对合资有要求,这个项目还至少需要十个亿的配套投资,你们有什么打算?”

    陈玉清对此早有准备,她马上说道:“我们海州地区已经启动市属造船企业的整合,市里还将划拨包括船舶工业园在内的资产,并引进外部投资,成立新的海州地区船舶工业公司,参与合资项目,另外,包括港务集团在内的其他海州地区公司也可能参与。”

    徐盛教笑了笑:“会不会有些吃力?要知道这可是十个亿的资金,就算是整合后的海州地区船舶拥有这个规模的资产,也拿不出这么多资金吧?而且造船厂的投资回报周期都比较长,就算你们通过资产质押申请贷款,一来贷款的额度太大,二来以后的还款也是个问题吧?”

    陈玉清说道:“是有些吃力,不过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包飞扬同志已经联系了一些国外的银行,有望拿到一笔数额不低的低息贷款,另外有一些投资机构对这个项目的长期债券也很感兴趣,所以资金的问题应该可以解决。”

    徐盛教盯着陈玉清看了两眼,大概也没有想到陈玉清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原来还以为她是来向省里要支持的,没想到海州地区已经有这样的计划。

    “这么说,十个亿的投资,海州地区自己就能够解决?”徐盛教追问道。

    陈玉清点了点头:“是的,当然我们还希望省里给予一定的支持,毕竟包括海州地区银行在内,全市都已经尽最大的能力在支持这个项目,如果再有其他项目,恐怕还是会有些吃力。”

    要是其他人这样说,徐盛教还真有些怀疑,但是他了解陈玉清,既然她这样说了,那海州地区十之八九是真的有办法解决资金问题。徐盛教没有想到的是海州地区确实有能力解决资金问题,但是陈玉清之所以这样说,其实是想跟省里谈条件。

    徐盛教笑了笑说道:“这倒是挺奇怪的,其他人、也包括你陈玉清,以前都没少向省里要支持,怎么这次有这样大一个项目,却反而不想要省里的支持了?”

    陈玉清微微撇了一下嘴角:“省里的支持哪次轮得到我们海州地区?我现在就担心省里又要求我们顾全大局。”

    徐盛教不由干笑了两声,此前在韩国山水公司的项目上,省里确实曾经这样做过,要不是陈玉清顶着,海州地区大概都已经就范了——当然现在看来,当时薛绍华与包飞扬的让步并不一定是真的,大宙重工与唐盛集团的合资项目那个时候应该已经在酝酿,他们要么是觉得山水项目可有可无,要么就是知道有了大宙重工的投资,韩国山水公司的项目也一定跑不掉。

    徐盛教说道:“合资项目对于提升海州地区的造船工业意义重大,海州地区缺乏造船工业的底蕴、十个亿的投资对于海州地区来说也是一笔比较沉重的负担,省里有意向海州地区提供一定的支持,洪省长认为可以让省船舶公司支援海州地区的造船工业,参与合资项目的建设。”

    “合资项目在管理上、技术上主要以外方为主,省船舶公司加入进来,除了资金,对我们海州地区大概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帮助。”陈玉清板着脸说道“资金的问题,我们海州地区自己可以解决。”

    徐盛教耐心地说道:“那么在人员上面呢?省船舶公司拥有大量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这个正是海州地区所没有的。”

    陈玉清摇了摇头道:“海州地区是缺少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但是合资项目并不缺。合资项目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主要由外方提供,甚至外方并不希望我们的人出现在关键岗位上。通城的华远川崎项目,大量工程技术人员都是招聘的应届大学生,然后送往日本进行培训,海州地区的合资项目也会如此。”

    徐盛教手指下意识地敲了敲桌面,对于陈玉清的顽固,他是很清楚的,想要让这个女人改变主意,难度不是一般大。

    陈玉清道:“省船舶公司要是真愿意支持我们,合资项目就不麻烦他们了,不过我们海州地区船舶要建新的生产基地,省船舶公司要是愿意借我们一些人,我们海州地区一定感激不尽。”

    “海州地区船舶还要建自己的生产基地?”徐盛教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地问道。

    陈玉清点头说道:“是的,合资项目可以带动海州地区本地船舶制造工业的发展,不过韩国人对我们的防范很严格,限制条件很多,要发展我们自己的船舶制造能力,还是必须要以我为主,所以市里还是要支持海州地区船舶建设自己的造船基地。”

    徐盛教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嗯,你们的想法很好,海州地区要建自己的造船基地,省船舶公司肯定是愿意支持你们的,具体的方式,可以再谈。不过海州地区船舶既要参与合资项目,又要建设自己的造船基地,在资金和人员方面,是不是都会比较紧张。”

    陈玉清犹豫了一下,说道:“是有一点,不过合资项目是可以保证的。”

    徐盛教笑了笑,摇摇头说道:“玉清同志,你可不能够光要好处,却不肯分配利益啊,省船舶公司可以支持你们海州地区造船基地的建设,但是在合资项目上,你们也要让省船舶公司参与,这样既可以减轻你们在合资项目与自主项目上的资金和人员压力,又可以换取省船舶公司对你们的自主造船基地建设的支持,这是双赢的!”

    陈玉清皱了皱眉头说道:“领导,你不是说让省船舶公司支援我们吗,既然是支援,那还要跟我们锱铢必较?”

    “这不是锱铢必较,这是互利互惠,省船舶公司自身也要发展嘛!”徐盛教语重心长地说道。经过这几个来回,他其实已经摸清楚陈玉清的底牌,知道陈玉清并不是不愿意让省船舶公司参与合资项目,但是希望用参与合资项目的权利来交换省船舶公司对海州地区船舶的支持,这个条件并不算过份,徐盛教也愿意成全陈玉清这个要求。

    陈玉清的小心思在人老成精的徐盛教面前根本隐藏不住,当然陈玉清嘴硬不肯承认,徐盛教也不会去点破,两个人就省船舶公司参与合资项目并支持海州地区船舶新建基地的事情进行了一番交谈,徐盛教也大致弄清楚了陈玉清的要求。

    中午,海州地区市委书记薛绍华从燕京飞抵凤湖,他首先和陈玉清、韩起文、包飞扬等人见了个面,弄清楚合资项目的细节以及现在的情况。薛绍华对陈玉清、包飞扬提出来的方案大致比较赞同,只是他提出来一点,要将海州地区的船舶制造工业园区列入省重点项目,虽然这不一定能够从省里要到钱,但是列入重点项目,以后再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都方便解决。

    得知薛绍华也到了凤湖以后,省委书记王虹锋索性跟省长洪锡铭商量了一下,临时召开了一个会议,省委书记王虹锋、省长洪锡铭、省委副书记曹农平、常务副省长徐盛教等省委省政府领导参加,另外省直部门的计委、招商厅,省船舶公司舶公司负责人、几家银行的代表均到场,海州地区方面就是市委书记薛绍华、市长陈玉清、副市长韩起文,以及包飞扬参加。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