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 > 一路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 虚与委蛇

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 虚与委蛇

作品:一路青云 作者:夏言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包飞扬在韩国停留了三天,加上抵达和离开的那两天,一共花了五天时间。在这几天时间里,他拜访了多家韩国的企业,并且与其中几家进行了非常深入的沟通交流。

    在机场,包飞扬意外碰到了同机回国的通城市常务副市长卢丁逸,本来包飞扬买的是普通座,卢丁逸的是头等舱,两个人碰不到一起,但是卢丁逸身边跟着一个团,除了卢丁逸和陪同的通城市政府办副主任程海龙,其他人坐的也是普通舱,在候机室就将包飞扬认了出来。

    包飞扬没准备去见卢丁逸,卢丁逸却从头等舱的候机室走过来,老远就冲包飞扬伸出手来笑着跟他打招呼:“包主任啊,没想到这两天你也在韩国,更没有想到我们会坐同一趟航班。”

    “是啊,卢市长。”包飞扬握着卢丁逸的手笑了笑道:“确实挺巧的。”

    包飞扬当然不相信卢丁逸不知道自己在韩国,毕竟自己之前已经与申仁表见过面,以申仁表表现,包飞扬相信韩国山水公司这个二世祖肯定不会放弃这个可以向卢丁逸施压以向通城市争取更好投资条件的机会。

    因此可以肯定,韩国山水公司绝对向卢丁逸透露过这个消息,卢丁逸当然也应该很清楚包飞扬知道他在韩国。不过官场上大家逢场作戏、装聋作哑的情况十分常见,卢丁逸既然一心要装糊涂,包飞扬自然不会蠢到要当面揭穿。

    热情地和包飞扬握着手寒暄了老半天,卢丁逸这才笑吟吟地说起了正题:“包主任啊,我为什么来韩国,想来你也是知道的。这次本来是去日本的川崎集团造船厂考察,华远川崎造船项目是目前咱们江北省最大的合资造船项目,华远川崎造船厂预计年底就将正式建成,这就意味着通城市的造船工业也将步入新的阶段。”

    “那我要提前恭喜卢市长,你们通城地区又多了一只会下金蛋的老母鸡了!”包飞扬见卢丁逸面含得意之色,自然不会去和他计较什么,恰到好处地恭维到。

    “呵呵,谢谢包主任,等华远川崎造船厂正式投产那天,你可一定要给俺老卢几分薄面,到我们通城来参加剪彩仪式啊!”

    “有你卢大市长相邀,我敢不去吗?”包飞扬笑呵呵地回答道,等着卢丁逸继续往下说。他就不信卢丁逸特意就从公务舱跑过来见他,就是为了和他谈早这个什么华远川崎造船项目的。

    果然,卢丁逸又继续说了下去。

    “这次我率团到日本,除了考察日本川崎集团造船厂外,我们还与日本其他几家造船厂与配套工厂进行了接触,这些企业对到通城地区投资,共同参与建设咱们江北省要着力打造的造船产业基地提议非常感兴趣,有几家企业已经决定到通城地区现场参观一下,考察一下我们通城地区的造船产业基地的建设。”

    “那就恭喜卢市长了,你们通城地区又要多几只会下金蛋的老母鸡了!”包飞扬笑着说道。他当然知道卢丁逸这是在吹牛,既然他不能当面戳穿,那剩下的只有恭维了。

    包飞扬既然决定在临港经济开发区打造万吨以上的造船基地,不可能不对造船大国日本的造船企业进行研究,所以他知道卢丁逸方才的话里面显然有不少水份。

    要知道,造船业与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并不一样。造船业属于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型产业,而且还是战略型的产业,日本人在这种产业的转移上一直非常谨慎,华远川崎造船项目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特殊的个例而已,无论对华夏还是日本来说都是如此,想要复制华远川崎造船项目的特例基本上市不可能的。事实也正是如此,如包飞扬上一世所知,在华日合资的华远川崎造船项目之后以后,别说是通城地区,就是华夏大陆也再没有出现过一家华日股权对等的合资船厂,日本也没有其他企业在华夏大陆建设大型造船厂。当然华夏的船舶工业发展很快,市场很大,出于占领市场的考虑,日资造船厂在进入2000年之后在华建立配套厂还是很多的。但是配套厂只是配套厂,对华夏造船产业的发展虽然也有拉动,但是效应远远无法和大型造船厂相提并论。

    “呵呵,只是前期考察而已,最后能不能转化为我们通城地区的产业投资,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包主任你这恭喜可来的太早了点啊!”卢丁逸半真半假的说道。

    “卢市长,以你们通城地区的良好的投资环境,再加上你卢市长的能力,日本造船企业既然都答应到通城地区考察了,还能飞出你的手掌心不成?转化为实打实的产业投资,肯定是十拿九稳的啊!”包飞扬笑吟吟地说道。

    “那就借你包主任的吉言了!”卢丁逸睁着眼睛说瞎话,“到时候如果真的能够留下一两家日本造船项目,我一定请你到我们通城地区,咱俩好好喝一场,不醉不休。”

    顿了一顿,卢丁逸又说道:“在离开日本以后,我们又顺道经过韩国,并专程拜访了福山地区的几家造船厂。包主任,你当然知道,韩国的造船业基本上是踩着日本的脚印发展起来的。因此呢,当福山地区几家韩国造船厂听说日本的船厂都要到通城投资,也对我们通城地区打造造船产业基地的计划很感兴趣,有几家造船厂还表露出到我们通城地区去到非常强烈的投资**。”

    包飞扬知道卢丁逸这更是瞪着眼胡呲了!先不说韩国造船企业在产能转移方面比日本人更加固执,单单就从日韩关系讲,由于历史上的矛盾,韩国企业通常不会往日本企业多的地方扎堆,更别说跟着日本企业的脚步亦步亦趋地去投资了。

    “是吗,那就更要要恭喜通城地区与卢市长您了,在包括造船业在内的很多方面,通城地区都是我们江北省的老大哥,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包飞扬敷衍道。

    卢丁逸矜持地笑了笑,好像又突然想到什么:“哦,对了,你们海州地区上次不是也谈了一个韩国合资造船项目吗,你当初可是答应程化言秘书长,要把韩国造船企业介绍到我们通城地区的,包主任你这次来韩国,是不是为了办这件事儿吧?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先替同城地区六百多万父老乡亲谢谢包主任您啊!”

    “惭愧惭愧!”包飞扬摇了摇头,说道:“卢市长,我这次到韩国,还真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我来韩国是为了另外的事情。”

    “噢,看来包主任你又有新的动作了,能不能透露一下,这次又是什么大项目?”卢丁逸笑着问道。

    “服装项目。”包飞扬笑着说道:“说起这个来,我倒是想起来了。前两天因为服装项目,我还参加了一个时尚酒会。在酒会上碰到了韩国山水集团的申仁表常务,申常务提出来想要对原来谈妥到我们海州地区投资协议进行修改,我想到之前在程化言秘书长面前答应卢市长您要把山水集团介绍给你们通城地区,所以就没有同意同意申仁表提出修改投资协议的建议,以便给你们通城地区创造更好的机会。本来我还想回国以后就向卢市长汇报这个情况,让你们通城地区抓紧时间与韩国山水集团接触看看。现在看来,卢市长您既然已经到过了福山地区,想必已经和韩国山水集团接触过了,我之前的考虑倒是显得没有那个必要了。”

    “包主任,真的是谢谢你了呢!”卢丁逸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大大方方的主动提起和韩国山水集团常务申仁表那次的碰面,所以未免有些吃惊,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一脸真诚地说道:“本来呢,我也想等着包主任你给我们引见韩国山水集团,不过这次我正好顺道到韩国来考察,在福山地区见到韩国山水集团的申会长以及申常务,经过几天沟通,申会长和申常务都明确表露出到通城投资的意愿,尤其是申常务,态度尤其明确,我还以为是申常务对我们通城地区高看一眼呢,原来是包主任私下里做了工作啊!谢谢,谢谢包主任你时刻牵挂着我们通城地区的造船大业!回头我一定在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化言秘书长,让他向洪省长做专门汇报。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如果咱们江北省其他兄弟城市的官员都能够像包主任你这般心胸宽广就好了!”

    新省长洪锡铭上任之后,提出要将通城地区打造成为造船基地,并有意让海州地区将韩国山水集团合资造船项目让给通城地区,卢丁逸为此还出面邀请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包飞扬等人吃饭,包飞扬当时也答应了要将韩国山水集团介绍给通城地区。只是包飞扬没有想到,卢丁逸竟然会这么迫不及待,跑到韩国福山地区去亲自找韩国山水集团去谈判,这不是明显地给了韩国山水集团敲竹杠的机会吗?偏偏这种送上门当冤大头的愚蠢行为,不光是眼前这个卢丁逸,国内其他地方许多官员也非常热衷,包飞扬真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为了所谓的招商引资政绩,向投资方付出如此巨大的牺牲,真的值得吗?

    包飞扬当然也无意于卢丁逸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笑了笑说道:“呵呵,卢市长,倒不是说我什么心胸宽阔,你也知道,之前我们海州地区和韩国山水集团进行过接触,本来都已经基本上谈好了,就等着韩国山水集团完成对大东造船厂的收购,他们就会派人到海州地区,跟我们正式签约。只是程秘书长既然开了口,让我们海州地区做工作,把韩国山水集团介绍到你们通城地区去考察,我自然要时刻惦记着这件事情嘛!”

    “本来这次来韩国,我想等服装项目谈好,顺道去了一下福山地区,去找一下韩国山水集团的人,建议他们到通城地区去考察,只是没有想到在前两天的时尚酒会上碰到山水集团的申仁表常务,更没有想到申仁表常务突然提出要对一些细节进行重新谈判。因为牢记着对程秘书长还有卢市长您的承诺,我自然不能答应申仁表常务重新谈判的要求。这目的呢自然是为你们通城地区创造更好的谈判环境。对了,说道这里,卢市长啊,我想起一件事情来,当时申仁表常务说起过,我们江北省还有其他地方会向他们山水集团的合资造船项目提供更优惠的投资条件,既然前两天卢市长您在福山地区,如此说起来,申仁表口中那个会向韩国山水集团提供更优惠投资条件和政策的地方就是你们通城地区了?”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卢丁逸露出惊讶的表情,痛心疾首地说道:“那倒是抱歉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到韩国来了,早知道的话,就提前和你做好沟通,我们两地统一口径,一直对外了。现在让韩国山水集团钻了空子,真是让人痛心啊!包主任,请你回国后一定代我向你们薛书记、陈市长表达歉意。我真的不是为了和你们海州抢项目才向韩国山水集团提出更加优惠的投资条件呢,这是在是因为沟通渠道不通畅,造成的误会啊!”

    看到卢丁逸虽然一脸痛心疾首,但是其身后那些城府浅的官员们嘴角却抑制不住的笑意,包飞扬当然不相信卢丁逸真的会有什么歉意,至于说沟通不畅,那更是胡扯。卢丁逸既然知道韩国山水集团之前正和海州地区谈合作项目,如果真的是为了沟通通畅的话,那么他这次到韩国福山地区来见韩国山水集团,就应该提前和海州地区打一个招呼,这样才能够真正做到双方统一口径嘛!

    “没关系,卢市长,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必要道歉的,公平竞争嘛!要是韩国山水集团觉得通城地区的投资条件更好,那也是一件好事,起码项目还在咱们江北省里。”包飞扬笑了笑说道,既然卢丁逸刻意表演,他乐得奉陪。

    “好,还是包主任你这句话就很有大局观。”卢丁逸伸手拍了拍包飞扬的手臂,有些老气横秋地说道:“那就这样吧,我们不要恶性竞争,不管韩国山水公司最后决定项目落在哪里,都是在咱们江北省里,所谓肉烂在锅里嘛!我们通城地区与海州地区是兄弟城市,大家一定团结齐心,一起携手发展、携手发展!”

    又说了几句话,卢丁逸找了个理由离开,他这次来将话题挑明,就是想要坐实他与韩国山水集团的接触是意外,并不是计划好的,通城市并不想挖海州地区的墙角,一切都只是偶然和巧合。

    同时,卢丁逸还想拿话套住包飞扬,让包飞扬承认通城地区与海州地区是公平竞争,最后无论项目落户哪里,另外一方都不能有什么意见。

    看起来卢丁逸对韩国山水集团的项目落户通城地区的信心十足,这也并不奇怪,毕竟通城地区的造船产业基础更好,连日本川崎船业这样的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造船巨头都在通城地区投资,所以卢丁逸认为韩国山水集团最后选择通城地区投资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

    包飞扬这一次来韩国并没有带其他人,回去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卢丁逸离开以后,也有人走过来跟包飞扬套近乎,不过很快就到了登机的时间,登机以后,包飞扬看到自己的位置距离通城的几个人有点远,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和卢丁逸虚与委蛇那么长时间,包飞扬觉得自己的脸都有些发酸,他实在是没有心情再去和卢丁逸下面的人去打哈哈了。

    ***********************

    韩国没有直达海州地区的航班,包飞扬与卢丁逸等人乘坐的都是直飞凤湖的航班,飞机在凤湖机场降落以后,并没有带什么大件行李,一身轻松的包飞扬向卢丁逸打了个招呼,直接走向出口。

    包飞扬并没有安排人到机场来接机,他走出出口之后,在出租车通道那里排队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开往市区。

    车子刚进市区,包飞扬就接到省政府办公厅的电话,通知他明天省里有个有关招商工作与产业发展的座谈会,说包飞扬如果在省城的话顺道参加一下。显然,包飞扬刚刚乘机抵达的消息,已经被卢丁逸透露给省府秘书长程化言了,所以省政府办公厅才会如此精准地给包飞扬打了这个电话。包飞扬还能说什么?只能够先点头答应下来。

    包飞扬在省城停留两天办本来是打算办理其他事项——其实也就是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临港经济开发区近万亩小麦绝收的事情……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